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安靜是種超能力—心傷莫再

致     喜靜愛默的我們

每個人都擁有自我,

每個人都擁有情緒,

每個人都擁有想法。

但我們卻常常因為別人的否定而沉默,不再表達。

我們表達自我,你們不以為然;認為那是叛逆期。

因為你們一再的咄咄逼人,

我們不知道我們錯在哪裡,你們認為我們不正視自己的問題;

但我們說出“你們可能認為的錯誤”時,你們認為我們在裝傻。

我們解釋那些“你們覺得是錯誤的錯誤”是,卻被說那是強詞奪理,所以不管如何,我們只能,沉默。

至少你們會比較不想理。

我們發洩情緒,你們不置可否;認為那是無理取鬧。

因為當我們被罵時,

不擺出表情,你們認為我們在不高興;

但我們微笑,你們認為我們根本不在意。

我們反駁,卻被說根本沒有反省,所以不管如何,我們只能,沉默。

至少你們會比較不想唸。

我們擁有想法,你們不予置評;認為那是紙上談兵。

因為你們說想要我們的想法,

我們說出想法時,你們認為那是餿主意;

但我們不表示時,你們認為我們根本就不放在心上。

我們說你們決定就好,卻被說我們根本就不負責任,所以不管如何,我們只能,沉默。

至少你們會比較不想講。

一次一次的否定不只使我們沉默;也使我們一再的受傷。

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樣子。

但我們卻常常被別人的意見而裹足,不再有自己“真正的樣子”,不再出聲。

我們精心打扮,卻被批評很沒品味;於是後來,我們只會穿白衣加牛仔;因為我們不想再接受一次批評。

我們喬表情拍照,卻被打擊很可笑;於是後來,我們只會不變的剪刀手;因為我們不想再接受一次打擊。

我們盡力做好,卻被抨擊很沒效率;於是後來,我們只會默默心急觀看;因為我們不想再接受一次抨擊。

我們善意的提醒,卻被嫌棄很囉嗦;於是後來,我們只會在旁不說不語;因為我們不想再接受一次嫌棄。

我們練習繪畫,卻被取笑很沒天份;於是後來,我們只會躲起來偷偷畫;因為我們不想再接受一次取笑。

一次次的裹足不只使我們失去“最初的自己”,也讓我們變得安靜,使我們一再的絆倒摔傷,使我們不再出聲。

其實真的不是因為我們玻璃心,只是我們不想再傷心;這樣的我們,只好用這樣的方式保護自己。

無可奈何。

我們只是想保護自己,這樣的我們有錯嗎?

為什麼這樣我們是錯的?

你們為什麼無法接受這樣的我們?

但你們知道嗎?

這並非最初的我們。

最初的我們也是樂觀愛笑的,

最出的我們也是活潑生動的,

最初的我們也是勇於表現的,

最初的我們也是會反擊說不對的,

我們也想為自己出聲,

有些人常說,安靜的人沒主見。

但我們也想說,我的主見,就是安靜,只是你們尚未察覺。

許多人總說,安靜的人都沒法成大事。

但我們也想說,我的大事,不是沒有,只是你們尚未發現。

但我們怕傷怕痛。

於是我們安靜沉默。

現實使我們改變、使我們要有層保護色、使我們不再表達、使我們安靜,所以希望你們能接受這樣的我們。

因為我們,

只是害怕,

害怕受傷、

害怕被一再的否定;

害怕人群、

害怕那所帶來的負面評語。

你們可能只是無心的言語,只是無意的言論,但我們仍受傷了。

如把利刃,直直插入我們的心口。

我們不變的表情,冷淡的模樣,可能使你們認為我們不怎麼在意,

但我們其實真的很在意。

表情不變、模樣冷淡,只是我們的保護色,只是一層面具,保護我們已經傷痕纍纍,不堪一擊的心。

待我們心傷結痂時,

望我們不再受傷;心莫再疼,

願我們能再勇敢為自己出聲一次。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1)


即使傷口早已結痂,但當再次出聲時我們依舊會再次受傷,那何必呢?
只是讓心上留下一道又一道的傷疤罷了。
2018-08-13 19:10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妳看這篇短文,並給予我妳的想法!

然後關於妳的問題,其實前面有提到,只是希望我們能被接受,無論是裝扮、畫作、想法或其他。無可否認的,你的說法可能是對的,這樣的我們可能依舊會再次受傷,但我們再勇敢一次,再嘗試一次,或許,我們真的能擁抱到那些可以包容、可以體諒我們的人們。

(其實這樣感覺比較正向,不然我覺得我把文寫的太沒希望了………
2018-08-13 21:48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