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正確分類宣導
HOT 無法訂購狀況排除教學作家收入兌換稿費服務調整說明閃亮星─羅都耽美稿件大募集

點絳唇(肉)

這隨筆寫的小說

想就這麼零散地放在一塊。

斷斷續續的,還望見諒。

-

點絳唇           -宋   舒氏。

獨自臨池,悶來強把闌杆憑。

舊愁新恨,耗卻年時興。

鷺散魚潛,煙斂風初定。

波心靜,照人如鏡。

少個年時影。

-

ep1.肉

-

顏芝皮膚白的像瓷磚,被知覺刺激漲起來的潮溼,淹滿整個身體,她拉著搭著林耗的肩膀像是窒息又在努力地呼吸。

-

顏芝脖頸間出滿了細汗

林耗的觸感猖狂地撩過,像要荒廢每一個身體機能,又一會兒肆無忌憚的放大再放大的感官麻痺。

-

外面的亮

還有空氣間的陰暗,浮光掠影。

林耗還能看清楚看仔細的

一樣是她那好看得可以的紅唇。

快要趕得上能稱作是妖媚了

有點要命。

-

長了一雙純良眼睛

偏生了這麼一副嘴唇。

-

林耗第一次見顏芝的時候就在心裡罵

操,她的五官真搭她自己。

-

怎麼辦,捨不得。

一下又一下的插著她的身體

縮緊再舒張,她唇啟又關闔。

-

想舔舔她的口水

林耗低下頭來往她嘴裡頭掠奪,吮吻。

-

顏芝依然不會接吻

但睜開眼

又像在勾林耗的魂

-

她總能做到

像不是故意的

-

林耗掌心壓著顏芝的大腿內側

顧不及觸感多滑嫩細緻

先再次一挺而入

-

他伏下身體靠在顏芝濕潤的脖子旁邊

聲音低醇的像酒可以醉。

-

他故意問她

「你知道我最喜歡你什麼樣子嗎?」

顏芝閉閉眼,聲音軟爛「不知道。」

-

林耗來回摸了一把她的腿,笑著說

「像現在這樣,你對我張開腿的時候。」

-

ep2.癮

-

任憑歲月和時間如何深刻

顏芝都是那副冷若冰霜的

臉,眼睛,面頰。

-

也有被冬天逼出來的那抹粉紅色

在她潔白如玉的皮膚底下。

-

林耗低了低眼,把菸咬在嘴裡,味道輕苦微澀地像她,他晃了晃神,思考自己是什麼時候上癮的,為什麼上癮。

-

每一個她抬起眼睛看他的瞬間。

-

都是一系列微型煙火爆炸

像手臂碰到排球

隔天瘀青

-

微血管破裂,綻放

在我們看不見的地方。

-

比如是在心裡面

其實也有青春的破裂,綻放。

-

我們也許看不見

但仔細聽還是聽得見的

那些輕巧的悸動

-

其實顏芝第一次見到林耗並非在頂樓那一遭,是有一次,他上台朗誦他自己的得獎作文。

-

而她愣愣地在後台裡等著上場

那次作文比賽

林耗第一名,而她第二。

-

聽著他的聲音

看著他的背影

-

舞台燈光絮散落下來

矇在他的身上像他自己在發光

那白色襯衫瑩潤

深刻了顏芝的雙眸。

-

但也僅僅是記得他這個人而已。

-

後來身旁的朋友們都談論他

說他打架滋事進過警局。

-

那時顏芝微微側頭,心想。

啊,原來她的作文輸給了一個混混頭子。

-

ep3.淪陷

-

冬季的溫度撲天蓋地而來

頂樓籃球場露天的把寒冷全都包容

加諸到乖乖上樓打掃的顏芝身上。

-

她的運動外套被風吹脹,片刻她覺得冷,伸手緊了緊,白皙的腿上只穿了一件灰色校裙,雖然冷得她皮膚都麻木,但她穿起來確實美好,誘人淪陷。

-

誘人淪陷這四個字是林耗想到的。

因為他指尖正夾著菸,抬頭往上看。

-

林耗坐的位置處於低階

仰著頭能看見鐵欄杆和那層更高的平台

而顏芝踩著邊緣掃著裡角的灰塵

-

他一抬眸

正巧對上她的裙底

還有筆直纖細的腿

-

灰色的裙子飄搖

裡頭有若隱若現的瑩白

鎖住他喉頭的月光

令人乾渴。

-

林耗瞇了瞇眼

菸味直沖

他微微暈眩

-

片刻迷茫

他出聲:「喂。」

-

顏芝嚇的跌在台上

看他兀自站起身來,把菸掐滅。

-

「天氣這麼冷,還穿這麼短?」

他瞟了瞟她的大腿,白得刺眼。

-

顏芝皺了皺眉

沒有回答他的話

-

她知道他是誰

隔壁班的,林耗。

-

看著他手裡還拿著燻黑的菸蒂

顏芝抬起臉

-

伸手指向旁邊的一個角落

質問「那裡的菸蒂誰扔的?」

-

她的聲音又冷又脆

很好聽。

-

林耗看著顏芝站起身體來

然後她身上的那件運動外套再度被風吹澎

整個人看上去像一顆氣球。

-

「華仔丟的。」

-

顏芝給了他一個存疑的表情

然後她說:「叫他不要再丟了。」

-

林耗勾起唇角

他問:「憑什麼?」

-

顏芝抬起眼睛

她很認真的說

-

「因為我掃的很辛苦。」

-

那表情狠狠的

放到林耗這裡只剩可愛。

-

所以平時無所謂而囂張跋扈的林耗

此時竟稀奇的回答了她

「好。」

-

顏芝點點頭

逕自拿起掃具往別的地方去了

-

林耗往出口走

臨前回頭看了一眼

她背對著他

及肩的髮絲鋪成綢緞

風一吹,就各自溫柔。

-

ep4.癢

-

顏芝喜歡所有的一切球類運動

尤其排球。

-

林耗看過一次她打球的樣子

就著迷而無法自拔。

-

認真,果斷,俐落。

-

眼睛像在閃耀

人很好看。

-

也許是她很喜歡抓住力量的感覺

喜歡發出去的球,手撞擊過後的悶聲。

-

每一次發球都能穩當而且精準

林耗一直很懷疑

她那小小的身板

是哪裡來的力氣

-

低低的看了一眼顏芝

她正在微微的喘氣

-

林耗把手中的籃球砸給隊友

坐到一旁喝水休息然後欣賞顏芝

-

顏芝把雙手交握伸直

頭髮鬆散的被綁起來

-

露出白皙的頸子

他喉結滾動

-

想抽根菸

-

下午

-

獨自一個人來到頂樓籃球場,悄悄地預想著她拿著掃帚拖著孱弱的身體一步一步踩著階梯上來的模樣,他都能想像得到顏芝那烏黑的長髮被風狠狠刮過的樣子,凌亂而唯美的。

-

想上她

林耗扯起嘴角。

-

鐵門框當一聲

他轉頭

上來的卻是華仔那一票人。

-

「呦,耗哥,上來吸一口啊。」

本名叫李宗華的華仔嚷叫著

-

林耗低眸看著華仔指節上夾著的菸,快要燃完,華仔把菸捻熄在欄杆上後便隨手一扔,卻未曾想到林耗出聲。

-

「撿起來。」

-

李宗華一愣

領悟到了是地上的菸蒂

他也沒有立馬撿起來

而是笑笑的說

「耗哥挺注重環保啊。」

-

「我叫你撿起來。」

-

林耗緩慢的,瞟了一個眼神給他

-

他的眼睛裡

有騰在冰冷湖面上的火焰

恣意燃燒。

-

華仔默了默

最後還是撿了起來。

-

在場的人皆一片無聲

雖然都是華仔底下的人。

可是他們都有見識過林耗打架的局面,那是一種天崩地裂,所以他們不吭一聲,心裡清楚眼前的主挑釁不得。

-

華仔沒有不服

他喜歡林耗也尊敬他

-

林耗說什麼

他就做什麼。

-

這點旁邊的人有一些也是瞭解的。

-

華仔過去林耗那邊

和他倚著同個欄杆

問他緣由。

-

林耗看著被風吹動的葉子在地上翻滾

明明周圍沒有種植任何一株植物

不曉得怎麼飛上來的

-

他白色襯衣斯文,微微皺褶。

-

林耗一本正經的回答

「沒什麼,也就那樣。」

「注重環保,區域整潔。」

說完覺得索然無味,便走了。

-

可就像那片葉子

林耗也不明白

顏芝是何時占據掉他整顆心的

半夜醒來,胸口麻癢,慾望很燙。

-

進了廁所,看著鏡子裡面的自己

口渴,乾燥,她大腿的顏色。

-

ep5.麻(後期肉)

-

顏芝軟綿綿的起來

劇烈的麻從她的腿根爬上來

開始又酸又疼。

-

她緩了緩

五官微微扭曲

腿甚至還有些併不攏

-

看了一眼身旁空落落的床位

彷彿昨夜刮風暴雨也只是空夢一場

-

她逞強地下床

走在鏡子面前,不著一縷。

-

從脖子到胸

一路青青紫紫的吻痕

怵目驚心。

-

想起昨天,他把她砸在牆壁上

然後撲上來狂亂地吻她的嘴

邊吻邊疼得背後火辣辣一片

-

片刻喘息

停下深吻

他又要溫柔。

-

顏芝沒有體會過

這樣絕望的溫柔

-

她惴惴不安

害怕明天早上醒來,頃刻間。

整個世界會突然融化

-

「他還碰了你哪裡?」

「讓我摸摸這裡好嗎?」

「乖一點別動。」

-

林耗沒有呲牙咧嘴的嚇唬她

一舉一動間所有的愛撫都成為了最低醇的哄誘,她像喝醉,暈昏昏的氤氳,浮在她眼睛裡面的水氣,伸出白皙的手臂,放在林耗肩膀上。

再來是他的臉

-

她聲音嬴弱,求好的說。

「我想吻你。」

-

可是下一秒顏芝的眉毛驟然蜷起

還有她的尖叫。

-

猝不及防的疼痛感在她身體裡瘋狂蔓延

她捲起來的皺褶被林耗欣賞

-

因為他不出一聲

挺著胯毫無猶豫的頂進她下體裡

-

「痛啊。」

顏芝的眼淚都懸在她的眼眶邊緣了

哭的鼻子紅了。

-

他卻沉默的看著她

顏芝頓時覺得自己像一個妓女。

-

她往後縮

依然躲不過他一下一下的聳動。

-

她的身體很快潮溼起來了

林耗意識到後笑她

-

低下自己的臉在她耳蝸邊啞聲說話

你天生適合被我幹,顏芝。

-

顏芝聽了沒有回答

只是擺了一副像死掉了的眼睛給他看。

-

周杞涼的電話響著

同在他們辦事的床上

林耗看見來電提示的時候

動作更重了

-

顏芝轉頭伸手偏接起來

瞬地林耗愣住   停下舉動

-

「你現在出來。」

低沉沉的聲音磁著飄出來

「沒空。」

顏芝輕喘著回答了聲

「......。」

「我抱了你,是我不對。」

周杞涼在電話那邊皺了皺眉

怎麼手機雜音那麼多

-

「沒關係。」

「朋友之間的安慰。」

林耗扯了嘴角,他真是佩服顏芝,這個當口還能若無其事地好好跟別的男人聊天,但這就是他的不應該了。

-

提了她的腿

再次順理成章的插了進去。

-

顏芝連忙用手擋住聽孔

慌張的尖叫了一聲

-

林耗還是那痞笑   諷刺地想

不知道對面的人有沒有聽見

叫得多銷魂啊。

-

「還不掛掉?」

林耗聲音越低越沉了

搶了她手機掛斷

便抬手往牆上一砸。

-

螢幕鐵定碎成一片了

顏芝縮了縮肩膀

然後橫眉怒視著林耗

-

他才低下上半身

她就靠著他的肩膀狠狠的咬下去。

-

林耗也只是笑

繼續幹她

-

等到齒印都微微滲著血

她才鬆口,一張臉委屈的不行

「你只懂欺負我。」

回作家的PO

回應(4)


不死貓的文筆好淒美優雅,雖然零散卻不失真,什麼時候才要再出小說呀~
2019-03-15 18:33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哈哈哈 好久沒有被叫不死貓了有點小懷念(x
小說有靈感時會出的 ! 謝謝你的喜歡(●´ϖ`●)♡♡♡
2019-03-16 19:46回覆

用詞運用恰當 描寫很真實 不會去誇大 希望大大繼續創作 趕快發表出去 我會永遠支持你的(≧∇≦)/
2019-02-16 17:45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你哈哈哈哈哈哈哈
這留言好暖心啊啊啊
(*´∀`)~♡
很開心能被你洗翻♡♡♡
2019-02-16 17:49回覆

喜歡這篇作品
篇幅不長卻完整
文字有韻味
2018-12-23 19:43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完整嗎?哈哈
不過謝謝(*´∀`)
2018-12-23 21:01回覆

雖然大大說是隨筆零散寫的,但意外的有股特殊的韻味在,很喜歡像這樣子感覺的作品,意外深刻的讓人能夠感覺到他與她之間的情感與故事,在最後甚至有種看不夠的餘韻在
只可惜Popo的短文不能投珠也不能按愛心,很想看大大寫長篇呢,不知道有沒有考慮開文^^
2018-12-23 16:52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欸,嘿,那個,謝謝你的喜歡哈哈(*´∀`),未來如果真的能有一部完整的作品出來,會打算開書坑的,再次謝謝你。
2018-12-23 17:43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