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節儲值注意事項
HOT 閃亮星─敘娜耽美稿件大募集

做人最大的恐懼──設身處地

      因為精神狀態極度易受所處環境的聲音影響,我從小就是特別無法忍受噪音的人,但近幾年因為心態的轉變,除了吵嚷的音樂外,公眾場所小孩子哭叫、外勞談天這類針對性不強的穿透型聲響已不再能影響自身的心情,甚至於我認為有這些聲音才有了置身人間的生氣蓬勃。相較於十年前的煩躁,如今的我反而輕鬆地看待這一切。而我非常喜歡這個淡泊隨和的自己。

      今年初也就是前前次首度嘗試全程公車前往新竹關西藥師佛禪寺的路上,公車半途上來一位少女乘客,站在我們座位右方。少女和她媽媽交談的音量比其他乘客高出許多。我媽立刻毫不客氣頻頻用那種「我可沒對她說,但我就是在說她」的第三人稱式口氣,毫不避諱指責「厚,這個音量真的是很吵!真受不了!」。

      雖然少女的音量真的很大,我起先卻沒有特別在意,直到我媽的大嗓門抱怨成功將我注意拉到少女身上,首先聽覺分析開始運作──敏銳的觀察力讓我注意到少女不甚清晰的措詞、奇特的音量,接著我瞥見了少女身上垂吊下來的耳機線。不到五秒的時間,我判斷出少女最有可能的可能性,但如果這個判斷正確,我更不敢直接對我媽說出來,於是我只能在媽又開始抱怨時出聲制止「別再說了」。

      後來我媽開始慌張站牌下站的問題,一旁的少女幾乎是立刻就回答了我媽的疑問,可以從她的回答發現她有多麼熱心助人,那時我們剛過新生醫校站不久,而少女就是新生醫校的學生,未來可能要當護理師的。我媽在知道她的志向後,立刻對她改觀,直到下車時都還在稱讚那名少女。

      當我踏上地面時,我回頭對我媽說「妳有發覺她是聽障嗎?她這樣一定很不簡單,我很佩服她。」如我所料,我媽只是覺得她講話不標準有點奇怪而已,但並沒察覺這個可能性──在此之前我也沒遇過聽障,但我遇到類似情況時,會先停下來去思考每個人異於旁人的原因何在,從而讓自己有更好的理由善待他人。

      那正是我不敢在車上直接糾正我媽的原因,因為我判斷少女的耳機線如果真是助聽器,那麼我對我媽說的話也全都會被聽到,而我不想當面指出這點。我媽之前那麼大聲的批評她肯定被聽見了,但她依然不計前嫌地幫助我們,無論少女置於何種處境,她都是令我尊敬的。

      我覺得自己做人最大的恐懼只有「會不會無法無時無刻站在別人的角度,注意別人的狀態與瞭解對方」。我本身就是一個沒做任何事也會無端遭受誤解的人,所有他人加諸於我的誤解和傷害,都被納入資料庫成為一種設身處地的經驗範本,讓我得以注意不要用同樣的方式誤解或傷害他人。我知道這種自我要求很難,因為它並不完全是天生的,僅僅是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信念延伸──只要願意去看就能看見,怕的是自己忘記去看,抑或忘了如何去看。

      什麼是文化?文化是根植於內心的修養;是無需提醒的自覺;是以約束為前提的自由;是為別人著想的善良。我想成為這樣的人,儘管並非天生,也要訓練自己成為這樣的人。

本篇文章首發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095048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3)


每次覺醒欲飛,都發覺翅膀發育不良或依然不夠強壯。我總是只能滑翔,並且滑得不夠遠就開始掉下,這就是我目前的情況。
2018-08-24 16:53 透過電腦版 回應
<font face="標楷體">試驗位置</font><b></b>
<p align=center>置中</p>
<a href="https://home.gamer.com.tw/homeindex.php?owner=a3677654" target="_blank" >小屋所在</a>
2018-08-29 02:36回覆

講話音量大最有可能的原因是聽不見自己的聲音,例如老人家,和我自己,我說話的音量有時太大,有時太小,因為在耳朵容易與環境聲音嗡鳴的情況下,我無法從中聽見自己的聲音。而咬字不太清晰力度也很奇怪最有可能的原因為小時候在無法聽見他人交談的情況下成長,後來靠口型震動學會的發聲會和常人有所差異。綜合上述三項特徵判斷為聽力障礙。


2018-08-16 14:52 透過電腦版 回應
雖然衝動的人可能說只有太閒的人才會去注意那些,但別忽略一個事實──如果無心學習,就算是閒人也不會注意到的。因忙碌而沒空試著體諒他人,只是為自己找藉口而已。
2018-08-16 14:52回覆

不知能和交朋友嗎?
我不怕被妳傷害,只怕你內心有話卻說不出。
 
2018-08-15 20:14 透過電腦版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