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EXO段子】當你生病時_暻秀

當你生病時_暻秀

「咳—咳咳—」幾聲突兀的咳嗽聲迴盪在安靜的寢室內。

最近不知道怎麼了,再怎麼喝水、喉嚨也乾的要命。

有可能是因為季節變化的太快,所以有點小感冒了。

我努力壓抑著喉嚨的搔痛,小心的爬下床,走出房間,現在大概是凌晨兩三點吧。

在關上門時,回頭看了一眼還正躺在床上的暻秀,看起來睡的很沉。

昨天晚上因為真的不舒服,所以有在他面前咳了幾下,但是我用嗆到之類的理由蒙混過去了。

要是讓他發現我生病了,肯定會請假空出時間來,逼著我去看醫生,然後在家陪我的。

可是他的戲接的越來越多,每天也都壓力很大的樣子,我不想要麻煩他。

我拿起以前出去玩時買的紀念馬克杯,按下了加熱水壺的按鈕。

熱水慢慢的注入杯子裡,同時冒出的水蒸氣迴繞在杯子周圍。

記得前陣子才買了幾包日本的成藥,聽說吃了那個可以有效的控制症狀。

我在廚房旁邊的儲藏櫃翻了翻,才終於看見它塵封在角落裡。

「咳咳—咳—」白天的時候還沒有很嚴重,但一躺下睡覺之後,感覺咳也咳不完,甚至有時會咳到想要嘔吐。

我趕緊拿起熱水大大的喝了幾口,才輕輕把感冒藥的包裝撕開。

「妳生病了」一道溫暖又熟悉的聲音劃破寂靜的空間。

那是直述句而不是疑問句。

「—暻秀!」我嚇的肩膀抖了一下,轉頭面對聲音的來源。

而感冒藥還被我拿在手中。

他穿著極簡的黑色短袖、和灰色的五分棉褲,站在我面前用他大大的眼睛看著我。感覺就好像已經在那站了很久。

「別吃這個,我現在帶你去看醫生」他快速的伸手過來,一下就把我手中的感冒藥拿走。

「欸—那不是藥啦—還我啦,暻秀哥」我發現手上的東西被拿走之後,急著想要把他拿回來。

「那不然是什麼」他把藥包舉的高高的,揚起了眉毛用無奈的眼神盯著我。

雖然暻秀身高不高,但是對於身為女生的我,還是有點身高差的。

「呃—宵夜…之類的?」我拉著他舉起的手臂,一邊歪著頭想了個藉口。

「…那我要吃了喔,剛好有點餓」他無言地看著我嘆了口氣之後,作勢要把藥包的開口朝自己嘴裡倒。

「欸欸欸—不行啦!—」看著他真的要吃的樣子,我連忙把雙手摀在他的嘴巴上,不讓他得逞。

「那個藥不能隨便—唔…咳咳…咳咳咳…」好像因為太激動了,所以嗓子出太多力,讓我突然就開始咳嗽了起來。

而且一咳起來就止不住。

「…還好嗎?」暻秀哥看著我突然臉色變白,把手上的藥包放到桌上,輕輕地拍著我的背。

他的眉頭皺了起來,我從他黑色的眼珠裡看見了擔心的情緒。

暻秀哥平常的表情不多,可以說是根本只有一號表情。

…還有偶而嘴唇會變成愛心的笑容啦。

雖然他不會把情緒表現在臉上,也不常說出心裡話,但是我總能從他的眼睛看見很多不一樣的東西。

開心的時候,眼睛睜的大大的,平直的眉毛也會被挑的高高的,就像初生的小狗搖著尾巴一樣的感覺。

而不開心的時候,眼睛會稍微瞇起來,眉毛也會緊緊的鎖著,原本已經夠黑的眼珠會看起來更暗沉。

我把手收回來摀住自己的嘴巴,但是完全沒辦法止住喉嚨不停的收縮,就這樣難受的蹲了下來。

因為不斷的咳嗽,所以腹部也跟著收縮,這讓我覺得胃也開始痠痛了起來,把另一隻手放到了肚子上按著。

「先喝幾口水」不知道甚麼時候,暻秀哥已經重新裝好了熱水,把杯子遞到蜷縮在地上的我身旁。

我重新緩了緩呼吸、深吸了幾口氣才終於控制好暫時不再咳嗽。

「…謝謝」我接過了杯子,喝了幾口水。

我能感覺到臉頰因為剛才的上氣不接下氣而紅了起來,也感覺到腦袋像轉了好幾圈一樣的暈眩。

「讓我看看」暻秀哥看到我急驟變白的嘴唇和與之對比的臉上潮紅,單膝著地的跪在了我的面前。

他伸出左手往我的額頭上撩起了原本覆蓋住的瀏海,而右手則是貼上我的額頭。好像是在測量我的體溫。

「妳發燒了」又是跟一開始一樣的直述句。

「我帶妳去看醫生」他扶著我的身體,讓我能夠順利的直起身子來。

我站起來之後,抬頭重新看向暻秀哥,才突然想到了什麼。

「等一下…」我用沙啞著的聲音低咕著,拉開了暻秀哥原本摟住我的手。

又回到了剛剛放著藥包的櫃子前,只是這次拿出來的是口罩。

我把口罩兩邊的細繩掛上耳朵,仔細的戴好口罩。

這樣才不會傳染給暻秀哥。

「好了,沒事了,暻秀哥,不用去看醫生啦」我從聲帶中間擠出了氣音,笑著對他說,雖然他現在應該看不見我的笑容。

「…走吧」那個好看的眉毛又更深深的鎖了起來。

他走向我,拉起我的手就想把我拉過去。

「唔…不能啦…這樣你的身體怎麼辦—快回去睡覺啦!」要是他現在陪我去醫院了,這個時間肯定掛的是急診,而這種相對輕微的感冒肯定會需要等上一到兩個小時。

那樣的話,他今晚肯定也就不能睡覺了。

而我記得明天他確實有滿滿的行程。

「因為你是很重要的人,所以不能隨隨便便浪費在我身上啦!」我抓住他拉著我的手,想把他的手撥開來。

「…」但是他突然放輕了力道。

甚至把手放開來了。

「呃…怎麼了…」我被他突然的舉動嚇到了,暻秀哥是一個可以突然做出令人驚嚇的事情的人。

他靜靜的看著我,雖然沒有什麼表情,但我明顯感覺背脊涼了一塊。

但是他不理會我的詢問和我依然驚嚇的表情,把雙手逕自放到我的臉頰上。

正確來說是捧著我的臉,隔著一層的口罩。

本來以為就只有這樣而已,但是才一個眨眼的時間,我就在眼前看到了放大好幾倍的臉。

又因為突如其來的靠近,讓我不自覺的閉上了眼睛,等待他對我降下什麼恐怖的懲罰。

可是隨之而來的只有唇瓣上傳來的溫熱感覺,還有因為濕熱的吐息,所以蒙上一層霧氣的我的眼睛。

欸?

是接吻嗎?

明明我以前怎麼跟他索吻,他都不給的說?

說什麼等我20歲了,才可以做的?

雖然剛剛的一切都只是隔著口罩而已。

可是!可是!

「什麼?」感覺到剛才罩住我的陰影離開了之後,我才重新睜開眼睛。

看著眼前的那個表情還是一樣的男人,我的手不自覺的撫上了嘴唇(雖然還是隔著口罩)。

剛剛那個是真的嗎?真的是吻?

「以後不准說什麼浪費,對我來說,妳才是最重要的人。」他的手還是依然放在我的雙頰上,真摯的看著我說。

只是我現在腦袋就像被好多重砲給砲擊了一樣,混亂又昏沉的難以運轉。

看我沒有給任何回應,所以他重新拉住我的手。

「那現在可以走了吧?」雖然這樣問著我,但明顯我回答什麼,結果都是一樣的。

如果說這是懲罰的話,那我每天都想要惹他生氣。

在暻秀哥轉過身之後,跟在他後面的我,看見了明顯變的赤紅的他的耳朵。

「因為是隔著口罩,所以沒有違反約定」

好像

又聽見了他小聲的自言自語。

___完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1)


D.O.好帥氣(///▽///)
文中的女孩好幸福啊~
我也愛EXO( ^ω^)
私心是暻秀耶ヾ(*´∀`*)ノ
妳的文字好細膩啊~
看來我要向妳好好學學了!!
加油(*^o^*)
#奈(^3^)
2018-06-17 15:16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請盡量把文中女主當作自己~哈哈
暻秀真的是越看越可愛啊
2018-06-18 10:50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