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米琳《剛剛好,先生》
HOT 閃亮星─海盜船上的花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青春永遠是瘋狂的代名詞

我坐在你的墓前,細數著曾經的瘋狂。

從第一次見面到現在也才短短五年,和你相擁的日子卻足以讓我回味五十年。

閉上眼還你看見你如同宇宙深邃的雙眼,還能聽見刺耳的警哨聲,也還能吞下你給我的那些白色藥丸。

直到現在我仍相信那一罐罐藥丸是來自天使的救贖,可是英杰總說那是撒旦的審判。

是毒品,是摧毀他一生的子彈。

我一直是不敢吃藥丸的人。

所有的藥品一定要是粉末我才敢下肚,可是除了祂。

吞下祂的那一刻彷彿所有血液都在澎湃著,刺激著我每一個細胞,腦中所有令人作嘔的回憶都溺斃在祂帶來的快樂裡,我不再受人欺負,不再跟著英杰懦弱的步伐。

彷彿我可以拾起他們攻擊我的利器,朝他們揮去我所有的委屈,看著一滴一滴鮮血從臉、脖子、胸口溢出⋯⋯

祂又在控制我的情緒,控制我的全身上下,使我瘋狂,使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快感。

我似乎明白了英杰所說的「鮮血的世界」是長什麼樣子。

我上癮了。

就像走在開滿彼岸花的道路上,腳踩著鮮豔的紅色花朵,漂亮極了。

我也分不清那是花的顏色,還是誰的血液。

我唯獨清楚知道的是你站在我面前,給我擁抱,給我溫暖,給我一切我所想要的愛,也給我祂。

不知道能不能怪你,怪你讓我上癮,讓我再也回不去純白的自己。

可是怎麼辦,我愛你,我怪不了你。

是你在連英杰都放棄我的時候對我伸出手,將充滿幸福快樂的祂放進我的手心裡,用你粗糙的手中抹去我眼角的淚,輕輕地擁著我,「亮亮,一切都會過去的,妳只要快樂就好。」

可惜一切都已經回不去了。

往後的日子沒有一刻安寧。

不停的爭奪、殺戮,死亡可以不需要任何原因,不管是你、英杰、還是我,都已經不再是最單純的時候了。

我緊握住一粒粒白色的藥丸,心想著如此可怕的自己,還有沒有資格品嚐如此神聖的祂,可是我愈懷疑自己,就愈渴望祂在血液裡流動的快感。

直到你死去的那一刻,我徹底爆發了。

我不再一粒一粒細細的品味,也沒有注意那是多少天的劑量,滿嘴的藥丸,卻沒有帶來一絲快樂的感覺,是我喪失了味覺,還是喪失了快樂的能力。

怎麼了?

彼岸花為什麼都開著?

天使為什麼不降臨了?

你為什麼不在了。

醒來後,新聞台正播報著廢棄工廠的槍殺案,死者的傷口上灑滿了白色藥丸,被浸泡在鮮血裡,染成鮮豔的血紅色。

你似乎早已預測到我會失控,留下來的那張遺書我也只記得一句話:「亮亮,真正的天使不是祂,而是妳。」

可是少恆,你曾看過擁有紅色翅膀的天使嗎?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