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文創作大賞,第一階段投票啟動
HOT 閃亮星─今天下小雨耽美稿件大募集

【文學作品改編系列】牡丹燈記

元月十五,元宵夜。   京城街上四處可見色彩炫麗的花燈,大街上滿是兩情相悅的男女、和樂融融舉家出遊的人們,每個人臉上都掛著愉悅的笑容,唯獨一名白衣飄飄的男子面上帶著幾分哀愁,立於家宅門前,若有所思般凝視著遠方。

    「逝者已去,生者猶可追。」

  感嘆般的瞧著天空中的一彎明月,言語中飽含惆悵,語畢,像是下定決心般緩緩地走出家門,往繁華的燈街而去。

    走不過幾尺便看見一個小丫鬟手提牡丹燈伴著一紅一妙齡女子往西邊走去,喬生定睛一看這才發現沉魚落雁也不足以形容女子容貌的美麗,連忙理了理衣衫後追上女子的身影。

    前頭的小丫鬟和女子知曉喬生追了上來後兩人相視會心一笑,刻意放慢腳步往偏僻的小巷走去,喬生一心惦記著眼前的佳人,絲毫不覺得有何不妥,直到三人走到一處荒地後前方的女子故作嬌態,徐徐回眸定睛望向身後的喬生。

  「你我並無相約郎君怎地一路相隨至此」

  女子頓了頓後纖纖素手半遮著容顏,嬌嗔般地笑著。

  「想來並非偶然呢...」

    聞言,喬生心中暗自得意,滿腦子想著定是佳人對自己芳心暗許,才會刻意引他到著荒無人煙的地方,欲與他一度春宵,他喬生可是飽讀聖賢書的人,即使人家姑娘家有意,他也是要端好那彬彬有禮的書生派頭,輕咳幾聲後噙著溫文爾雅的笑容開口詢問。

  「茫茫人海中你我相遇,此乃天意,不知姑娘是否願順應天意與小生同賞紅梅銀月?」

  舉手投足間是十足的有禮,可那言語卻是相當的輕挑,但女子卻並不對此反感,而是笑意盈盈的開口反問。

  「比起紅梅合歡更和我心,不知郎君府上可有?」

    喬生聽炎便知曉,這下有戲,故而上前牽起女子的手,眼神中赤裸裸的欲望絲毫不遮掩的看著女子。

  「巧了,我府上的合歡花開的正艷麗。」

  說完後就牽著女子往府邸走去,隨侍在側的小丫鬟沿路繃著一張臉在前方掌燈,似是不悅。

    自那夜後,每到夜裡喬生的房門皆會響起,而那女子則是日日伴在喬生身側,兩人或是賞月飲酒或是吟詩作對,日子過得好不恩愛,與喬生比鄰而居的老翁起初只是覺得那女子太過不檢點,每日隻身前往男子的屋子,因而多看了幾眼,但他卻發現那女子似有不妥,遂在隔日攔下正要去往市集的喬生。

  「年輕人,別被皮囊所迷惑,你身側女子非人哉啊...長久以往當心性命難保。」

  正當恩愛的喬生卻是不以為意,還相當自負的向老翁頂嘴。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若能死在美人懷中我喬生心甘情願。」

    可過不了多久老翁就在一牡丹花叢下發現失了氣息倒臥在地的喬生,這景象印驗那日喬生所說的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

  自那以後,村民常在夜裡看見喬生晚著女子漫步於街頭的畫面,而每每看見那景象的村民都身染重病臥床不起,眾人終於發現不妥,連忙派人去找高人相助。

    最後在隔壁村庄的道觀中請來位道長開壇作法,見道長口中念念有詞,手裡的桃木劍不停地揮舞,一口酒水噴在半空中後廣場緩緩浮現喬生與女子的身影,而喬生似乎並未發現自己早已身死,正滿臉疑惑的看著眾人在自家所設的靈堂,而道長也不多加詢問,開口就是一翻質問。

    喬生聽見道長說他早已故去,還化為鬼魅為禍鄉里便將他認定是訛錢的江湖騙子,滿是不悅的牽起女子的手開口反駁。

  「有美人如斯,身死赴黃泉又有何妨,你一個修道之人滿口胡謅不怕遭天譴嗎?」

  一番反駁後就拉著女子往外走去,可卻是怎麼也拉不動,低頭一看卻發顯女子正激動的揪著道長衣領哭訴。

    這時眾人才知曉,那喬生看著人模人樣卻是拋棄髮妻,四處流連花叢誆騙無知女子的惡人,而眼前的女子不過是為情所苦的可悲女子而已,枉死故鄉後憑著對丈夫的思念化作幽魂來到京中,卻發現曾經振振有詞許諾她

  『山無稜,天地合,亦不願與君別,不論死生相守不棄。』

  的夫君卻流連花叢日日沉溺在溫柔鄉中,過往的情愛瞬間成了仇恨,但即使恨也不願放開,故而變作鬼魅癡纏喬生,為的就是讓他實現曾經許下死生相守的諾言。

    聽到這眾人都為女子的遭遇感到同情也對喬生的所做所為感到不齒,連帶者眼神都充滿了鄙視,喬生對這情形深感不妙,揮舞著雙手慌張的要解釋,卻發現怎麼樣也發不出聲音,滿眼驚恐的看著女子,慌忙地向外跑去,但不過走了步就被女子抓了回來,兩人相依偎的消失在眾人眼前,只留下一句。

  「夫君我們走吧。」

      *THE   END*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