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愛分類調整-耽美、百合
HOT 閃亮星─夏洛夕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鬼屋(下)

    忽然一陣頭暈,小纓又回到了大廳。

    依然是同樣的擺設但要像之前那樣輕鬆的處在這裡,小纓覺得,恐怕不太行。

    掛著鹿頭裝飾的牆從鹿頭那裡由多至少的染上了血,而鹿頭的眼正留著血,嘴竟然還勾著似人類的笑容,隨著小纓的移動,鹿頭的眼也跟著移動。

    小纓走到走廊,全家福的每個人眼都被塗成了血色,嘴也勾成了詭異的弧度,一樣隨著小纓的移動眼也追隨著小纓的身影,不過有一個例外。

    剛才沒注意到,如今每個人的臉都崩壞了,只有一個正常的便顯得格外引人注意。那是一個五官精緻卻笑得很假的小男孩。似乎是隨了母親的基因,在全家福中只有小男孩和一位女人是黑髮,其餘人都是金黃色的頭髮。

    從家中的擺設看得出這房子的主人是從西方來的。

    小纓盯著男孩的臉,覺得似曾相識,直到發現男孩眼角的愛心,小纓終於想起來。

    這不就是剛才的非生命體幼女嗎!原來他有女裝癖or男裝癖!

    這麼想的小纓神色微妙的對著畫中的小男孩說:「孩子,我支持你,有不同於常人的喜好雖然經常不被接受,但是像你這樣資質優良的臉蛋,其實這樣做才是物盡其用,孩子,你很棒!」說著,還熱血了起來。

    畫中男孩的嘴角微不可察的抽了一下,小纓看見了,看見了!她就知道畫裡沒有正常的東西!

    不過很快,小纓就激動不起來了。原因很簡單,就是被一堆東西直直的盯著看,別說是這些邪門的東西了,光是正常人這樣看就讓一個普通人受不了了,此時被這些邪門的東西直勾勾的當獵物盯著看,任誰都會不舒服的吧?

   

    小纓嗚咽一聲,繼續往前走,依照手機裡的平面圖,從看起來最沒危險性的地方開始調查。

    這次沒有東西幫小纓開門了,她只能用從鹿角上拿的那串鑰匙開門。

    小纓首先選擇的是主人翁和他妻子的房間。其他例如書房、廚房、玩具房、小孩的房間都太可怕了,裡面一堆殺人凶器,要是非生命體一個不開心就拿著裝飾品丟她,她身手再怎麼矯健也肯定會被砸死,所以她要先從危險性低的地方開始找線索。

    推開房門,小纓有些崩潰。夫妻甜蜜的結婚像就掛在床頭,一推開門就能看見,而畫像中的兩人臉都崩壞成全家福那樣,還直勾勾的盯著小纓看!最令小纓崩潰的是,兩人竟然開口講話了,而且小纓還不得不聽。

「真是資質好的孩子,實驗很成功。」男人說。

「哈哈,雖然是撿回來的,不過還是有用嘛。」女人說。

「小聲點,要是被聽到就不好了。」

「不會的,孩子都睡了。」

「不,『他』現在醒著。」

    然後就沒了後續。

    小纓猜想,那個他,應該是那個男孩吧?畢竟現在他最引人關注,所以不意外的話就是在談論那個男孩。

    沒想到,他竟然不是親生的,而且還被抓去實驗,並且聽最後男人說「他現在醒著」的時候,語氣十分的不屑並且,是的,是害怕。

    頂著那令人頭皮發麻的眼神,小纓走進房間搜尋線索,最後只找到了一本筆記本。

    雖然小纓不太想翻開那本封面寫著「實驗筆記」的本子,但是為了按照劇情發展,她只能翻開了。

    過了許久,小纓臉色發白的收起了筆記本。

    筆記本裡的東西太多專有名詞小纓看不懂,但並不妨礙小纓看懂裡面那男孩是如何被殘忍對待。活生生的被割肉,沒有任何的麻醉、被注入各式各樣奇怪的病毒,並且不讓他死、各種花式測試被改造過後男孩的防禦能力與破壞能力。

    他們在製作生化武器,而最成功的一個實驗體就是那男孩,他們的孩子。

    因為是孤兒,所以看見這種事,小纓真的恨不得將他們碎屍萬段,拯救那男孩。然而一切已成定局,她什麼也改變不了。

    小纓蹲在走廊上平復心情,然後站起身來。她還要繼續完成這趟行程。

    接下來小纓不再挑選房間了,看見哪間房便走了進去。

    根據進的地點不同,也會出現最常使用那房間的人的鬼魂,有時是無惡意,甚至會幫助小纓的善良鬼魂;有時則是覺得被侵犯地盤,兇狠要撓死小纓的鬼魂。

    好不容易調查完了所有房間,小纓也差不多知道男孩的事了。

    主人翁是從西方渡洋到這邊暫居的商人,因為看上這邊繁華商機,因此買下這塊地。而這塊地是屬於一對老夫婦的,他們自認生命快要到了盡頭,沒要商人的錢,只要求要照顧好他們的寶貝孫子,也就是那位男孩。

    這塊地處於當時的都市圈中,地大質好,價格肯定不斐,多養個小孩比對付錢買下地反而還比較輕鬆,因此商人自是連忙答好的得到了這塊地。

    商人花了錢讓人在這裡蓋了這棟房,一家人終於能住進自己的家了,開開心心的挑選房間,而那時老夫婦還健在,因此要求建房時要建一間最大間的房間給他們的孫子,商人也答應了。

    老夫婦經常來看那男孩,而男孩平常表現也很乖,那時一切和平,一家人並不排斥那男孩。

    只是老夫婦死後,那男人竟然想要製作生化武器,而好巧不巧,男孩的身體素質非常適合拿來製作生化武器,男孩從此跌入地獄。

    商人趁男孩熟睡時動手。男孩警覺性很高,被碰到時就醒了,只是裝睡,但發現腳被綁起來後,男孩開始掙扎,商人見男孩想要逃跑,就要抱起他,但男孩實在太怕了,死命的掙紮,商人於是只抓著男孩的腿,將他拖到地下室,遇到樓梯時也不停,就讓男孩的頭被樓梯嗑的頭破血流。

    商人趁男孩神智不清時迅速的將他綁在手術台上,進行慘無人道的實驗。

    實驗很成功,但是太成功了。

    男孩擁有宛如銅牆鐵壁的皮膚,能夠抵禦當時科技所有具傷害的攻擊,還擁有一指便能粉碎巨大鐵塊的可怕力量。男孩甚至能入侵腦中進行破壞或者創造,也能隨意改變型態,這意味著,男孩成了——神。

    擁有絕對力量的男孩殺了這棟房子所有的人,最後一個線索甚至提到:「男孩邊說著『把我推入地獄的你們,現在,來陪我吧』邊一間一間的敲著門......」

    小纓回到了地下室的入口,之前是關著的門此時又打開了。

    深吸一口氣,小纓一鼓作氣的跑到了最下面。

    就在雙腳都踏上平坦的地面上,又是一陣暈眩,小纓眨了眨眼,待大腦的控制權回到自己手裡。

    依然是在地下室,不過眼前不是之前所見的一片漆黑,而是各種實驗器材擺在一旁。小纓確信自己看到的是幻影。眼前的地下室裡擠滿了穿著白袍的人,他們正切下被綁在手術台上的男孩手臂上的肉,男孩沒有發出一點聲音,但是發白的臉色透露出他的痛苦。這都是過去式了。

    小纓的身體不能動,只能看著男孩如何被殘忍的對待,她知道是幻影,但是還是忍不住的嘶吼著讓他們停下來,不過很顯然的,沒人聽得見。

    等到幻影結束後,小纓早已淚流滿面,虛脫的坐在地上。

    小纓伸手拭淚,一抬起手卻發現自己的左手還牽著一隻手,一隻斷臂。

    小纓氣笑,「只有一支手就不要讓我牽了。」

    斷臂漸漸衍生出一個人影,是原來的非生命體幼女。

「為什麼哭?」幼女開口這麼問,不過出口的聲音明顯是男孩子的聲音。

「心疼啊......」小纓臉色微妙的看著非生命體幼女改變型態,變成一位男孩。

    男孩可愛的歪了歪頭,倏地地下室的空間明亮,小纓才得以看清地下室真正的模樣。

    白骨和未完全腐爛的屍體堆滿了整個空間,白色磁磚通通染上了血,顯得不知何時佇立在正中間的男孩乾淨的詭異。

    男孩對小纓勾起豔麗的笑容,小纓給這個笑容打一百分,完美!「妳怎麼還沒死?」

    小纓眨了眨眼。因為我到現在還沒遇到走向死亡結局的情境啊。

    不過小纓自然是不能這樣說,不然要是他一不開心立馬讓自己進入「走向死亡結局的情境」那可就不好玩了。

「因為愛。」小纓面無表情道。

    男孩一臉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難怪一開始就不一樣。」

「啥?」小纓一臉迷茫。

    男孩不語,不過很快小纓就明白為什麼了。

    小纓腦中突然浮現畫面。

    一群還穿著制服的高中生們拿著手電筒戰戰兢兢的走了進來。

    有著一頭誇張大紅波浪的女孩走在最前頭,手勾著一位染著囂張的金髮的男孩,而那男孩嘴裡還叼著煙。

    如同一開始小纓走進屋子的情況一樣,最後一位同學走進來後大門便用力的關上了。

    隊伍後頭學生們很慌張,連忙扒著大門,試圖扳開它,不過人類的力氣比不過非生命體的力氣,自然是沒能打開。

「這種破爛門,踹爛就好了,怕什麼?走了。」金毛男囂張的笑了幾聲,表情很是不屑。

    隊伍前行走到了大廳,也是一樣在所有人完全踏上大廳地板時,所有的蠟燭在一瞬間同時燒了起來。

    有些膽小學生放聲尖叫,不過在大膽的同學安撫下冷靜下來,縮在隊伍中間,慢慢往前移。

    而囂張的紅毛女和金毛男早早就開始搜房子了。

    兩人簡直無法無天,居然看見幾個有價值的物品就丟進背包裡,還談論要用多高的價格賣出去。

    小纓看的估計是男孩視角的畫面,從高處的視角能把大廳中那些人的動作看的一清二楚。而一隻形狀好看的手伸出,對著那兩個手腳不乾淨的小倆口。

    男孩的手離開畫面,小倆口周圍一圈踩滿了泥腳印。學生們發現了,幾個人尖叫著重回大門前,用力的踹著大門。而一些人留在原地,但臉色也是非常難看。

    過了不久,開始傳出哭聲,好幾個人都害怕的想逃出去,但大門就是不開。

    小倆口大膽走出泥腳印圍成的圈,強撐著僵硬的笑容,居然提出住在這裏一晚的想法。

    最令小纓覺得不可思議的是,那群怕的要死的學生居然在聽了那些明顯就是唬爛的話,決定留在這棟鬼屋。

    小纓已經可以預見那群學生的結局了。

    經過一番愉快的尖叫旅程,學生們最終還是回到大廳,討論一下後決定男生睡在大廳,女生睡在最大間的房間,並且大廳與房間都留兩個男生守夜。

    畫面轉到房間,女孩們都躺在床上,似乎因為一直沒有事情發生,女孩們都睡著了。突然一個女孩尖叫著坐了起來,睡在一旁的紅毛女被甩了出去,重重的撞到了一旁的衣櫃,然後無力的滑坐在地。

    然而其他人就像是在cos睡美人,這麼大聲響竟沒有人醒來,說要看守的男生也沒有進來。

    被撞開的衣櫃有了動靜,居然憑空出現森森白骨,而頭骨們還唱歌叫醒女孩們。

    原本熟睡的女孩悠悠轉醒,看見眼前的情況二話不說就要衝出去。

    而本該緊閉的房門居然開了一條縫,門口隱約能看見一個女孩的身影,忽然門後的女孩以跑百米的速度衝了過來,並且在碰到門的一瞬間轉換型態,變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還順便cos慘叫雞亂嚎。

    最靠近門的女孩拿起背包毫不猶豫的把人不人鬼不鬼的女孩揮走,一邊還大喊著,「媽的你以為我沒看過阿娜貝爾哦!」

    鬼似乎被惹怒了,隨手抓起手邊女孩的頭就往牆上撞,被抓住的女孩驚恐的掙紮求饒,然而無奈鬼被惹怒了,把女孩撞到頭破血流才放手。

    同房的女孩感到害怕,抓著背包就往門口跑,但一出門變看見了那些詭異的畫像,尖叫之餘不忘跑到大廳與男生們集合,真是良好的逃生姿勢。

    女孩們跑到了大廳,看見了變了模樣的大廳實在怕得不得了,而大廳裡空無一人,沒有任何男生的身影,令女孩們更是一顆心都提到了嗓子。

    女孩之中一個人突然大聲尖叫,驚恐的指著幽暗的走廊,其餘女孩警戒的後退並且轉頭直盯著走廊,因此她們沒有看見,那位尖叫的女孩——沒有腳。

    畫面只到這裡便沒了,小纓回到現實,一臉疑惑的看向男孩。

「我叫妳,妳沒理,不開心。」男孩嘟著嘴,一臉委屈。

    不是你讓我看得畫面嗎?你明知道我不會有感覺的吧?

    似乎看出了小纓心中所想,男孩開口解釋,「我後悔了。」

    嗯,很好,是個有個性的小男孩。

「留下來陪我吧?」男孩一臉期待的看著小纓,讓小纓有些不忍,不過她理智尚在,自然是不會答應。

   

    小纓搖了搖頭,男孩臉上寫著大大的失望,垂下頭,許久,不同於剛才乾淨清澈的聲音,男孩的聲音變得又沉又低,「既然妳不願意,那我就讓妳必須願意吧。」

    黑、黑化了?!!

    男孩抬起手就要往小纓的脖子抓,小纓急中生智,說出了一個荒誕的想法,「不然你跟我走吧?」

    男孩的手頓住,然後慢慢收回,抬起頭露出燦爛的笑容,「好。」

    嗚!好可愛好可愛好可愛!!!!

    小纓捧心表示,敵人太強,我方承受不住傷害,宣布投降。

    不等小纓恢復正常,眼前一晃,小纓回到了熟悉的場景,玄關。

    小纓張望尋找男孩的身影,從大門微啟的縫隙中發現男孩正微笑著等著自己。回頭對著這棟房子低聲說了聲再見,然後轉頭推開大門。

    就在此時,男孩以跑百米的速度衝向小纓。

    !!!

    男孩一頭撞進了小纓的懷裡,悶悶的聲音傳出,「妳這輩子是我的,下輩子是我的,下下下輩子也是我的,要是妳想離開我,我就殺了妳。」

    小纓對這個恐怖宣言並沒有感到害怕,一是沒有反抗能力,二則是——身為一個孤兒,難免也想要一個人可以永遠陪伴自己。

    男孩無疑是個很好的選擇,完全不必擔心他會背叛自己——男孩會在厭煩的當下殺了她,並不會特地使心機去傷害她。

    小纓抬手摸了摸男孩的頭,「好。」

    男孩鬆開小纓,轉而牽起小纓的手。

    小纓帶著男孩踏上回家的路,突然想起什麼,「房子怎麼辦?」

    男孩沒說話,只是停下腳步。小纓疑惑的轉頭,而身後,並沒有什麼充滿古老氣息的房子,只有雜草叢生的一塊荒地,和一個個的——墓碑。

    小纓迅速轉頭確認手上牽著的不是斷臂,也不是只有上半身的男孩,而是確確實實有手有身有腳的男孩。

    心中鬆了一口氣,小纓繼續邁步走向出口,一路上和男孩有說有笑,也終於得知男孩的名字了,他叫做——比希摩斯。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