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POPO華文 ...
HOT 閃亮星─倪小恩耽美稿件大募集

我殺了我自己(BG)下

08

無論鬼魂狀態有多自由,死去,終究是死去了。不會再長大、也不被期待可能擁有的人生。

這幾日,昭安依舊在劉孟遠的家四處徘徊。

「旅行總要有駐腳的時候,妳想要在這兒停留嗎?」

開學在即,劉孟遠的生活也忙碌了起來,這幾日還跟朋友出去吃喝了一趟,肚子鼓鼓的回來。

「不,我該走了。」

不知為何,也許是恢復了部分記憶的緣故,她多了些莫名的直覺。比方說,她想再多待一陣子。

不行,這樣是不行的。

昭安搖了搖頭,她不能固定在一個活人身旁太久,這會影響到對方的氣運。

「嘿!」劉孟遠的手在昭安面前揮了幾下:「妳在想什麼?這麼出神?」

「我若繼續滯留,會給你招來不幸。」昭安看著劉孟遠略顯瘦削的清俊面容,淡淡道。

「喔,那個阿。」劉孟遠聞言笑了:「我有護身符阿,不用擔心。妳若喜歡這兒,就多待幾天也沒有關係。來,出去散散步吧。」

時值八月末尾,陽光熾烈的彷彿能灼燒肌膚,劉孟遠挑著騎樓走,還是走到滿頭大汗,想起昭安總是乾淨清爽的模樣,莫名感到些許不平衡。

就在此時,昭安突然開口了,接續的是還在屋內時的話題:「如果我一直待下去呢?十年、二十年,一年一年的待下去?」

「唔,那樣的話,妳就會看著我一點一點變成老頭子了。」劉孟遠神態苦惱,最終還是付之一笑:「不過,那也沒關係,反正這個家幾乎都只有我一個人在而已,根本不怕多隻鬼。再說,一直旅行的話,不就等同於流浪嗎?就把這兒當成妳的棲身之所也無妨。」

「……你太善良了。」昭安輕聲說:「就跟昭幸一樣,然而,太過善良的人,一點也不好。」

「啥?難道妳喜歡壞人?」劉孟遠不解,伸手在頸項間摸了幾下,掏出了一個溫潤的淡白色玉珮:「這是我曾祖母傳下來的護身符,從小到大,幫助了我很多,所以妳不用擔心對我造成影響的,嗯?昭安?妳有在聽嗎?」

少女的白色連衣裙無風自動,她蒼白的面孔開始滲血,一如最初驚現的猙獰姿態,劉孟遠甚至還能隱約感知到血液滴落地面的聲音。

而後,昭安啞著嗓子說:「這是昭幸的玉珮。」

09

「你聽的到嗎?孟遠?」

屬於昭安的聲線在耳邊持續迴盪著,她非常有耐心,堅持的喚著他。

昏昏沉沉,劉孟遠唔了聲,意識依舊相當模糊。

方才,發生了什麼事?阿!他想起來了,就在知道他的護身符是昭幸之物的下一秒,一輛失控的車突然朝著他的方向撞了過來,千鈞一髮之際,昭安發出了光芒……

「太好了,你沒有事。」昭安聽起來相當歡喜:「那,聽我說一個故事吧。」

「從前,有一對雙生姊妹,她們感情很好。她們的母親很早就逝去了,只有一個酗酒的、會對她們施暴的父親。妹妹是一個相當溫柔的女孩子,身體也不太好,容易生病,所以姊姊總是努力保護她,即使被父親……」

昭安的聲音停頓了下,才繼續說下去:「她們來到了情竇初開的年紀,妹妹也有了喜歡的人。」

在某個深夜,她第一次鼓起勇氣,奮力抵抗父親。

「你瘋了,連昭幸也要下手嗎?」

回應她的是男人滿是酒味的咆哮:「你們是我的女兒,就該是我的!通通是我的!呃!」

昭安顫抖著放下手,看著被手邊硬物敲昏的父親,像是一攤爛泥般委頓在地上。

懷中是因為驚嚇而不斷落淚的妹妹,她胸前的衣料慢慢浸濕了一片,然而,她卻逐漸冷靜,捧起妹妹的頭。

「昭幸,妳不是說過,那個人要搬家了嗎?他還問過妳對吧?」

「嗚嗚……姊姊。」昭幸啜泣著點頭。

「那樣的話,妳就一起走吧,走得遠遠的,不要再回來。」

「那姊姊呢?」

昭幸疑惑地抬頭,她漂亮的眼睛哭的紅腫,看上去水汪汪的,昭安忍不住溫柔的摸了摸妹妹的頭。

「妳先走,我得整理下東西,隨後就會跟上。」

「可是、要走就一起走,我也幫忙整理!」

「不用,妳得先過去給他答案才行。」昭安果斷地拒絕。

送走了妹妹,昭安走到了家裡的倉庫,拿起了一瓶農藥。又去廚房,挑了最利的刀子,這才走到父親面前,安靜地看著這個發福臃腫的男人。

在接近中午的時刻,男人甦醒了,似乎想起了發生的事情,憤怒的一手摀著頭,腳步重重的踏地,走到她面前,就是一巴掌。

「妳這個廢物婊子!竟然對老子動手,活膩了嗎?」

這一掌打的很重,昭安嘴角立刻滲出了鮮血,耳朵轟鳴,她卻扯唇一笑:「是挺膩的,你有做什麼能當我老子的事情嗎?你,才是廢物!」

這話明顯刺激了男人,只見男人目露凶光,眼睛已經掃到一旁的刀子,他順手拿了起來,對著昭安揮舞著:「妳找死!」。

昭安卻是笑得更加愉悅,還指著自己的胸口:「來阿,你敢嗎?」

「有什麼不敢!」男人紅了眼,憤怒的持刀刺了過去。

尖刀入體,卻並未帶來太多疼痛,或許是因為體內原本便翻攪著巨大的痛楚的關係,昭安帶著笑,用手握住了男人的手,讓尖刀刺得更深入。

「妳!」男人終於冷靜,露出了驚恐的表情。

「雖然可以殺了你,可是,昭幸可能會回來一起擔罪……所以,乾脆讓你殺了我,只要你是一個殺人犯,你又能作什麼呢?」

在聽到男人甦醒的聲音時,她咽下了毒藥,就等著讓男人主動下手,反正這人惡名昭彰,所有的人都會作實他的罪惡。

「不、不是我,不是我殺的,妳要怪,就怪昭幸吧!誰叫她不聽話!」男人語無倫次的說著,粗壯的手臂跟著顫抖,而昭安的意識已經迅速的模糊。

在最後,她彷彿又見到了昭幸,她最珍愛的妹妹。

怪昭幸?這樣的話也只有這傢伙說得出口了,只懂得責備他人、怨天尤人的人阿……可是,她還不放心。

昭幸她能夠一切順利嗎?會不會遇上其他危險呢?

她想要找到昭幸。

不知多少年過去,過往的人早已白了頭髮,含笑而逝,只有她還是最初的模樣,年輕而稚嫩。

她再也尋找不到昭幸,甚至遺落了最初的記憶。

「我最後的心願,就是見到昭幸的幸福。可是世界太大了,我找不到她……原來我是為了這個,才徘徊了這麼久,久到忘記最初的目的。」昭安的聲音相當的溫柔,褪去了平素的活潑,只剩下一片安寧。

所以,妳已經得償所願,要離開了嗎?

劉孟遠嘴唇翕動,卻發不出聲音,只有含糊的低吟。

「有那麼一度,我曾有過荒唐的念頭。所幸,是這樣的收尾,謝謝你,孟遠。」

10

循著線索,劉孟遠捧著鮮花,來到了一處墓碑。

大約是因為昭安相助的緣故,車禍現場雖然嚴重,他卻只有骨折,並未受什麼內傷,就是休養的有些久,整整三個多月才復原。

這裡是他們家族的墓園,據說,曾祖母堅持要讓她的姊姊葬在此處,成為他們家的一員。

撫著冰涼的石碑,劉孟遠低低說:「原來,妳的過去就在這裡,根本不用上山下海的找尋。」

深吸了口氣,劉孟遠慢慢說著:「其實,我也有過所謂的荒唐念頭。」用手指描繪著昭安的名字,劉孟遠最終還是放下了花朵。

「謝謝妳,希望有朝一日,還能再度見到妳。」

***

最近有點怠惰,所以就拿一些之前存的一些檔案想說寫寫看。

這篇只有給一句話:一個認為自己是自殺的少女魂魄,偶然遇到一個看的到自己的少年。

完全是順著直覺寫的XD   難得一天可以打出七千多字,果然偶爾這樣隨性地寫些小故事還挺有用的。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章

回應(2)

啊……
發現短文區不能複製貼上心得,只好再重打一次QQ

雖然看到標題覺得很玄,但看到後面標註的BG,下意識的以為這是部愛情故事……沒想到我完全猜錯了(掩面
雖然前面早就說了昭安已經死去,但因為劉孟遠的猜測,我也一直以為昭安會是生靈般的存在,然後最後會回到自己的身體和劉孟遠來個甜蜜的HE
所以隨著劇情的發展就叫人越發的覺得心驚和沉重,從劉孟遠所謂的荒唐念頭,聯想到前面他不斷的懷疑昭安其實是生靈的可能性和幫忙尋找著她死亡的真相,就讓人覺得有些悲傷,或許會有那樣的猜測也是劉孟遠抱有微小的希望、希望昭安並不是真正的死去
不過能為妹妹犧牲自己的性命,甚至是停留在這個世界上只為了想知道昭幸她過的好不好,昭安還真是一個很偉大的姐姐,也幸好昭幸有把昭安的屍體一起埋在家族的墓園裡,這讓人心裡多少有些安慰,最後劉孟遠描繪著墓碑上昭安的名字並以那樣的話語來收尾,真的讓人覺得有些痛心啊……
能夠從一句短短的構思而形成這樣的故事,真的太厲害了,雖然多少覺得有點感傷,但我很喜歡這樣的故事

下:只要你是一個殺人犯,你又能「作」什麼?-->做
2018-11-22 18:13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李子的感想~還有幫忙抓錯>///<

原來短文區不能複製嘛=口= 其實沒想到偷偷貼這邊會被發現XD 到底怎麼找到的
大概去年某天突然想要開始寫文打發時間,不過太久沒寫啦,完全擠不出字來,就去找了一堆題目來刺激一下手感,想說只要每篇能寫個三千字,頭過身就過嘛,這篇就是當時存起來的題目之一XD 不過現在已經不太有這種寫不出字的困擾了哈哈,直接打了七千多字

孟遠的確是一直想要找到昭安的身體,他相信昭安也許有那麼一點可能還活著,就算昭安已經死去,他也不在意留著昭安住在家裡。只是他卻不知道自己快死掉了才能輕易的碰觸到昭安,昭安隨口那句「搞不好是你離死期不遠的關係,不是都說快死的人才看的到鬼嗎?」反而誤打誤撞講出一部分的真相了XD

一直覺得鬼魂殘留的都是執念,並不是完整的自己,只要執念得到滿足,就能升天。昭安最後的念頭成為她流連世間的理由,可是她卻忘記了最初的起始,幸好她遇上了孟遠,活著的時候她從不敢期待愛情,至少在死後的漫長歲月裡,曾經有那麼一段時間,她體會到了那份情意萌芽的欣喜,也願意用盡所有的力量挽救對方的死劫。

這樣一想突然覺得這故事真的挺哀傷的XD 這樣沒有標個BE會不會太壞了哈哈~~謝謝李子喜歡。
2018-11-29 14:29回覆
再多來幾個小故事吧
昭安能夠平安生天真是太好了,我覺得這篇有夏目的味道,淡淡哀傷中有著溫馨
小故事好哀傷但又好感人QQ月大可以順著直覺寫這麼順也很厲害
偶爾換口味寫點小故事可以轉換心情,恭喜月大寫出想要的短文
是說標題後面的BG讓我有點上當,我本來以為他們會是一對,結果居然0.0
這篇比較像昭安對妹妹的愛,為了妹妹而讓鬼父XX(應該被X了吧?
最後還犧牲性命,只為了讓妹妹逃跑,姊姊的愛真偉大
 
2018-11-19 15:2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分在短文區竟然可以被羽笙大發現,這太感人了XD
設定上他們的確對彼此有好感,只是來不及開始,啊!難道我寫了一個BE!(後知後覺)
這篇真的寫超順耶,一定是最近卡文卡太兇,所以寫別的就一口氣寫完XD 但我覺得是一個很莫名的故事,羽笙大有看懂真是太好了~~很久以前我曾經做過類似雙生姊妹的夢,好像不小心把夢境的內容寫出來了哈哈

這樣一講姊姊真的是妹控,變成阿飄也只對有妹妹血脈的男主角感興趣XD 某方面來說,純真的妹妹寄託了姊姊想像的美好,而姊姊本來就有些抑鬱,所以才會果斷選擇死亡。而就最後而言,妹妹至死也不曾忘記過她重要的姊姊。至於男主角孟遠,就是一場在錯誤時間相遇而無法盛開的花朵了。
2018-11-21 10:00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