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絕無僅有-《次元魔女》(百目鬼x四月一日)

寫在開始:

               虐,帶有R18描寫

               是否為HE自由心證

      這輩子,絕無僅有的,那一次碰觸,讓他……

      『因為我跟你一樣,都最喜歡君尋了。』小羽沒有情緒的眼神難得有些波動,那一天,小羽跟他告白了,他沒有拒絕,只說了給他一點時間考慮。

      跟自己告白的女性很多,他總用著沒感覺去拒絕,因為那一個他有感覺的對象從來對他都沒有意思。

      「百目鬼還是一樣溫柔呢。」小葵拿著要給四月一日的東西給了他,那是在四月一日說不再見面後,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偶爾捎點東西給他,讓他拿給四月一日。

      「哪裡?」他並不認為自己是個溫柔的人。

      默默收下了小葵要給四月一日的東西,他想著自己並不是溫柔,只是捨不得離開那個人,那個總逞強的傢伙,默默等著侑子小姐的神態,還有不再跳腳的沉穩,與小葵不再見面的寂寞,他不過是看著看著就捨不得離開了。

      「沒事,只是四月一日還好嗎?」喝了口已經有些涼的咖啡,還溫熱卻已經跟剛上桌的味道截然不同了,小葵看著淡漠表情的傢伙笑了笑。

      這就是百目鬼啊,一直以來都說著受不了某人,可是每一次都在四月一日最需要人的時候出現。

      「他只是越來越不清楚時間的變化,其他的都還好。」還有小羽跟他告白的事情四月一日也不知道,百目鬼只是默默的把桌上的蛋糕吃掉。

      不好吃,沒有四月一日做的讓他喜歡,等等……還是帶點酒過去,讓他做點甜的好了。

      「希望侑子小姐能早點回來。」

      這是他們兩個今天的最後對談,因為小葵的丈夫已經到了門口來接她。

*****

      「是嗎?」接過百目鬼遞來的酒還有小葵送的禮物,四月一日笑了,那一瞬間百目鬼似乎看見了侑子小姐,那樣淡漠幽深。

      「嗯,九軒說那是她先生從出差那裡帶回來的,至於酒……我想吃草莓蛋糕。」豪不客氣的點菜,完全想洗掉下午吃到那難吃蛋糕的經驗,但是百目鬼馬上就想起了小葵曾經說的話。

      『你只是習慣了四月一日的手藝而已。』

      也許吧,從高中一直吃到現在也有了十多年,這種習慣也許不只是習慣,也能說是一種依賴。

      「嘖,我又沒有麻煩你帶酒來!帶來了還敢跟我要求伙食……」說是這樣說,但四月一日還是起身走進了廚房,鬆垮的和服落了一半卡在肩頭。

      那樣子讓百目鬼看了眼神一暗,但是他只是讓摩可拿去拿了三個酒杯,斟滿了酒開始跟那小不點喝。

      直到那小不點已經喝掛了,月升起來,四月一日才拿著蛋糕出來。

      「你今天帶來的酒後勁很大?」挑眉看了下已經醉倒在長廊上滾來滾去的摩可拿,四月一日遞了蛋糕給那個也已經喝了不少的傢伙,然後拿起那個還沒有人碰過的酒杯飲下。

      夏夜風吹,樹葉沙沙的低鳴,這時光靜謐的好不似人間。

      「老闆說只剩兩瓶我就買了。」盡力把目光挪到月亮,百目鬼再喝了一杯後吃了蛋糕,嗯……果然還是這個味道最好。

      「你有那麼好說服?」雖然他酒力一向不是太好,但四月一日喜歡這個味道。

      「最近沒有接奇怪的案子?」顧左右而言他,不想讓對方知道他只是知道他的喜好罷了。

      「你知道八百比丘尼嗎?」放下酒杯,三杯已經是他的極限了,四月一日需要緩緩,然後說起了那個女孩子的故事,沒有哀戚沒有心疼,卻蘊含無限的無奈。

      百目鬼只是聽著,什麼也沒說,他不去評論四月一日的作法,因為他知道這時候的四月一日已經不是以往那個莽撞又容易傷害自己的人了。

      「其實我真的……不曉得她有沒有後悔選擇這樣的生活。」說到最後四月一日有些茫然但似乎能理解,就像自己選擇留在這店裡一樣。

      他後悔過嗎?似乎無關後悔他就只是想待在這裡等侑子。

      「你的選擇沒有必須向誰交代的義務。」伸手探過他們中間的距離,百目鬼只是用一手扣住四月一日的下巴與他對視。

      這是他第一次這麼出格,或許是忍耐的也久了,側著自己的身體,不去看四月一日的驚訝,吻了上去。

      帶著酒味的氣息並沒有妨礙他感受對方唇瓣的溫軟,閉上眼,輕吻著、咬著,他發現四月一日沒有反對的動作後就更加侵略性的索取對方的吻。

      那是他渴望已久的溫度,忍耐了十幾年的慾望在酒的催促下一刻都難耐,他伸手剝去對方的衣物,四月一日只是有些急促的喘了下,沒有阻止他。

      百目鬼的手很燙,游移在他身上的每一寸都像是要點起火一般,長年練弓箭所長的厚繭更是       在碰觸下帶給四月一日無法抑制的顫抖。

      「繼續?」百目鬼終究是煞車了,但深邃目光透著的慾望毫無遮掩地傳給了四月一日。

      「這裡。」嘆了一口氣,四月一日披起被剝得快不見的和服,領著百目鬼到他房裡。

      沒有拒絕的默許,在進屋內後又燃起火苗,密不透風似的親吻,剝除衣物後濃厚的侵略,百目鬼在四月一日的身上落下一個又一個的吻,像是說著這些年從未說出口的心意,又像是在執著些什麼。

      一直到進入前的前戲都漫長又溫柔著,四月一日沒有說些什麼,只是回應著對方,也在百目鬼身上留下一個印記。

      直至進入,兩人悶哼了聲,沒有對話也沒有矯揉造作,等到四月一日適應後百目鬼才開始動作,整個屋裡只有進出帶來的水聲以及因為快感牽引的呻吟及悶哼,他們親吻著彼此,在燭光下看著彼此,好似錯過了就會煙消雲散。

      到兩人停歇已是半夜,四月一日坐起身來披衣物,叼起煙管,百目鬼則是靠坐在床邊,誰也沒有靠著誰吸取溫度,彷彿剛才那場性愛裡的濃烈溫度從來不存在那般。

      「順著心意去做就好。」沙啞的聲音透著需要水的意味,然而四月一日一說完百目鬼就遞來水了。

      「現在這樣很好。」百目鬼默然一會後沒有順著四月一日的答案,他知道對方或許猜到了小羽跟他告白,也知道他的心情在動搖。

      不是動搖去喜歡另一個人,而是兩個最喜歡他的人不再選擇跟他一樣孤寂的答案。

四月一日選了最寂寞的道路一個人等著侑子,但是他不要自己跟小羽也選擇等他、陪他,因為他的時間跟他們已經不一樣了。

      但是……但是……

      「我在你身上留下一個記號了。」四月一日苦笑著說。

      那個表情,那句話讓百目鬼瞬間明白了些什麼。

      「我知道了,下次我再帶酒來。」

      那天之後,百目鬼還是偶爾會帶著奇妙的東西來找四月一日,但是出乎眾人意料的,他答應了小羽的告白,而後數十年,他都一直如此,只是那牌子的酒他不再帶來了。

      一生絕無僅有一次的碰觸,那人說了,他忍不住,心裡也有自己,這樣大概也就夠了。

只是一

---The    End

後記:

      嗨--大家請收起手上任何要砸作者的食物跟武器謝謝(乾)!

      一直都很想寫次元魔女的同人,只是一直很難去想要寫哪個配對,因為對我來說這部作品大概沒有分什麼誰比較愛誰誰又比較重視誰,

      所以苦惱了很久,然後加上被人用照片賄賂(默),我還是寫了這個讓我心中覺得最虐的配對。

      至於小羽到底知道不知道,我只能說第一句我就埋下伏筆了,她知道,所以她才會這樣回百目鬼,對他們兩個的關係而言並不是一種背叛的情緒,只是更重要的是他們都更喜歡四月一日,

      而為什麼最後我選了這樣的一個結局,除了忠於原著,我想對百目鬼而言這樣的喜歡陪伴更是他選擇的愛情方式,

      每個人都有選擇怎麼去愛一個人的方式,或許有些人難以理解,但我懂這種心情,所以對我來說我覺得這是HE,但是對別人來說不在一起就是BE,

      只是他們選擇了對各自最好的模式去在一起,然後不去讓對方為難。

      好啦,長篇大論結束了,希望大家還喜歡這種帶著微妙結局的短文,也可以來找我聊聊---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