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耽美百合特輯:《演員的職業操守》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不過是樣東西

性是什麼?或許是一樣東西,是一樣從小身邊的人就教導我們要好好珍重的東西。那是一樣很寶貴的東西,只能給最心愛、又讓自己覺得值得託付那個人。就如同少女的情懷裡總是會有這樣的幻想,在新婚之夜,點著花燭,穿著大紅嫁衣,把這樣東西交給那位良人,然後嫁夫從夫,從此有了牽掛。

不過再寶貴的東西,往往,也就只是一件東西罷了。

曦瑤是個很天真的女孩,她總是想著把世上最美好最燦爛的東西都找來給他最愛的那個男人。

還記得她和他剛在一起的時候,有一次行程耽誤的太晚,兩人在一間市中心的小旅館過夜,那是曦遙第一次和一個男人在外過夜。那是一個很優秀的男人,是一個剛把曦瑤從火坑裡救出來的男人,也是一個曦瑤明白能託付終身的男人。忐忑、好奇、不安、緊張,那時的曦瑤就像在伊甸園猶豫著要不要偷嚐禁果的夏娃。

當男人的氣息鋪天蓋地的佔據曦瑤的世界,曦瑤是願意的。儘管內心顫抖地如暴雨裡在山洞裡瑟瑟發抖的小貓,儘管那夜最後什麼都沒發生,對曦瑤而言,這樣東西也早已屬於那個男人,曦瑤的人生軌跡也註定與那人糾纏。

不過這樣的覺悟,卻遠遠沒有後來的那天早上來得深刻。那是個出遊日子的早晨,曦瑤懵懵懂懂地在起床氣裡摸到了身邊的男人,「恩,我男人」不加思索地,曦瑤覆了上去。

那日,喊醒曦瑤的不是隔壁鄰居家的吵雜公雞聲,也不是那窗邊檯子上的手機電子鈴聲,是一抹鮮紅、一份痛感還有一個身盼的男人。如夢醒時分般的恍惚,如幻想砸地般的破碎,沒有教科書上的溫言軟語,曦瑤靜靜的看著那倚著床板滑著手機的男人。

好像,一切都亂套了。

湖邊的美景好像不復存在,耳邊的鳥鳴好像喚著杜鵑地啼叫,碗裡的食物似乎失去了他的色香味,身旁的人變得如黑白般陌生,世界好像,都不一樣了。

曦瑤開始惶恐,她好像失去了什麼,她好像失去了什麼很重要的東西。她迷惘,她慌張,她忍著剩下的一絲痛覺在似乎應該熟悉的路上走著,然而到底痛的是哪裡,她不是很清楚。

走著,走著。

終究是走到了路的盡頭。曦瑤不想就著懸崖跳下去。

那究竟只是樣東西。   能是贈給心愛之人的禮品、能是證明清白之身的證據,能是任何東西,但也不過就是樣東西。曦瑤可以選擇把這樣東西交出去,對方也有權利選擇不收,一樣東西送錯了時機或者送錯了人,也沒有必要難過什麼,

畢竟,那不過就是樣東西。

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