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程雪森怎麼可以如此冷靜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生命中,花開的聲音:青春綻放

    青春有朋友才精彩,但曾經的我以為,「朋友」,可有可無。可不是嘛?當我最需要有人陪我,就連這個想法都能成為暗器把我刺傷。依賴和渴望朋友的心情,從原本的受拙、不信命運、到最後的絕望和麻木,已經經歷三年之久,甚至更久,我沒怎麼去算。你說,在一個只有灰色世界的世界生活,有誰會去思考燒腦的數學題?

    那時候下課時候,班上都會分成四類人。忙著抄作業的、結伴去食堂的、在課室後面玩樂喧嘩的、以及坐在位子上和朋友邊吃邊談笑風生的。而我,屬於第五類人,自己一個人坐在位子做自己的事情。班上的大家曾說這叫做「自閉」。或許這真的是自閉,但我又能怎麼樣?硬是參與你們,說不定下午你們私密的聊天室裡會出現「那自閉的傢伙居然厚臉皮找我們,好惡心」這樣的議論。

    所以啊,那時候的我,成績都是屬於中上的(五十一個人,第十九名,是中上吧?),因為必須自己完成很多很多完全不是人做的作業,必須自己理解那煩死人的概念。就這樣,我和同樣的同學一起過了三年。第三年,是我完全料想不到的轉折點。我住在馬來西亞,初三那年有個叫統考的考試,有點像臺灣的高考,但是那是初中得考的。總而言之,那時我遇上一位很好很好的同座。在這裡我叫她雯吧。

    那女孩子,個子很高又很瘦,特別喜歡排球,是排球校隊。當老師分配我們同座時,我心裡好像閃電「磅」的一聲,電流通過動脈在體內流動。雯也是討厭我的人,今年依然不好過了。人是人猿的進化,天性這東西還是存在的。我的天性就是太愛幫助人,難聽點這叫多管閒事。有一天,我們必須把歷史問答題測驗的訂正交給歷史小老師,雯錯得很多,卻居然要到食堂吃飯。不交可是會扣分的,我看著被擱在桌子的作業,心裡難受。

    雯回來的時候,她嚇到了。她最討厭的女生竟然為她訂正問答題,而且已經完成了一半。那時候的我,手可是疼得厲害,心裡咒罵著自己的天性,但不久後「同學愛是必須的」這種道理已經壓過咒罵。我完全不知道,我的天性,會讓雯對我改觀。

    因為雯是積極樂觀的傻大姐,因為她總是覺得世界沒有絕望的懸崖,我漸漸的被她影響。不愛在這班說話的個性在心裡深處逐漸被埋藏。雯猶如女媧,掉了很多很多七色石,為我的初三染上繽紛的色彩。感謝著她,我眼中的世界第一次出現了顏色。

    我們是一整年的同座,她覺得我奇怪卻善良,我覺得她上進而且天然呆。懷著這樣的心態,我們迎來初中的畢業。我邁向理科之路,而她走向文商的道路。分道揚鑣,見面逐漸變少。

    「青春綻放,永遠不晚」,懷著這樣的心態,我一改昔日性格,學習雯的開朗到達理科。雖然因為這種性格,我還是被新班級的同學說我自來熟、很煩所以常常被欺負以及做開玩笑的話柄。只不過不同于初中的是,我有不在乎這些的朋友。我的改變,大多數都是雯的功勞,而我相信她肯定沒發現。

    我的生命,至少在青春的時候是一片死氣沉沉的廢墟。花開的聲音因此簡單清脆,雖然聲音渺小的我遲遲無法聽見,不過……現在注意到的時候……

    依然不晚。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