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快搶線上課程募資價。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狐狸的報恩

「小狐狸......你沒事吧?」一位七歲,身穿洋裝有著一頭金色波浪捲的小女孩看著一隻受了重傷就快奄奄一息的棕色狐狸,狐狸或許聽到似的,於是用著虛弱的聲音回應小女孩,小女孩看到狐狸沒事並放了心了。

「太好了,你沒事,你等我一下下,我馬上回來。」說完小女孩就把手中雨傘拿下給狐狸擋雨。

五分鐘後,小女孩拿著一盒未經過烹煮的肉,和醫藥箱回來,輕聲地說「我先幫你擦藥,等等再給你吃肉肉。」她一邊說一邊幫狐狸擦藥。

「來,你好乖,給你吃。」

女孩把肉放在狐狸面前一邊摸著狐狸,狐狸也開心得蹭著女孩。不久遠方傳來了呼喊聲,女孩趕緊跟狐狸說不要出聲,隨著腳步的靠近,女孩開口「小狐狸,我明天再來找你玩,找個隱匿的地方躲好不要再受傷囉。」語畢。女孩向狐狸揮揮手便走出了叢林。

隔天小女孩來找了狐狸,狐狸聽到了她的腳步聲,並跑出了草叢,「找到你了~~」女孩笑容滿面地看著狐狸,就這樣他們玩了幾天,之後女孩就再也沒有來找狐狸了......

(十年後)

「慕嬣小姐,起床囉。」管家敲著房門輕聲說著,慕嬣也輕輕地回應說好。

一小時後慕嬣到了城堡的餐廳,「慕嬣,你已經快十八歲了,所以我幫你找了個保鑣,確保你的安全。」「可是父王......」話還沒說完就被她母親打斷了。

「慕嬣,妳也知道你自己的身分?妳是這個國家的公主,未來是要繼承國家的事業的。」

「是的,母后。」

慕嬣繼續吃著早餐「那好,我就請人帶那個保鑣進來了。」

不久之後,一位身材高;體格不錯身穿西裝;棕色的頭髮;年齡跟慕嬣差不多的從門口走了進來。

「慕嬣公主,您好,我是未來要保護您的保鑣;瑀翔。」

說完男孩有禮的鞠了躬。「嗯,那就請多多關照了」慕嬣微笑。

某日慕嬣叫瑀翔幫她拿個東西,而趁著他不在,跑到了外面散步。

「真的是,有夠累,終於輕鬆了點」邊說邊走進了森林。慕嬣邊走邊想著之前只要心情不好就會來這裡,總會讓人心情好點,他邊走邊東望西望得看看草叢。

「果然不在了嗎?」慕嬣失落小聲地說著。

「什麼東西不在了呢?我的公主??」

瑀翔突然在慕嬣背後叫了她的名字,讓慕嬣嚇到魂都快飛了。

「你.......你走路都沒聲音嗎??」

宇翔微笑地說「應該是有的。」慕嬣無語便轉頭準備離開,此時被一個小石頭絆倒。瑀翔看到了便跑過去擔心的詢問傷勢。

「慕嬣公主,你沒事吧?」

慕嬣丟了句沒事,便試著想要自己爬起來,卻因為扭傷了腳,爬不起來。

「不要逞強了!我背你吧!」瑀翔蹲在地上,作勢要背她的樣子。

「不......不用麻煩了。」慕嬣羞紅著臉。

「公主,我給您兩個選擇;一.讓我背你;二.我直接起身把您抱你回去,您要哪一個?」

慕嬣為了不要更丟臉,於是爬上了瑀翔的背。陽光從樹葉的縫隙中照下,微風徐徐吹過,一男揹著一女的畫面真的很唯美。

不久瑀翔開口問道。

「慕嬣公主,請問您剛剛東張西望的在找什麼?還說了一句果然不在了嗎?是指什麼呢?」

但是卻一直得不到回覆,他回頭一看才發現慕嬣已經睡的很熟了,「什麼嘛!人家還很擔心你誒。」瑀翔苦笑著。

幾日後,

「公主,腳傷沒事了吧?」瑀翔問著。

慕嬣搖著頭「沒事了,謝謝,走吧。」瑀翔疑惑的問「去哪?」「花園。」說完瑀翔就跟在慕嬣身後。

慕嬣把瑀翔帶到一棵樹下,樹下有一張桌巾,桌巾上有很多的點心以及飲品,坐吧。

「公主......我......」

「難道就不能陪我聊個天嗎?」慕嬣嘟著嘴說,瑀翔點了頭後就坐在慕嬣的身旁。

「你,之前是不是有問,那一句果然不在了嗎?是指什麼呢?」

瑀翔驚訝的回答「您不是睡著了?」

「其實,我有聽到啦!只是那時候太累了」慕嬣吐了下舌頭。

「謝謝你那麼擔心我,抱歉。」

瑀翔搖著頭「這是我的職責。」

「至於,我是在找什麼;其實我是在找,小時侯我走進森林散步時遇見的小狐狸,他當時受了很重的傷,我救了他,並且跟他約定之後都回來找他玩,但是,我失約了,我覺得很對不起他。」

「為什麼失約?」

「因為我生了一場大病,有好一段時間,我一直待在家裡不能出門,而終於在最近幾年才完全痊癒,前幾天,我才跑去找了他,但......跟我想的一樣,果然不再了,他過得好不好?有沒有好好吃飯......」說到這慕嬣已經哽咽了。

但當他看到瑀翔淚流滿面的樣子給嚇到了「誒,你怎麼哭得比我還嚴重阿。」

「沒有阿,只是覺得很感動而已」他用袖子擦乾眼淚並笑著說。

「他一定過得很好,而且也會很開心的,因為你還擔心著他。」

慕嬣破涕為笑「你又不是他,你怎會知道?」

「我就是知道」瑀翔微笑著。

在樹蔭下的兩人,慕嬣躺在瑀翔的大腿上,瑀翔則輕摸著慕嬣的髮絲,便若有所思的樣子,之後就展開笑顏輕輕地說「原來是這樣子......」兩人便這樣待了一整個下午。

(一年後)

「公主,後天就是您18歲的生日了,您有想要甚麼禮物嗎?」瑀翔跟在慕嬣身後問著。

「禮物嗎?有你就夠啦!」

說完便紅著臉急忙的解釋「不.....不是啦!是......」但是慕嬣已經語無倫次了。

「我知道了。」瑀翔突然說了句話,讓慕嬣臉又更紅了。

「蛤??知道什麼」

「那就明天我陪您去逛街吧,就我跟您。」宇翔笑著。

「好......好啊!」慕嬣泛著微紅的臉頰靦腆的笑了一下。

深夜時,慕嬣才剛煩惱完明天要穿什麼衣服,便直接倒在床上,心裡想著『明天啊......』

便害羞的轉向頭睡著了。

隔天早上瑀翔不是穿著西裝,而是穿上便服迎接慕嬣,穿上便服的他看起來根本就時陽光小鮮肉一枚;慕嬣則是穿了一件較休閒的洋裝,看起來就是青春洋溢的高中生,兩人走在一起,根本就是小情侶,不說根本沒人發現他們真正的身分其實是公主和保鑣,他們兩個一起逛了街;看了電影;去了遊樂園;玩了一整個上午。

「公......」未說完慕嬣就說。

「你已經叫了一整個早上的公主了,從現在起,就叫我的名字吧!」

「是......那慕嬣......妳午餐想吃什麼呢?」此時慕嬣開心的笑著並隨手指了離這裡最近的義式餐廳。

「好,那就走吧!」

「等等,我先去廁所。」

「那,一起去啊,我在廁所門口等妳。」

「不用啦,你在這裡等。」

等了一會兒,瑀翔覺得不對勁,慕嬣也去太久了,所以開始尋找她的身影,他跑到廁所,但找不到她,隨後她聽到某處有尖叫聲,立刻跑了過去。

「你......你不要過來」歹徒拿著槍枝對著慕嬣。

「你的死期到了,本國的公主。」慕嬣腿軟的跌坐在地

「為......我哪裡惹到你??」

「不為什麼,就是看不慣你們治理國家的作法。」

歹徒開了槍;但是當她張開眼發現中彈的是瑀翔,看著躺在血泊中的瑀翔,她慌張地哭了來,歹徒發現殺錯人,便落荒而逃,慕嬣想追上去,但是瑀翔抓住了她的手用微弱的聲音說

「報警.......就好了。」慕嬣聽了瑀翔的話,報了警。

「為什麼......」慕嬣哭著看著瑀翔

「因為我是你的保鑣啊。」瑀翔用身上僅有的力氣擠出了一個微笑。

這時,瑀想的身體起了些變化,他開始冒出了獸耳;尾巴;最後變成了,一隻狐狸,慕嬣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你是?當年的那隻小狐狸,可是......我不懂,為什麼??」慕嬣臉疑惑的看著眼前的事情。

這時瑀翔的幻影出現在慕嬣眼前,慕嬣看著瑀翔;瑀翔開始解釋著所有事情的來龍去脈

「其實,我是妖;狐妖,要經過千年的修行才能成妖,而十年前,我在修行時,意外的受了重傷,但是你救了我,跟你相處的那幾天我真的過得很開心,後來你沒來找我,我就覺得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事,所以我就更勤練的修行,只要成妖,我就能提早以人的面貌和你見面,當從你口中聽到你很擔心我時,我真的開心到哭了出來,謝謝妳。」

「為什麼......要等到我愛上你後才說這種話。」慕嬣淚流滿面的說

「對不起......」瑀翔只能哽咽且不斷地說著

「你知道我有多喜歡你嗎?」慕嬣看著幻影。

「妳有多喜歡我,就有多喜歡妳。所以......對不起」

此刻幻影慢慢地變成透明,最後連同狐狸一起消逝在慕嬣眼前。只留下慕嬣一人痛哭

經過好幾世的輪迴;轉世,某個雨天;某個時辰,兩人遇見彼此;相視而笑

「我們......終於相見了呢!我的主人」

「你知道,我等你等多久嗎?」

兩人就這樣在雨中抱了好久好久......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