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魅魔少年的憂鬱

      我一回家就橫倒上床。

      絲襪沒脫、襯衫沒解,皮包丟在床尾,只有電風扇對著窄裙中吹,在悶了整天的熱氣中灌入一絲清醒。

      好黏。

      但是我動也不動,除了呼吸,就連呼吸的維持也僅僅是不憋氣而已,儘管該做、想做、最好是早點做、遲早必須要做的事情滿出意識,我仍然動也不動。

      眼睛自然而然閉起,我拒絕思考下一次睜開眼睛會是幾點,意識在電風扇的白噪音中逐漸朦朧……

      這時,感覺到右腳踝的觸碰。

      像是蹭人的貓,在修長的身體摩擦過絲襪後,又勾回有力的尾巴,但我沒有養貓,屋子也沒有別人。

      輕巧的碰觸攀上小腿肚,一整天的緊繃似乎出現破口,隨著不知名撫壓流瀉而出,宛若探詢、愛慰的觸感繞過膝窩,爬上大腿裙緣。

      睜開眼睛,背著日光燈的是一張少年的臉。

      四目相對,他的眼神非常認真,單薄的唇隙輕啟,雖然雙手扶著我的腿根,但感覺並不沉重,一則他跪伏在床邊,二則他赤裸的胸膛看起來十分清瘦。

      啊,這是我的夢吧?

      突然想起自己已經不知道多久沒有自慰,一定是大學時代無法想像的間隔,即使在四人宿舍中,也要找到空檔享受的拗執,好像隨著青春一起遠去,出社會後獨居的單人床上,熄燈闔眼後就只剩睡覺。

      然而現在,有個赤裸的少年伏在我面前。

      「來吧。」我的氣音向他輕語。

      他抬起右手,那是骨節明顯的長指,指尖無意劃過我的喉間,笨拙地摘起襯衫鈕釦。

      一顆……兩顆……緊縛整日的胸脯終於透氣,隨著加快的呼吸,彷彿迫不及待迎向少年青澀的探觸。

      少年深深吸一口氣,再緩緩吐出,他的手離開襯衫,搖搖晃晃往胸罩的蕾絲緣……

      砰──

      少年軟倒在我身上,猛然的衝擊不至於劇痛,但我還是嚇了一跳,耳邊是他游絲般的喘息,見不到臉。

      「你……還好嗎?」我有點緊張,他滿十六歲了嗎?如果要送醫急救的話,醫生會不會問我是他的誰?一個大人帶著沒穿衣服的未成年少男,怎麼想都不單純啊!

      「哈……脫……」

      他好像在說什麼,但氣力全無的細聲根本就聽不懂。

      「……脫……看……」

      我把他從身上推開,發現他的確纖瘦得驚人,他被我翻作仰躺,嘴巴喃喃掙扎,但淺快的鼻息間說不成句。

      「拜託……」他的雙眼迫切大睜,死命看著我。

      「你到底是要什麼?喝水?吃東西?尿尿?」

      我每問一句,他就吃力地搖頭,最後我索性把耳朵湊近他嘴邊,微語伴隨熱氣鑽入耳中:「拜託……妳……幹我……」

      「什麼?」我連忙與他拉開距離,他還是盯著我,但咬起下唇,紅暈明顯泛出顴骨。

      「小子,我們剛剛不是正要做嗎?是你自己突然停下來欸。」

      他別開臉,倒豎惱眉,不知道是喘還是氣,總之沒有回答,我看著頷骨邊緣落在頸上的瘦削陰影,隨著呼吸起伏動搖,鬢角末端盈出薄汗,明明是剛出落男性線條的未熟軀體,我包裹在絲襪與內褲深處的陰部卻脹痛起來。

      是他自己說要的,不要緊吧?我的手探進少年大腿之間,指甲刮到陰囊瞬間,他抖了一下,我靜止三秒,見他除了喘息外,沒有其他反應,便輕輕撈起兩邊囊袋,用掌心摩娑起來。

      「哈……唔……」喘息間出現新的聲音,少年的指尖輕推我的手,但完全絲毫沒移動我半分,我進一步往上,握住已然半翹的莖根。

      「不……嗚……」

      「不是要我幹你嗎?」我在他的股間說,專心對少年泛著淺紅的下體使勁。

      「不行……」感覺得到他原本要怒吼,但只發出無力的氣音,「手……沒用……妳的……用妳……」

      「用我的什麼?」我抬頭看他的臉,他雙眼緊皺,仰著脖子,露出蠕動的喉結。

      「妳的……屄……給──唔。」他緊緊閉嘴,可能是因為我的手已經不自覺滑到龜頭下緣,每當我的虎口往上套弄,他就震動一下。

      搞什麼啊?都已經這樣了,這小子還嫌棄我的手嗎?

      「喂,說老實話,你不爽嗎?」我惡聲傾向他的耳邊。

      他微弱搖頭,但又突然連點幾下頭。

      「所以……請不……」

      「既然爽的話,幹嘛一定要用陰道?」

      只見他緊抿著嘴,除了粗重的鼻息,什麼聲音也沒發出,我突然意識到自己不對,於是放緩手中動作,才見少年緩緩睜開泛紅水潤的眼睛。

      「我……要餓死……給我……」

      「餓死?」我不知不覺停下動作,盯著他始終認真的雙眼,「那你要……呃,喝牛奶嗎?」

      少年怒目瞪我,感覺手中的陰莖又挺了幾分。

      「我是……魅魔。」

      「嘎?」我俯視床上的少年,所謂的魅魔,難道不是擁有緊實胸肌、粗曠鬍渣、高挺鼻樑和深邃雙眼,渾身散發男性賀爾蒙的生物嗎?

      「魅魔要……」他沒能把話說完,但越來越急切的眼睛仍盯著我。

      「對魅魔來說,跟人類做愛就是吃飯吧?」我邊整理思緒邊說,「你說快餓死了,也就是──你很久沒做愛?」

      只是眉毛角度的細微變化,少年的表情就轉為瞪視。

      「到底是餓多久才會像你這樣啊?」

      他一咬下唇,然後低聲說:「一個月……」

      一個月啊,我突然有點感慨,以魅魔的標準,我已經餓死多久了呢?

      「可以嗎?」魅魔少年別開視線,雖然怒氣還沒完全從臉上消失,但更多的是不安。

      「可以什麼?」我的手再度輕輕套弄,少年瞇起眼睛,微微哈氣。

      我的另一隻手撥開他前額黑髮,發熱的汗水染溼手心,我輕拉他的耳垂,湊近問:「告訴我,你想要什麼?」

      「說過……妳到底………唔…………」少年的話被我在下體的動作制止,我握著已經完全硬挺的陰莖,把他的臉轉向正面。

      「我可是第一次遇見魅魔,確切來說,到底該怎麼做?」

      我的手隨著呼吸一緊一鬆,維持對少年一定的刺激,但讓他還能有餘力瞪我,他使盡全力咬牙,最後從齒縫說:「用妳的……陰道………幹我……的雞雞。」

      果然還是得這樣,在鬆緊之外,我又開始上下套弄,少年跟著擰眉,呼吸聲越來越抖。

      「如果說,你在還沒進來之前,就高潮呢?」

      瞬間,他緊皺的臉上閃過恐懼。

      可是在我手中的陰莖不只硬,已經脹成完全不同的模樣,透明的汁液滲出尿道口,流進我的指縫,我心念一動,往那小巧的黑口舔去。

      「嗚……」魅魔少年硬是把嗚咽悶在喉頭,但空抓著床墊的十指已經到極限,我鬆微放鬆,見他趁隙吐氣,冷不防又是一舔,清脆的呻吟同時竄出。

      「拜託……啊哈……給我……屄……拜……嗯唔……」

      還真是──我同時鬆開嘴巴和手,癱軟在我床上的魅魔渾身潮紅,只能斷續喘氣,眼角含光的雙目斜斜望來,唯有陰莖直挺挺的,幾乎要貼上他扁平的小腹。

      我單手扣上襯衫,拎起床尾的包包,還穿著絲襪的腳套進跟鞋。

      「等……」魅魔少年微弱的哀鳴在門口幾不可聞,我回頭在唇上比出食指,接著轉身離開公寓。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