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老師開課啦,教你擺脫老梗 脫穎而出
HOT 閃亮星─裴甯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生命中,花開的聲音:木槿花

        明媚的朝陽灑落一地細碎的陽光,榻榻米木草的味道摻雜著空氣悶熱的氣息,縱使在太陽直射北迴歸線的夏日,仍有挾帶蟬鳴的薰風襲來,沁人心脾。角落裡斑駁的衣櫃引誘著讓人一探究竟,灰色的塵埃隨著打開衣櫃的動作散佈到空中,一朵風乾的木槿花悄悄的掉落在榻榻米上。

      在稚氣未脫的孩提時代,總愛纏著奶奶在樹蔭下的石桌泡上一壺溫熱花茶。沁涼的微風觸動了風鈴,樹葉間彼此撲撓發出沙沙的聲響,彷彿身處巨大的音樂廳,雄蟬腹鳴和著稚鳥高歌,細長的葉梢宛如小提琴的琴弓,弓毛似輕捻又似愛撫,滑過緊澀的琴弦,洩出夏季的樂曲,伴著香氣四溢的花茶與奶奶的人生道理。

        撿起落在榻榻米上的木槿花,耳邊似乎又傳來奶奶叨念的嗓音。猶記鄉下奶奶家院子裡那一叢叢綠中一點紅的木槿,像極了調皮的孩子偷偷塗上母親的口紅,迎著微風笑得恣意張揚。從底部的深紅漸漸到粉色,花瓣層層重疊,綠葉溫柔包覆,宛如捨不得孩子著涼的母親,以自己溫暖的臂彎靜靜守護。

        「瑾花不見夕,一日一回新。」奶奶說,木槿是最聰明的植物,因為它懂得在有限的光陰裡展現最美的自己。她微笑的嘴角上揚,眼角的尾巴洩露了歲月的痕跡,年幼的我還不懂何謂死亡,但看著花開花落卻有些許惆悵。

        直到有一年夏至,我在奶奶的院子裡遇見好多不甚熟悉的親戚,細碎的嗚咽聲與白色的布幔充斥著我的耳朵與目光。我被大人們趕到院子外,怪異的誦經聲從房裡傳來,我一個人走到奶奶最愛的木槿旁邊,摸了模乾涸的土壤,想著,奶奶今天怎麼忘記澆水了呢?

        當我興沖沖的採了許多木槿花想送給奶奶,只見奶奶安詳的在屋裡睡著了,我躡手躡腳的把火紅的木槿擺在奶奶枕邊,為刺眼的白色添上一絲生動的色彩。

        薰風襲來,又是綠影搖曳的夏日,院子裡的木槿花依舊開得恣意張揚。當年的我涉世未深,但奶奶的離去卻在心中盪起一波波漣漪,我不明白,為什麼我無法再見到奶奶了?

        我一直以為,時間是最好的傷藥,奶奶的離去終究會在我心中淡去,然後,年復一年,我始終無法忘懷。奶奶眼角的細紋、斑白的髮絲、和藹的嗓音,無一不在腦海中留下深深的刻痕,宛若烙印在心上,難以除去。每當夜深人靜,我總想著奶奶,默默落淚,然而,不會再有人用著早已洗白的手帕,替我拭淚。

        直到那年,紅色的木槿開得格外嫣紅,和煦的太陽灑落一地細碎的陽光,映照在鮮嫩的木槿花上,原滾的水珠閃閃發光,突然,我頓悟了。我為奶奶的離去以淚洗面,卻不知,其實奶奶從未離去——在院子的木槿花裡、在鄉下榻榻米的味道裡、在每一次風吹過樹梢的聲音裡,奶奶一直都在。

        我揚起嘴角,露出奶奶最愛的笑容,而許是陽光太過刺眼,我的眼前一片模糊,朦朧中,彷彿看見奶奶澆灌木槿的背影,和桌上冒著熱氣的花茶。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