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耽美百合特輯:《演員的職業操守》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心趙不瑄:驚喜(ㄒㄧㄚˋ)聖誕夜(H)

#請閱讀完<聽說>正文再來觀看此系列

      夜晚是個充滿魔幻色彩的時辰。

      斑駁絢爛的燈光照在舞池內盡情舞動的男女身上,酒杯碰撞的清脆聲響交錯著震耳的音樂,昏暗視線勾勒出曖昧氛圍,將女人的撫媚發揮到極致,牽引出男人心底最原始的慾望。

      可角落的吧檯上就有個明顯走錯棚的女孩,哭喪著一張臉也就算了,來夜店喝果汁也還可以勉強接受,但穿著一件T恤短褲的她到底是怎麼進來的?

      現在夜店的保全這麼鬆散的嗎?

      仔細一看,儘管女孩癟皺著臉,卻不難看出長相清純可人,剛巧走到她身旁滿臉無奈的女人更是傾國傾城,其撫媚還帶點邪氣,實在讓人無法不停下多看幾眼。

      兩個都是正妹啊。

      程子璇晃了一圈回來看到朱瑄樺還是那副無精打采的模樣,嘆了口氣,「妳也該告訴我了吧?妳和趙媛又吵架了?」

      「什麼又……講的好像我們很常吵架似地……」

      程子璇在心裡翻了她好幾個白眼,趙媛什麼性子誰不知道?又明明朱瑄樺是棵特沒神經的神木,可對趙媛的事卻特別玻璃心,只能說這兩人在乎對方的方式大相逕庭,真能走到現在,大抵也是朱瑄樺愛趙媛愛得死心塌地吧。

      「所有到底又怎麼了?」程子璇懶得和她吵沒意義的事,便換了個問法。

      「明天就是聖誕節了,可趙媛只顧著工作,每天都早出晚歸,我都懷疑她是不是在外面有男人了……」

      一提起那個名字,朱瑄樺覺得更委屈了,又圓又大的眼睛瞬間佈滿水光,看起來怪可憐的。

      「之前她連我的生日都給忘了,還從櫃子裡隨便翻出一袋東西給我,說是之前有人送她的……她怎麼可以把不要的東西給我嗚嗚……雖然、雖然裡面剛好是我喜歡的球衣就是了……」

      莫名其妙就被灑了一臉狗糧,程子璇深吸一口氣,突然覺得自己沒有暴走是個奇蹟,她都不知道原來自己脾氣這麼好,可代價就是三觀被狠刷一輪,對趙媛的傲嬌實在是甘拜下風。

      程子璇不想繼續這個話題,遂招來調酒師點了一杯柯夢波丹,放到她面前,打算直接把她灌醉,讓耳根子清靜些。

      「我不要喝酒……」朱瑄樺瞥了一眼,推開那杯粉紅色液體。「趙媛不喜歡我碰酒……」

      程子璇「嘖」了一聲,耐著性子問,「為什麼?」

      「她說我喝酒會變得很奇怪……」

      「變得很奇怪?妳會發酒瘋?」

      「不是……她說我一喝酒就會學她講話,還說學得有模有樣,看起來好噁心……」朱瑄樺把臉埋進雙臂,肩膀一抽一抽,「她怎麼可以說我噁心嗚嗚嗚……」

      「我說妳,還真是被趙媛吃得死死……」這可憐兮兮的模樣程子璇倒是越看越覺有趣,可話還沒說完,腦中倏地閃過一些什麼,她頓了一下,問,「妳剛剛是說,妳喝酒後會模仿別人,而且還學的很像?」

      「嗯……大概吧……」

      聞言,程子璇唇角一勾,此刻若朱瑄樺抬頭看一眼,定會被那明顯就不懷好意的猥瑣笑容給嚇得落荒而逃。

      「來,喝一點。」程子璇又把那玻璃杯推到朱瑄樺面前。

      「我說了我不――」

      「喝下去,」程子璇低語,眉梢朝她輕輕一勾,「姊姊教妳怎麼征服那個禁慾的傲嬌魔人。」

      許是那條件聽著太誘人,朱瑄樺幾乎是下意識就拿起那杯粉色液體將它一飲而盡,平常不怎麼碰酒的她,不消一會便覺得腦袋昏昏沉沉,意識逐漸迷濛起來。

      程子璇見眼前這人笑得憨,便知道酒精已在她體內起化學反應,於是開始說些兒童不宜的話,從小清新的前戲到血脈噴張的床戲,一旁調酒師聽了差點摔破手上的玻璃。

      「好了。」程子璇拉起眼神迷離的朱瑄樺,薄唇輕輕一勾,「從現在開始,妳就是程子璇了。」

      接下來,就看這人的造化了。

*

      將鑰匙插進孔內,趙媛沒有馬上轉開,一想到門後有個等著自己回家的人,心暖之外,其實還伴隨著些許無奈。這幾天工作太忙,她累得連飯都懶得吃,回到家還要應付連放幾天假的朱瑄樺,實在有點負荷不了。

      她當然知道朱瑄樺辛勤工作了整整一年,把假留到年底就是想和自己過聖誕節和跨年,誰知公司的老闆特別重用自己,工作量突然暴增,她才連續加班到深夜,為得就是想趕緊完成手邊的工作,和朱瑄樺一起過節。

      唉,她本就是個不善表達的人,朱瑄樺的臉又容易讓人打消解釋的念頭,她倆也為此鬧過許多不愉快。

      趙媛一動不動地注視著大門,最後還是轉開門把,可一推開門,卻見著一片漆黑的房間,半個人影都沒有。

      卸下身上的東西後,趙媛到衣櫥隨便抓了一把後便進到浴室了。過了約莫二十分鐘,她從滿室熱氣內踏出,門鈴隨著落地的右腳跟著響起,她一邊擦拭頭髮一邊來到玄關,從貓眼看清門外的人是誰後,便果斷打開眼前的門。

      「哈囉。」程子璇簡單打了個招呼,瞥了眼被自己攙扶著的朱瑄樺,「能幫個忙嗎?」

      於是趙媛便從程子璇手上接下渾身癱軟的朱瑄樺,正想問她喝酒的原因,程子璇便以一個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關上大門。趙媛眨了眨眼,也不知是不是錯覺,方才門關上的剎那,程子璇笑得似乎有點……狡黠?

      「唔……好香好軟……」一碰著熟悉的柔軟身體,朱瑄樺便將臉埋進趙媛胸脯,邊蹭邊胡亂揉著。

      趙媛轉身將她攆進浴室,正要轉身出去,朱瑄樺卻抓著她的衣服不放,嚷著要她幫她洗香香。趙媛捏住她的臉把她踹開,方才她洗澡洗到都快睡著,哪還有力氣和她耗?

      浴室的門關上,朱瑄樺在裡頭發酒瘋,不一會又安靜地洗起身體來,趙媛關掉吹風機,起身將她的衣服扔進浴室後,便直接躺進被窩,雙眼緊閉,很快就進入夢鄉。

      從沒做過夢的趙媛今日卻做了個春夢。很真實的那種。

      她夢見有個人在她身下撒野,她不悅地呻吟一聲,迷迷糊糊地醒來,往下看了一眼,嗯,還真給見著了一顆腦袋。

      「朱瑄樺……妳在嗯……幹什麼……」

      朦朧的思緒還是能清楚地感覺到不斷落在大腿內側的吻,溼溼熱熱的唇一路吻向根部讓她瞬間雞皮疙瘩,正要伸手去巴那顆腦袋,孰料伏在身下的人竟往那兒舔了一口,讓本就昏沉的趙媛直接軟下身子,嚶嚀出聲。

      微甜的腥味和著沐浴乳的馨香瀰漫鼻息,朱瑄樺膜拜似地輕吻她最敏感的地方,軟舌輕輕頂弄那顆紅腫的花蕊,兩指撥開花瓣不輕不重地揉著,順著汩汩淌下的愛液滑進穴裡幾分。

      突如其來的異物感讓趙媛瞬間倒抽口氣,一道陰影自眼前漫下,朱瑄樺整個人半壓在她身上,左手抬起她一腿下壓,右手兩指順勢又往內挺進,就著這個體位俯身親吻那雙柔軟的唇,嘴角微微勾起。

      「幹什麼?」朱瑄樺沒停止右手的動作,拇指向上輕輕搓揉紅潤的蕊珠,嗓音極其邪魅,「當然是……幹妳啊。」

      聽見這下流的口吻和詞彙,趙媛是錯愕的,可朱瑄樺沒給她太多時間思考,濕熱的吻順著脖頸線條一路向下,最終停在兩團雪乳上,舌尖靈巧地撥弄挺立的乳珠,吸吮的聲音是那樣色情,趙媛實在不明白她這是怎麼了?

      太不尋常了,簡直像變了個人似地。

      「妳發什麼瘋?走開,我明天要早……嗯啊……」在體內尋覓的兩指這時刮過某處敏感,本就緊緻的甬道瞬間一縮,緊緊吸住那兩指不肯放。

      見她渾身一僵,朱瑄樺微瞇起眼,眸色漸深,又往那個地方壓了壓。「那我快一點。快一點讓妳高潮。」

      本就疲憊的趙媛根本沒力氣推開她,身體軟得一蹋糊塗,快感逐漸堆積,誰知這人又加入第三根手指頭,溫柔卻又不失瘋狂地在她體內馳騁,時不時摳弄穴裡最敏感的地方,幾乎要把她逼瘋。

      朱瑄樺垂眸望著身下這人彷彿被欺負似地無辜的表情,毫無招架之力的趙媛是撫媚的、性感的、令人心生憐憫的、讓她極其迷戀的……

      小穴的痙攣越來越劇烈,趙媛知道自己就快到了,於是緊抓朱瑄樺的肩膀,把臉埋進她頸間,皺著眉正要迎來第一次高潮,殊不知身上這人忽地中斷右手的動作,幾乎像是斷電般直接倒在她身上,呼呼大睡起來。

      此刻趙媛想殺人的心都有了。

*

      隔天醒來沒見著身旁躺著人,朱瑄樺一點也不意外。

      趙媛早出晚歸也不是一兩天的事了,即便今天是一年一度的聖誕節也不例外。她記得昨天趙媛說今天自己要早起,要她走開別煩她,還有她的嘴唇好甜好軟、胸部又香又嫩、呻吟既嬌媚又酥軟、那兒又濕又熱還很會吸人……

      嗯?什麼情況?為什麼會有那些歡愛的畫面?

      朱瑄樺抬起臉茫然了一會,記憶頓時排山倒海而來,她嚥了一下,直覺得自己命在旦夕,還是趕緊趁趙媛回――

      鑰匙插進孔洞旋開扭把的聲響無情落下。朱瑄樺臉色一白,嚇到呆住了。

      趙媛的身影下一秒出現在她的視野範圍,朱瑄樺腿一軟,連跑都不能,遂閉上雙眼,那腳步聲越靠越近,她的心臟簡直快從嘴裡跳出來了。

      腳步聲掠過她往浴室的方向走,朱瑄樺睜開眼,聽見從浴室傳來嘩啦水聲,也不知是該哭還是該笑,就這樣來回踱步不知該如何是好,過沒多久,趙媛便從浴室踏出來了。

      「妳、妳今天怎麼這麼早……」朱瑄樺鼓起勇氣搭話,到後面幾乎沒了聲音。

      「工作都做完了,不回來要幹嘛?」趙媛淡答,語氣聽不出是在生氣,壯了朱瑄樺的膽。

      她眨了眨眼,靠過去從後摟住那身嬌軀,討好似地喊了聲,「……老婆。」

      趙媛沒說什麼,將吹風機交到她手上,自己則一屁股坐上梳妝台前的椅子。

      朱瑄樺覺得好小鹿亂撞,空氣裡瀰漫著沐浴乳香,但更多的是那抹令她心醉神迷的清淡花香。她開啟吹風機替她吹起頭髮,想著,她老婆真是心胸寬大,再不然就是她根本忘了昨晚――

      叮咚。

      才剛替她吹乾頭髮關上吹風機電源,門鈴就響了。朱瑄樺放下手上的東西,走道玄關開門,映入眼的,是一個送貨員。

      「請問是趙媛小姐嗎?您訂的貨已經到囉,麻煩這邊簽收。」

      簽完字後,朱瑄樺接下那沉甸甸的包裹,微微晃了晃,聽見裡頭傳來物體碰撞的聲響。

      「趙媛,妳買什麼啊?」朱瑄樺邊問邊走向她,「還挺重的呢。」

      「給妳的聖誕禮物。」趙媛簡短答道,忽爾又朝她招了招手,「過來。」

      「真的嗎!」

      聞言,朱瑄樺雙眼迸出光彩,手忙腳亂地拆開包裝,被趙媛一把攬過按坐在腿上。從沒被她這樣抱的朱瑄樺是震驚且羞澀的,可趙媛卻用眼神示意她趕緊打開,她便照做了。

      「我就知道妳最愛――」

      打開的那一瞬間,摟著自己腰的手倏地收緊,垂眸一看,嚇得朱瑄樺差點把手上的東西給甩出去。

      幹!哪來這麼多跳蛋!

      「來,挑一個喜歡的。」趙媛一手探進她褲裡,隔著一層布料輕輕揉捻起來。「先從喜歡的開始,裡面有個潮吹版的,看妳什麼時候挑中。」

      朱瑄樺在她迫人的目光下顫抖著拿了個最小的擺到她面前,聽見她「嘖」了聲,正要鬆口氣,卻冷不防聽她說了句――

      「哎呀,中大獎了呢。」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2)


下一篇何時呢?
2019-01-13 18:5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這我沒法保證欸,但近期應該會著重在正文喔~
2019-01-15 22:58回覆

樓樓你污了我
2019-01-06 18:08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哪有,人家清心寡慾的說
看看我真誠的大眼眨呀眨(。◕∀◕。)
2019-01-06 22:05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