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原創小說大賞|把握最靠近夢想的機會
HOT 閃亮星─黑白沙漠狐各類稿件大募集

十三、回家

        我心中祈禱這間餐廳的隔音設備夠好,否則可能方圓十里內的包廂都能聽到我剛剛的這段話。

        吼完後我非常的喘,跟悶油瓶對峙是非常消耗體力和智力的事,更別說還要在脫臼的情況下完成這一切。

        悶油瓶的動作完全停了下來,我的體力也到了極限—我鬆開了右手,順著他的背慢慢地滑下來。一下地我雙腿便抖得站不住,扶著左肩癱軟在就近的椅子上,渾身大汗淋漓,喘得像隻離水的魚。

        悶油瓶垂著眼看我,神色複雜,他再度伸出手—這時我已經疲累得不想再躲,也躲不開—幸好他只是握住了我的肩和手臂,俐落地替我的關節復了位。

        復位的那一下也真夠受的,我扶著肩膀,硬是忍痛,再度斷斷續續地說—連聲音都是抖的:

        「小花他......只是在製造我跟他睡過的假象,事實上,什麼也沒發生......是真的......」

        悶油瓶看著我,從表情上判斷不出他相不相信我說的話。他只是微微皺起眉,問:「他為什麼要這麼做?」

        來了!果然一定必問的關鍵問題。

        說?還是不說?

        不管了!死就死吧!

        我捏了一下肩膀,當作給自己的一點鼓舞,回道:「小花知道了我們的關係,他......不太贊同......」終究我還是用了一種很委婉的說法,而且刻意隱瞞了關於我家人可能會反對這類的事。

        悶油瓶的表情變得有些古怪,他又問:「你一開始為什麼不說?」

        果然他會問什麼完全如我所料!

        饒了我吧......一連兩個關鍵問題啊…...我緩緩閉上眼,覺得心力交瘁。

        「因為我害怕。我害怕你會開始考慮起我身旁的人的不贊同,我害怕你考慮後得出的結論是我們不該在一起,我害怕你會像以前一樣什麼都不說就離開我身邊,我害怕......」

        失去你。

        我喉頭一哽,最後三個字怎麼也說不出口,感覺若是說了,眼眶中的熱度便再也忍不住。不過總的來說,也說得夠多的了。        

        閉上眼睛,看不見悶油瓶的表情,這些心底話好像能夠比較流利地說出口。

        話聲終了,悶油瓶一陣沉默,我緩緩睜開了眼,心中做好最壞的打算—

        沒想到會近距離地對上他的眼,我愣了一下—悶油瓶不知何時蹲下身,與坐著的我平視。

        他的表情幾乎沒有變化,只有眼神似乎透著淡淡的無奈。他盯著我,說:「你到底是多不相信我?」

        跟悶油瓶相比,我向來是有問必答的那個,但這個問題,我扶著肩好半晌,擠不出話。

        要跟一名職業失蹤人員談信任這種議題,我不知道誠實回答是比較傷他的心,還是比較傷我的心。

        悶油瓶的目光沒有離開我,又說:「我並不是隨便跟誰回家都好的,這些日子,難道你一點感覺也沒有?」

        我看著他,還是說不出話,但眼前悶油瓶的臉開始變得模糊。

        這些日子,我當然有感覺,所以我每天都在祈禱,祈禱著這場美夢,可以不要有醒來的一天......我的恐懼與患得患失,悶油瓶是不可能會理解的;但是他現在說的這些話,我也從來沒妄想過自己在有生之年有可能會聽到。

        我吸了吸鼻子,眼前糊成一片,已看不清悶油瓶的表情。我聽到他輕輕地嘆了一口氣,然後感覺自己被摟進他懷中。

        「吳邪,回家吧。」他說。

回作家的PO

回應(1)


瓶邪萬歲~~
2018-07-20 22:22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贊成~~~
2018-07-25 20:06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