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我與他的相遇-我的女朋友(昰宇文視角)

「喂……喂!」一聲呼喊讓我意識緩緩醒來,「起床了,還賴床啊?」

「嗯~~我還好睏啊……」我邊說著邊將頭埋進棉被裡。

「快遲到了,起床。」

「蛤~~」我探出頭看向留著及肩的黑色髮絲、如藍寶石般的美麗雙眼,雙手插腰的女孩正目不轉睛地看著我。

「起來!」她低下身繼續盯著並給予我滿滿的壓迫感。

「好啦好啦!我現在就立刻準備!」

我立刻起床衝到一樓的洗手間梳洗,再以光速衝回房間換上系著藍領帶的白襯衫和黑色西裝褲後,跑到門口並說道:「琉璃,我們走吧!」

「嗯。」早已穿好系著藍色領結的白襯衫和深藍色百褶裙的琉璃,淡定的回應我後,便一起出發準備去學校。

我們在捷運上剛好巧遇青梅竹馬的黎莞和琉璃的弟弟琹泉。

「難得琉璃妳會這時間還在捷運站呢!平時早在學校溫習功課了吧?」

琹泉這小鬼自從上了大學後,就直呼琉璃的名字,以及身材上的抽高和可媲美雜誌上那些模特兒的帥氣長相,就連同樣身為男性的我都覺得他長得很帥。

「嗯,泉你在大學有好好督促黎莞的作業嗎?」

「有有,妳放心~~」

姐弟倆我一言你一語的聊著,這時黎莞偷偷摸摸地對我交頭接耳的說道:

「喂喂,宇文你有沒有覺得琹家的血緣都是肉食性的?」

肉食性?這傢伙又在構思小說題材嗎?

我輕嘆一口氣後反問道:「妳看琉璃像是肉食性的?」

「可是……」黎莞欲言又止的低喃著。

莫非這傢伙被琹泉那小鬼推倒了?不過仔細想想,還蠻有可能的……

「妳被他推倒了?」我想都沒想便脫口而出,我至少有放低音量就是了。

「才……才沒有呢!」黎莞面紅耳赤的否認。

我看著比我矮快一顆頭的黎莞,這傢伙現在怎麼變得這麼好看穿啊!

「是嗎,看到你們這麼相愛,真是太好了。」我輕輕揚起嘴角,平淡的對黎莞說道,對我之前狠狠傷害過的她。

「對……真是太好了,看到你和琉璃似乎也處的很好的樣子。」黎莞也複誦我說的話,且奸笑樣的接近我並低聲說道:「你推倒過琉璃了嗎?」

「推倒個屁啦!才沒有哩!」我低聲的否認說道。

看著黎莞這明顯保衛且殺氣騰騰的樣子,這可真令我不爽,琉璃明明是我的……

「是嗎~~?」黎莞一副『你就快招了吧!』逼供樣的再次疑問。

「對啦!」

在黎莞打算繼續逼供我的時候,琹泉在一旁說道:「黎莞,走囉!~~」

「啊,到站了哦?」黎莞才恍然大悟已經到他們兩個學校的站了。

黎莞跟著琹泉走出捷運,並笑著對我和琉璃說道:「掰掰~~」

「掰啦!」我也簡單回答道。

「嗯,快去上課吧!」而琉璃還是老樣子點頭示意以及應了一聲而已,還不忘叮嚀他倆快去學校。

琹泉這小鬼看著我依舊是用那種有點敵視的眼神,是在氣我之前傷害黎莞的關係嗎?因為我搶了他姐姐?還是……怕我再次傷害『她』?

「怎麼了嗎?」琉璃轉頭對我問道。

「沒事,只是妳弟好像很討厭我。」

「泉嗎……我想應該沒有吧?」琉璃雖面無表情地說著,但是聽得出來她有些疑惑的。

「那就好。」

「……明天是假日又是聖誕節,邀大家一起開宴會聚聚吧。」琉璃突然說出這個提議。

「呃……好啊!有段時間沒見到大夥們了。」我雖不太了解琉璃怎麼會突然這麼提議,但還是想見見欣亭、瑩瑩、羽彤他們呢!

「那苡晴姊、蒼皓和联生就你去通知了,欣亭她們幾個我會通知的。」琉璃麻溜的說完後,想了想繼續說道:「至於舅舅和涵姐應該……不用通知就會出現吧?」

琉璃似乎很開心……?

「那我也很開心!」我想都沒想便脫口而出。

琉璃似乎有些訝異,但還是坦然地回答道:「嗯。」

在聊天的這段時間裡捷運剛好到站了,出了捷運站後幾乎都是我們F大學的學生們了,而且都在邊走路邊背書,畢竟是第一志願的學校,課業壓力是難免的。

到校後,周圍的同學們視線逐漸聚集在琉璃身上,半數是對榜首的崇拜,半數是愛慕之情。

畢竟琉璃在高中畢業後,為了讀書方便將眼鏡換成了隱形眼鏡,頭髮也不想花時間就索性剪短,每天至少會花個兩小時來讀書,不知該說她是懶惰還是勤勞了。

總而言之,就是琉璃本身就天生麗質(絕對不是我喜歡她才這麼說),現在把以前壓抑住氣質的眼鏡和髮型都換掉了,導致琉璃本人整個煥然一新。

「那我先交資料到教職員室,你先去教室吧!」琉璃看了看時間說道。

「诶,我等妳一下不就好了?」反正交個東西應該不差那幾秒吧?

「會遲到的,先去吧。」琉璃再次提醒我說道。

「好吧,那我先去教室好了。」不敢再反駁她,免得她會用手上的資料夾直接甩在我的腦袋瓜上。

「先背好早自習要考的題目,我等會抽考。」

我才剛轉身要離開,她像是不讓我事後說忘記似的提醒我。

「好~~啦!」我也習慣被琉璃抽查作業以及複習考試範圍了,畢竟這樣才能讓我的成績保持在八、九十分。(琉璃都是九十分以上,大多滿分。)

我進教室後,同一堂課的人們都不約而同的看向我一眼。

「大家早。」我簡單的打了個招呼後,才隨意地找了個有兩個以上的空位坐下。

「喲!今天你老婆怎麼沒跟你一起出現?」

「她去交東西。」我簡潔明瞭的回答。

「是哦!哪天有空一起出去玩玩啊!」

「沒空。」

路人甲同學的表情開始變調,便咋舌一聲後說道:「哼!學霸有什好神氣的!」語畢,便跑去找其他人談話。

總比八卦不務正業的學渣好吧!而且我不是學霸,琉璃才是。

「唉。」我輕嘆一口氣後開始背起等會要考的重點區。

不知過了多久,可能幾分鐘或者是半小時……

「宇文!」琉璃難得發出挺大聲的音量對我喊道。

「哦!琉璃妳交東西回來了啊!」

「你剛剛在……恍神?」

琉璃話語將落,就右手覆上我的額頭,像是在測試我是否有感冒?

「沒事啦!不是要抽考嗎?」

我才剛說完,琉璃又用一種在看笨蛋的眼神看著我並說道:

「現在八點半了,你知道嗎?」

「真的嗎!」我因為訝異大聲地脫口而出,引來了不少的注目禮後才壓低音量的說道:「所以考試過了?我沒有寫考卷的記憶耶!」

「我剛剛看你是有在寫考卷,我想應該是沒問題。」

「怎麼怎麼,學霸忘了寫卷子嗎?這可好笑了!」又是同一群的學渣對我位子方向大聲喊道,似乎是怕其他人沒聽到似的。

「天啊!剛剛考試的那個老師很嚴格耶!」其他人也開始瞎起鬨的喊道。

「好了好了!大家也別再說了,等會老師不是要收作業嗎?大家都寫好了嗎?」說話的是坐在我身後位子上的某人。

「唔哇!糟了,我忘了!」大家再度四處逃竄趕作業去了。

「放心,我有看到你剛才有寫卷子啦!」身後位子上的某人說道。

我轉頭一看,是一副就是女強人樣髮絲挑染成酒紅色的同學正看戲樣地說道。

「是嗎?話說妳是……?」我疑惑的看著剛才幫我解圍的同學問道。

「哦!我們似乎沒說過話吧?叫我早夜就好,請多指教昰宇文和琹琉璃。」

她的話都一連串說完的,導致若是反應不過來的恐怕會聽不懂。

「妳認識我們?」

「一個榜首一個榜首的男朋友,不知道你們的才怪吧!」她一副理所當然的笑著說道。

「也是。」琉璃倒直接的回應她,「話說謝謝妳剛才幫我們。」並感謝她。

不然不知道那群八卦人要八卦多久。

「不客氣,只是順勢就幫忙了。」她一臉滿意地說著,「因為昰宇文你有點像我弟。」

「是嗎?」我不以為然的說道。

「是的~~那我先走啦!下禮拜見。」她對我和琉璃說完後便往門口走去,一路上都還聽得到她和其他人說再見的聲音,看來是個人氣王。

我和琉璃也對她揮手道別。

「真是個來無影去無蹤的人啊!」我笑著說道,沒想到真的有這種來匆匆去匆匆的人。

「嗯,你下午也沒課吧?」琉璃簡潔地回應我後,看了看手機裡的課表問道。

「是沒課,那我先問一下其他人下午有沒有空好了。」我邊說邊拿出手機開始給大夥們傳訊息邀請他們。

琉璃卻一副輕鬆樣的看著訊息而已,可見她已經老早傳完訊息,只需要等待而已。

「啊!」琉璃驚呼一聲後,雙眼閃亮(雖然還是面無表情的)的看著我並說道:「泉說他們的新朋友和留學回來教書的老師也要來!」

很明顯,琉璃感興趣的後半句才是重點!琉璃對什麼博士學位的人超感興趣,不放棄任何學習的機會。

「是……男老師嗎?」

「嗯,聽說是大學畢業沒多久就跳級取得博士學位的天才耶!」

難得琉璃在口氣上明顯表達出喜悅感。

「哈哈,天才在說別人是天才?」我半開玩笑地說道,畢竟琉璃一家子不是知識份子就是體育健將,所以也不算開玩笑,而是事實。

「天才並不是無敵的,所以要有個知己在身邊才是無敵的。」琉璃開啟了教學模式對我說道。

「……那妳現在無敵了嗎?」

「嗯!」

琉璃應一聲後,察覺到手機來訊息後說道:「黎莞和泉說他們那天晚上八點左右才有空、欣亭和瑩瑩似乎剛好中午要去簽名會,羽彤則是和她男朋友有約。」

「看來得喝個通霄了啊!」

沒想到大夥們竟然同一天都在附近有事要忙,這可真夠巧了,這時剛好訊息來了:『哦!好啊!還懂得要揪我喝酒,不愧是我的好哥們!』联生傳來了這則訊息,可見要就他現在上課不認真,要就他今天剛好沒課。

『喝酒?切!才不去哩!』霸氣校草學弟果然絲毫不給我面子,連傳個訊息都能讓人聯想他現在那不屑的嘴臉。

此時,家姐苡晴也傳來了訊息:『老弟,你要預先請我喝喜酒?姐姐我當然願意奉陪囉!~~忙完工作的事就過去。』令人髮指的家姐,此時似乎為了過來參加聚餐,正努力的爆肝忙公事似的。

我拿起手機傳了個『家姐也要來耶!你真的不來嗎?』訊息後,不過三秒便回訓息了:『苡晴剛才邀我去,我就去吧。』

膽敢直呼家姐的名字,不愧是富二代學霸校草學弟啊!我根本不敢,就怕被扁成不成人形!(家姐柔道黑帶啊!)

「看來他們三人都會來呢!」不等我報告結果,琉璃便知情樣的說道。

「嗯,話說妳怎麼知道的?莫非是先知?」

「看你的表情知道的。」琉璃說完後,已經拿出鑰匙開門了。

我跟上後,疑惑地問道:「我有露出什麼表情嗎?」

「沒有嗎?」琉璃卻理所當然地反問我。

「呃……好吧!」再繼續問下去,感覺也問不出個所以然便作罷了。

之後我餘光瞄到琉璃手上的陌生卡片!「琉璃,妳手上那張卡片是……什麼?」

「不知道,內容是寫說什麼很憧憬我、喜歡我之類的話語。」

琉璃似乎真的不知道那就是所謂的情書啊!還把那張情書左翻右翻在找寄信者!不會要回信吧!

雖然琉璃很受歡迎,但是卻沒人公然送信給她!所以我不太擔心的,結果還真的送信來了!

「琉璃……那應該就叫作情書吧?」

「是哦?這字體口氣好像是……女生耶,需要我教她作業嗎?」

琉璃本身並不喜歡教人讀書,應該說不擅長教人讀書。因為我曾經問她作業上的題目為什麼是(A)選項,她也只回答我:「因為(B).(C).(D)是錯的。」所以,如果是選擇題類的問題就真的別問琉璃了,只會在不解的情況下被她用看白痴的眼神看著而已。

「教作業而已嗎?」我疑惑的問道,並照常坐在位子上開始看書。

「嗯,你要看嗎?」琉璃坐在對面的位子並爽快的將信遞給我並說道。

「別人是給妳的,我還是不看了。」基本的尊重,我還是知道的。

「是嗎,我就喜歡你這點。」琉璃似乎很滿意似的邊說邊將信放回包包裡。

「妳……妳冷不防的說什麼啊!」

「都幾歲了還害羞啊?」琉璃放下手中的筆,傾身上前抓過我的領帶並直接驅使我向前……

「唔?」等我意識到什麼後,琉璃已經坐回原位用種看戲的表情看著我。

(在此申明,別人來看真的還是一副撲克臉。)

「幹嘛突然親我?」我疑惑地問她這謎樣舉止。

我和琉璃不是沒接吻過,而是她總是出其不意的親我,而且通常都是……

沒有理由。

「我不能親你嗎?」

「也不是不行,只是好奇有什麼因素之類的關係嗎?」琉璃主動親我是很難得的一件事(通常在她讀書時去親她,只會被視為打擾還被手背從臉拍下去而已。),只是害怕心臟再大顆都不夠負荷啊!

「喜歡你啊!」琉璃說出此話時根本就是一副“啊不然哩?”的表情!

「碰!」我直接頭撞桌子,根本不想讓琉璃看到我現在的臉是多麼的誇張!

「幹嘛突然撞桌子,不痛嗎?」琉璃的疑問聲傳來。

「也還好。」

「那……就好。」不知為何,我覺得琉璃此刻正在憋笑。

「琉璃,我喜歡妳哦。」我小聲地說道。

「嗯,我知道……」琉璃回答的隨性又簡潔有力,此時從左耳邊傳來的聲音是:

「因為我也喜歡你啊!宇.文。」甚至還強調我的名字!

我剎然嚇到抬起頭並摀住酥麻感的左耳,琉璃正蹲在我旁邊看著我。

我們兩個就這樣你看我,我看你的。

最後琉璃才先開口說道:「好了,開始念書吧!得把假日的量都念完呢!」

「哦好。」我也只能開始用一堆題目塞滿自己的腦袋了,不然我覺得整天都會無法正常思考了。

此時想起早上黎莞說的一句話:「喂喂,你有沒有覺得琹家的血緣都是肉食性的?」

此時此刻的我,可以確信的說道:「至少琉璃也是!」

“琹琉璃,我的女朋友,我最重要的人。”

極短篇番外-我的男朋友(琉璃視角)

「……那妳現在無敵了嗎?」宇文一副試探樣的口氣向我問道。

「嗯。」

“因為有你在我身邊啊!”

都害宇文的反應太可愛,導致我不小心親了他。

「都幾歲了還害羞啊?」看著他面紅耳赤的,我不自覺的調侃他。

「唔?」他似乎現在才回神的樣子,正呆呆地看著我。

「幹嘛突然親我?」他回神後第一件事就是質問我。

我和宇文並不是沒接吻過,只是通常都是他主動,但我還真的沒想到我主動吻他,他反應會這麼有趣呢!還真的有人會害羞到面紅耳赤呢!

「我不能親你嗎?」看他這個反應我十分滿意並反問他。

「也不是不行,只是好奇有什麼因素之類的關係嗎?」

因素?想吻一個人需要什麼理由嗎?不就是因為……

「喜歡你啊!」我想都沒想就說出此話。

「碰!」宇文突然直接往桌子上撞下去,令我心疼啊……(是心疼桌子哦!)

「幹嘛突然撞桌子,不痛嗎?」我向他表示疑問。

「也還好。」他小聲的回我,我只知道他現在肯定表情很有趣。

「那……就好。」不知為何,一股笑意讓我很想笑。

「琉璃,我喜歡妳哦。」他小聲地對我說道。

「嗯,我知道……」我隨性的回答他,並小心翼翼的走到他的左耳旁並學他小聲並強調他的名字說道:「因為我也喜歡你啊!宇.文。」

他瞬間抬起頭並摀住剛才受我聲音洗禮的左耳,我則已經滿足的在一旁看著他。

我們兩個就這樣你看我,我看你的。

最後我才開口說道:「好了,開始念書吧!得把假日的量都念完呢!」

反正我也滿足了。

「哦好。」宇文如機械般的回我話後,開始以非凡的速度念起書了。

“昰宇文,我的男朋友,我最珍惜的人。”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