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費章回 最低定價調整公告
HOT 閃亮星─唯莿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深藏所以傷

"碰"門外傳來巨大的撞擊聲。

「季景羽你就不能正經點,你看看你老是在外面混,何成體統!連你妹都開始學你了,像甚麼話!」

媽媽怒吼著。

「她要學我干我甚麼事,再說你不是也只在意成績嗎?是在假關心甚麼?」

「你..你說這甚麼話!就是學你這副模樣才會跟人打架!」

又是一紀聲響。

「哼,管那麼多,打贏就好。」

「季景羽你給我回來!」

這次沒有回話,倒是聽見門外傳來腳步聲,越來越近。

然後停下。

「季晨婉。」

我坐在床邊,沒有出聲。

「我知道妳還沒睡,所以開門。」他低聲道。

我嘆了一口氣,起身將房門打開。

他太了解我了。

「哥。」我側身,好讓他進來。

他自然的坐上我的床,拍了拍身旁的位置。

我當然懂他的意思,鎖上門,便默默的照著他的指示坐下。

「說吧,為甚麼打架,」

感受到他詢問的目光落在我身上,我不自覺的垂下頭,抿起唇。

「是被欺負嗎?還是他們說了甚麼?」

我不禁握起拳,微微撇開頭。

「...他們說了甚麼?」

也許是察覺到我的動作,他肯定了他的猜測。

我依然默不作聲,壓抑著某種即將爆發的情緒。

「季晨婉,看著我。」

他的聲音沉了幾分。

我不情願的看向他,因為我知道他快生氣了。

「他們說了甚麼?」

他盯著我,一字一句的清楚說著。

他甚麼事都做得出來,要是這次我再不回答,他可能會直接去學校找他要的答案....

不行。

三次,是他對我的底線。

「...只是說了你的壞話。」

我避開他的視線,含糊不清的回答。

「只是?如果只是你就不會和人打架了。」

餘光瞥見他皺眉,不由得竄起不好的預感。

人有多聰明,光是疑問就有多讓人難以招架。

「內容呢?」果然。

我用力擰了一下大腿,眼睛因疼痛而泛起淚光,我順道吸幾下鼻子,營造出哭的假象。

我聽見他嘆了,沒有要繼續追問的打算。

「不想說就算了。」他開口。

我悄悄鬆了一口氣。

從小到大,這招總是屢試不爽,但相對下,後續才是我無法負荷的。

「以後不要再打架了。」

他一把抱住我,將我攬在他懷裡。

我閉起眼睛,感受到逐漸升溫的身體還有才剛被壓下卻又猛然湧出的情緒。

真的好糟糕。

明知道不行,卻又控制不了,我真是差勁透了。

我推開他,用有些發麻的腳站起身。

「知道了啦,又不是小孩,抱甚麼。」

我硬是扯出一個笑容。

見他望著我的笑臉皺起眉頭,可見我笑得多難看,說真的,我有點慌了。

「你出去吧,我要睡了。」

生怕他多想,我連忙打開房門,說了個藉口趕他走。

「嗯。」

走出門外,他又多忘了我一眼,才回到他房間。

看著他進了房內,我轉身鎖門。

我抵著門板,緩緩滑坐至地面。

「他哥看起來好像混混喔。」

「不就是嗎?聽說還和好幾個女生搞在一起。」

「管那麼多,反正以後一定是社會敗類啦。」

「他會不會也和她妹那甚麼吧?哈哈好噁喔。」

一群人渣。

我不會說他們說了甚麼,也絕對不會讓他聽說到。光是我聽著都難受,何況是當事人。

不想他難堪,不想他受傷,不想聽見別人議論他的事非。

只要是不利的,我都不願意。

想著想著,眼淚卻不由自主的落下。

我也替自己噁心。

都這種時候了,還在意自己跟他的關係,在意真的那甚麼也挺好的。

如果沒有隔著那層關係。

我將臉埋進掌心,靠著曲起的膝蓋。

「...好討厭。」

究竟是對於甚麼感到疲憊,已經有點不清楚了。

我獨自呢喃著,意識也隨著時間流逝而逐漸抽離。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1)

很喜歡你的作品
還會有後續嗎?
喜歡你的文章風格。
2018-10-20 22:2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您的閱讀
關於後續的部分有再持續寫作中
不過由於一些私人問題
近期可能無法做po文的動作
真的很對不起
如想查詢莫笑的相關作品可以看看個人簡介
由衷感謝您的閱讀
2018-11-02 19:35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