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如果櫻花盛開》
HOT 閃亮星─樂櫻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試寫 幹話監察員

【業務調整   凡網路幹話案件   即日起交給幹話監察員】

孫諷尒擔任網路監察員,可說是另類的「人如其名」。因為所服務的國家資訊作戰署,就是靠「順風耳」監聽全國人民的政府單位。

說是網際網路曾打造出無邊無際的自由世界,但在這裡,「國家」可不這樣認同。在孫諷尒讀大學的時候,國家擬定了「萬里防火牆   」(註1)的計畫。任何從外國來的資訊,都要經過國家等級的防火牆過濾。確定沒有問題,才能傳遞給一班的普羅大眾。

這點在一開始,孫諷尒沒有什麼異議:「反正就是國外的娛樂資訊少一點,交友軟體要用國內的,時事評論要用政府的觀點,這沒有什麼問題。」

反正國家當時經濟很好,於是大家都沒有太多疑問。

只是問題……就是「當時」,一旦發展的時間過去後,狀況變越來越嚴峻。有句話是這樣說的,「經濟是一種動物」。而動物,就不一定會隨著人類的希望行動。

於是當孫諷尒大學畢業時,經濟泡沫的風暴來襲。曾經在學生時期所嚮往的高薪工作、挑戰自己極限、開拓世界市場、種種總總、忽然也只不過是泡沫。

曾在大學時期,拿過國際網路設計大賽優勝的孫諷尒。原本已和一間新興跨國企業談妥工作。沒想到畢業前,這間已在多國股市上市的大公司,竟惡性倒閉。而且還不只如此,當時風風光光,帶著「國家民族驕傲」光環的大企業,也一個個走入歷史。

因為資訊被限制的關係,社會大眾都以為是因為國際社會,對本國經濟發展忌諱,因此進行了貿易戰爭所致。

民族尊嚴被污辱!這口氣怎驗得下去?於是國人抵制外國企業,堅決擁護國家政策。

但是孫諷尒靠著自身的技術,偷偷的翻過那防火牆,卻發現了真正問題。

「問題居然是、我國的錢太多了!」   (註2)

在那經濟起飛的年代,國家的貨幣發行量沒有節制的增加。到了最後,貨幣的發行總量,超過了本身經濟的兩倍以上,差不多等於世界上另兩個大經濟體的總和。但國家的經濟能力,大約等於人家任一個的六成。

這樣的發展,也造成了土地價格的狂飆。大學畢業生就算賺一輩子,也不可能買到一個停車位來搭帳棚。

只是看著高漲的房價,在學生時期就擅長分析的孫諷尒猛地心生警惕:「如果原因是錢太多,那會漲的可不只房地產!」

就在別人還未有足夠警覺時,孫諷尒已注意到了身邊的物價開始調高,以及自己不論找任何工作,薪水都追不上物價的事情。但不久卻發現有一小匹人,在任何商店或超市都能以優惠的價格購物?再深入研究,發現這些人,都是利用當時最大的網路電信所推行的「砂礫信用   」(註3),在購物時獲得折扣。

而更仔細分析這「砂礫信用」後,發現這不只是一般金融界紀錄償還貸款能力而已。其信用的增減,還包含了對國家的忠誠等等政治傾向?很明顯的,這種網路信用制度,其實是國家隱藏在後面,對使用者的一種忠誠考核。孫諷尒腦中卻靈光一閃:「如果錢不能用,說不定這個信用制度,就是國家未來的『糧票』!」

但問題是,要如何取得足夠的信用?

想也知道,公務員應該會有不錯的信用積分。但這國家的公務員任用雖說有考試,但沒關係的話根本考了也白考,這也是人盡皆知的「國家機密」。

於是孫諷尒看準了一間即將倒閉的民間網路企業,用曾拿過國際網路設計大賽優勝的資歷,以及虛偽的「不支薪,只要經歷」進行求職。也許態度真的虛偽的成功,人事主管在贊同之餘,還是給了孫諷尒正職員工的薪水。雖然不久那位主管就認為公司再無前途,而掛冠求去,但孫諷尒仍舊感恩在心。雖然一直也沒和主觀說明,自己真正的想法。

但孫諷尒的預測,是正確的。

不久國家為了拯救經濟,將這間公司收歸國營。裡面的員工,也順勢成了準公務員。

而一如之前的預想,國家的貨幣政策最後一團迷亂。惡性通膨與惡性貶值猶如雙生惡鬼般,將經濟拖入無底的深淵。最後貨幣不管用,唯有公家單位能利用政府信用點數,換取生活所需。也看到了前人事主管在街頭流浪的景象,卻也愛莫能助。

總之、這就是現在的孫諷尒。曾經名揚國際的青年才俊,成了替國家監視網路的技術人員。

國家情勢低迷,自然有相當多人心生不滿。更多的人,在網路上發起各種運動,希望能改變政府。但是這個國家可不喜歡聽人民的聲音,更喜歡雇用象孫諷尒這樣的人才,三班制監視網路上的動態。

「我心裡也一堆幹話想說啊!但不管如何,有人分擔業務就再好不過了。」

在學時的熱血,早就被拋到九霄雲外了。

孫諷尒游標移動:

【阿里布達企業惡性倒閉    怒討工資】

【補貼失蹤    退休將領結合維權】

【學校關閉    家長與老師怒吼】

【銀行不給提款……】

【金融借貸無門……】

【物價飛漲    一棟樓明天只能換一顆蔥】

「誰管你們去死!自己看開點吧!」

手指一點,所有案件與抱怨,全部移交「幹話監察員」。

孫諷尒忽決全身乏力……

自己還年輕,如果在前幾年,學長們叱吒風雲、挑戰國際舞台的時候。肯定能以分析的長才,開拓一片事業。但現在,也只能和學長們一樣,專注在好不容易獲得滿足的每日溫飽中。

扣、扣、扣……

咦?是誰在敲辦公桌的隔間?

附帶一說,這些網路監察員的辦公桌之間,是用夾板隔成小空間,抬頭可見大吊扇不停轉動。冷氣?別想太多了!

只是孫諷尒坐在椅子上轉頭,卻以平行視線,對上了一雙厚重的大眼鏡?

訝異之餘,拉開焦點,才發現是一個矮小的女孩。蓬鬆微捲的短髮,淡黃色的無袖連身短裙洋裝,雙腳穿著塑膠花裝飾涼鞋。

「高中生?還是國中生?小朋友妳爸爸媽媽呢?」

難道是走失案件嗎?孫諷尒正想著應該叫警衛過來處理,那女孩卻開口了。

「我、我、我是幹、幹話監察員……梅酉醟。」

這女孩說話的時候,眼睛焦點似乎在地面游移,兩隻小手不停地捉揉著衣服的群邊。再加上聲音微弱,所以孫諷尒一下無法反映:「沒有用?」

「是的、我的名字是……梅酉醟……我是……新任的……幹話監察員。」

真的假的?孫諷尒忍不住問道:「所以現在國家……找國中生來審查幹話?」

「沒禮貌!我在讀研究所耶!」

似乎搓中痛點,這位沒有用……啊!不、是梅酉醟小姐現在一雙眼睛透過厚厚的鏡片瞪著孫諷尒。還嘟著嘴,臉頰通紅,明顯不高興的表情。

所以孫諷尒連忙賠罪:「對不起!所以、幹話監察員、梅小姐找我有什麼事?」

「你丟過來的那些,都不是我的業務。」

似乎在有些生氣之後,這位梅酉醟的說話似乎就順暢了。

但說的話還是不太懂,於是孫諷尒再度詢問:「但是梅小姐,那些不是幹話嗎?」

梅酉醟霎時臉變得通紅,額頭冒汗,好一會後似乎下定決心:「那些才不是我要審查的『幹話』!『幹話』是指……」

「我要再你的XX插入XX!你要露出XX再X我的XX的那一種!」

什麼?孫諷尒一下無法反應,梅酉醟卻眼睛閉起來,雙手握拳,一股豁出去的表情大喊。

「就是你要摸我的XX!我要X你的XX!還要從X面過來!不用XXX!要X再XX裡面那種!」

這一下,孫諷尒弄清楚自己犯了什麼錯誤了!但這可不得了!尤其發現四周不少同事伸出頭來查看,急忙說道:「是、是我的錯!梅小姐能不要再大聲了嗎?要是在公眾場合被誤會,信用點數可能會被扣光啊!」

沒錯!在這時代,麵包比什麼都重要!

梅酉醟則滿身是汗,眼鏡不知為何歪斜一邊,似乎全身乏力般雙腿發抖。眼神沒有焦點,嘴巴呆呆地張著:「啊……不行了……」

「……」

備註:

這篇是在看到最近的報導之後,偶然想到的故事。但小弟會不會寫,還看以後的發展。先在這裡和某國的「淫聲浪語舉報員」們致個歉,畢竟至還真是一項正式職業。

以上

參考資料

中國網路新興職業   淫聲浪語舉報員

http://www.cna.com.tw/news/acn/201809210055.aspx

註1:參考    防火長城

https://zh.wikipedia.org/zh-tw/%E9%98%B2%E7%81%AB%E9%95%BF%E5%9F%8E

註2:人民幣發行量問題    2018/04/13

http://finance.ifeng.com/a/20161008/14922322_0.shtml

註3:參考芝麻信用

https://buzzorange.com/techorange/2015/12/28/sesame-big-brother-data/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