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搶,POPO講堂進階 ...
HOT 閃亮星─三杏子作家收入兌換稿費服務調整說明耽美稿件大募集

生命中,花開的聲音:推你一把

我喜歡過去的風景勝於未來。

在列車上,迎面而來的風景總是令人措手不及,往往只來得及驚呼一聲便與之擦肩而過,這種時候只要回過頭,那綺麗美妙的風景便能盡收眼底,儘管,它只會逐漸遠去,最後化為夢幻般的泡沫消失無蹤。

沉醉在過去的風景已有無數個年頭,時而捧腹大笑時而哀傷落淚,最多的情緒還是惆悵與懊悔,「如果當初怎麼做就好……」、「如果能回到那個時候……」等等的聲音占滿思緒。

在不知不覺間,我已經無法面對未來,對一成不變的過去感到厭煩,然而無論把頭怎麼擺目光都只會聚焦在過去,這讓我有些痛苦卻無可奈何。

「假如緬懷過去不能讓你感到開心的話,那麼一點意義也沒有。」

旁邊不知道何時出現一名老人,他舒適地翹著腳雙手壓在後腦上,淡淡地瞥向我,那是一雙與他滿面皺紋不相襯,帶有生氣的眼眸。

我認出這個人,他常常在車廂內遊走,到處騷擾其他乘客。

「我注意你很久。」

這什麼老土的搭訕方式!

「你一直看著過去。」

我遠眺愈跑愈遠的風景,充耳不聞。

「因為拉開距離,你才會覺得過去很美好,如此一來,你就會錯過面對未來的勇氣,進而錯失更美好的東西。」

「我不認為有更美好的……」猶豫片刻,我忍不住反駁他。

「沒看到不代表不存在,給你說個故事。」

老人說了他的過去,他曾經是紅極一時的演員,後來因為緋聞和債務問題被迫離開演藝圈,淪落到街邊撿廢棄物維生。他短短一語帶過,然而從滄桑的語氣中我感覺到期間發生許多事。

「我很順遂地走上想走的道路,那段日子是我人生中最意氣風發的時期,享盡榮華富貴,偏偏那麼短。」

「你會後悔嗎?也想回到那個時期?」

老人搖了搖頭,「最落魄的時候我遇到一個抱著鵝黃色小毛毯的可愛小女孩,她把毛毯給我對我說:『毯毯給你,在這裡睡覺會感冒哦!』,後來她母親慌張地衝過來把她抱走,毛毯因為被我這髒兮兮的流浪漢碰過所以不要了。」

印象中,我小時候也有一條毯子,後來到底去哪了?

「眾叛親離、一無所有的我,卻得到一條溫暖的毛毯,雖然有人會覺得一條小短毯無法保暖無法賣錢,根本沒有實質上的幫助,對我而言……」老人哽咽起來,「那就是上天賜給我的寶物。」

「有這麼誇張?」

老人用手背抹去眼淚,「很多人不知道,有時候只是個簡單的善意,便救贖了那個被施予的人,那女孩宛如一襲清泉,滋養了乾涸崩裂的我。」

面對如此誇張的語調,我不知如何回應。

「後來我打起精神認真生活,有空就去當義工幫助有需要的人,在那裡認識我的妻子,重新擁有美好的生活。我想告訴你,往前看並不可怕,當時我要是沒有往前走,肯定看不到現在的風景。」

的確,要是沒繼續走下去也許就無法和重要的人相遇。

「但那是你的風景,不是我的,未來不一定會好轉,也可能越來越糟。」

我不禁悲從中來,當初論及婚嫁的男友在結婚前一天向我坦白他劈腿,而且孩子已經半歲,我怒不可遏作勢要拿鐵鍋砸他,他逃到陽台上威脅我再靠近就要跳下去,結果,他手一滑從十三樓掉下去了。

「不管他是不是活著,沒有他,未來的風景就是一片漆黑。」我把臉轉向窗外,只有向後看才能看到那些耀眼的曾經,每一抹笑顏,每一個眼神都只給我。

「問題是你能看見的只有這些,這麼多年你還看不膩嗎?」

事實上,我希望看到更多的他,更多我們幸福的片段,可惜前方只有黑暗。

「你想看的風景,往前看就能看到。」老人的耳語如同誘人走上不歸路的惡魔。

「我很久以前看過,只有失望而已。」因為失望就更不想看,久而久之連看的勇氣都失去。

「那是你不夠仔細,既然這麼害怕,我就陪你看看前面,一眼就好。」

在老人鼓勵的眼神下,我緩緩轉過頭,才剛往前轉視線有如駛出洞穴般明亮起來,我看到自己和另一個人相遇相愛,有兩個屬於我們的孩子,我會和未來的戀人白頭偕老,並且告訴他:「遇見你很幸福。」

「這是?」回過神來我已淚流滿面,這是我幻想過的未來,只是男主角不同。

「我說過,只要向前看就會遇到更美好的事物。」蒼老的嗓音透出的堅定,令我開始相信他說的話。

「你為什麼要來跟我說這些?」

老人淡淡地笑:「因為我認為你需要被推一把,那女孩推了我一把,所以我也去推動別人,世界就是因此流轉,我想將這種精神傳承下去。」

說完,他站起身:「來,把頭裝好,列車快要進站了。」

「啊?」我雙手抱著飄浮的頭,頸子斷開處已經很久沒接上,在老人期許的目光下,我默默把頭接回身體,霎時,全身變得很重,回頭也卡卡的。

「你已經可以下車了,只要你願意就會有未來,勇敢前進吧。」老人深怕錯過似的推著我,「碰到挫折難免,那種時候你要相信自己有跨越過去的勇氣。」

「……謝謝。」我頓了頓,問道:「那你呢?不下車嗎?」

老人搖了搖頭,「還有許多人等著我去推,在車上淨空前我不會下車,如果你想要答謝我的話,在全新的人生裡,你也能去推誰一把就好了,無論是多麼微不足道的事,都有可能成為推開他緊閉的窗的契機。」

我鄭重點頭。

下車前,望向車外掛著「投胎」的站牌,我依舊有點畏縮,但老人微笑輕拍著我,那掌心裡彷彿灌注無限的力量。

──謝謝你,推了我一把。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章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