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費章回 最低定價調整公告
HOT 閃亮星─沫晨優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促使世界的不友善難道不是人的自作自受?

突然想起的是,今天小人事拿著手機跑到我的面前板著一張臉,使著命令的口吻說:「因為時限到了但我沒看到你的生活照所以我現在要幫你拍一張照片沒問題吧?」說完手機鏡頭就對著我要按下快門。

「等一下!」我愣了下,但對鏡頭其實有強烈抗拒反應的我沒忘阻止對方替我拍下一張我不知道會被變形成什麼樣子,而且我一點也不希望存在、極度影響我心情的影像。「我手機有,等等傳給妳!」然後我就把那一直以來讓我覺得聲氣很大的小人事打發了。

她離開了,但我心情卻不好了。

但是,事實上規定要求全公司每個人都要交上一張生活照這件事情我也是知道的,更明白這是一項想賴都賴不掉的現實,而小人事也只是做著她的工作。

我理解,但她讓我不舒服。

小人事讓我印象很糟,而且不只這一筆。

但她確實做著自己職務範圍內的事,也只做著自己職務範疇內的事。

她不管你知不知懂不懂能不能接受,反正她推給妳你就得全盤接受。

她不管任何她職務範圍外的問題,盡管妳有很多的問號與不安她都不管,一切無視。

她忠實的執行著她的任務,她一點錯也沒有,只是讓人不舒服。好吧,其實不適應不舒服的人只有我一個而已,因為我是一個一年拍不到幾張自拍照,所謂的自拍照一百張有五張十張都是跟敬愛的主子合照,其餘不過參手加鞋有影子的風花雪月。

畢竟我的生活照就是我主子的照片,與其留我的不如留我主子的。

所以我這輩子應該很難……正確來說是不可能成為螢光幕前的人物。因為鏡頭總是讓我不自在。

我不是真心想抱怨小人事,雖然我還是抱怨了,但我是真心賴皮,儘管我明知道自己根本賴不掉,所以說我活該被對待不同情我也認。

但,我只是突然想到,很多事情其實可以換一個方式使人感覺舒不適渾身是刺,那彼此間的協調與合作是不適就可以更加順暢,彼此也不會一直處於在一種一直互相傷害的輪迴中。

我一直都覺得事情的走向與發展可以有千百萬種,但人總是喜歡選那條最複雜最壞最糟糕最傷人且傷己的那一條道路走,這一點跟任何生物比起來真是太過不可思議且不知道算是聰明還是不聰明……聰明反被聰明誤?

誰都不喜歡被不友善的對待,在不友善的對待以後我們回抱怨誰對自己或對誰的不友善,然後或許在抱怨的過程中發現這個環境貌似對誰都不太友善,每個人都戰戰兢兢,但為了生活大家不得不繼續這樣互相傷害的生活,為了保護自己,更是不得不把自己搞得張牙舞爪,將許多大事小事複雜化甚至放大在放大處理,直到有人總於突破理智的臨界點開放大絕,將眾人搞得人仰馬翻,或許桌子一掀──妳愛幹不幹反正老娘/老子是不幹了。或是大手一拍,大家撕破臉了把所有該講不該講的全講了的給自己一口氣的愉悅,未來的事未來是一步想一步,誰都賭誰可以或不可以成為最後那個稱霸的人。

然後不愉快,然後不順利,然後各種問題雪片般飛來,然後彷彿成為眾矢知的,覺得自己被針對,覺得一定都是這個世界在排擠自己……孩子,這些不過是妳做過的那些因造成的果啊!

廳最多的是誰跟誰跟誰在抱怨這個世界的不友善,但誰跟誰跟誰其實都忘了,這個世界的不友善都是這些誰跟誰跟誰的使人不愉快來造就自己的舒心導致的結果。

誰都會說根本不希望事情的發展是這樣的,但誰都還是會去做使事情往不好的異議的方向發展的事情。比如針對、比如渾身是刺,比如不能好好講話。

踏進這個社會裡以後最常遇到也最想說的就是:難道你不能好好講話嗎?

以及:請說人話。

所以假設,就只是假設。

我們說話不要那麼尖銳,我們態度不要那麼逼仄,我們不要總是渾身是刺,不要總是板著張棺材臉,只需要一點點的笑容一點點的、多三秒鐘的耐心為那個茫然無知的鮮活的肝臟指指路,那這個環境也許會變得友善許多。

所以,人,決定一切也顛覆一切。

所有的,不論生活、環境、家庭、親友,甚至路邊努力為今天努力著的發傳單的大叔大嬸,其實只需要一點點的耐心、一點點的笑容、連帶著的、順手的幫忙一把,其實很多事都可以往不一樣的方向發展。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