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耽美百合特輯:《演員的職業操守》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心趙不瑄:灑糖(上)

#此文雖與<聽說>正文無關,但還是建議沒看過正文的小夥伴馬上左轉喔

      「趙媛……妳還好嗎?」

      朱瑄樺站在距離雙人床好幾步外看著蜷縮在上頭一動不動的自家愛人,手指對手指,不敢貿然靠近,問得小心翼翼。

      畢竟,這已經是第五遍了,都不曾得到過回應。

      「還是妳要喝點熱可可?」

      這問題的次數倒是少了一些,只有三遍。其中像是黑糖水、熱粥、熱豆漿……幾乎所有能夠緩解經痛的食物全給朱瑄樺講一輪了,然而說的人不自知,聽的人怕是要抓狂了。

      「還是妳要我幫妳揉肚子?」

      說著,朱瑄樺抬起腿往前挪了幾公分,張嘴欲再問些什麼,就見趙媛艱難地翻身下床,緩慢移動到衣櫥隨手拿了件衣服褲子,逕自往浴室的方向走去。

      見那纖細的身子搖搖欲墜,朱瑄樺急忙想上前撈住那副嬌軀。「趙……」

      趙媛終於停下步伐,轉頭不耐煩地打斷,「妳可不可以閉嘴?」

      聞言,朱瑄樺愣在原地,看著她進了浴室用力關上門,許是疼痛的關係,那力道並不大,卻能感受到滿滿的壞脾氣,讓她一顆心徹底跌到谷底,眼睛一酸,委屈地癟起嘴來。

      「凶巴巴!恰北北!妳這個……」朱瑄樺一邊原地蹦跳一邊吼,在腦中閃過許多罵人的詞彙,卻又捨不得真罵出來,於是跺腳用力「哼」了一聲,便離家出走了。

      台北的街道於夜闌深宵仍舊熱鬧非凡,即便她倆租的小窩位在郊區,卻是每隔一百公尺就看的見夜店或酒吧,還有無數間商店,燦爛繁華的霓虹燈照在朱瑄樺身上,卻入不了她的眼。

      其實方才那樣的狀況並不常見,只是趙媛也不知什麼怪體質,平常月經來不痛不癢,可一旦疼起來就像經歷一場慘絕人寰的戰爭,對本人是,對朱瑄樺亦是,全因這人脾氣會變得異常暴躁,恨不得將所見之物全部化成灰燼,剛開始見到這情況的朱瑄樺還以為她是更年期提早報到呢。

      朱瑄樺胡亂揉了一把臉,吸了吸鼻子,臉上的哀怨不言而喻,卻又無法真與她置氣,一想起她疼得臉色發白的模樣就讓她心疼得肝腸寸斷,想為她做點什麼卻又不知道她需要什麼,於是才絮絮叨叨問個不停。

      孰料非但沒有緩解她的痛苦,還把人給惹毛了。

      「朱?」

      唉聲嘆氣之際,一道軟糯的聲線飄進耳內,朱瑄樺停下腳步,猛地扭過頭來,眨了眨微紅的雙眼。

      「白忻羽?」

      白忻羽邁步走到她面前,揚起一抹笑容。「好巧啊,朱。嗯?妳一個人嗎?」

      「嗯……」

      「妳的眼睛怎麼腫腫的?」白忻羽訝異摀嘴道,「家暴啊?」

      朱瑄樺嘆了口氣,「就某方面來說,算是吧。」

      心被徹底蹂躪了一番呢。

      「妳和趙媛吵架啦?」

      「呃,妳怎麼知道?」

      「拜託,妳一臉要死不活,還能有別的原因嗎?」白忻羽無奈地笑了。

      好吧,莫名其妙就被調侃了。朱瑄樺抹了一把臉,覺得心情實在太容易受趙媛影響,這實在不是什麼好事。

      「我們找個地方敘敘舊吧,順便聽妳吐吐口水。」說著,白忻羽往朱瑄樺身後的方向指,說,「那邊有間PUB挺不錯的,很適合聊天講心事。」

      聞言,朱瑄樺轉過身,瞇眼看向璀璨燈火的另一頭。

      「走吧。」白忻羽自她身旁走過,轉過頭又是一抹她所熟悉的笑容。「朱。」

*

      沖了將近半個小時的熱水澡後,小腹的疼痛似乎不再那麼要人命了。

      趙媛從滿室熱氣中踏了出來,抬眸卻見房裡空無一人。她一邊擦拭頭髮一邊來到梳妝台前,長臂一撈取起吹風機便開始吹起髮來,屋內的寂靜瞬間被機器運轉聲給填滿,她瞥了一眼還亮著螢幕的筆電,上頭全是緩解經痛的方法。

      舒服不到幾分鐘,小腹又傳來陣陣疼痛。趙媛蹙了蹙眉,果斷放棄吹乾頭髮,將吹風機扔到一旁,趁著還能自由移動身體時趕緊滾到床上,拉起被子緩緩闔眼,期望能在劇痛吞噬自己前墜進夢鄉。

      不知過了多久,屋內的寧靜再次充滿吹風機運轉的聲響,那熱風溫和地落在自己髮間,一股更加輕柔的力量撥弄著她的長髮,這讓她非常不悅,體內有股火越燒越旺,她控制不了爆走的衝動,就在完全清醒之際,那聲音和觸碰同時中斷,她迷迷糊糊地睜開雙眼,肚子上方在這時被塞進一個不知名的東西,熱卻不燙,很快緩解那兒傳來的疼痛,使她馬上又昏睡過去。

      當趙媛再次醒來時,已經是凌晨三點。

      夜燈鵝黃的微光下,她一睜眸就見身旁空空如也,瞥了眼時鐘發現已過了夜半時分,微微皺起眉,都這個時間了,那傢伙沒回來是上哪去了?

      趙媛緩緩從床上爬起,頭不過才轉個方向就見以為並不在的朱瑄樺,她身旁櫃子上放著一盆還散發著些許熱氣的水,同一時間,她終於注意到肚子上擱著的熱水袋,最令她訝異的不是家裡明明沒有這東西卻出現在她肚皮上,而是竟還有一點熱度在。

      趙媛抬眸向旁看去,朱瑄樺是睡著的。

      先不論她蠢到拿了個沒有椅背靠的圓椅坐,她都睡到頭在空中小幅度地轉著圈還流著口水,偶有幾次差點從椅子上摔下去,趙媛實在不明白她坐在床邊幹什麼?

      可一見著肚子上的熱水袋,她便明白了。

      趙媛悄悄下了床,站到圓椅前,垂眸凝視口水滴到衣服上的朱瑄樺,此刻的她眼神有多溫柔,興許連她自己都不知道。

      朱瑄樺其實處在一個半睡半醒的狀態。十五分鐘前替趙媛換新的熱水袋後,實在不敵睡意,便打起盹來,殊不知再也睜不開眼,就這麼睡了過去。

      睡著睡著,頭一個前傾,她想,就這麼摔到椅子下吧,不然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弄醒自己……

      孰料,她只撞到一堵軟軟的牆,幾乎是下意識地將口水往那牆上擦,擦著擦著又覺得那味道好熟悉好貪戀,便將臉埋了進去,邊蹭邊深呼吸。

      趙媛低頭見這人在她衣服上蹭,手緩緩舉起摸了摸她的頭,纖細的五指順著臉頰滑到下頷,將她的臉抬了起來。

      朱瑄樺睜開朦朧的雙眼,意識還遊走在夢的邊緣,她什麼也沒看清,只覺得好累好想睡……

      以為她已經醒了的趙媛開口問,「幹嘛不到床上睡?」

      「啊啦啦晡晡晡……」

      見這人邊說夢話邊吐泡泡,趙媛微微揚起嘴角,低頭吻了上去,軟舌撬開朱瑄樺的唇,捲起她的舌輕輕一吮,這人便如夢初醒般瞪大雙眼,瞬間清醒了幾分。

      「為什麼不到床上睡?」

      趙媛放柔了聲線,兩指摩娑著她的下巴,長長的睫毛下有著平常不輕易顯露的愛。

      還處在迷糊狀態的朱瑄樺才沒心思記得和注意那麼多,這點,趙媛又怎會不明白?

      「熱水袋很快就涼了,要常換……」朱瑄樺揉了揉雙眼,「我怕妳縮成那樣會壓到電線,所以不敢買插電的……」

      那時白忻羽邀她去附近坐坐,她本想一口答應的,可實在放心不下趙媛,一想起她疼到嘴唇發白的模樣就心疼萬分,匆匆向白忻羽道別後便衝到超市買了兩個熱水袋,接著飛奔回家。

      「我不痛了。」趙媛捏捏她的臉頰,「到床上來。」

      朱瑄樺幾乎是憑本能在行動,一碰到床沿便倒上去滾到自己的位子,正想呼呼大睡時,耳畔冷不防飄來這麼一句話――  

      「朱瑄樺,轉過去。」

      朱瑄樺下意識皺起臉鳴嗚,整個身子翻到正面後卻再也沒力氣移動半步,趙媛見狀便將她推了過去,讓她背朝自己。

      盯著她的背好一會,在聽聞那淺淺的呼吸聲後,趙媛傾前從後擁住朱瑄樺,握住她放在床上的手,成了十指交扣。

      這下朱瑄樺是完全醒了。被嚇醒的。

      「妳妳妳妳妳妳……」經痛原來還會破壞腦袋嗎?她沒聽說啊!

      「朱瑄樺,」見她完全清醒了,趙媛也沒有鬆手的意思,僅是鄙夷道,「妳的心跳可以不要這麼快嗎?」

      這不他媽強人所難嗎!完蛋了,不止心跳加速,她還呼吸困難了!

      朱瑄樺嚥了一口,不明白怎麼一睜眼世界就變了。平常都是她在抱她,有時撒嬌拜託到幾乎踐踏尊嚴的地步還被無情踹下床,說什麼她熱得像把火,還差點拿油性筆在床上畫下楚河漢界禁止她跨越,現在倒好了,忽然變得這麼親暱反常,一定是她回來時開門的方式不對,不小心給踏進平行世界了。

      儘管雙方沒再說半句話,可朱瑄樺的內心無疑是場宇宙無敵霹靂大爆炸,半晌,她鬆開與她交握的手,迅速翻了個身,猛地撲進趙媛胸懷,胡亂蹭了一把。

      「妳害我睡不著了……」

      說著,又將臉埋進雙峰間,此刻朱瑄樺想死在這裡的心都有了。

      說是這麼說,但聞著她的味道讓她異常好入睡,不過才幾分鐘的時間便睡得像個豬頭了。

      趙媛輕輕揉著她的髮,鼻尖靠在她頭上,嘆了口氣,從未想過原來自己還能這麼愛一個人。

      「小笨蛋。」

      朱瑄樺微微揚起唇角,落在耳畔的話又麻又癢。她沒有說,其實自己是在裝睡,本是怕趙媛翻臉不認人將她推開,殊不知竟意外聽見她期盼已久的話――

      「我愛妳。」

*

      清晨一大早,趙媛從床上醒來,沒見著本應在旁邊呼呼大睡的人。

      空氣中瀰漫著一股燒焦味,她本是沒在意的,可加上一旁空空如也的畫面,便不這麼想了。

      趙媛從床上爬起,不慌不忙地走到廚房,探頭向內瞥了一眼,朱瑄樺就站在爐子前忙東忙西,灰頭土臉的,鍋碗瓢盆全扔在洗手台內,也不知是失敗了幾次才能疊得像山一樣高,但應該不至於把廚房炸了,畢竟同居的這段期間,見她在煮東西時她必定會在一旁閒晃,看了這麼多次,至少會開關瓦斯吧。

      想著,趙媛便轉身走進浴室洗漱,再回到廚房時,發現桌上已經擺好早餐了。

      「趙媛,妳醒啦!」

      朱瑄樺將手上的炒蛋放到桌上,一抬眸就見趙媛慢條斯理地走進自己的視野,雙眼頓時迸出光彩,一掃因起了個大早而不美麗的心情。

      「妳快坐下,不然要涼掉了!」

      朱瑄樺邊說邊蹦蹦跳跳地來到桌子另一側,一屁股坐上椅子,朝趙媛眨眼。

      瞥了眼朱瑄樺對面的位子,桌上的炒蛋明顯比朱瑄樺面前的那盤要來的可口好幾百倍,真要說的話,她的是普通炒蛋,朱瑄樺的則是……

      「妳炒蛋就炒蛋,加什麼巧克力?」

      聞言,朱瑄樺先是一愣,望向自己的那份,這才恍然大悟。

      「什麼巧克力,只是不小心炒焦而已……」

      那盤子裡黑成一團,好一個不小心。趙媛嘆了口氣,這人也不知失敗了多少次才生出這麼一盤普通炒蛋,瞧那些暗黑料理與她那份正常的分量相差這麼多,估計重作了五次以上吧,要不洗手檯內的鍋子也不會那麼多了。

      朱瑄樺拿起一塊剛烤好的麵包塞進嘴裡咀嚼,老實說她一點也不想碰眼前這黑碳一樣的東西,待會直接扔垃圾桶好了,倒廚餘給豬吃好像有點沒人性……

      想著,一道陰影自斜上方漫下,朱瑄樺瞪大眼呆愣地看著趙媛主動往她腿上坐,一股清淡花香撲鼻而來,朦朧了她的感官。

      「椅子太硬了,」趙媛邊說邊拿起一旁叉子戳起一塊黑碳放進嘴裡,「妳當一下墊子。」

      如此難得良機,她豈能傻愣在原地就這麼錯過呢?管趙媛是昨晚疼得把腦袋也給弄壞了還是良心發現,朱瑄樺二話不說趕緊從後擁住這身嬌軀,天知道她想這麼抱她多久了……

      「妳還疼嗎?」朱瑄樺抬眼看她,努力克制心底的慾望,最終還是敵不過色魔,手不安分地滑進衣服裡,輕輕撫摸那毫無贅肉的平坦小腹。

      「還好。」

      趙媛應了一聲,又戳起第二塊黑碳,其實味道並沒有想像中那麼糟。

      「朱瑄樺。」

      趙媛瞪了身後人一眼,那手本還只是不輕不重地搓揉著自己的肚子,孰料竟越按越下面,都伸進內褲裡了。

      「那上面總行了吧?」沒什麼意外又被投以警告眼神,遂打消了念頭。「欸,妳別吃我這盤啊,妳的不是在那嗎?」

      「反正都要吃完。」

      「那盤比較好吃!」朱瑄樺蹙起眉頭,伸手作勢要弄走那盤可怕的東西。「妳別吃了……唔。」

      趙媛猝不及防轉過頭來獻吻,軟舌將才剛放進嘴裡的炒蛋推到她口中,用眼神逼迫她咀嚼,這人便照做了。

      「妳再說一次,哪盤好吃?」

      「……妳好吃。」說著,又情不自禁地擁著她吻了好一陣子,對她的愛戀濃得幾乎快要窒息。

      「朱瑄樺。」

      「嗯?」朱瑄樺微喘著氣睜眼看她,卻見她臉不紅氣不喘,面色波瀾不興。

      「我明天要到上海出差。」

      此話一出,朱瑄樺便從天堂跌進地獄,瞬間石化。

      ……WTF?

/

傳說中吃齋唸佛的小清新(好像也沒純潔到哪

覺得甜嗎XDD

喔對忘說,這篇有後續,雖然不知道是不是妳們喜歡的但沒意外應該會開車

等到以後放<聽說>後續,妳們會知道這幾篇很珍貴的,有follow到那幾篇的應該懂我的意思XD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5)


樓樓你……………

我還以為要更了欸!
2018-12-06 20:17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別緊張嘛XDD月底月底~
2018-12-08 23:02回覆

我怎麼看都更新日期是12月4日啊!

有動嗎?
2018-12-05 16:57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因為這個還有下篇 所以我有改篇名,多加了個(上)這樣XD
2018-12-05 18:40回覆

樓樓加油吧!
再創造幾篇出來吧!❤❤❤
2018-10-27 22:12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近期有點困難XDDD
2018-10-31 19:00回覆

好甜~~
作者加油~繼續撒糖~
2018-10-19 22:3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哈囉妳好呀
我也覺得好甜好撩XDDD
心趙不瑄系列要天時地利人和才會打,所以不會太常出QQ
謝謝(*´д`)~♥也祝妳寫文順利 : )
2018-10-19 23:10回覆
終於有文了!!!
帥斃了
2018-10-19 18:17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哈哈,4000字滿滿的愛XDD
帥???哪裡?????之後的開車嗎(๑´ㅂ`๑)
發現妳好像也有寫文,一起加油 : )
2018-10-19 21:03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