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耽美百合特輯:《演員的職業操守》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女人

「我回來了。」她踏入門,無精打采地說。

沒有人回應她。

她見著滿屋子的黑暗,淡淡地笑了起來。

也是,現在都半夜兩點了,誰會回她?只有阿飄吧!

正自個兒這樣輕浮地玩笑著,她看見眼前似乎有個白色若有似無的身影閃過——

本來在夜店喝酒跳舞混得渾身熱呼呼臭噠噠的體溫,在那毫秒間霎時結凍——不會吧?

她一動也不敢動,連呼吸都暫停了,似乎像侏儸紀公園那樣,不要動就不會被恐龍看到那樣;但儘管她如此小心翼翼,又一個白影在她眼前晃過!

她尖叫一聲,連澡也不敢洗了、連身上的髒衣服酒氣也不敢褪了,

連忙連人帶鞋像滑壘般衝進被窩,用棉被把自己發抖的整個人蜷曲起來,閉上眼睛、摀住耳朵,努力地跟世界隔絕,似乎這樣做,那白影也會一起被她隔絕在那塊布外。

她可以清楚聽見自己急促又害怕得緊的呼吸聲與心臟狂亂打在胸壁的聲音。

不知道過了多久,一雙溫暖的手環抱住她。

她睜開眼,是女人。

看見女人出現在自己身旁,她霎時鬆了一大口氣。

還好,還有人陪她。

「妳還是一樣怕鬼?」女人嘲笑性地問。

「對啊,誰不怕鬼?」她不服氣地反駁。

「今天怎麼那麼晚回家?」女人寵溺地撫上她的頭髮。

她嚇到,本想本能地避開女人的手,因為她的頭髮心虛地沾染著厚厚的夜店菸酒氣味;但隨後她就發現自己的頭髮蓬鬆香氣四溢——咦,是被自己棉被給擦乾淨了嗎?

不管如何,發覺自己的頭髮味道不會給自己露了餡,她忽然得以理直氣壯起來。

「⋯⋯加班。」她幾乎不動聲色地撒了謊。

「又去夜店啊?」女人皺眉戳破她的不動聲色。

「⋯⋯」她不懂為何女人總是可以察覺她冷靜臉蛋後的謊話連篇。

而這讓她生氣。   從以前到現在在棉被這個狹小隱私的空間裡,一直都是。

「夜店少去,傷身。」女人忽悠悠地道。

「甘妳⋯⋯」她不開心地要啐嘴。

「屁事。」女人接口。

「⋯⋯」她又啞口無言。

女人總是很有能力對付在職場上伶牙俐齒的她,讓她在女人面前總是只能低頭做個手下敗將;這讓身為主治醫師可以在醫院呼風喚雨的她很不是滋味,尤其女人還只是一家傳統產業小公司的作業員。

她也知道職業不分貴賤,可她總無法放下心中隱藏最深的那個想法——醫師與作業員,行業的差距在感情萌芽時一點問題都不是,但在內心優越的她,在感情走過五個年頭後,就是一個很巨大的問題。

「今天的示範手術做得如何?」過了那麼久,女人依然沒有忘記幾個小時前是一個很重大的日子。

「糟透了。」她閉上眼,不想去回想今天被她搞砸的一場手術。

那場手術連院長都來觀摩,但⋯⋯

「這樣啊。」女人溫柔地拍拍她的頭,好似安撫,又好似催眠般地,讓她開始感到眼皮發重。

「人生不是只有『手術』,也不是只有『醫生』。」女人溫柔地說著,但話鋒一轉,忽然又變得有些嘲諷,「⋯⋯也不是只有『鬼』。」

她清醒些了,她好像具備被嘲諷就會警覺性直線升高的天份,於是馬上搭腔反駁:「就跟妳說誰不怕鬼⋯⋯」

「我不怕啊。」女人輕輕一笑。

她呆住。

女人在說些什麼傻話?女人明明以前比她更怕鬼,還怕死了。

舉凡外頭的狗嚎叫、貓叫春、消防車的呼鈴,無一不讓女人嚇得躲在棉被裡跟她尋求抱抱——如果她怕鬼指數是100分,那女人怕鬼指數就是10000分!

「最好妳不怕鬼啦!」她大喊——卻喊醒自己。

她愣愣地躺在空無一人的床上,窗外透進輕柔淡黃陽光與窸窣鳥鳴,原來已經一夜過去。

意識到自己做了一個夢後,她這才坐起床。

頭髮還是沾染著昨夜在夜店沾染的厚重臭菸酒味,腳上還穿著驚嚇到來不及脫去的高跟鞋,整張床被自己弄得又臭又髒的。

她對於這個夢感到無以復加的悵然若失,拿起床頭櫃上的月曆,上面有著今年開始的第一天就標註好的日期——今天,是女人的忌日。

難怪女人說她不怕鬼,因為她自己就是鬼啊。

她想到此不禁失笑。

女人啊女人,下次要來找我時,可以不要幻作白影嚇唬我嗎?

妳看我的床都被我自己搞髒了,整理起來要人命。

她像個傻蛋對個空蕩的房間說話。

她今天特地請了假。

除了不想面對前一天搞砸手術後的尷尬情況與究責,最主要是為了來給女人上個香。

女人的牌位已經被擦拭乾淨,應該是女人的家人先來過了吧?

這樣也好,女人的家人從頭到尾都沒以為她們是一對,她們還沒出櫃,女人就走了,這件曾經存在的事實好像就隨著女人的棺木給火化得雲飛煙滅。

她無從追求所謂的認同,也不想再去解釋一堆。

她誠懇地雙手合十給女人祭拜,還帶來了女人生前最愛吃的黃澄澄香蕉。

她永遠記得,那天她在市場看見一串香蕉漂亮得很,即使那時的她因仍然敵不過內心對彼此職業的差距而正認真考慮分手,即使那串香蕉因為賣相良好而比市價貴,她還是買了一大串回家裡放著,就這樣趕著去上大夜班;女人下班回家卻沒看見那一大串香蕉,只看見了她遺留在餐桌上的一篇報告——女人一眼就想起那篇報告是她當晚要跟主任報告的重要文獻。

女人想也沒想拿起報告就出門,自己的包包都還沒放下、身上的外套都還沒脫,也沒敢打電話給可能正忙於值班的她,就這樣又騎機車出門。

那天夜晚下著大雨,視線不佳,女人的機車在縣道上急駛,似乎深怕趕不及給她那篇重要的報告,就這樣不小心在過十字路口時被路上白色標線給打滑,擦撞到隔壁機車又反彈回快車道,後方深夜急駛的休旅車連看都沒看到就這樣全速衝了上來。

而那時的她,正因為主任臨時取消報告而正慶幸著還好自己也剛好忘了那篇報告,然後正跟醫院的一個有些曖昧情愫的小護士談笑風生。

那夜,風雲變色,她的世界崩裂扭轉。

還未說出口的分手,還未說出口的心理出軌,還未說出口的謊言,都在那一夜,在女人躺著的、臉部蓋著黃絲巾的病床旁,硬生生地被女人給一起帶走了。

家屬交給她那份她慶幸剛好遺忘在餐桌上的報告,上面佈滿泥濘、雨水、跟摩擦的痕跡,整份報告破破爛爛的,恰似自身在面對女人遺體前對比之下的不堪。

到那時,她才明白自己有多不珍惜女人、又有多愛女人。

如果可以,她不會再去在意什麼職業貴賤的信仰;如果可以,她會好好珍惜每晚女人為自己所烹調的難以下嚥晚餐;如果可以……如果女人可以留下來,陪她度過餘生。

她深呼吸,搖搖頭,企圖振作起來。

十年了,每每想到那夜,她都還是像身歷其境般地墮入那個場景。

猶如無間地獄千百輪迴永無止盡。

或許為了加劇她的後悔莫及跟如此自虐式的反覆身歷其境,女人在三年前開始,在忌日前晚會以白影鬼影嚇唬她,每每把她嚇得屁滾尿流……

「周小姐,請集中精神喔,謝謝。」耳邊傳來護理師溫柔的聲音。

她一回神,才發現自己正坐在比視力的椅上,像小朋友般正比著右左上下。

好不容易做完一系列檢查,她終於坐在診療室裡,眼前是一個跟自己一樣的身份的女人——女醫師。

「周小姐,您有白內障,您知道嗎?」

白內障?她一愣。想起昨夜在房裡飄忽的白影,跟女人。

「⋯⋯不是鬼嗎?」她愣道。

女醫師笑出聲來,似乎沒聽過有人這樣反應。

「妳年紀也四十五歲了,雖說以患白內障的年齡來說確實年輕了點,但現代人太愛用手機平板,所以其實也差不多囉。」女醫師輕柔解釋,接著話鋒一轉,瞇起她那雙漂亮的大眼,「妳怕鬼啊?」

「對啊,誰不怕鬼?」她不服氣地反駁。

「我不怕啊。」女醫師輕輕一笑,頗有興味地將右手托住下巴。

她又一愣,隨即想起昨夜跟女人在被窩裡似曾相識的對話。

「妳跟我…一個朋友好像。」她苦澀地說,說完隨即覺得自己不該在這種診療間,跟自己的醫師說出私事。她自己本身也對於承擔病患私事這種事情多所畏懼。

「喔?怎麼說?」但女醫師反而更有興趣了,這回用雙手托住下巴,有點花癡的姿勢,但女醫師看起來一點也不花癡。

「您…您先看診吧。」她有些促狹。

「我沒病人了。」女醫師輕鬆道,「新診所,有妳這個唯一的病人來找我聊聊我很開心!」

「確定?」她還是有點猶豫,看著眼前這個明顯比自己資淺的女醫師,自己表現出來卻更像資淺的小菜鳥那樣無所適從。

「確定。」女醫師堅定起來。

好吧。

她看著誠懇的女醫師,忍不住微微笑起,十年來的陰暗似乎偷偷撒進了些許金黃陽光。

她清清喉嚨。

遇見女人的那一天,是風和日麗的藍天白雲……

回作家的PO

回應(3)

愛要即時
好揪心⋯⋯

(覺得鋪陳的不錯
2020-01-13 01:04 透過電腦版 回應
現在才看到您的留言...(跪
很謝謝您的鼓勵,十分感恩<(_ _)>
2020-06-26 10:56回覆

最後這位眼科醫生,很神秘喔!跪求後續阿啊啊啊!!!!!
2019-09-14 02:05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我現在才看到留言QQ 謝謝你喜歡這篇短文
2019-11-14 17:11回覆
這裡不能投珠耶⋯
那給妳我的心好了^_^
2019-06-02 21:27 透過電腦版 回應
XDDD 謝謝小讀者,竟然支持到這兒來了(驚喜!)
2019-06-04 18:56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