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寫1960歲月台灣
HOT 閃亮星─刃心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如果我是聖誕大餐的火雞

不久前,鳳九一睜眼,便看到一群人圍在他身邊,嘴裡念念有辭,很有幹大事的架子。

他輕抬手臂,發現自己被縛住。

『哼!這種雕蟲小技就想困住我鳳九大爺!』

鳳九不以為意,稍一施力,綁住他的繩索就斷裂了。

鳳九得意地昂首鳴叫。

想當年鳳九可是眾人膜拜的十日之一,

威風凜凜、風光無限的神鳥啊!

要不是玩得太過火被后羿射中,

也不會沉睡到今日才醒來。

他睥睨眼前的人群。

此時他應該要無視眾人的跪拜,

然後瀟灑飛去,才符合神鳥高冷神秘的風範!

沒想到眾人不但沒跪拜他,

還帶著勢在必得的獵人眼神,磨繩霍霍向鳳鳥,打算再次擒住鳳九。

『反了!今天老子剛起床啥事都沒幹,竟來欺我!神鳥不發威,當我是弱雞!』

鳳九展翅,欲使出得意的灼熱鳳火,卻發現他展的不是金光燦爛的鳳鳥羽翅,而是黑壓壓的鳥翅膀。

自然沒有火焰射出。

『天啊!難道是睡太久,金色羽毛……禿了?』

他的兄弟裡只有老么沒被射中,或許看現在的老么就知道答案。

但現在比起禿毛,得先解決步步逼近的人群啊!

鳳九對眾人大喊:『大家的愛戴我都理解,一個一個來,不要急!』

果然,眾人停下,面面相覷,交頭接耳。

哪來的自戀狂?

其中一人說:「竟然會說話!不愧是傳說中的靈禽,烏骨雞!」

鳳九錯愕:『什麼烏骨雞?老子是鳳鳥!天上的太陽都要喊我一聲九哥!』

他再仔細看了一下自身,燦爛金光的羽毛全變成了烏黑粗糙的羽毛。

     

『怎麼回事?我睡著的這段時間,有人倒墨汁在我身上嗎?』鳳九百思不得其解。

以前他的自戀雖偶被詬病,但鳳鳥的確美到發光發熱,情有可原。

現在全黑,連自戀的本錢都沒了。

實在太悲催。

「什麼事吵鬧?」不遠處傳來一個具有威嚴語氣的聲音。

鳳九聽著耳熟,似乎與這人相識。

眾人鞠躬行禮,齊聲招呼:「天帝好!」

天帝舉手示意,說:「眾愛卿免禮」

『天帝?是那個看似我見猶憐的白蓮花,剖開來是黑的七彩玄鳥小俊?』鳳九朝那人一看,果然是他熟悉的長相。

稜角分明,五官如雕刻藝術品般深邃精緻,淺淡毛色讓他的眉睫也是淡色的。眉間總有舒展不開的鬱結,不曉得眾人是欠他多少錢。

帝俊與鳳九同為神鳥,通常以人類的型態現身。

今日不見他穿裝逼的飄逸黃袍,穿的是從沒見過的衣服樣式:

一身全紅的短絨毛合身裝束,怪模怪樣的。

     

「哈哈哈!小俊俊,許久不見,你的品味還能不能再差一點!」鳳九忍不住捧腹大笑。

眾人的臉上瞬間刷白,噤聲相視。

竟有人、不,是鳥,如此白目直呼天帝的名諱,還敢恥笑天帝!

『啊!我忘了他討厭別人叫他小俊俊…...』鳳九憶起幼時總愛捉弄帝俊,非要叫他小俊俊,惹得對方氣紅了眼,抽抽噎噎的。

帝俊維持著冷笑,神情聞風不動,額上的青筋卻清楚地跳抽動著。

「報告天帝,靈禽掙脫繩索,我們正要重新綁好。」同樣身穿詭異紅衣,星霜滿落腮鬍的啤酒肚男人報告。

「我們定不負重望,將聖誕夜用的火雞裝飾完畢。」另一個青年也接著報告。他的裝扮更搞笑了:身穿麋鹿的連身服,鼻尖還頂著個紅球。

鳳九憋笑得很辛苦。

醒來之後,眼前的人一個比一個逗。

「初次辦聖誕會,有勞眾愛卿了。」帝俊鎮定的表情下霸氣側露,一點都無法與兒時那個哭著鼻子的跟屁蟲聯想在一起。

「天帝與時俱進,體恤下屬,是我們的福氣。」紅衣落腮鬍恭敬地回應。

這馬屁拍得漂亮熟練!看來世上還是有些東西是亙古不變的。

帝俊走近鳳九,臉上的微笑更加詭譎,在他耳邊輕聲說:

「九哥哥,你睡太久,都三千年了呢。」

  三千年?

鳳九以為他頂多睡了三百年,沒想到竟三千年?

難怪大家都怪怪的。

「小俊,我……」

「祝融、共工,好好看管烏骨雞,別讓他逃了。」帝俊下令畢,便轉身離去。

「是!」紅衣落腮鬍和麋鹿兩人齊聲回應。

鳳九心底不爽:打斷別人說話,有沒有禮貌!

誰跟你烏骨雞,老子是太陽神鳳鳥!

再說,剩蛋究竟是啥玩意?

浪費食物會被雷公劈死的知不知道!

  見帝俊已指名吩咐差事,其餘人便散去了。

  「好了,烏骨雞,快讓我綁好交差。」紅衣落腮鬍面無表情,拿著發光的粗繩子逼近鳳九。

  「等等!」那不是捆仙繩嗎?隨便亂玩不好啊!

  「別亂動,受傷不負責~」麋鹿壓制住鳳九,聲音歡愉得像是在郊遊玩耍。

  「疼!」鳳九想,就算不亂動也會被麋鹿壓死!

  「這服裝真麻煩!」紅衣落腮鬍撕掉白鬍子、丟掉塞在肚子裡的枕頭,恢復原先清瘦俊秀的年輕樣貌。他呼了口氣,抱怨:「學西方搞什麼聖誕節,想折騰死誰!」

麋鹿也跟著拔掉鼻尖的紅球,露出清秀的臉龐,回:「祝融,別這麼說嘛!小俊也是好意,天界要跟上人類的潮流,才能更了解民心啊。」

鳳九聽著對話,發現他好像認識兩人。

他指著紅衣男問:「……你是底褲東?」又指麋鹿問:「你是肚兜西?」

兩人一齊往鳳九的懷裡揍,低聲怒罵:「不准叫那個名字,該死的裏衣九!」

鳳九頓時感到親切萬分!原來是昔日一起偷看仙女們洗澡再順手拿紀念品的戰友啊!

因祝融與共工是職位名稱,他們的族人長得很像,鳳九一時沒認出來。

沒想到三千年過了,他們兩個竟然完全沒有升遷!

好狠心啊帝俊!

不過就是趁他如廁時偷拿他的褲子而已,至於記到現在嗎!

「既然都是朋友,幫我個忙吧!」鳳九向兩人求情。

「誰跟你朋友。」祝融毫不掩飾他的不屑。

「孽緣損友還差不多。」共工愉悅地補刀。

「好歹我們也是一起長大的啊!」鳳九企圖以友情呼喚摯友的良心。

「……你自己看看現在的模樣。」共工為水神,輕鬆地在空中畫出一個浮空的水鏡。

鳳九在水鏡裡看到自己的倒影,依然是人形背後有翼,

但沒有金光燦爛的羽翼,只有漆黑羽毛覆滿雙翼,

體型嬌小,五官也跟以前玉樹臨風的長相完全不一樣。

「這是……我?」鳳九不敢置信地看著水鏡。

「你轉生成烏骨雞了。」祝融冷漠地講出事實。

「所以嚴格來說,我們跟你一點關係都沒有~」共工的愉悅口氣此時格外欠揍。

「……一定是中了詛咒!」鳳九抓住祝融的肩,求:「幫我逃出去,待我恢復真身,定會好好酬謝!」

  祝融不小心被鳳九的認真眼神震懾住,一時說不出話。

「拜託!」鳳九再次請求。

祝融感到為難。

今時的帝俊已不是兒時的愛哭鬼,是霸氣的君主。

但鳳九也是他的兒時玩伴,不可能無動於衷。

       

「好吧。」答話的是共工。

鳳九與祝融驚訝地轉頭看他。

「聖誕夜~麋鹿要送禮物啦!」共工邊哼歌,邊在空中畫出一個圈,打開傳送洞口。

「等等、阿西!」祝融急忙制止共工。

「謝啦!」鳳九生怕共工反悔、祝融壞事,見洞口一開便急忙跳進去。

鳳九進去後洞口立刻關上了。

「你有病啊!小俊已經不是以前那個小鬼了!真發怒了,你我都活不成!」祝融氣急敗壞地怒罵共工。

「沒事。」共工仍一派輕鬆,舉起掌心發亮的智慧型手機,回:「已經跟小俊報告了,往他那送就行。」

祝融恢復冷靜,吐槽:「有法力不用偏偏用人類的科技……。」

共工笑回:「要跟上潮流!」他將手機收回兜裡,說:「都等了三千年,就算小俊沒說,我也會送。」

祝融感慨地說:「為了替蠢老九求得轉生的機會,寧願用千年做天帝這個苦差事來換,真是太傻了。」

鳳九一穿過傳送門,就掉在柔軟的床上。

「這是哪?這玩意好舒服呀!」鳳九趴在床上蹭。

在他那個年代,沒有彈簧床羽絨被這種東西。

「喜歡嗎?」

「喜歡!我太喜歡了!」鳳九不加思索地回。

「太好了,」聲音的主人攬住鳳九的腰,在鳳九的耳邊輕聲:「以後都跟我一起睡吧!九哥哥。」

「你幹啥!」

鳳九嚇得立刻跳起,心裡暗自咒罵阿西沒義氣,竟然出賣昔日戰友!

帝俊又重新把鳳九拉回懷裡,在鳳九的頸間蹭著,撒嬌:「你是我的火雞大餐,不准走!」

「什麼火雞烏骨雞?老子不知道!滾!」

鳳九努力掙脫帝俊,然而重生之後的鳳九與帝俊的力量相差太多,鳳九根本無法掙脫。

帝俊將鳳九壓在床上,眼裡帶著紅絲,低聲說:

「我要開動了。」

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