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盼兮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實驗紀錄簿(兩篇)

10月28日   星期二   天氣:☼

        期待近乎兩個星期的青蛙解剖實驗終於來臨。全班鬧哄哄一窩蜂湧入科學館四樓生物實驗室,甫踏過門檻,就見地上兩個大號藍色塑膠籃裡頭黑網黑影幢幢,仔細一看,盡是數十萬隻的深色青蛙一反往常活潑亂跳,反而靜靜的在網內蠕動,彷彿是在等待死亡的降臨。

        全班分成10組,我和阿葛很理所當然被海拉去組成一組,額外還找了治人充數。至於安信,他說身為一名愛好和平、不喜殺生的精靈一族--即便他有一半是血族後裔,而另一半雖是精靈卻是以殘暴聞名的黑暗精靈血統--自然不可違背祖訓,殘害無辜的生命,因此他就把這堂課優雅地翹掉了……等所有人分好組別坐定,咱們生物老師--蜥師,又在強調了一遍注意事項,才開始讓我們動手。

        話說,蜥師似乎是乙醚吸太多(他自己表態),導致聲音變得沙啞。不過據女同學們表示,她們愛死這種有「磁性」的聲音,如果可以的話,希望蜥師的聲音能一直保持這樣……(汗)

        首先治人拿著玻璃罐子和玻璃片裝載乙醚出去至走廊等待。由於為防止乙醚擴散,教室內不得開電風扇,極度悶熱。各組再派出一人前去領取青蛙。看著滿籃黑鴉鴉的小東西,許多人為此望之而卻步,唯有海踩著輕快的腳步,眼明手快,一個迅雷不及掩耳,就捉起異常大隻的母蛙,又步伐輕盈輕盈的走了出去,看得所有人目瞪口呆,不禁佩服起他來。

        捏著手中不斷掙扎的青蛙,治人打開玻璃蓋讓海將它塞進去,正恰青蛙大小塞滿整個瓶肚,連翻身的非常困難,但它仍盡全力不斷揮舞四肢掙扎。治人鐵了心,蓋回蓋子,接下來就是等待乙醚奏效。等待期間,我赫然聽見不遠處似乎有人在唸佛經,才一轉身,駭然發現班上女生們,竟拿著昨天才剛列印的超渡經,波羅密什麼的十分虔誠地為那些即將被解剖的青蛙,我不禁為她們天真的舉動一陣苦笑。

        「難道她們不知道實驗時不可以念經嗎?這樣那些青蛙的靈魂會回來找她們的!」治人不以為然,甚至感到不可思議直搖頭。

        「隨便她們吧。」我苦笑道,「反正這說法也不是100%可信。」

        「嘿!各位。咱們的青蛙昏迷了,可以解剖了嘍?」雖然這類實驗對海來說已經是老掉牙,在他這一生中,已做過數十餘遍,但他依然興致勃勃,彷彿初次做生物實驗的小孩。

        回到我們的位置,治人小心翼翼將青蛙倒上解剖台上,並往它嘴裡塞入吸飽乙醚的棉花,這是蜥師所要求的,怕它被解剖到一半時甦醒;阿葛則推來一盒木盒,打開一看,裡頭盡是各式各樣的解剖用具。

        「我以前就解剖過了,你們誰要操刀?」

        聞言,我、阿葛、治人不約而同扭過頭面面相覷,嗯……愛乾淨的阿葛自然先捨去,當然,如果他不介意的話那就另當別論;身為處女座的治人雖然有潔癖,不過對於「必要」之刻,他總是義不容辭。所以只剩下我和治人……

        「你來吧。」我道。而阿葛也沒表示反對。

        「你怕?」治人倒是挺意外我的決定,原本正在戴手套的手登時為此頓了一頓。

        「沒有,只是覺得很麻煩。」

        說完,我立刻一左一右慘遭白眼夾擊。

        「你真的很懶耶   =   =」左邊的阿葛無奈道。

        「小心以後四肢退化做一隻蟲   =   =」右邊的治人一邊很不科學的警告,一邊接過海遞來的剪刀。

        「=   =   就算是蟲也有腳吧!」是蛇才沒有吧   =   =

        『凌,別怕,就算你變成蟲還是蛇我都會愛著你的   ♡』趴在桌案臉貼桌面的海一臉「喪心病狂」地看著我,炙熱的目光令我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

        『你閉嘴   =A=』

        「隨便啦。喂,阿葛,幫我按住定位,順便誰來替我用鑷子夾起它的肚皮。」

        「你等等。」阿葛一把抓起鑷子靠近解剖臺。

        「你先幫我夾起這邊的肚皮。」刀尖輕戳了一下靠近腹部的位置,「喂!小心!別夾到它的肌肉,皮就好了!凌風,你按住它。」

        「不是應該用固定針嗎?」

        「不牢固,剛才蜥師有說,你沒聽見嗎?」

        「喔。」

        看著那隻青蛙,依照蜥師推論,似乎是虎皮蛙。我猶豫了片刻,在治人的催促下才出手用虎口按住它的頭部。

        嘖……濕濕、滑滑的,不甚舒服。

        不知為何,我突然想起<<青蛙王子>>的童話故事,堂堂一國公主,正常來說怎麼可能敢吻一隻黏稠稠的青蛙?哎,說來,童話故事真的騙很大呢。

        「嘖!好難剪!難道沒有解剖刀嗎?!」

        「有啊。」海飛快拔出木盒裡的刀子:「不過你瞧,你覺得這比起剪刀會比較好用嗎?」他指著那圓滑的刀鋒,哎!比自家的水果刀、菜刀都還要來得鈍呢!

        「……算了。阿葛,我們加油吧。啊!你再夾上去點,這樣我不好弄。凌風,你的手可以拿開了,擋路。」

        「=   =   喂。」竟然嫌我擋路?剛才可是他叫我按住的耶   =   =

        不管了,我抽開手,連忙就跑到洗手台邊清洗。

        這舉動,不是說我害怕青蛙,而是我不喜歡它那黏稠稠的表面和腥味,那黏稠感怎麼洗也洗不掉,我索性抓起邊上的抹布,用力搓洗,好不容易才搓掉了這噁心的觸感。

        「哇--啊!」

        忽然治人一聲不是很大聲的慘叫,我連忙跑過去一看,那剛被剪開來的部分,正悄悄淌出涓涓血流。

        「哎!不是說不要剪到血管嗎!」

        「我也不知怎麼就剪到了嘛。怎麼辦?有關係嗎?」

        「沒關係啦,只要不傷到心臟就好。」海拿出他多年解剖青蛙的經驗,一派輕鬆地要治人繼續剪下去,說我們的進度跟別組比起來已經落後了許多。

        費盡一番千辛萬苦,好不容易終於在青蛙肚皮上剪出「工」字型,謹慎左右翻開一看,其五臟內府登時映入眼簾。

        找來蜥師之前,我們先在它心臟上滴了幾滴食鹽水,開始數一分鐘內跳動的次數。重複做了兩次,皆是34次/分鐘。接著我們找來蜥師,在蜥師的講解下,我們從心臟邊的三片肝臟認識起,由上至下,食道、胃、膽、小腸、大腸、有污穢物的黑色大腸,再加上兩側看起來有點怪異的脂肪。接下來蜥師要我們把除了心臟以外的這些內臟,觀察其輸卵管、卵巢等等。

        「難怪這隻母蛙那麼大隻。」治人邊用剪刀切除油脂,邊感嘆:「你們看,全部都是油脂。」

        「這油脂長得真怪異。」我評論。

        「不是說之所以解剖青蛙是因為它的內臟和我們人類很像嗎?該不會我們人類油脂也長這樣?」

        「誰知道?看要不要找個人來解剖看看就知道了。」

        「=   =   上哪找啊?況且你不要用這麼淡定的語氣說出那麼驚悚的話啦,阿葛。」

        「我又沒說錯。」

        「喂,凌風、阿葛,你們別鬧了。快看,這胃鼓鼓、硬硬的,該不會有東西吧?要切開看嗎?」治人徹底發揮出他追根究底的精神,雖說是疑問句,但其實是命令句。

        「真的有東西嗎?」我好奇地湊過去,「可是蜥師說青蛙抓來已有段時間,不太可能胃裡來有食物耶。」

        「不切開來怎麼知道?阿葛,鑷子!」

        「=   =   幹麻每次找人用鑷子都找我?而且這用鑷子沒用吧?你要我夾什麼?」

        「幫我固定住啊。這小小一個,用剪刀很難用呢。海、凌風,你們先去把剩下的內臟割掉。」

        「喔   ~   凌   ~   你要剪嗎?」

        「我用看的就行。」

        「凌風,你真的是懶透了   =   =」一旁的阿葛聞言抬起頭沒好氣瞪了我一眼後,又繼續和治人埋首苦幹開胃去。

        還熟能生巧、騰雲駕霧,拿起另一把剪刀飛快摘除所有內臟,期間也不忘停下來指出聽蜥師說很難找的胰臟。才不過一會兒功夫,就剪完了。

        「哇靠,海,你動作太快了吧?我們的胃都還沒整個剪開呢!」

        「嘿嘿嘿   ~   天才就是不一樣嘛   ~   快跪下來崇拜我這個高手吧!」

        「哇喔!偉大的海神啊!你真是太偉大、太耀眼了,讓我這低下的奴僕獻上最真誠的一吻吧!」治人邪惡地撲過去,用那雙血淋淋的手套欲胡亂抹他一把。

        「別   ~   別   ~   本神可不愛血腥!」海故作驚慌失措,匆匆忙忙閃身躲過,接著他隨即一個極容易扭到腰的轉身,轉眼就把治人制服在隔壁桌面上。「嘿嘿,想抹我?跟本人的功夫比起來,你還相差十萬八千里遠哩!」

        「哎呀,你這是非禮啊。海,別忘了我可是新聞社社長,小心把你的惡行惡狀公開全校知道!」

        「沒關係、沒關係,我不怕!反正我就是愛非禮你   ~   」

        「看招!」

        「哇唔!你竟然裝綿羊!!」

        「哼!我可是新聞社社長,功夫自然不能輸給你們這些搖錢樹啦!受死吧!!」

        ……

        「兩個白癡。」阿葛頭痛的揉揉太陽穴,當一個變態,遇上熱衷追求刺激、對新聞八卦播報極感興趣的記者,擦出的變態火花火光四射,極其轟轟烈烈……

        「我說……治人今天是吃錯藥了嗎?竟然會陪海玩這種遊戲。又話說……海到底知不知道『非禮』的涵義啊?」他該不會以為只是純粹指「不禮貌」而已?

        「就算知道他還是會這麼說。對了,這胃怎麼辦?」他瞟了一眼被剖到一半、孤伶伶躺在那哀戚的可憐胃。

        「貌似真的沒東西。」我用鑷子去撐開洞口,裡頭盡是厚皺的胃壁,除此之外別無其他,任何固體或液體的殘渣都沒有,可說是被消化得一乾二淨。

        『哇啊!!   ~   』忽然對面桌傳來一陣女生們驚天動地的驚呼,原以為是海和治人鬧到去騷擾別桌的女同學,怎知抬頭仔細一瞧,差點沒嚇爆我的小心肝。

        只見在四周被青蛙內臟環繞下的解剖台,被全班公認的班花--怡蓁,正一副快哭出來的模樣,雙手壓抑她那組的青蛙……那組腳正在奮力抽動的青蛙……

        「蜥、蜥師!!   ~   青、青蛙活起來了!!」

        哇哩咧,內臟都被掏空了,還沒掛?青蛙的生命力未免太強盛了吧?

        蜥師連忙捉過乙醚快走了過來,嘴邊同時碎念了幾句和我感同身受的感嘆。

        又在它的嘴裡擠入更多的乙醚,虎皮蛙再度抽搐了幾下,這才昏沉沉昏迷了過去……

        「哇唔!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都解剖成這副德性還能醒過來的青蛙哩!」海有些幸災樂禍,手舞足蹈地跑向我們這一桌。

        反之,我不由感慨:「果然,『生命』這東西不能小看。」

        「幸好我們這組的蛙死透了,不然這樣活著挺痛苦的。」拿剪刀在青蛙身上比劃了幾下,治人突然覺得一股罪惡感油然而升,壓得他有些喘不過氣。

        「或許安信是對的,在我們學生手下的生物實驗,對動物來說是極為痛苦、殘害生命。我們並不能像專業人士,可以讓它們毫無痛苦的離開世間。」死亡與生命的話題顯然觸碰到了阿葛的舊傷,看著他垂下眼簾的鬱鬱藍眸,看來要走出過去的陰霾,還有條很長的路。

        「阿葛,你今天意外感性呢,說出這般嚴厲的話。」

        「才不感性哩!」海倏忽自兩人間冒出,一左一右親暱地搭上他們的肩膀:「嘿!阿葛!想和安信兄私奔就直說咩,何必拐這彎?雖然安信兄是我的『紅顏』知己,但我也不至於太過吝嗇,放心,我會成全你們的!」

        「=   =   成全你的頭!」一掃眼底一閃而過的憂鬱,阿葛不但沒有一如往常出手打人,反而不以為然挑高眉:「是你自己『ㄏㄚˋ』信『ㄏㄚˋ』到不行吧?要私奔的話,應該是我成全你們才對!」

        「喂,阿葛,不要連你也跟海一塊鬧   =   =」我露出受不了的表情看著這三隻完全將實驗晾到一旁三小口(?),真是的,到哪都能演   =   =

        「哎呀呀   ~   凌忌妒了呢!放心吧凌,別看我此刻左擁右抱,其實我心裡最愛的人還是你啦!」

        「=   =   這是你從哪齣肥皂劇裡的花花公子學來的爛情話啊!!」

        「好了、好了,三位。」治人是最先將話題拉回正軌的人:「我們已經在這耗太多時間了,再不快點就要下課了!」

        最初不是你和海先瞎鬧去了嗎   =   =

        「咦?奇怪。」視線在被開腸剖肚的青蛙和學習單上的圖片來回對照數次,治人不自覺發出了驚疑聲。「海,你是不是把輸卵管快剪掉啦?」指著原該有輸軟管的部位,此時卻空空如也,更不用說卵巢是否在不在。

        看見治人拿出鑷子在被剪出來的油脂堆中翻找,海趕忙制止:「別找了,我才沒剪掉,這裡全是脂肪。」

        「可是沒有輸卵管和卵巢啊。」

        「該不會是抓錯了?其實這是隻公蛙?」如果海真沒誤剪,不然除此之外我實在想不出別種可能。

        「不可能。」阿葛率先否決我的猜測,「你瞧,它沒有鳴囊。」

        「……」

        這詭異的情景讓我們四人陷入一片死寂。

        「原來,」似乎承受不住這片詭譎的氣氛,海終於按耐不住,同時像是想到什麼,大聲驚呼:「連青蛙都能做變性手術成人妖喔不,是蛙妖!」

        砰!

        隨即後腦杓迎來一記爆粒,海幾乎是在尾音一落的瞬間被阿葛以能徒手劈開木板隻力道給一拳打飛出去。

        只見依然完好如初的海化為了天邊一顆閃亮流星,被這般攻擊打飛了數次,都還能「活跳跳」的存活至現在,可見海不只頭硬,連生命力都比青蛙還堅韌。

        找來了蜥師,蜥師也為此感到大惑不解,他初步判斷,可能是萎縮掉,但聽說同樣解剖母蛙的別組,也有組別這般,深感古怪的他不經懷疑,廠商魚目混珠,把大隻公蛙貼上母蛙標籤送了過來。果然,他在其他組中發現原應是母的青蛙體內中發現白色的睪丸。

        不過……我們這組卻什麼都沒有……

        難不成如海所說真的變性了?

        在和其他兩人商量了一會,我們決定先進行下一個實驗:拉扯和電吉它的神經!

        在中央應該是脊椎的部位上,我們在上頭找到四條白色的神經,輕輕用鑷子拉動,並沒如我們預期般青蛙腳反射踢高,而是大腿上,可見明顯像是癲癲癇發作的抽動。

        接下來是電擊。我們拿出蜥師在各組就準備好的電線和電池,我飛快在電池座上安裝上電池,然後雙手各拉住左右兩邊的紅藍電線,讓兩者的尖頭輕輕在白色神經上相觸。

        嚇!

        青蛙腿頃之抬高,嚇得正全神貫注緊盯著神經的我們三人,不自覺倒退三步、下意識脫口發出尖叫,等尖叫完,又呆愣了幾秒,我們這才回過神面面相觀了又幾秒,噗的一聲,不禁位彼此的失態樣捧腹大笑。不知何時爬回來的海呢,早在我們嚇而退後剎那,就笑彎腰在地上打滾,一點也不留絲毫情面。

        「瞬膜是在下眼瞼……前肢有四指;後肢有五趾……沒有橫膈……心跳先心房收縮再來是心室……舌根比舌尖更靠近嘴巴……」

        負責記錄的阿葛一面在學習單上做紀錄,一面察看是否還有遺漏。「腎上腺是什麼顏色?」

        「黃色。」翻開來一瞅的治仁立即回答。

        阿葛點頭嗯了一聲,再空格欄上工整地寫上一個「黃」字。

        他用指關節輕輕敲打了一下紙面:「還剩最後兩個實驗。」

        「還有?什麼實驗?」我還以為已經完成了呢!

        「用吸管吹肺,還有必須取一些血液和亞甲藍液,我們得觀察它的血球,其實還要觀察精子,不過這部份我們只能去像別組借來看。」

        「我負責去拿玻片和亞甲藍液及吸管!」一說完,海一溜煙跑掉了。

        「哇啊!!」

        又是一聲慘烈的尖叫。

        不會吧,難不成又有青蛙「復活」了?

        這一次是隔壁桌,只見那組所有人見鬼似面色慘淡哇的一大聲,全員化做鳥獸四面八方散開,任由那隻「復活」的青蛙,拖著空殼掙扎欲起……

        這不能怪他們膽小如鼠,比起前不久班花那組的青蛙,這次的「復活」更加令人深感匪夷所思。

        「你們全跑了幹麻?壓住它!」

        勇猛的治人幾乎是在他們散開的同時俄頃間撲上去,急忙呼喚蜥師。還來不及等到蜥師的到來,班花那組竟又再度發出足以掀開屋頂的悲鳴:

        「蜥、蜥師!青蛙又復活了!   QAQ」

        咱們班花被嚇得一副欲哭無淚。

        她們那組的青蛙也未免太可怕了吧!(汗)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波三折啊。」阿葛再次有感而發,我贊同地點了點頭。是呀,從前不覺青蛙有何吸引人,經這次實驗,我忍峻不住對它發自內心無比敬佩,生命真的太偉大了!願世界所有面臨致命病情的患者,都能像青蛙一樣,即便受盡千萬折磨,也仍不放棄,堅守一線生機力爭下去。當然,如果已經像這般被掏心掏肺還是算了,毫無活下去的希望中,過多的堅持只會造就痛苦的延長。

        等一切風波終於平息之後,海這才步履姍姍走回來。

        「嘿,讓你們久等哩   ~   治人,我聽說你很勇猛,是第一個衝上前壓制青蛙的人哩!」

        「是他們太誇張啦   ~   」

        「唉   ~   」治人反而長歎了一口氣:「身為新聞社社長的我就夠有名了,單單因為青蛙又能提升多少?永不如你們赫赫的名譽。」

        「咦?」意外治人如此注重名聲高低。

        「咦什麼?這理所當然啊。我已經夠有名了,再有名下去也不會有再多的仁和我買情報,但你們可不一樣,你們名聲越高,就會有越多人來向我買你們的情報,以及相片啦、與你們同款的飾品或衣著啦等等周邊商品,這才能使我賺到更多錢、收集更多情報!」

        默默瞪向海,這小子為了賺錢也做過類似的事情將我們的私生活給全部出賣。注意到我們注目,他搔著後腦杓,咧嘴打哈哈笑著。治人完全沒發現我們間的小動作繼續道:

        「你們可知道,有人為了取得你們的情資,可是會拿他人甚至是自己的八卦緋聞來交換也在所不惜呢!身為新聞社社長,最重要的就是收集各式各樣的情報,金錢雖是其次,但可以用來換取更新的追蹤監聽和照相設備!」

        靠,不要一臉高傲的模樣說出你做的這些違法事好嗎   =   =   果然不能太相信這歌奸商   =   =

        「有吹起來嗎?」

        青蛙嘴叼著一根長長的粉紅色吸管,呼呼的吹起聲,不見肺鼓起,反而是其餘為割除的內臟團團順風乳蠕動。

        「沒有。」

        「嘿!治人,你要對準氣管吹!還有,吹完後別吸氣,小心把不該悉的東西吸到你嘴裡!」

        「還用你說?不過氣管在哪啊?」

        「治人、凌風、海,我找到細胞了。」

        坐在顯微鏡前的阿葛高舉起手,招我們過去看。

        透過目鏡,在藍色的世界裡,橢圓狀細胞有一個深色的細胞核,不像人血球,無核、中間凹陷;至於精細胞,倒與人類相似,一顆頭,後面連接的是長長的尾巴。

        「你們那邊進行得如何?」

        「吹不起來。」

        「吹不起來?海,給我枝新吸管。」

        「給。」

        惟見阿葛十分瀟灑抽過吸管,灑脫地轉身走向青蛙,然後吸管俐落朝青蛙組裡一插,緊接著撩起髮鬢彎腰一吹--肺竟像被吹開的粉紅色氣球霎時膨脹!我們看得無一不目瞪口呆,看阿葛這樣子,對他而言彷彿跟呼吸一樣簡單!

        「哇啦啦   ~   阿葛大大太厲害了   ~   小的我好敬佩呀   ~   ♡」

        「海‧弗蘭特,修怪我沒警告過你:你若敢撲我,我就把青蛙往你身上砸!」

        「嘿嘿,我不怕   ~   哇啊啊!!阿葛大,你這是對實驗體不敬耶!小心半夜青蛙找你報仇!」

        「哼,套用你的口頭禪『我‧不‧怕』!!」

        「等等!不是說好要用青蛙砸我嗎?你放下來換解剖刀幹麻?!」

        沒有理會海連連發出的驚疑,阿葛自顧自轉頭和治人聊天:

        「你不是說想看看人體脂肪是不是和青蛙一樣?我們現在就來研究、研究。」

        『呃……我看還是算了……(葛:(瞪))呃!隨便你!』

        「不--治人你不能隨便--哇啊啊啊啊!!!」

------------------我是倡導非霸凌的小黑屏-----------------------

        所以這個故事告訴我們(扭頭),好孩子不可以學唷   ♡(笑)

        「No   ~   ~   ~   ~凌   ~   救命呀!!!」

        呱!

12月10日   星期二   天氣:☁   冷

        距離上次的青蛙解剖實驗已是大約兩個月前的事。這次的實驗有三項:1.DNA粗萃取       2.腎臟(豬)觀察       3.激素對色素細胞的影響。

        連兩節課不知夠不夠做完三項?

        來到科學館四樓生物實驗室,拿著蜥師昨天事前發的學習單和生物複習講義,最早來的我隨意找了前排後桌的位置坐了下來。眼看全班還沒到,我打開鉛筆盒,抽出橘色的旋轉蠟筆,漫不經心地翻看複習講義,把之前沒被華蠟筆畫上的重點補上。才補沒幾筆,餘光不經意瞄見一抹天空色頭頭顱閃過了門框,只見他打量一圈環境,視線最後釘在我身上,他原本就勾開的嘴角,此時更加上揚而燦爛。

        「嘿,凌   ♡」

        他邁步走了過來,駐足在我對面的位置:

        「這有人坐嗎?」他一邊拉開低矮的板凳,象徵性地禮貌詢問。

        「沒有。請坐。」

        我闔上講義,提起學習單淡淡掃視了一下DNA粗萃取實驗步驟,嗯……

        「看不懂?」

        耳邊卒然響起一陣如清風拂過的輕音。我連抬眼也沒有,光聽其嗓音便已知來者是誰。

        「有點,不過還好。」我道。

        「有人坐嗎?」

        「沒有。請便。」我踢出桌下的椅子。見狀阿葛挑了挑眉,輕輕說了聲謝謝,便也坐了下來。

        「凌   ~   你偏心   ~   」隔著桌面中央高臺的海,鼓著一張臉,嘴嘟得老高,一臉深宮怨婦似的瞪著我,語調中滿是濃濃的醋味。

        聞言,我沒好氣挑高了單眉,回瞪:「=   =   你當我腳長得可以伸到你那兒去啊?」更何況底下又隔著一塊木板,就算腳夠長也不一定能穿越底部那極矮的縫!

        「不管啦   ~   不管啦   ~   你偏心!」他雙頰又鼓得更膨脹,表面都開始泛起了表示到達飽和的淡紅色彩。

        =   =   真像個長不大的孩子似的。

        「我說   ~   這位『大叔』,都老大不小了,還學別人裝可愛,不覺十分不搭調嗎?」

        「呸呸,什麼『大叔』!,俺可是正值18歲的翩翩美少年,美好的人生才正要開始呢!要稱我為『大叔』還言之過早哩!」

        收起寡婦似的哀怨目光,下一秒便換上另一副自戀狂特有的表情。海毫不知羞恥,耍帥地撥弄了瀏海,露出高傲的表情,讓我有股想出手扁人的衝動。

        「那你的青春期還真久呀。」我瞇起辦隻眼,意有所指地道。

        「怎麼能說久呢?你要知道,不管『吃』到何歲數,心都應該保有純潔的赤子之心!有著春天似的心,世界便天天都是春天!啊哈哈哈   ~   ~」

        猛然無厘頭仰天長笑。我無言扯了扯嘴角,頓時不知該不該出聲嘴砲他。

        「還差一個人。」見全班陸陸續續走進來,身為班長的阿葛大約數了一下人數,再望向海身旁空空無人的位置。「安信呢?」

        「又翹課了。」笑聲戛然而止,海兩手一攤,語氣無可奈何答道:「他說他不想殘害吳郭魚。」

        「只不過是拔個鱗片,也殘害不到哪去吧   =A=」

        「No、No、No,親愛的凌,這樣說就不對了唷   ~   」食指在我面前左右晃動了幾下。「你想想看,全班39人,四人一組,少說也該有10組,每組兩鱗片,所謂英雄的悲劇嘛,咱們『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的吳郭魚大哥可是得活生生供奉咱們20片魚鱗呢!而且還很勇敢地不打麻醉哩!想想咱們滿清十大酷刑,不是根拔指甲一模一樣嗎?光想像就覺得痛吶   ~   再說我們也只有20片可供拔,人家偉大的吳郭魚大哥可是我們的上倍呢!嘖嘖,英雄都不會有好下場,像拿破崙啦   ~   雖說他是偽英雄。喔對了,還有……」

        「Stop!別扯遠話題。就算如此總比傳統市場那些直接被開腸剖肚刮鱗的魚好吧。」那才叫真酷刑呢!

        「哎呀   ~   凌唷,這話可不對,有聽過一句『長痛不如短痛』吧?與其慢慢被凌虐致死,不如意刀斃命還比較痛快呢   ~   嘖嘖,凌,我突然發覺你就某方面來說很有凌虐生物的潛能呢!」

        啪!

        我頃刻在他額頭甩上一個清脆的巴掌。

        「哇喔!凌唷,你怎麼可以打你親愛的我呢?你什麼後偷學了小娜的鐵沙掌了!?」

        「現在。」

        「喔喔!那我還真是榮幸呢!嘿嘿,也就是說凌的『第一次』已經屬於我的了!!耶?Honey,你怎麼又舉起手了?想擁抱嗎?眉問題喔不!!等等,Honey,你還想再來一次?哇喔!阿葛大,救人啊!!!   ~   ~   ~   」

        再度和海上演一齣全武行,直到我把他惡狠狠打趴在地、連腰桿也伸不直,才甘心放他一馬。恰巧,上課鈴也在此時打響。

        由於找不到第四名組員,我們所幸三人一組開始著手第一項DNA粗萃取實驗。

        萃取對象是有著4N的奇異果,之所以選擇它,似乎是因為它DNA量多。

        按住果汁機蓋子,嗡嗡作響運作中,那被攪爛、碎了細胞壁的奇異果汁再果汁機裡頭翻轉。

        「嗚嗚   ~   這東西看起來真新鮮,一想到它即將和洗碗精混在一起,我就不由心痛啊!真是暴殄天物啊   ~   凌!等等你別全部用掉,留一點給我!」

        不管何時何地,依然免不了海在意旁的聒噪。

        「=A=」

        無奈,我拿出一個紙杯和量筒一字排開在高臺上,在攪好果汁後,平均分配成兩小杯。將紙杯推給海,阿葛早已提著洗碗精在旁待命。

        加入洗碗精大概攪拌了五分鐘以去除細胞膜和核膜,瞟了眼學習單步驟,經過這一動作,留下的是染色體=DNA+protein。

        按照學習單上的指示,我們又依序加入5M的NaCl(DNA負電磷酸根與〖Na〗^+結合而溶於鹽水)和鳳梨汁(含蛋白酶分解protein),又攪拌五分鐘後,海立即在另一個空燒杯上覆上一層濾網,以便過濾,而得出來這已算不上是果汁的有毒綜合果汁便是溶於過濾鹽水的DNA。

        小心翼翼讓它沿試管管壁滑入。

        「凌風,不是要10ml嗎?你用太多了!」

        「沒關係吧?」我睃了眼隔壁組的試管:「瞧,他們比我們用的還多哩。」

        又改加入原本預備好的95%冰酒精20ml(DNA不溶於酒精),以同樣方式慢慢倒入試管中,當果汁與酒精相遇,就像是一見鍾情的男女,瞬間激出熱情的火花……喔不,是一大圈不明似棉花的白色棉絮狀物體。

        記得蜥師說DNA會一絲一絲的飄起來,光是想像就覺得那應該是很有趣的畫面。然而等待了兩分鐘,依然只有那團奇怪的棉絮。

        「該不會失敗了?」阿葛拉過我手邊的學習單仔細看了一遍,奇怪,沒錯呀。

        我忍不住看了看別組的結果,似乎都是差不多的景況。呃……總不可能集體失敗吧?我不禁懷疑該不會這團棉絮就是所謂「一絲一絲」飄起來的DNA吧?……

        問了蜥師後,實際證實我的推論並沒有呃……這明明就是一團慢慢飄起來,哪來一絲一絲?   =A=

        說真的,結果令人感到失望。

        接下來進入第二、三項實驗。

        海負責去拿腎臟和玻片,而我和阿葛則去凌虐拔吳郭魚的魚鱗。

        話說,這條魚真的挺可憐的,等我們這班拔完,過不久就還有下一班繼續來拔,不知最後會不會變成活生生的無鱗魚?不過比起上次捉青蛙,我覺得這次捉魚還比較容易,至少它不像青蛙會拚命掙扎,也不像青蛙有著濃烈的噁心腥味。這讓我心理上好過了許多,不會十分在意殘留手中的氣味。

        順利摘了兩片魚鱗,當我們回到組上,海已將拿回的腎臟以木板拖著、高放在中央臺上,而他自己則在旁轉動顯微鏡,尋找玻片裡的景象。

        一見到那肉色生腎,我明顯感受到阿葛瞬間僵硬了一下。但也僅有這一頓,下一秒他便恢復原樣,沒事得彷彿剛才那一頓只是我的錯覺。

        阿葛很排斥血淋淋的肉,更不用說這麼一大塊。雖然平日他會下廚做飯,但他左是刻意避免和生肉的直接接觸。不過對於寫他倒是不怎麼害怕(大量灑血例外)。不知他到底是因為肉色的東西會令他聯想到什麼,還是純不喜歡生肉的氣味。

        分別在兩片魚鱗滴上腎上腺素和ACTH,然後再將它們倆放上加了生理食鹽水的載玻片上輕輕蓋上蓋玻片,在顯微鏡搜尋了好一會兒,才發現那像雪花片卻黑壓壓的色素細胞的色素。

        加入腎上腺素的色素聚集,體色變淡;而加入ACTH的,色素分散,顏色比較深。

        填完學習單上的空格,我們轉而研究起那片腎臟,按圖尋找相對位置的名稱,從皮質、髓質到腎門和輸尿管,然後再對照海尋得的顯微鏡下的圖像,呃……畫面感覺差滿多呢……學習單上的圖已不簡單,看到實際現象後更絕相當複雜。

        「聽說若能找到絲球體可以加分。」海的聲音涼涼的傳來,然後便是一陣沉默……三人一片沉默。

        通過蜥師的小組小考,當所有實驗做完和清洗完後,意外發現竟還有20分鐘餘閒,登時不知該做什麼,嗯,相對上次的青蛙解剖實驗,這次顯得無聊了許多,並沒有額外發生的趣事。

        剩下的時間該做些什麼呢?無所事事下,我開始觀察起實驗後頭那一整櫃福馬林已泛黃的生物標本。

        雖說有些標本看起來挺噁心的這話有點無禮,畢竟某些東西是自己身上也有,但……真的讓人看得有些不舒服,即便我能無視它,不代表阿葛就行,看他緊皺的眉頭和微微發白的臉,我開始擔心他真的能當上外科醫生嗎?外科醫生跟其他科比起來可是謝琳琳得更多,而且還必須親手接觸哩……

        不過又看阿葛迅速回覆的臉色……嗯,我只能說:順其自然吧。憑阿葛那個性,即使完全克服不了,至少也不會再開刀當下做出危害病人的事,我倒比較擔心事後他會不會怎樣。像雷特啊,聽梓夏說過他有過不知啥原因開始畏懼鮮血的時段,開刀時一臉鎮定,開刀後可是立馬衝進廁所吐得唏哩嘩啦,吐到連胃都快被他自個兒嘔出來了(據說常急著要吐而充錯廁所,被當作色狼呢!)……這也是為何雷特退出外科的原因。不過現在我已經看不出來他有過那樣的過去了,不過雷特本人並無此回歸的意願,在考古界可說是混得如魚得水。

        話說,海那傢伙真的很閒,標本看完又跑去騷擾吳郭魚,怎料戲弄到最後,它竟跳了起來,「不小心」狠狠甩了海一記耳光,甚至還淋了他一身濕。結果就是海裝哭著跑回來央求我替他報仇……

        真不知當初是誰說這隻魚有多可憐,竟還跑去玩弄人家。該說他皮癢自找,還是報應?

        「嗚嗚   ~   凌   ~   你要替我申冤!這條渾蛋魚竟敢甩我耳光!快、快替我甩回去!!QAQ」

        「=A=   ……」

                                                                                --摘錄自   <凌風私人手札>

                                                          --《Chaotic   Space-Time   混亂時空   佚事錄》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