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希澄《日光為鄰》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如果我是賣火柴小女孩手中沒有用上的火柴

    我橫躺在一只咖啡色的盒子裡,聞著自盒子縫隙滲入的砭骨寒風和少許酒氣,聽著外頭鋪天蓋地的咆哮聲,格外令人心驚膽戰。

    男人因酗酒而導致的粗啞嗓音,不斷衝擊著我的聽覺神經,「你個賠錢貨,賣個火柴都賣不好!」這一刻,我感覺到同伴的恐懼。

    一個輕巧的足音靠近盒子,和男人的嗓音截然不同,是名小女孩。幾個顛簸,我離開了地面。女孩的聲音直直竄入我的耳裡:「爸爸!火柴……火柴根本不能用,這幾天下大雪,家裡全都是雪水,火柴都濕透了!」稚嫩的語調,連天使都嫉妒的美聲,此刻飽含悲傷,還有一點說不上來的莫名情緒,只是極快地被女孩藏了起來。

    仰頭,昏黑的盒子內部乾燥,壓根兒不見潮濕痕跡……我的思緒飄遠了。

    外頭罵罵咧咧不停,小女孩隻聲未吭,默默將我所待的火柴盒提高。一片光亮,登時刺痛了我的雙目,朦朧中視野佔據了一個精緻小臉。

    女孩小心翼翼的倒出盒子內的我和同伴,托起我們便往一個木籃裡送,接著好整以暇的蓋上一塊黑色的布。

    籃子剝落了一塊,透進了一絲光亮,正巧在我視線範圍內。我挪動下身子,定睛一瞧,只見雪白的景色呼嘯而過。

    即便處在一片黑暗裡,我猶能聽見鈴鐺敲響的聲音。

    「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   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

    我感受到女孩的慌張,自她急促的呼吸聲、逐漸增快的心跳、抖得狂烈的雙手便可見一斑。快步約五分鐘,女孩的心情平復下來……喔!應該是到達目的地了,因為女孩踩在雪地的聲響消失了。

    籃子落地,我們還沒反應過來,女孩的足音再度響起。不過,這次小女孩沒有帶上籃子。

    窸窸窣窣,貌似有什麼人正和小女孩交談,破碎的話語混進寒風內灌入籃子。女孩純真語調不再,取而代之地是當初與男人應對時隱藏下來的情感,現在被放大了數十倍,我總算想透那種莫名情緒是什麼了。

    恨。

    隱晦的恨意包裹在純真裡頭,反而更危險。

    「燃燒」、「火柴」、「只差時機成熟」,許多不安的詞語頻繁出現,我想大叫,喉嚨卻被木頭填充著,拉扯多時依舊徒勞無功。

    女孩再度提起籃子,走得更快了,籃子劇烈晃動,幾個同伴壓在我身上,無聲的抱歉此起彼落。    

    接著一如既往的賣著火柴,一如既往的行人拒絕,這是我從幾日沒賣出去的火柴口中聽到的。而今日聖誕節,行人少,一根火柴都沒離開籃子。

    過了許久,也許夜深了,正當我昏昏欲睡時,女孩的小手猝然闖入籃子,抓起了幾根火柴動手點燃。黑布未蓋妥,火光在黑夜裡更添明亮。

    女孩澄淨的眸子映照著橘紅色,我聽見她喃喃:「聖誕樹……禮物……」但在火光中,我什麼也沒看到。

    火光黯淡下來,女孩像顆洩氣的皮球癱倒在地,沒有過多的言語,彷彿患了失語症。

    良久,她低低笑了起來,突兀蜷縮起身子,抱膝,開口:「Happy   birthday   to   you   ──Happy   birthday   to   you   ──Happy   birthday   to   you   ──Happy   birthday   to   ……me──」顫抖的歌聲,聽來悽楚無比。

    女孩的雙眼漸漸聚焦,用力拿起籃裡所有火柴,卻獨留我在籃內。毫不猶豫的劃開火柴,比方才更加刺眼的火焰幾乎佈滿了整個天空。

    她踉蹌踏出幾步,眼眶泛紅,幾滴熱燙的液體淋在我身上,好鹹、好澀喔……

    女孩任憑淚水在她臉上縱橫,抿嘴,注視著熊熊烈火,淒厲的哭了起來:「奶奶……奶奶……對不起對不起……只是……對不起……」就連火光不再,她的淚仍然止不住。

    自嘲的笑容在女孩的白皙臉蛋倏然綻開,幾分鐘過去,她終是重整好心情,不停默念著:「反正,我不用被打了。」

    忽然,遠處妖艷的火光刺目,劈啪聲不絕於耳,那個方向……便是女孩的家,裡頭有個醉得不省人事的男人。

    女孩冷靜無比,壓根兒不在意街上的騷動,相較於初時的慌亂,現在的她卻奇蹟似的冷漠至極,如個不關己事的旁觀者。

    曇花一現的情緒波動、將感情藏的滴水不漏,她真是隱藏情緒的箇中好手。

    她緩步走到一處幽黑的商店,熟門熟路的推開緊掩的大門,這回視野沒有黑布阻礙,我不禁暗想:這個暗無天日的所在,是初時她和人談話之處嗎?

    商店裡頭的男女更加印證我的臆想,女人瞅了女孩一眼,「他們收到你的信號,馬上就動手了,沒料到你還挺快的。」

    女孩兀自放下手中的木籃,怔是好久都未出聲。

    然後,女孩和男女開始了同居生活,商店沒有窗戶,只能以木板的縫隙來判斷晝夜。

    我有些徬徨……總感覺有種危險纏繞在女孩身上。我也從男女對話中,窺見了女孩家著火的秘密──只要女孩將火柴棄於地上,就會有人在那刻點火。沒錯,是女孩策劃要謀害父親的。

    這倒也不出人意表。

   

   

    第六天,算算日期,今天應是大年夜了。

    而為何要提起這日呢?因為今日,是女孩的死期。

    我是根火柴,一根聽得懂人話的火柴,一根毋須休憩的火柴,偶然間,我聽到了男女計畫讓女孩凍死在街頭。

    眼睜睜看著女孩落入圈套內,我卻無計可施。大年夜,家家戶戶歡天喜地的等待新年,有誰能注意這個孤單的女孩?拜託,一個也好,救救她……

    「呵……」細微的笑聲傳來,她把我小心地放在手上,朝我說道:「本該如此,我不意外,死,何嘗不是個方法解脫呢?那你呢?應該拯救誰呢?『他』還再等你。」話落,女孩的眼皮瞬間闔上,蜷在雪地裡的嬌小身子有點飄渺,可她面龐上的炫目笑靨卻清楚無比。

    等等……「他」?女孩想表達什麼?

    叮叮噹……聖誕節……我的腦袋鈍痛至極,幾絲尖銳襲上我的認知,身體撕裂般疼痛不已,像是內裡有隻猙獰的野獸嘶吼著,打算衝破禁錮他的桎梏。

    如潮水般的場景,不斷湧入我的腦子,我陡然睜開雙眼,眼前再也不是雪白的大街,更沒有那位掛著恬靜笑容、永遠睡去的女孩。

    雙耳率先發覺不對勁,我所處之地竟有嘩嘩水聲,我本能的顫抖起來,邊哆嗦邊環顧四周。

    舉目所及全是白色瓷磚,而浴缸裡頭,有個男孩。

    奇特的恐懼感油然而生,我回首瞄了眼流出駭人液體的水龍頭,似曾相識的無力感牢牢網住我。

    我想起了,倒臥在浴缸的男孩是……

    水龍頭不斷流水,男孩卻似乎沒有轉醒的跡象,水已漫上他的胸口,不消幾時,他便會一命嗚呼。

    何其相似的場景,同樣邁入死亡的人,我又想起了女孩的話:「你呢?應該拯救誰?」

    這一刻,我幡然醒悟,我要救的,是這個男孩,就算我微小也能做到!

    因為我知道……這男孩不想死!

    滿腔熱血宣洩,我用力挪著身子,盯著眼前搖搖欲墜的馬克杯,奮力一頂,儼如一名不管不顧的戰士,盡全力拼搏,捍衛自己的信仰。

    馬克杯掉落,不偏不倚砸中水龍頭的開關,而我也因半個身體懸空,一併掉落浴缸。

    模模糊糊間,我看到水面停在男孩的喉結上,我才如釋重負地笑了。

    一張紙沉在水底,上頭是用簽字筆書寫的淡雅字跡,我一看便明白,出於男孩之手。

    雖然視線越發模糊,我猶然努力讀著上頭字句。

   

    Merry   Xmas,爸媽。

    我知道你們讓我學的才藝都是為我好,但你們明白……我想要的,是什麼嗎?

    我想要你們陪我玩,陪我做一切未完成的事……

    耶穌一出生就是神嗎?我不確定,但我確信,耶穌褪去神的光輝後,只會剩下滿是鮮血的殘酷。我不是神,不是主,不是耶穌……但我卻想將自己釘在十字架上,這樣就不用接受你們的審判。

    最近,我夢見一個天堂,沒有成績、沒有才藝班,更沒有你們的打罵聲,我多麼希望永遠都別醒來,你們待我好,我終於快樂。

    沒有人出生就是誰的附屬品,也沒有人一出生就是神。我這個虛偽的神,到頭來只能被世俗捆綁,然後自神壇上墜落。

    你們別哭,因為我已經找尋到我的天堂了,也總算聽到……

    Happy   birthday   to   you.  

    讀完了這封信後,我笑了。

    女孩和男孩,原來都是……

    沒有下文,我的神識終是消逝在水中,帶著無人見到的燦爛笑容。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1)

塵世間的悲鳴
用旁觀者的角度去看女孩與男孩的世界,看似結束,其實又是另一個開始...文筆敘述的很有畫面欸~新年快樂;)
2018-12-30 16:12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嗨嗨豆子,新年快樂(∩▽∩)

其實我一開始就是打算用旁觀者角度來寫兩個人,而選定賣火柴的小女孩這個童話後,我才決定用「火柴」來寫……((促成了這篇超長名字的短文
另外……結局是有點開放式的,因為火柴本就沒有神識,它的神識消逝,既有可能是完全抹殺,也有可能是再去參與另一個人的人生……誰說的通呢?畢竟火柴最大嘛!XD
嗯,塵世間的悲鳴(( กก 很有感觸
2018-12-30 19:36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