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Misa《親愛的,這也是戀愛》
HOT 祝大家新年快樂!閃亮星─瑭碧耽美稿件大募集

彩雲國物語 藍楸瑛x李絳攸 七夕賀文《眷》

      『你……』穿著淺藍色官服的男人一臉憂鬱的看著穿著深藍官服的男人,眼裡滿滿的複雜神色,卻一句也說不出口。

      『對不起……但我是真的愛珠翠。』穿著深藍官服的男人伸手想去拉另一人的手,但被甩開了。

      當兩人正緊張氣氛時……

叮──

      鬧鐘的響起讓在床上的男人漸漸從夢裡醒過來,他伸手按掉鬧鐘,有些無神的回想剛剛的夢,老實說這不是他第一次做這個夢,他也知道這個夢的前因後果。

      只是這種事情很難以跟別人開口。

      要怎麼跟人說他在夢裡被一個男人甩了,然後自己還情深的等著對方,甚至在對方娶親的日子裡自己也與其他女子結婚,就為了賭那一口氣?

      「絳攸,媽媽煮好飯了喔!」一名長相清秀的婦女打開男人的房間,而自己身後也跟著一個長相略嚴肅但長相俊美的男人,一邊嘟噥著都大學了還叫孩子起床會不會太麻煩了。

      簡直就在跟自己兒子吃醋。

      「好,我等等就下樓。」應了女人的話後等到父母都離開,李絳攸才又把心神轉回自己剛剛的夢。

      他很肯定自己當時肯定很喜歡那個男人,所以每一次的迷路都讓他期待起那人到來的時刻。

      『不管你在哪迷路了,我都會來帶回你。』

      那個人曾經這樣對自己說,但到了最後他迷失在感情時,他卻拋下自己離開了。即使後來自己學著珍惜身邊的妻子,卻仍是在看著妻子時感到愧疚,因為他能想起被那個男人擁抱的溫度。

      走進衛浴,李絳攸看著鏡子裡的臉,幾乎不變的容貌,讓他有些好奇人家不都說死了過橋後就什麼都不記得了嗎?

      怎麼他還記得的這麼清楚、深刻,就連上輩子的養父養母,這輩子都變成了親生父母,但是他卻發現只有自己記得,父母已經完全遺忘了上輩子跟自己的所有記憶。

      而這輩子,他考上的依舊是父親所就職的大學以及相關科系,父親也問他這是他想走的還是依循自己的喜好去選,簡直跟過往沒有兩樣,但……

      『我很喜歡我所選擇的這個大學跟科系。』已經能堅決的回應父親的應答了,這也許就是不同。

      「哎呀呀,絳攸等等要不要坐爸爸的車上學?今天開學第一天你真的要自己去嗎?」看著李絳攸整理好自己下來吃飯,女人一邊幫忙倒牛奶給丈夫一邊問著,雖然丈夫只是撇個嘴說上個學有啥好擔心的。

      「沒關係,我還知道怎麼去的。」揚起笑臉對母親這樣說,李絳攸便不疾不徐的開始吃起早餐。

      吃完早餐後,他不疾不徐地去搭公車,雖然離上課時間還有幾個小時,但……他的路痴症大概從上輩子就沒治好過吧。

      所幸這輩子他只是對第一次走的路很不熟悉,多走幾次就能記得了,或許是上輩子自己也迷路迷的太慘了,老天多少留給他一些補償。

      「嗯……」但是這裡又是哪裡?

      從下了公車他就不太了解這邊的路,只能憑藉著手機的導航尋找,但導航不曉得是哪裡出錯了,一直鬼打牆在這附近,讓李絳攸一個頭兩個大。

      「迷路了嗎?」略低沉的聲音從旁邊竄出,讓李絳攸忍不住轉頭過去。

      然而轉頭過去的那一剎那他幾乎都要停止呼吸了,夢裡的那個男人,不再盤起頭髮,反倒是隨興的束起,深藍色的髮,還有那……陌生的笑。

      「……不用了。」拒絕了對方的好意,李絳攸將視線轉回手機上,企圖將從昨晚就騷擾他夢境的傢伙從腦袋趕出。

      「我帶你去吧,商學院第一堂課遲到可是會被學長姐慘電的。」根本不給李絳攸拒絕的機會,男人拉著李絳攸就走。

      這隨興的個性幾乎跟過往沒變,當他們分道揚鑣後,他也順利到了教室,開學的日子對新生而言有許多要忙碌的事情。

      也因為自家父親的名聲大噪,自己在第一天就被推上了班代的位置,也在隔幾天後知道了那個帶他進學校的傢伙是上兩屆的學長──藍楸瑛。

      「你不覺得楸瑛學長超帥的嗎!」看著近期的運動會海報張貼,副班代(女)一邊開心的看著海報上的藍楸瑛,一邊對著自家班代說著。

      「……是挺好看的。」不想澆熄女孩子的熱情,這大概也是李絳攸跟上輩子不一樣的地方,這邊有很多跟那時候紅秀麗很像的女孩子。

      但是他並不想跟對方有太多牽扯,就算偶爾還是會被吸引目光,他也只把理由當作對學長的一種好奇,畢竟自家老爸那眼光甚高的樣子也都誇過藍楸瑛是系上不可多得的人才。

      「但是聽說學長完全不交女朋友,說是……似乎欠某個人什麼所以無法跟誰交往的樣子……」一邊思考著前幾天學姊們互相打趣的話,副班代一邊跟著李絳攸說,殊不知這些話讓李絳攸心臟似乎多跳了幾下。

      但想想之後又把想法拋諸腦後了。

      這輩子他不會再追逐那個男人了,他不要再將視線往他身上放了。

      然而越是這樣想,他們就越常遇到,不論是學校品項競賽上,又是活動上,他們一直都保持在一個很微妙的距離,一直到大一下學期末的時候他們已經被稱為是兩個極端的天秤了,就算差了兩歲,但李絳攸的報告及成績完全不輸給大三的學長姊。

      到了某次的企劃案比賽時,藍楸瑛主動找了他,也是那競賽之後的慶功宴上……

      『雖然晚了很久,但是我很喜歡你,絳攸。』說完這句話後,藍楸瑛輕吻上了李絳攸的額頭。

      『……別開玩笑了,你不是喜歡女人嘛!』一股腦的李絳攸連思考都沒思考就將話說了出口,那是上輩子他所記得的。

      『不,這輩子我只喜歡你……』

      那天,李絳攸才知道原來不是只有他記得上輩子的事情,打從第一天在校外遇見藍楸瑛就知道他是誰了,他說上輩子他死去的時候想起的不是珠翠而是他時他才知道自己辜負了誰。

      他說他一直都知道李絳攸為何結婚,知道著他的情感,同時也深陷他的迷惘,也正是這份迷惘讓珠翠答應嫁給了他,也讓他……故意去放棄他心裡對李絳攸的情感。

      他一直以遊魂的方式看著李絳攸生活,包含他對妻子的關心,那些溫柔的目光,還有那些對孩子的教導,他看的羨慕卻也心痛,甚至無可奈何。

      因為那些都是自己選擇來的,一直到最後的最後,他跟靜蘭他們要去帶走劉輝時他都知道對方不願意看向自己。

      挨了整整二十多年快三十年的後悔,甚至這輩子的時間,他都苦著。

      是啊,他後悔跟珠翠說了那些話,後悔了跟珠翠結婚,後悔自己讓李絳攸一個人孤零零的在那裡等他卻無果。

      李絳攸那天聽完完全不曉得該做出什麼反應,他很想駁斥對方別開玩笑了,但是藍楸瑛的眼神卻沒辦法讓他不相信。

      尤其……

      『對不起,我食言了,明明說好了不管你迷路到哪都會帶你回來,但是我卻沒做到。』

      當對方講出這句話時,李絳攸的心臟簡直被掐住了,那是上輩子的酸楚,是等了一生卻等不到那人回頭的苦,他只能推開對方,讓自己的那份辛酸別被看得那麼清楚,然後……

躲避。

      一直到快開學,他被抓去學生會幫忙,說是大一來個新生很有趣,在那時他又遇到了藍楸瑛。

      「真的那麼討厭我?」苦笑著看著完全不看自己的李絳攸,藍楸瑛很想伸手把對方撈過來,但又不敢。

      「不討厭……也不喜歡。」冷冷的回應對方,李絳攸一邊處理著文件,一邊不去看對方的表情,他幾乎有預感自己只要一看對方就會心軟。

      那該死的桃花機,這輩子依舊不改那雙桃花眼!

      「那……讓你重新喜歡就好了。」聽到對方的回應以及不看自己的樣子,藍楸瑛只能苦笑著這樣說了,既然上輩子自己讓對方等這麼久,那這輩子換自己追回也沒關係,而且……

算耍詐吧,他知道李絳攸其實多少還是在意自己的。

      不等李絳攸回應,藍楸瑛摸了摸對方的頭在看到對方臉泛起一片紅後就離開了。

      那天之後,李絳攸每天都會見到藍楸瑛,就算自己進了學生會忙的要死,他還是能每天見到對方,這些舉動自然也被一票人知道,也包含了自家父親。

      畢竟商學院是沒有秘密的,更何況父親還是商學院的大刀教授。

      父親只是挑了挑眉,然後開始在課堂上跟藍楸瑛爭鋒相對,出的報告神難,甚至在對方到自己家樓下送東西時都從二樓往下倒水,讓藍楸瑛整身濕。

      但藍楸瑛吭都不吭聲,只是默默的接受著這一切,不論是別人的調侃,還是周遭人的反對,就這樣默默的追著他,直到半年後的聖誕節。

      對方約他在學校中堂的噴水池邊,夕陽西下,大部分的學生早已回去或是參加聖誕節活動,幾乎只剩他們兩個。

      「……我說啊,你就這麼不在意別人的聲音嗎?」接過對方傳情送的巧克力,李絳攸已經要無言了,他知道自己拒絕不了對方,但也不想那麼快的接受對方。

      說他矯情也好,但他是真不曉得藍楸瑛葫蘆裡賣什麼藥。

      「在意啊,但是我更在意你。」一如往常的微笑,藍楸瑛只覺得現在很好,李絳攸沒有抗拒自己,雖然也沒有接受自己,但也因為自己的舉動沒有人來靠近李絳攸。

      他很想伸手把李絳攸攬進自己懷裡,但他總克制著,壓抑著,就怕自己的喜歡燙的那人遠離自已。

      「……找一個女人在一起不是更好嗎?」歛下眼眸,李絳攸真的無法想像自己再看著對方會不會馬上就答應,雖然母親一點都不在意,父親……他倒是覺得應該是一種不準自己歸女(?)跟不三不四的傢伙在一起的心態。

      但他完全不理解藍楸瑛到底有多認真,而一直都在忍耐的藍楸瑛終於在聽到這句話理智斷線,伸手將對方抱住,即便對方想掙脫他也不放。

      「我已經錯過一次了,再也不想錯過第二次。」緊緊的吸取著李絳攸身上的氣味及溫度,藍楸瑛完全不想放開對方。

      這是他失去已久的珍貴,他真不能再忍受失去了。

      「絳攸,別拒絕我好嗎……」

      稍微拉開點距離,但藍楸瑛只是用雙手改捧著李絳攸的臉,痛苦及崩潰的神情此時近的讓李絳攸無法忽視,甚至也逃不了。

      那個人正注視著自己,不是別人,只有自己。

      「我……」拒絕不了,好想答應……

      藍楸瑛不等李絳攸反應,也不願意聽到對方的拒絕,只能吻了上去,連點思考的空間都不留給對方。

      「試用期。」喘了好一會,李絳攸不知道是被吻過頭了,還是只想順應此時的想法,只提出了三個字,然而這三個字卻讓藍楸瑛欣喜若狂,直將對方抓起來再多吻幾下。

      至於這試用期多長……也許,很長很長,得用餘生去回答呢……

*****

後記:

         第一次寫這對,算久違的配對,而且還是我最不敢開刀的一對……

         畢竟我是原著向,想到當初看結局知道某桃花機居然跟珠翠結婚我簡直是痛苦到想死……但應該最想哭的應該是小路痴,

         所以為了彌不他(?)我真的竭盡我所能在不想爆字跟抓狂的層面下狠狠虐了桃花機一把(噢

         但是連兩輩子都沒逃過,我想就算我再怎麼生氣也不得不說,也許只有跟桃花機在一起小路痴才會開心吧(沉思)(喂

         總之是篇帶虐的前傳,我考慮要不要把設定補完……

         彩雲國校園AU簡直……(默)

         不過這樣真的會越補越大洞啊TAT(什麼時候才能從坑裡出來(痛哭

         總之,祝大家七夕快樂,希望大家都喜歡這次的文喔!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