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費章回 最低定價調整公告
HOT 閃亮星─沫晨優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消極星人太過強大我打不過他!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我的身體裡突然住進了一個蛋黃哥,認真想起來可能是前段時間茶葉蛋水煮蛋太陽蛋蛋蛋蛋的吃得多導致蛋黃哥在我體內有了形神,整個人一路往懶字方向前進,那怕推拿矯正都沒能把我的精神給好好矯正。

唯一能慶幸的大概就是自己的理智還在,知道自己是一個需要吃喝拉撒還有食衣住行育樂需要呵護的某星人,而不是只需要陽光空氣水就可以靠光合作用進行生長的植物星人。

天知道最近我到底哪根筋不對,整天就想種田或是被種在土裡──某種意義來講,被種在土裡實在不是一個好的發展,沒事想想就算了不要真的掛嘴邊。

本來就一直覺得促使一個人用力努力埋頭賺錢不論環境優劣的原因或許就是因為我們做人太會花錢又生活太消耗錢,但真的舞起錢字旗錢進時又覺得好像太過空虛。

那一瞬間,我迷失了,手上的其子突然變得沉重得舉不起來。

這些日子幾個中年職場失意的魚干們聚在一起癱在那星巴巴的沙發區互放消極電波,滿臉厭世,對未來充滿了厚厚的不安,眼前盡是茫茫然。

說到工作,比起滿不滿意,我們更在乎的變成了薪水的高底與能否早點下班。

談起未來,但字字句句都在訴說著連活在當下都是一種熬,雖然不到煎熬,但就是得熬。

那工作跟未來都那麼讓人灰心喪志,那至少眼前的當下就是種享受吧?畢竟下班了,明天周六後天周日,是應該好好享受一下充充電後再出發。但事實上我們每個周五都浸淫在明日周六的愉悅周,但週六過十二點就開始哀到周日的消散,周一開始就必須一路戰戰兢兢的走到周五,周而復始。

過去真的沒有那摩深切的感覺,但最近真心覺得很是疲倦。

當我們在星巴巴的沙發區兩眼呆滯毫無形象的癱成一堆時,或許就是在這個時候,消極星人突然對我們發射了電波攻擊,它使我們心中的蛋黃哥暴力似的成長,使我們無法抵抗,使我們在每一次深呼吸之後的下一秒瞬間感覺兩倍疲倦,背很重、肩很沉,腳上像被上了吸盤,每一次跨步都艱辛萬分,對抗的再也不單單只是地心引力而已。

不記得從什麼時候自己的腰已經很難挺得直,不記得從什麼時候自己的背總是駝著的,不記得從什麼時候開始目光只看得到眼前耳朵也只聽得到自己的心聲,不知不覺談話都只有自己的感受而聽不見別人的聲音,時不時的舊覺得身體負擔很沉重,就算想過是肥胖造就自己的怠惰,但這種不正常的消極就像是半路遭遇催狂魔一樣,所有正面的快樂的全被吃掉滿腦滿心的焦躁焦慮與不快樂直讓人想抓狂。

可不可以不要在努力了?

那一瞬間,腦子裡只閃過這一句話。

可不可以不說加油?

當好心人為了打氣而說的這兩個字,聽著都覺得刺耳,只想如此反駁。

盡力不夠但努力卻總是達不到預期,繼續加油改進但很多時候那不是一個人就可以成就的事情。

當我們的目標不能一致,一個人加油努力拼命有什麼用?

就算是英雄也不可能靠自己一個人獨闖魔王城砍殺千萬史萊姆取下魔王的獠牙的。

而我現在的感覺就像是獨闖魔王城的傻瓜勇者,在沒經過事前調查踩進魔王領域卻發現退無可退,只得硬著頭皮前進,一路緊張兮兮小心翼翼走得胃糾腸結是怕誤觸副本搞得自己死無葬身之地。照理縮這種戰戰兢兢應該會刺激自己的腎上腺素分泌使精神亢奮吧?但我卻只覺得加倍疲倦,手腳沉重腦子總是昏沉的。然後我在這一瞬間又明白了為什麼會以人把磁力貼貼在兩個太陽穴上。

一路奔跑掙扎爬動的往前行,一路丟棄一路收穫,卻在應該才要開始大展拳腳的這個時候停了雙腳不知道自己應該往哪裡前進,只想在牆角蹲下安安靜靜的等待頭頂長花。

本來我以為我只是被蛋黃哥附身,懶散個一陣子就會好,畢竟倦怠這種事也講究週期輪迴,但不斷擴大的消極地負能量卻幾乎將我吞沒,不堅持、不繼續、想逃跑的念頭在腦子裡不斷徘徊,如果不是叨念著荷包真的空空吃緊需要補給,我恐怕真的又要逃了。

我想我或許其實神魂早就讓消極星人給綁架,獨留蛋黃哥的精神在身體裡發酵,但因為本能的還是知道自己無法行靠行光合作用就能生活的事實,所以還是堅持著的為下一頓飯努力。

捨不得這個夜晚捨不得每個逝去又到來的周末,這晚上還是沒能戰勝消極星人,超熱量珍奶再次增加了我的身體負擔,就算垂著肚子挺著胃還是得面對明天,而明天仍然是一個消極天。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