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POPO華文 ...
HOT 閃亮星─倪小恩耽美稿件大募集

【情人節告白】我想對你說:少年,我們可不可以不談愛

蘇睿是我的年少芳華中最柔的一塊,同時也是最不想想起,卻最常想起的一塊。

算的上青梅竹馬嗎?我們。

跟一般的青梅竹馬不一樣,我們在國中認識。

國中生,還在講究男女授受不親的時候,我們成了朋友。

我從不知道原來有個男生的朋友是這個感覺。

只有我們知道的笑話,只有我們懂得梗。

不似女生的朋友間彎彎繞繞,卻又不像男生的直來直往。

這樣的情,不知何時埋進了我的心裡。

一天,不知為何通了的電話,「我好想交女朋友,妳不會嗎?」

「會啊。」我也想交個像你這樣的、男朋友。

「你不會覺得我這樣幫你做決定太奇怪了嗎?」

「不會啊,妳開心就好。」

「妳吃辣嗎?」

「我怕辣。」

「喔,那我們很配欸。」

「不覺得人生很機*嗎?」

「我是說殘酷的方面,只要你的先天條件不好你就滾一邊看著先天條件好的人佔有所有好處之類的。」

「妳懂嗎?」

「本來就是啊,但是你又不可能決定你要投胎在什麼樣的家、什麼樣的人身上?」

「人生本來就是現實的,但是你可以選擇你要怎麼生活啊。」

「如果人生不殘酷,就不叫人生了好嗎?孩紙(笑哭」

「怎麼覺得妳講話有XXX的感覺。」

「沒辦法啊,你完全就是個需要開導的少年。」

「其實只要一句話啦。」

「蛤?」

「人生這種東西真的很機*」

「*...我也這麼覺得欸,我們真他*是天生一對!!」

「*這什麼爛覺悟啊」

「我有一句話不知道該不該說。」

「什麼呀?」

「我想一下。」

「什麼東西啦,不要支支吾吾地,是不是男人?」

「我其實在想要不要交往看看。」

隔著手機螢幕,我嘴巴張大,好像能吞一個拳頭。

「說,你在開玩笑吧?」

「沒,不開玩笑。」

「我想想。」

那時的我,是多麼的傻。

隔天,我答應了他。

他沒有什麼特別的表現,一如既往,該嗆我的嗆,該幫我的幫。

或許是少年的尷尬,我也沒有說什麼。

直到那天。

「欸欸,關妘,妳知道蘇睿住院了嗎?」

我坐在座位上,久久無法回神。

住院?

蘇睿的身體很好不是嗎?

在全校打球也是可以排前幾名的人欸,這個同學是亂說的吧?

老師在講台上滔滔不絕地講,我卻是什麼也沒聽進腦子裡。

這一天,蘇睿沒有來學校。

「關同學,我是蘇睿的媽媽,蘇睿想見你一面。」

在校門口,一個婦人攔住我,聽到這句話,我的第一個反應竟然是,為什麼她那麼確定她就是關妘?

但是問題卻沒有問出口,我們坐上車,直奔市中心醫院。

「關妘。」

看著躺在床上,看起來氣色不錯的蘇睿,我覺得鬆了一口氣。

就說吧,蘇睿那身體要生病也是很難的。

或許是因為那時我還小,沒有發現蘇睿媽媽眼裡的水光。

「關妘,蘇睿走了。」

走什麼?什麼走了?

我還記得,那時就好像時間停止,空氣不流動,沒有任何聲音。

我永遠不會忘記,在喪禮那天,蘇睿的媽媽拉著我的手,說:「蘇睿一定是因為太開心了,所以才...」

原來,蘇睿的心臟有些問題,平常運動還好,但是不能受太大的情緒起伏。

我該笑嗎?

我笑不出來。

如果再來一次,我會怎麼做?

少年,我們可不可以不談愛?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章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