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練習寫

  有人說情緒是生活的調解劑,能刺激腎上腺素的恐慌、害怕、不安、妄想......等等這些都是會激起原始本能,顧名思義就是對存活還有執念所以會有所反應。

  我叫林曉德xx科技大學日間部,今年是剛上大學第一天,看著剛加入的新生聊天群組,裏頭有不少人在交換著訊息,管理者扔出了一條迎新會上學長姐精心安排的活動,看著一長龍的目錄與活動介紹,是位五官標誌身材佼好的女孩子,當下不自主了吞下一口口水,還差點噎到。

  右下角寫著:「2020/05/18」

  我發出一聲:「哦--學姊。」

  桌布右下角時間2021/06/12傍晚17:51,點擊不斷閃錯的提醒程式,彈出通知的是校方給的活動訊息,那一長串從魔術、戲劇、田徑、歌唱、料理......等等數量多不勝舉,不過新生活動最感興趣的就只有可以看妹的選美賽和恐怖故事鬼王賽有點興趣以外,其餘的根本一點興趣也沒有。

  當我沉浸在那張學姐的美照時,一聲巨響驚嚇不自主地摔在摔倒,才意會到是窗外天空劃過一到閃電,零新雨滴緩緩從玻璃上滑落,我推開宿舍門把,眼看著光線不佳的走廊,頓時思索我也才剛進來沒多久,怎麼這麼黑?從口袋拿出手機時間17:55,怪了?才過幾分鐘怎麼感覺過了很久。

  也就沒多想關上了房門,剛進房門鼻腔湧入一股怪味,像是腐朽多時的餿水味,令我不舒服有點反胃,推開浴室的門除了蓮蓬頭跟馬桶,沒道理啊?這小小幾坪空間會有這個味道?帶著遲疑態度回到電腦桌前,窗戶外頭的雨勢逐漸增強趨勢,手機震動響起看著來電顯示的那一頭是未知號碼。

  稍微輕嗓咳了幾聲,我接起了電話:「喂?」另一頭除了風吹過攜攜沙沙的細微聲響,還有略高的尖銳音頻幾乎都是沉默,不管我怎麼說對方就是不出聲音,直到我發現眼前景象正在模糊世界開始天旋地轉。

  耳邊......是一個熟悉的聲音再叫著我:「林曉德、林曉德,給我起來!」我有點傻愣地看著正在叫我的人,刺眼陽光從窗簾透了進來,我用力甩了一巴掌在自己臉上,火辣滋味腦袋就立刻清醒,心中在對自己默念現在才是真的,難道剛才的一切都只是作夢?眼看著對方神色開始不耐煩,我諂媚態度的說:「阿姨!妳是不是最近戀愛了?」有點裝模作樣地隨便指了一處,管她的死馬當活馬醫。

  「妳看看著新唇膏,還有昨天晚上買的衣服,肯定是個不錯的對象吧?」

  沒想到,阿姨收起不耐煩的神情,她變得笑容可掬把剛才糟透的心情一掃而空,就當我剛要下床,她背對著我說:「又做夢了?曉得?」我當下就有點愣住,便沒說話的點點頭。

  只微微對剛才事情有點印象,家中電子時鐘發出聲音:「中原表準時間早上09:40分20秒。」一手拿起手機看了看現在日期2020/05/15,對於自己眼前的日期有點遲疑停頓幾秒,頭有點痛得拿起桌上阿姨準備的藥丸跟水馬上服下,站起以後視覺像是蒙上一層霧水,奇怪?我記得我不是......記憶居然開始模糊起來,我?看著阿姨神情有點擔心幫我拉開門房間的門,對著我說:「曉得?你還好吧?早餐我已經替你準備好了是你最愛吃的。」

  在此刻身體一股涼意從背脊麻到頭皮,我稍稍往後退了一步,眼前景象頓時如雲煙般瓦解,我揉揉眼睛這裡是學生宿舍頂樓,身上微微顫抖著是雨水,有一個黑色影子從眼前飄過,接著後頭忽然有人抱住我,下意識想要回身一肘擊頓時被拉住。

  「喂!兄弟你到你在幹嘛?」從眼前頓時出現的身型,傻楞楞的問了一句:「剛剛不是下大雨?」他一眼茫然地看著我:「兄弟你看清楚腳下,你在哪裡問我問題?」腳底懸空被他抱著,剛回過神有點慌張地抖了一下,他便把我甩在安全地方,滿身是汗的開始喘氣,問到:「哈呼--哈,你到底哪裡有問題,想不開啊?」

  「我......」當下啞口無言,開始懷疑起自己的記憶,錯亂到開始覺得怪怪的,冷靜個幾秒後緩慢地說:「胖子,帶我回宿舍,路上再告訴你事情經過。」

  他渾身被汗水弄濕的身體,不說還真像穿衣服跳下海水浴場,一邊走一邊將事情一五一十地交代清楚,到了房門他神情怪異的看著我問:「這間是你的宿舍?」

  「恩?」

  「屋內床墊下有沒有東西?」口氣不像方才那樣輕鬆,開始有點嚴肅。

  「胖子這我倒是沒注意,跟我變成這樣有關聯?」

  他說出幾乎是氣音的音量:「安靜。」

  手弄著奇怪手勢加上腳踩著怪異步伐往地面一踏,那聲響原本光源陰暗的房間頓時明亮許多,有點不可思議的揉揉眼睛有點狐疑口吻問:「這是怎麼一回事?」

  「曉得,我知道你家是信耶穌基督,不過有些東西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凡事都要抱持尊敬態度,否則後果不堪設想。」胖子用凝重口氣說完這些話,下一秒踏入房內從我包包拿起一包洋芋片打開吃的是津津有味,咀嚼的時候超級像大型鼠科,眼睛完全瞇成一條線。

  「這樣就沒問題了嗎?胖子。」我情緒回穩當下,邏輯思考才開始真正發揮作用。

  「哦~這個啊,就得看你誠意多少了?」胖子伸出手這個混帳,當我可以讓你敲竹槓嗎?雖然內心想這麼吐出實話,我從簡易小型冰箱拿出一瓶氣泡飲料遞到他手中,他開心接過飲料剎那,我重心偏移到他身後,餘光看見一個黑影從我身後快速閃過,我摔在我床鋪旁邊的位置。

  胖子雖然吃的津津樂道,他頭沒回只是說著:「曉得,我建議你搬出去,否則一天到晚這樣,你也沒辦法專心上課。」說的話感覺嚴肅,不過看到他那副幸福的嘴臉,不知道他是真認真還是在該玩笑,口中咀嚼著洋芋片搭上氣泡飲料。

  我聽見有點遲疑的問:「不搬,會怎麼樣?」

  他吞下一口洋芋片,稍微輕個嗓說:「就會看新聞標題這樣下,某某某大科技大學疑似精神壓力過大,從大學頂樓一躍而下選擇輕生,然後旁邊有串電話寫著xxx老師心靈諮詢電話。」

  「明天吧~今天要搬會吵到隔壁的。」

  「那你就自求多福了先走了朋友。」胖子在繼續享用零食,頭也不回準備揚長而去,我就拉住了他的右腳,用著楚楚可憐的眼神看著他:「你真的忍心拋下我不管嗎?」

  「我留下可以,幫我準備幾樣東西,還有我對你提出的要求每一項都要做到!」

  第一項......過了約5分鐘,胖子口頭交代的物品,我全寫打在手機備忘錄裡頭,他揮揮手示意要我去購買他留守在這個房內誰知道?當我在購買指定物品,一通電話打斷我的思緒。

  來電顯示是胖子?當我接起來的同時,是一個陌生男子的聲音問著:「請問你是被害人的?」

  當下我聽見那一句話我手上提東西散落一地,有點愣住的回答:「被害人什麼意思?」

  「恩,你可以到xxx派出所嗎?可以方便你協助調查?」

  我拾取地上散落一地的採買物,想起胖子曾經告訴我的話:「不管是誰撥給你用誰的手機,千萬別輕易相信他的話,記住!」

  「好的警察大人我稍後再去,現在正好有點忙。」當對方聽到這就不自主切斷電話,我拿起手機檢查著通話聯的通話紀錄,手有點顫抖不太敢相信的確定,通話紀錄聯並沒有這通來電紀錄,我迅速撥了電話給在宿舍的胖子。

  「嘟~~嘟~~嘟過了數十秒,您撥的電話無回應請稍號在撥謝謝,若想快速留言請按井字鍵。」

  撥了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快啊~心急如焚的想搞清楚聽到接通的聲音。

  「喂......?胖子?」手機另一頭沒有傳來聲音,只是雜訊和電磁波互相交錯的聲音。

  下回待續......

  對於營造緊張氣氛做一個練習,哎呀~我想隨想隨寫肯定bug很多,若有想法也可以在留言處跟我分享,謝謝花時間閱讀?拙作。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