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盼兮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小說課主題練習--狼來了

  窗外天空半邊深藍半邊橘紅,暮色在角落逐漸消沉。

        天外高聳山坡倒映著天影,點點雪白的身影,是牧羊人驅趕的羊群。

        當天地陷入黑暗的籠罩,在星辰月光般藍鵲微弱的照明,可見山坡上隱隱蠕動的身影,一隻、兩隻、三隻……在一片雲過月之際,猛然增大的光芒--雖然僅僅一瞬--卻足以讓「他」看見了牠們的真面目,那是--一群伺機而動的狼群!

        黑夜,一片和樂的寂靜,偶爾風捎來的家庭歡笑沖淡了危險的警訊,但男孩知道,事實總是隱藏在虛假的包裝下。恐慌襲向他的全身,令他感到血液倒流,握緊手中的屠刀,雖然刀身在歲月的啃蝕下鏽色斑斕,卻是他唯一的夥伴。他鼓起勇氣,不顧母親的叫喚奪門而出,嘶吼的著「狼來了!狼來了!」,稚氣未脫的童音儘管叫得嘶啞,卻徒換來鄰居一陣的謾罵,有些村民甚至打開了窗,丟出粒粒雞蛋般大的石頭要他閉嘴,即便如此他依舊叫喊著,視線從未離開過不遠處虎視眈眈的狼群,牠們的身影隱藏在黑夜的保護下。

        沒多久母親也奔了出來,一如往常捏著他的耳朵要他不要再說謊,滾回家吃飯。但男孩甩開了她的手,他知道已經沒有人會相信他了,瞧牠們恥笑的咧嘴,這就是最好的證明、牠們的目的!他決定,他要以這雙手去守護這個村落。

        抓緊刀柄,他頭也不回地快步奔向那座山丘,直到身影跟著狼群同樣融入了夜色……而他也從此陷入瘋癲。

        那是一間僅有粗大欄杆架起的空間,監獄裡頭的他,渾身是血,眼裡帶著銳利如猛獸的光芒,他嘶吼著,如狼嚎。看著親身兒子這般,做為一位母親,她完全不明白那看似矮小又瘦弱的身軀為何會幹出這般駭人天聞之事--僅僅十三歲的孩子,他竟只用一把鏽刀就撂倒了村子裡頭的壯漢,並斬斷了對發的頭顱、絞碎了那人的內臟;鄰居家的羊圈血跡斑斑,沒有任何羊隻倖免。

        村民皆說他是被惡魔附身,唯有火刑才能讓他的靈魂回歸純淨。

        在扶養他的過程中,究竟……是從哪個環節開始出了問題?回想起事情的開端,她依然沒有絲毫頭緒……

        那是在一片清爽的早晨,她的兒子正太,帶著羊群到遠方那片青青草原放羊而去,然而傍晚卻渾身傷獨自一人回來,口口聲聲稱被狼群襲擊。若非傷口經證的確是野獸的爪痕,在這狼已銷聲匿跡多年的地區,簡直是無稽之談。

        從此正太因驚嚇過度變得畏畏縮縮、得了厭食症,半夜時常被噩夢的糾纏嚇醒,而白天又時常精神恍惚,多次帶到牧師錢收魂也不見效。大家為此狼襲事件而警惕,神經緊繃到彷彿一碰就裂,但接下來幾日卻平靜如常,令人不禁再度懷疑「狼」的真實。怎料才剛鬆懈,隔日竟驚傳某村民羊圈半夜遭野獸踐踏全亡。血腥的現場只能用「慘不忍睹」來形容,然而長就不開口的正太這時竟然開了金口,激動聲稱她半夜之時有目睹到狼的入侵。但,牠們究竟是怎麼繞共層層防衛、無聲無息地進行殺戮的呢?這點正太自己也說不清。

        夜晚降臨,正值晚餐時刻,正太無預警地衝出了家門大喊「狼來了!」全村為此皆驚動。只見全員拿著來福、攜帶獵犬衝出來欲驅趕、捕獵,然而在皎潔月光的照耀下,那山丘、那草原、那羊圈……何來有狼群?不用說,接下來免不了是一陣怒髮衝冠的斥責,但正太卻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樣辯駁著。

        不止這天,第二天也是如此,第三天逐漸使所有人起疑,第四天正太不再叫喊,然而隔日羊圈死傷一片……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第五天又被咬死了一整圈,第六天……突襲檢查中,大家在血淋淋的羊圈中發現了同樣血灑全身的正太……他手拿散發著不可思議銳利光芒的屠刀,毫不猶豫地劘逼向僅存的羔羊……

        他被監禁了起來,鞭打拷問,他卻始終不承認一切都是他的搞鬼。的確,光憑那把鈍刀是不可能造就那般撕裂傷口,但又為何全身血,拿刀撲向無助的小羊?

        他回答是狼在他面前啃食了所有的羊。對於後者,他咬緊下唇沒有解釋。

        又是第六天、第七天……無數羊群死去,再這樣下去,沒有儲備的糧食、無法向旅商換取其他用品與些許金錢,誰也過不了今年的冬天、而正太總是出現在現場,成了唯一的目擊者,而他的態度也從原本畏縮的驚懼模樣變得沉默不語,甚至越來越奇怪,彷彿全身充滿了謎團,村民不免又起了疑心。

        趁某次早晨正太被吩咐去牧羊時,所有人終於忍無可忍,村長帶頭闖入他的房間搜查,竟意外搜出--一對鑲有不明動物利爪的手套!

        遭到毒打的正太,在證據面前矢口否認。他再度被監禁、羊圈這次全上了鎖……沒有羊群的死亡,終於……事件可宣告落幕,不過偶爾還是能聽見某男孩衝上大街吶喊「狼來了!」的可笑求救,當然,不會有人再傻不隆咚,只有無盡的恥笑和「神經病啊!」的謾罵。

        在多種揣測與疑慮下,最後,正太以「被惡魔附身」之名被關進了牢籠。

        一切就此結束了?不!當然不--

        在正太被關起來德這段期間,第二日,再度出現受害羊!並從此之時受害數量開始不斷攀升!甚至就連村民也一併捲入了殺戮!不知怎辦到而逃離監獄的正太連連親手殺死了五名村民!失火的木屋,火蛇在他四周形成宛如惡魔了臉孔。

        於是他們建造了更加堅固的牢籠。

        有人說,這是惡魔的報復;有人猜測,在正太體內的惡魔還有同夥。

        但不管如何,村長已決定火刑之日--就是「後日」!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