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POPO華文 ...
HOT 閃亮星─牧苗酒耽美稿件大募集

生命中,花開的聲音:花開花落,人間百態。

『花開花落』的比喻常被文人墨客拿來引用寄情,譜出許多優美的詞句,自然之理的現象在文人的謬思下被賦予了超越生命的使命。

比方眼前這本書,標題:『當冬日來臨,我聽見花開的聲音。』一看,就知道十之八九是突破人生逆境轉念之類的故事,但是仔細想想冬天哪來的花?就算有,最好是有人能聽到花開的聲音!文人全是和超人一樣的先知嗎?

「阿宏、阿宏,發什麼呆?」小芬側著頭,擋住我的視線,打斷我的思緒。

「想不到你對這類文學書也有興趣?還以為你們理工科出生的只會看數據講幹話。」小芬微笑的拿起我剛剛舉例的那本書。

『哈哈,妳不知道,剛剛心中已經是幹話滿檔。』我微笑不語,裝裝文青。

「前些日子在網路上看到,這家出版社有在徵文呦,你這位滿滿負能量的幹話王,要不要試著轉換一下,投稿試試?」

「別了,我的文筆,之前還要去上中文系的論文搶救班惡補耶!」我還是有自知之明的。

「別這麼說,你其實還蠻會講故事的,只是幹話太多。」小芬捏了我鼻頭一下說。

「我還是先搞定我的論文吧!」

當晚我回到家,想著是否真的該投稿看看,救救可憐的花朵,你們沒聽到它們一直在求放過嗎?有時間寫花開花落的故事,還不如起身做環保,你們知道再過二十年野生蜜蜂就會從台灣滅絕嗎?到時候你們看到的花可都是蒼蠅授粉的呦,看你怎麼浪漫。

打開電腦查看投稿相關規則。

「哇靠,我才二十歲出頭,娘疼爹愛,又有一位正女友,說實話從沒遭受過什麼大挫折,這個題目不適合我吧!」

「小宏,吃飯囉!」母親叫喚我吃飯。

吃飯是我們一家三口的大事,因為這是全家的幹話時間,從小學開始就是這樣,從談功課到談工作,偶爾還聊聊政治。

我突然想到,我雖然沒吃過什麼苦,但是上一輩,上上一輩應該很精采吧?從日治時代到白色恐怖,隨便一則都能吊打我們這些小屁孩,投稿引用長輩的故事應該不算犯規吧?

「爸、媽,請教一下,你們一生遭遇最大的挫折是什麼?」

爸爸放下碗筷說:「都是,一生皆是挫折。」

「爸爸,兒子認真問話,不要開玩笑。」媽媽拍了一下爸爸的背說。

都五十幾了,還這樣放閃不害噪呀!

「咳,兒子是遇到什麼困難了嗎?」老爸清一清喉嚨問。

「沒有啦!總是說現在的年輕人很辛苦只拿22K,那比起從前老蔣時期誰比較辛苦?」

「嗯,這是個好問題,媽媽沒有想過。」

「其實各時代都有各時代的苦,只是現在的大環境比起五十年前甚至更早以前,台灣失去了一些希望,現在螢幕上的政客,少有真心愛台的,就算你們年輕人力挺的黃戰神,老爸我也還在觀察。」

「那跟我講講那時的古早事,你們是怎麼活下來的。」

「那可是三個月都講不完,我等等還要整理公司資料,就先隨便跟你講幾個故事。」爸爸說。

……。

飯後收拾完碗筷,回到房間,心不在焉的看著電腦發呆,爸媽所講的故事實在太精采了,小芬說我會講故事很有可能是遺傳,整理一下今天的四則家族歷史,得到和佛祖一樣的結論:『苦海無涯』。

第一則概要:曾祖母是日治時日本籍的零工,專門幫日本人洗衣做家務,三十歲時曾祖父就因病去世,兄弟和妯娌欺負曾祖母孤兒寡母,把高祖父留下來的地全吞了,那時曾祖母堅持了兩年每天接近二十四小時的工時,直到大伯公十四歲學成家具手藝幫忙分擔家計,曾祖母才比較能夠休息,當年曾祖母可是有七個孩子,真不知道怎麼養的?這樣還不燒炭自殺!

第二則概要:祖父排行老五,曾祖父去世時他只有四歲,和大伯公相差九歲,當時年長點的都很忙,他最常聽曾祖母講的話就是『把弟妹看好!』,四歲的小男童看一位兩歲的弟弟和剛出生的妹妹,不難想像,我祖父竟是位神童,就這樣娘沒時間管,爹又已生天的不良環境下,奇蹟似的長大,重點是祖父沒有學壞耶!所以不要把娘不疼爹不愛來當作變壞的藉口。

第三則概要:好景不常,中日開戰,西元1945年台灣光復,有一位曾伯公在戰亂時期小孩全死光了,就要求曾祖母過繼一個孩子給他們那一房,那年姑婆剛滿十歲,長的漂亮可愛就被看上,祖父非常不滿,還大鬧曾伯公家,差點被打斷腿。我從來沒聽過那位過世姑婆的事,今日第一次聽爸爸轉述,爸爸講的很含蓄,那位姑婆好說是養女,依我看,其實就是奴工,並遭受非人道的虐待與侮辱,姑婆十三歲時曾伯公再娶,隔年就生了一個兒子,等姑婆十五歲那年就匆匆把她嫁掉。姑婆天生手巧很會做女紅,時不時出門兜售,結果和隔壁村的年輕小夥勾搭上,最後被姑公發現,一天晚上,姑公盛怒之下強灌姑婆農藥,然後自己再飲藥自盡,姑婆就這樣結束了悲劇式的人生。那年姑婆十九歲,姑公四十歲。

第四則概要:爸爸最後以小姑的故事作為今天的結尾,我小姑是父親這輩最辛苦也最勇敢的人,可能是生活條件不佳的關係,祖父三十五歲就過世了,當時小姑三歲,我爸七歲,所以小姑從小繼承我們家族優良的傳統,最晚生的那個都不會記得自己的爸爸。小姑十九歲出嫁,姑丈對小姑很好,他們有四個小孩,三女一男,可惜姑丈在小姑三十六歲那年罹癌去世,還好姑丈家對小姑還可以,這點比曾祖母那輩強,但就在三年前,小姑的兒子車禍出意外也走了,她的一生目前總結:『早年喪父,中年喪夫,晚年喪子。』失親之痛,莫過於此。聽完小姑的故事,又知道她還整天笑咪咪地做義工,別鬧了,臉書上不給她一萬個讚,還是人嗎?

我將電腦關機,讓自己內心沉澱,可惜我依舊聽不見花開的聲音,但是我感謝上蒼讓我有機會聽一聽老一輩的故事,我這種因為論文卡關就開始『為賦新詞強說愁』的幼稚,就讓它像蒲公英一樣被風吹散吧!再苦,世間上一定有人比你更苦,我不求能時時轉念,但求走的步步踏實。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章

回應(1)

果然是說故事高手
佩服佩服!
2018-05-20 18:2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慚愧慚愧!文筆太爛,常被長輩修理。
台灣人民默默奮鬥的題材其實超多,路口隨便一位賣餅阿嬤的事蹟應該就足夠寫本書了。
2018-05-20 22:36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