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A3!短篇】主攝津萬里場合_當你難過時

主攝津萬里場合_當你難過時

場所:宿舍倉庫。

「哇—好懷念喔!這該不會一直躺在倉庫裡吧—」泉從經理的手上接過了一本厚重又鋪滿了灰塵的大冊子。

「哼哼、這回我幹的還不錯吧—多給點零用錢吧,監督!」經理在旁邊興奮的搓著手,一臉心懷詭計。

「這可是你上周就應該做好的工作喔!要不是我在旁邊盯著,你根本不會來整理倉庫吧—」泉一邊用毛巾擦著冊子的封面,一邊不忘用鄙視的眼神數落經理。

交代給經理的工作絕對會被拖到一個禮拜以上,已經是滿開劇團裡眾所皆知的事情了。因此,如果可以的話,大家也都會提早一個禮拜交代給經理。

而今天,因為想找出以前使用過、現在還能使用的道具,而只好親自和經理一起翻找、雖然不大但充滿著紙箱的倉庫。

「咳咳、」不知道到底放了幾年,已經簡單摀住口鼻的泉,還是被揚起的灰塵給搔到了。

「監督,怎麼了?我隨時都能幫你做人工呼吸—」

「咦!?」

不知道從哪裡衝出來的真澄、一下子單膝跪在泉的面前,緊張的抓住泉的雙肩、並做出已經讓人有些習慣的可怕的發言。

「不、那個…大概還沒到那個程度喔…」

「哇、又出現了!真澄的心動發言!—」正巧從外面路過的一成,似乎是聽見剛才的對話、也探了頭進來。

「心動發言嗎…人工呼吸…會讓人心動嗎…」泉吃力地站起來,同時把冊子也端到手上。

「但是你們在倉庫裡做什麼阿—」一成身上穿著簡單的短袖,上面有不少顏料劃過的痕跡,大概是正在進行創作。

「整理倉庫阿、話說…真澄你要是也在的話,就進來幫忙嘛—」

「監督…這是同居前的考驗嗎—我絕對會整理的乾乾淨淨。」真澄把手放在胸口前,做出了很像執事一樣的姿勢。

「不、今天就先這樣吧,我想來看看這本相簿裡的照片。」

「耶—太好了!那我就先回去了喔—」

聽到整理暫時告一段落,經理馬上一溜菸的跑走了。

「欸——是劇團以前的照片嗎—好想看!」

「可以一起看阿,裡面應該也有不少劇團前輩排練的照片吧。」

_

場所:談話室。

「咦、這就是監督小時候的樣子嗎?真可愛的說—」太一從沙發上跳了起來,蹲在了冊子旁,仔細地盯著照片裡的小女孩。

由於能夠看到劇團在荒廢之前的樣貌,大家都興致高昂地圍在客廳桌旁。

「好了,下一頁。」左京在太一整個人貼上相簿之前,強硬的把頁面翻了過去。

「欸—我還想再多看一點小監督阿—」太一小聲的抱怨著。

「哈哈、這邊這個,該不會是左京先生吧!」萬里像是找到寶一樣的用手指指著照片裡躲在大門後面的小男孩。

「真的!超勁爆的啦!我要上傳上傳~~」一成馬上掏出了手機準備翻攝照片。

「下一頁!」

這回,左京更是以會把相簿撕毀的力氣、迅速的翻向下一頁。

「這樣看著真的好懷念喔—原來以前發生了這麼多有趣的事」泉也蹲在相簿的旁邊,看著一張張以前劇團的照片。

她的眼裡充滿著溫暖的光芒,好像往事都像映畫一樣在眼前重現。

以前的所有,好像都消失不見了。

不管是那些劇目、還是爸爸。

「鈴、鈴、鈴、」

突然,褲子口袋裡的手機震動了起來、也發出了熟悉的鈴聲。

因為突然的鈴聲響起,讓原本專注在相簿的大家都抬起頭看向泉的方向。

「電話響了喔,監督。」

就坐在泉身邊的臣,輕輕拍了下她的頭。

泉原本黯淡的眼神,因為臣的叫喚、再次亮了起來、恢復生氣。

「欸?阿、抱歉,臣君。」她趕緊先把鈴聲不斷響著的通話給接通了。

「各位,抱歉,我先去接個電話喔。」泉站了起來,向大家先打聲招呼才離開。

「都這個時間了,會是誰打過來啊?」太一趴在桌上看著慌忙走到室外的泉,滿臉都是疑問,也沒了繼續看照片的心情。

因為大家都沉浸在相簿裡的照片,不知不覺時鐘的指針已經指向了十一點。

「有可能是男人?」

東一如往常的優雅坐在旁邊的椅子、喝著紅茶,看著表情逐漸崩壞的眾人。

「畢竟監督也倒了戀愛的年鈴呢—」希特隆聳了聳肩。

「別亂說話,解散回去睡覺了。」左京站了起來,大力闔上眼前的相簿。

這個時候的左京先生,大概是最惹不得的吧。

_

場所:陽台。

「您好,這裡是滿開劇團的監督立花。請問有什麼能幫忙你的嗎?」

我照往常一樣,熟練地接下電話。因為公事和私事都是同一支號碼,所以募資、或是其他劇團的諮詢都有可能隨時打進來。

「…泉,好久不見」電話的另一頭,是有些熟悉但很久沒聽見的聲音。

「…新井學長?」

猶豫著是不是自己耳朵哪裡不靈敏,我小心的叫出對方的名字。

「嗯,是我。你現在回到你爸爸的劇團了?」

「…是阿…」

再次聽到他的聲音,心臟還是會過度的跳動,聲音還是會無法控制的顫抖。但這估計只是我單方面的不安和挫敗感在作祟。

「是嗎,那需要什麼幫忙嗎?記得你以前都粗心大意的,都是我在你身後收拾呢—」

「…嗯,那個、」

「怎麼了嗎?」

「…為什麼…突然打過來?」

要是現在不問出口的話,大概一生都沒辦法問出口了。

面對這個人,我總是只能露出逞強的一面、又什麼事都做不好的,當然不會被喜歡吧。

「…哈哈、被你發現了阿。其實,我跟結菜吵架了。」對面的聲音聽起來很冷靜,完全不像是剛跟女朋友吵架的人。

當時,被結菜發現我也喜歡學長的時候,被好好的警告一番了呢。

當然,我早就決定永遠也不會把這份感情放到外頭,只要好好的壓著、好好的忘記學長就會沒事的。

「…所以…為什麼要打給我?」

現在,我已經有了劇團的大家,和過去的我不是同一個人了。

「…要跟我在一起嗎?」

「欸、…什麼?」

不知道是因為驚訝還是其他的什麼感情,我失力的蹲了下來,像隻還未長大的幼蟲一樣蜷縮在地上。

「因為我和結菜、好像沒有那麼合適呢、哈哈」

這是什麼意思。

「就是、要不要跟我試試看?」

「…那結菜呢?」

「阿、她嗎,現在還生著氣不知道去哪了呢」

「所以…」你早就知道了嗎,以前喜歡著你的我用多拙劣的表情想好好隱藏的內心。

「怎麼樣?」

什麼怎麼樣?

我以前喜歡上的竟然是這種人嗎?

竟然,到了現在還要再被這段過去的感情刺得遍體麟傷嗎。

可笑的是,我不知道現在讓我全身顫抖著的感情是來自於哪裡。是為了自己過去的愚蠢感到悲哀嗎?還是在為現在無力反駁的自己感到絕望?

眼淚無法制止的從眼裡流了下來,滴落在蜷曲著的膝蓋上、又滑落到地板。淚水不斷盈滿眼眶裡、又不斷的隨著眨眼從些微脹紅的肌膚上流過。

我應該怎麼辦。

「你誰啊?」

手上的手機,突然被誰給抽走了。

「呃…那你又是?」話筒對面的聲音被突如其來的男聲給嚇到了。

「攝津萬里阿,沒聽過?」萬里站在我身旁,一隻手插在口袋裡,用好久沒聽見的認真流氓口吻在說話。

「萬里…等一下…」我趕緊用袖子把臉上亂糟糟的淚痕亂抹一把,想站起來把手機拿回來,卻因為蹲著而腳有點麻感在,沒辦法好好站著。

「阿、監督就在那邊看著就行了。」萬里伸出手來把站的有點不穩的我按到了一旁的椅子上。

「不管你是誰啦,現在本大爺的心情已經嚴重受到影響了—」萬里再次對著手機大吼著。

我還是第一次在現場看他跟十座以外的人耍狠的樣子。

「呃、比起那個,我能跟泉說話嗎?」

「還想再說?說什麼?說你是個人渣嗎?」

「唔…你這…怎麼這樣說話阿!」

「我警告你,別再打來了。要是再打來,就是用拳頭解決了」萬里果斷的直接把通話給掛斷,又砸了下嘴。

「欸、掛斷了?」我緊張的從他手中接過手機,的確掛斷回到了主畫面。

「…」萬里靜靜的看著我確認通話紀錄,什麼話也沒說。

我緊握著手機放在胸前、淺淺的嘆了口氣低下了頭想先緩緩心中的情緒。

「欸、監督?」萬里一下子蹲了下來,探出頭來仰頭看著低下頭的我。

似乎是確認了什麼,他深吸了一口氣雙手抱住頭。

「搞什麼…我還以為你又哭了…」

「阿、萬里、抱歉,我這樣嚇到你了吧。」認知到自己的狼狽模樣,我馬上伸手整理了一下儀容。

我在做什麼阿,為什麼讓團員看見了。要是影響他們演戲的心情就不好了。

「…你還喜歡他嗎?」萬里把頭側到另一邊去,把頭靠在彎曲抱著的手臂上。

「欸?不、不,怎麼可能阿…」畢竟是高中畢業時的事情了,很久沒有跟學長見面,想當然那段感情的幼苗早就已經枯萎了。

「…那我就放心了…還以為又做錯什麼事讓你難過…」萬里小聲地在嘴邊低噥著。

「哈哈、哈,我沒事啦」我難為情地搔著脖子,想要化解這個因為我才尷尬的氣氛。

話說,萬里到底從什麼時候就開始聽我們的對話了阿…

「那就要好好拒絕他阿—」萬里不知從哪裡鼓足了氣,站了起來俯視直視著我的眼睛。

「要是拒絕不了就來找我,或是、…不然找其他年紀大的成人組也可以阿—」

「…嗯…我知道啦」因為萬里的眼神閃閃發著光芒,就像是夜晚裡的輝星一樣,首先我在氣勢上就被他壓住了。

「不要總是一個人憋著所有的事情,我可是比你還要聰明又有用的多。」萬里拿下了自己一直戴在頭上的漁夫帽,順手就套在了我的頭上。

他抓著頭頂兩邊的帽沿往前拉了一點,把我整個人都拉的往他那邊靠近了一些。鼻息裡都充滿著萬里身上的雄性味道,帽子原本的溫度也讓我的腦袋瓜一下子變得溫暖許多。

「還有剛剛、監督肯定又想到爸爸的事情了吧」

「呃、嗯…」

「我是一點也不在乎他要不要回來啦,因為監督只要跟我們待在一起就夠了—」萬里一臉蠻不在乎揪緊眉頭。

「但是如果你真的很想見到他的話…」

「只要我們一起在劇團努力下去,總有一天、你爸爸肯定會看見的—我是這麼想的啦—」

可能是覺得自己說的話有些肉麻,我看見萬里的耳梢稍微燒上了紅色。

「嗯。」

「欸?就這樣?」

萬里似乎有一些不滿意我簡短的回答。

「只要有萬里在,所有事情都會變成等級零的超簡單任務吧—」我覆上了他抓著帽沿的雙手。這雙手比我想像的還要大、還要粗糙一點、還要溫熱很多。

似乎是被我的舉動驚訝到,他的眼神有些閃爍著光芒。

「那就請萬里君好好待在我身邊囉、哈哈—」看著這樣青澀可愛的萬里,我開心的鬆開手、揉了揉他的頭髮。

「唔…既然你都這樣說了、那我就再隨便努力一下吧…」

「話說回來…你為什麼來這裡找我?有什麼事嗎?」

「阿—嗯—因為、剛才不小心看到來電顯示了阿—寫著什麼學長的、超可疑」

「是這樣阿、哈哈哈」

「怎樣啦、笑什麼啦監督—」

___完

要是大家支持~就會多寫幾篇喔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