2019 POPO華文 ...
HOT 閃亮星─花子耽美稿件大募集

【女神番外】線下混亂大賽04

      藍宇諾沒有生氣,他只是心底不太舒服,他知道葉逸崎非常耀眼,很多人追著她跑,一直以來都知道……

      那他呢?他又何嘗不是被耀眼的她所吸引,但他不想追隨那個背影,而是想並肩而行,明知道如此,但真正看有人因為葉逸崎動心,心底還是不舒服,所以她不想讓她看到他難堪的一面,哪怕看不出來。

      然而他沒走多遠,一個溫暖的體溫撞上他的背,手緊緊地還著他的腰,這熟悉的溫度讓他緊繃的臉慢慢緩和下來。

      葉逸崎把頭埋在藍宇諾的背上,悶聲道,「不要生氣。」

      藍宇諾無奈地搖了搖頭,然後轉過身輕輕吻了她的額頭,「沒氣。」

      他又怎麼捨的生氣呢,疼愛都來不及了,怎麼可能因為這點小事而生她的氣。

      --

      第二天到來,這一次大家都恢復原本的裝扮,不再是全部都是女裝的可怕景象,而且人少了一大半,沒有昨天的壅擠。

      「好了,感謝各位參與,接下來請各位掃下前方的二維碼,把APP載下來,接下來所有活動都由APP完成。」服務人員拿著麥克風在遊樂園大門口說著。

      葉逸崎拿出手機,把軟體載下來,剛下載來,就出現一個告示,說是輸入自己的邀請碼。

      「下載完的玩家,可以對照自己名牌上的號碼,那個就是邀請碼,輸入完就可以抽取角色,接下來會告訴你們角色的使用方法。」

      葉逸崎輸入完號碼,點擊了抽取,出現的角色讓她揚了揚眉,這角色真不錯呢。

      「相信大家都抽取完角色了,我來為你們介紹角色用法……」

      殺手,每天必須殺一個人,最多殺四人,如果當天沒有殺到人,隨機抽出一位殺手進行淘汰,殺人的方法使用APP掃描到選手背後的號碼,即可擊殺。(6位)

      醫生,當有人被擊殺APP會進行通知,即可知道擊殺對象以及位置,如果要醫治此人必須在時間到到達擊殺者所在的位置進行掃碼,每位醫生只能救兩個人,請小心選擇救治對象。(4位)

      警察,每天可以查驗一人的身分,APP掃描到號碼就可以了。(2位)

      保鑣,每天可以選擇一個人進行保護,被保護的對象不會被殺手擊殺。(2位)

      炸彈客,死亡時可以帶走一個玩家,陪自己出局。(2位)

      平名,必須躲避殺手攻擊。   (N位)

      APP可以看見此時的時間,讓人在天亮前到達指定地點,如果沒有在天亮到達,視同淘汰,每一個夜晚有20分鐘,而早上的集合地點會一直更改,APP上會給提示。

      獲勝條件,所有殺手死亡,平民方獲勝,所有平民死亡(不包含有職業的對象),殺手方獲勝。

      葉逸崎握著手機有點躍躍欲試,當服務人員打開了遊樂場的大門,所有人都衝了進去,找到安全的角落待著。

      這時螢幕上跳出一個視窗,準備開始遊戲。

      遊樂園開啟,葉逸崎站在雲霄飛車附近的角落,看了一眼APP,上面跳出了一個信息,確認隊友,點擊了之後,上面跳出了隊友的訊息,還有他們所在的位置。

      手機地圖上,顯示了隊友和自己的所在地,最讓葉逸崎感到訝異的是,藍宇諾居然跟她同一個陣營,這讓她鬆了一口氣,這代表,只要他們贏了,就一定能進入準決賽。

      不過跟她同一隊的名單裡,居然有陳臣和葉沐言,他們真是有緣份呢,葉逸崎瞇著眼睛,朝著離自己最近的隊友走去,就是陳臣所在的位置。

      接下來就是他們的表演了。

      「老臣,這裡安全嗎,要是被殺了,我可要揍你了。」葉逸崎注意到附近走人走過,就對著陳臣這麼說,來表示自己的清白。

      陳臣看著手機,查看了下附近,「要不我們把條碼擋著?」這是非常賤的做法,但是以要條碼才能殺人來說,這樣是非常有用的,就算殺手在附近,也奈何不了他們。

      「你跟誰學壞啦。」葉逸崎雖然這樣說,也是小心翼翼的擋著自己背後的條碼。

      而在他們附近的人聽到這番話,心底雖然說著可恥但也是不著痕跡的擋著自己背後的條碼,反正沒人看到,活著最重要。

      這時葉逸崎拿出手機,在隊伍聊天屏上打字。

      【隊伍】朝逸:老臣看你幹的,你要我們怎麼工作?

      【隊伍】姚若臣:我只是提出一個保護自己的方式。

      【隊伍】北傀:你們那到底發生了什麼?

      【隊伍】葉言:臣和逸在一起嗎?

      【系統】落雨已決定擊殺者,請其餘殺手確認是否擊殺。

      葉逸崎愣了愣,看了一眼資料訊息,不認識那個人,所以就選擇了確定擊殺。

      【系統】確認玩家XXX以擊殺。

      【隊伍】落雨:分散點殺人,小逸和姚若臣那就別動了,其他人,在距離遠點的地方殺人,被看到了,就別殺了,換個人。

      【隊伍】陸子宇已決定擊殺者,請其餘殺手確認是否擊殺。

      兩個人被擊殺了,這一個晚上只剩15分鐘。

      接著殺人的過程很順利,葉逸崎和陳臣邊護著自己的條碼,邊到處遊蕩,在下5分鐘時,所有人的手機都響了,地圖上出現一個圖標,表示早晨所要待的位置。

      當到了集合地點,離天亮還有1分鐘,早晨到來,回來集合的人明顯少了。

      主持人走了出來,「接下來我來公布這個晚上發生了什麼,玩家XX、XX、XX已被擊殺,還有其餘8人未在時間內到達地點,視為淘汰,接下來請被擊殺的玩家說遺言。」

      「我、我完全沒有遇到什麼人啊,只有在走來的路上看到人,每個人都拿著手機,根本不知道誰殺我。」

      「我有接觸過的人就是那位……」有人指出其中一個人,表示對他的懷疑。

      「我碰到的人有……」

      陸陸續續有人受到懷疑,有些人辯解,整個場面非常熱鬧,接著看了眼時間,主持人拿出麥克風,「好了,接下來請各位拿出手機,進行投票,被選擇的人將出局。」

      葉逸崎看了一眼名單,找了一個剛剛表現特別詭異的人進行了投票。

      主持人看到手機,「請XX玩家出局。」

      遊戲第一天就這麼結束了,接著有5分鐘的解散時間,葉逸崎就這樣跟陳臣走散了,不由得搔了搔雜亂的頭髮,到處亂晃,晃著晃著手機響了,表示夜晚降臨了。

      葉逸崎看著周圍在旋轉木馬附近,這附近人很多,是殺人的好地方,但是在人多的地方拿出手機,太過顯眼了……

      最後只好假藉買吃的時候,掏出手機找一個背對著自己聊天的人,掃了條碼。

      【系統】玩家朝逸確認擊殺者,請其餘殺手是否擊殺。

      【系統】玩家XX以被擊殺。

      做完這系列的事,葉逸崎就無所事事的到處亂晃,然後他看到皇宮外的雕像旁站著兩個熟悉的人。

      正想過去打招呼,但是看到的畫面,讓她只能躲在雕像背後,這種情況她出去事非常不明智的,而且她聽到了自己的名字……

      「陳臣,為什麼我不行?因為性別?還是……」葉沐言把陳臣壓在雕像上,溫潤的眼睛被火焰給覆滿,彷彿這才是真正的他。

      陳臣冷冷地看著他,被動的扯了扯嘴角,「你有什麼資格取代她?」

      「我哪裡不如她?為什麼你從來都不再我的角度想我,就算打從一開始就是我招惹你,但……求你別這麼絕情,陳臣,我拜託你,難道我真的不能取代葉逸崎在你心裡的地位嗎?」葉沐言閉上眼睛,強忍住想親吻陳臣的慾望,最後只能將頭靠在他肩上,嘶啞的聲音帶著濃厚的絕望。

      陳臣原本想推開他,但不知道為什麼聽到這樣的聲音,他的心臟抽了一下,這樣的感覺讓他突然下不了手,最後只好收回手,然後淡淡的說,「你不是她,從都來都不是,這就是原因。」

      「這麼久了,她都成為別人的了,為什麼你不放棄,」葉沐言喃喃自語著,然後突然大吼著,「我做了這麼多,為什麼從不給我機會!陳臣!看著我,對我說啊,你到底有沒有喜歡過我!陳臣!」

      陳臣對上了那雙令人討厭的熾熱的雙眼,不由得閉上了眼睛。

      葉沐言咬著牙,捏著陳臣的臉,逼著他與自己對視,「看著我啊!你到底有沒有……那怕只是一點,對我有好感……拜託,陳臣老實跟我說吧。」至少…..至少讓我知道我之前所做的沒有白費。

      陳臣撇過頭,然後說了一句,「對不起。」

      葉沐言咬著牙,狠狠的吻上陳臣,不停地用牙齒啃咬著他軟嫩的薄唇,就像要把陳臣吃掉一般。

      陳臣感受到嘴上的劇痛,不由得掙扎了起來,最後只好張開嘴咬了一口葉沐言的舌頭,葉沐言並沒有放開他,只是更深的親吻著他,腥甜的味道在嘴裡擴散開來,還帶著暴怒和絕望的味道,不知道為什麼,陳臣覺得這個吻好苦,苦的他難受,想趕快逃離。

      終於葉沐言放開了陳臣,陳臣趁著這機會一把推開了他,趕緊跑開,在離開前,他看到了一直從容不迫的那個人哭了,眼淚不停地滑落他精緻的臉頰,嘴巴上有著被自己咬出的傷口,空洞的眼睛,仿佛一個迷路的孩子。

      最後他還是沒有選擇回去,只是頭也不回的走了,只剩葉沐言一個人,站在原地流著淚,像一頭滿是傷痕的的孤狼,在寒冷的山中,獨自舔舐傷口。

      沒有人發現,原本躲在角落的人影不見了,每個人各懷鬼胎的離開。

      到了集合時間,陳臣和葉沐言都沒回來,直接被淘汰了,殺手剩下4個人。

      ---

      葉逸崎悶悶地站在集合場出口,這種大型的殺手遊戲,要找出殺手本來就相當困難,所以平民數量少得非常快,所以她現在根本不用擔心會被抓,她想起那時聽到的對話,心底不由得開始難受起來。

      不知道是因為陳臣喜歡自己還是因為自己阻擋了別人的戀情,反正就是特別難受,讓原本參加遊戲的動力都沒了。

      就這樣出神了幾局,藍宇諾終於看不下去,走到了葉逸崎面前,「怎麼了?」

      葉逸崎搖了搖頭,然後又看著一臉擔心的藍宇諾,終於下定了決心,「我想去找老臣。」

      藍宇諾愣了愣,然後摸了葉逸崎的頭髮,柔軟的髮絲在他指間穿梭著,讓他有點捨不得放開,「好。」

      「你不問為什麼嗎?」葉逸崎呆滯了一陣,有些疑惑的問。

      「妳想說的,妳會跟我說;妳不想說的,我不會逼迫妳說。」藍宇諾冰藍色的眼睛帶著溫柔的光芒,葉逸崎看得出神,她想也許這是她喜歡女神的原因吧,一直一直都這樣站在自己的身邊,轉過頭就能夠看見,感覺永遠都不會離開。

      葉逸崎也不知道能說什麼,只是輕輕地抱著他,她覺得她心底的難受減輕了。

      就在葉逸崎想自爆出局時,她看到熟悉得人站上了台上。

      「咳咳,好了,首先這幾局下來,不管有沒有殺錯人,我們都先忽視過去,因為人太多太雜了,我一直找不到適當的契機,但現在證據十足,就由我帶領你們走向勝利。」林煜奇瞇著眼睛,笑得跟狐狸似的,「再來,我先爆我的身分,我是警察,這幾局我都找那些必較有名氣的人下手,畢竟依照官方的慣性,能當殺手的肯定都是大家耳熟能響的人,如果不相信,我可以給各位說一下我都查了誰。」

      「……以上都是我查過的好人陣營,再來我們來說說殺手陣營吧。」林煜奇說到這裡看了葉逸崎一眼,看的葉逸崎心底發麻暗叫不好,這種損友居然一開始就要直接捅她出去!

      她雖然想自爆,但是自爆跟被投票出去玩全部一樣啊!

      「逸,驚不驚喜意不意外,你現在的表情完全再說我完了呢。」林煜奇沒頭沒尾的說了這句,讓大家的目光都看向葉逸崎,氣的葉逸崎想上去揍他。

      「逸是殺手我上局才查到的,主要是逸太小心了,都擋著自己的條碼,讓我沒辦法下手,雖然有幾局沒有殺人,但是的確有幾局你殺的人就在你附近的情景,如果大家不相信我,可以投死我沒關係,但逸是殺手這是千真萬確的事,以上是我的分析,逸你有沒有要說的?」

      葉逸崎走上台,抽了抽嘴角,然後一臉正經地說:「首先,現在才爆警察是不是太晚?而且一上來就真對我才顯得不安好心,前面一堆廢話全是想讓大家對你的戒心減少吧,而且你所爆的人,不是淘汰就是死亡,這根本就沒有可以參考的價值,我希望各位在睜大眼睛看看,到底誰才是殺手,最後說一句,阿奇你真的是損友,損透了!」

      「哈哈哈哈哈!」林煜奇在台下笑的很燦爛。

      嘖。

      最後結果出來,林煜奇的票數以一票之差成功被投出去,這時他站上台上,笑了一下,「嘿,雖然我不是真的警察,但是……」

      這時每個人的手機都開始震動,葉逸崎拿出手機看到上面出現了一個通知。

      【系統】玩家   朝逸,被擊殺出局。

      「我是炸彈客,不要太謝謝我,我估計殺手剩3個,各位加油啦。」

      「我靠!」

      林煜奇走了過來,「感覺怎麼樣阿。」

      「我後悔交了你這損友!」原來這一切都是計算好的,他根本打從一開始就想把她弄死。

      「不要這樣,我想了很久,才想到怎麼把你弄死呢。」林煜奇一點也不覺得自己做錯了什麼。

      「算了,我要去找老臣。」葉逸崎搔了搔頭髮,揍了林煜奇一拳後就打算走了。

      「怎麼了?」

      「有一些事需要自己去解決。」

---

小劇場:

「陳臣!為什麼我不行!因為性別......」葉沐言將陳臣壓到雕像上,這時.....

「碰!」葉沐言手下的雕像瞬間倒下,陳臣愣了愣,然後笑了出來。

「這到底是誰做的場景!」葉沐言笑著,笑得異常溫柔。

工作人員表示:絕對不能承認是自己做的!!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