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盼兮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小說課主題練習--三王墓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對工匠夫婦為王鍛造了一把使上無敵的雌雄雙劍,但最後唯一單身前往的老公匠干將卻只將其裝一把雌劍獻給了帝王,不知前的國王得到這把劍後,害怕干將再度為別國鍛造彼此把更強大的兵器,於是以「試刀」   之名義順手將干將殺死,並下令誅殺其九族。然而將軍們帶著士兵闖進干將的家,哪來她懷著身孕的妻子,莫邪,呢?原來,早就預知此程凶多吉少的干將,臨走前便與其妻子相訣別並吩咐莫邪盡快逃離。

        找來鑑定家鑑定這把絕世兵器才發現還有另一把相配的雄劍,怒髮衝冠的國王即便內心焦急害怕鄰國得到也無可奈何。

        而莫邪帶著雄劍及未出生的孩子--赤,究竟去哪了呢?沒有人知道。唯一口耳相傳、流傳於東方大陸民間的傳說故事裡,描述著干將在臨走前告訴妻子:「我替楚王鑄劍,三年才鑄成。楚王生氣了,我一去他必定會殺死我。你如果生的是男孩,長大了,就告訴他說︰『出門望著南山,見松樹長在石頭上,寶劍在樹的背上。』」

        於是赤在成年後,帶著雄劍踏上了復仇之路。然,對於復仇過程並無太多著墨,或許是在歲月的流逝間失傳了。

        根據王國原址民間故事較詳細的另一種版本是說無能力對抗楚王身邊聘請來的保鑣替父親報仇的赤,悲憤且心灰意冷下想自盡,此時卻出現一名神秘的黑衣人,說他瞭解他的處境並痛恨楚王的暴政,赤若想報仇,他可為他效勞,但,必須要赤的頭顱。

        不疑有他的赤當機立斷抽出背上的雄劍順勢砍下了自己的頭,交到了神命男子的手中,神秘男子拿著一條紅色布巾將其包覆,接著喬裝成雜耍藝人遊蕩在王城中表演前所未聞的「魔法」,覺得新奇的國王於是派人邀請神秘男子出席國王的生日宴表演「異術」,在無數奇妙的表演中,炒熱了在場氣氛,所有人都沉醉在神秘男子的「魔法」下,最後,在壓軸表演中,神秘人向國王借了一座盛水的金鼎,接著將紅色包袱丟入水中,在無燃火加熱下,水竟逐漸沸騰了起來!熱氣滾滾上升,在半空中變幻出奇幻的七彩圖形,越來越多的蒸氣將皇宮內包覆,宛如身在雲中,而且蒸氣不是以為的溼熱,而是意料之外如雪般的冰冷,然而神秘人說真正精采的是在水裡,於是國王忍不住站了起來,走向前一探究竟。

        在所有人好奇的目光下,神秘人不慌不忙地將手搭上劍柄,在國王伸出頭、露出肥嫩白皙的頸項之時,「唰!--」的一聲一刀砍落!血花四濺,浸染了整片清澈的水。所有人不禁為這突如其來的瞬間而腦袋呈現空白,然而就在這短短計秒鐘的時間,白霧瞬間吸飽了赤紅的血氣,散發出妖異的光芒,凡被霧氣接觸的人事物開始腐化,如被撒了王水,所有人間聲尖叫拔腿狂奔,想逃出這個宛如屠宰場的地方,然而,門、窗戶無不被煙幕封鎖,宮殿傾刻陷入駭人的血色牢籠中!。

        至於國王的那顆頭,相傳,他,並沒有死--即便處於頭身分離的情況下。

        在那滾滾沸水中,他見到了已在水中等待許久的赤的臉。

        仇人相見,本就分外眼紅,況且是相逢狹路?

        二話不說互撲向彼此,沒有手腳的他們者得咧著嘴相互撕咬,如兩條競爭生死的鬥犬。

        坑坑洞洞的齒痕、模糊的血肉、驚恐的尖叫、怒火的咆嘯,鼎外鼎內皆彷彿修羅場。

        經一場半炊許的打鬥,赤在體力不支的國王面前逐漸占上方風,最後一記飛咬,尖銳的牙齒嵌入國王的脖子,緊接著奮力一撕,竟將對方整張臉皮給拔了下來!沒有因此而「停手」,赤繼續撲向前啃咬他的血肉,直到露出最裡部的骨頭,他的鬥志這才逐漸緩和了下來。

        冷眼觀看逐漸下沉至最底層的頭顱,赤抬頭,透過混濁的水面與神祕男子對視,然後,他的嘴角扯出了一抹弧度,眼裡充溢著的,是真誠的感激;望著他,神祕男子點了點頭,像是在致意。

        沒有再多說什麼,神秘男子高舉雄劍,唇邊也勾起了若有似無的微笑……接著……落下--

        當歇斯底里奔逃著的皇宮人們從突然的恍神中回過神來時,那片怵目驚心的血霧已消失得無影無蹤,若非杯盤狼藉於地面與血跡,肯定會以為剛才一切都是幻覺。

        許許多多的人在這場浩劫死去,有皇家貴族、有大臣、有奴僕,但奇怪的是他們都只剩下衣服可供辨認,卻連半點屍體殘骸也未留;而活下來的人卻都奇蹟似只有逃命時所造成的擦撞傷。

        發現罪魁禍首的雜耍男子不知為何斷頭死去,淚流滿面的皇宮貴族以及僕役們來到那金鼎前,想打撈出自家國王的唯一留下的屍骨--那塊殘破不堪的頭。然而探頭一看,怎料竟有三顆同樣殘破的頭顱!到底哪顆是國王,哪顆又是雜耍藝人?而第三顆又是誰的?

        努力在那不可靠的記憶中擠出關於國王的面貌特徵的印象,比對來比對去,誰也都無法下結論,甚至還為此連番吵起架來。

      會議從半夜開到太陽在天邊射出第一道曙光,還是毫無結果,哈欠連連的所有人這才決定了一個最慎重妥善的辦法:將三個頭骨都和王身體消逝後殘留下的衣物放在金棺裡落葬。  

        七天之後是落葬的日期,王城格外熱鬧。城裡的人民有些人為此哀痛欲絕,因為他們的王死去;有些人為此感到高興,因為他們無須再受王的暴政壓迫;有些人為此感到憂慮,因為勢必會掀起一場王位爭奪戰;有些人為此悲憤,因為那兩具來路不明的屍骨竟可與王同地方安葬,並靈魂享有與王同等的禮遇。

        對其他地區的人來說,這是一則關於「復仇」的故事。有人說,那神祕男子是義俠,也有人說,赤獻出靈魂與惡魔做了交易;然,對當地某些人而言,這是關於逆賊如何殺害國王、顛覆王朝、陷他人於不義。

        究竟,事實是何如呢?到底何為真實、何為虛構?呵呵   ~   只能說:那便是另一個不為許多人所知的某人的人生境遇的故事。

        支離破碎的「真實」散落在世界各個角落,在當地形成獨立的傳說,

是英雄,也被當過狗熊,而最為他人所知的,便是「勇者鬥惡龍」--「當事者」成名的轉捩點、後期對世界最大的貢獻。

        而這「三王墓」呢?只不過是「他」行走在他那比任何人更加克難、被奉神者喻為「荊棘之道」時,所留下的一段被扭曲的稗官野史罷了。

        如果真要說起「那個人」的生平……

        那把劍名曰「凍嶽」;別名為「水鳳凰」

        干將、莫邪之子,赤,其真名為--

        哈維‧薩亞諾

        拉法爾王國之國王,金‧雷根哈特‧雅‧雷魁,的心腹

        世稱「首頭騎士」。

        那是一段賦有神話色彩的傳奇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在天地間還未向如今和平的群雄割據時代,為贏得天下,一把天將神器是缺一不可的。在楚里亞諾王國費盡一切精力尋找上古流傳下來的傳奇神器,最終卻只是在某次因緣際會下所遇到的旅遊商人手中,獲得了一塊前所未聞的美麗且堅硬的礦石。

        具商人所稱,海的另一端、國王未曾親自謀面的西方大陸上,人皆稱其為「琉璃石」:

        那礦石帶著孔雀綠的金屬光澤,金銀的岩脈紋理在石頭上勾勒出不可思議的神祕圖騰,那在上頭不對流轉的七彩光輝,彷彿有生命,隨著日月交替不斷散發出一股強大的不可思議能量。據說,它是上古時代--妖精族還未凋零時--傳說只出產在幻境(亞法隆)中世界之樹之根下的至上之寶。

        砸下重金、聘請黑暗帝國的專業刺客奪得這傳奇之寶。

        他招集了全國工匠,在數道縝密篩選下,由一對文明東方大陸的獸族--赤兔族--鐵匠夫婦獲得一窺傳奇之寶的機會,而這對夫婦,其名為干將、莫邪......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