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愛分類調整-耽美、百合
HOT 閃亮星─夏洛夕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哈利波特》同人文【霍格華茲大戰二十週年紀念日】

今天是五月二日。

霍格華茲大戰二十週年紀念日。

-

2018年5月2日。

淅瀝瀝⋯⋯

今天下雨了。

有一個人坐在墓園中的一個墓碑前,蜷縮成一團,一把傘撐在墓碑上,一盆紫花放在墓碑旁。

坐在地上淋雨的青年眼神黯淡無光,眼眶周圍滿是淚痕,眨也不眨的直視著墓碑。

咻⋯⋯

這時,他身後的草叢傳來輕微的聲響。

青年轉過頭,一個人影剛好憑空出現在他眼前。

來者眼神有些不悅,但跟青年的共通點是也沒有光芒。

「⋯⋯李⋯⋯」青年輕聲呼喚。

「你在幹麼啊。」名為李·喬丹的青年把一條白色毛巾扔到他臉上,撐著一把足以容納兩三人的雨傘坐到他身旁,「喬治。」

「唔。」喬治·衛斯理接下扔到臉上的毛巾,擦了擦濕透的頭髮與臉,沒有說話。

「你家現在因為你又不見發生了騷動。」李放下包包,「好歹跟他們說一聲再來吧。」

「今天是什麼日子,所以我覺得他們知道。」喬治一邊擦一邊說。

「你是用消影術移動的耶,搞不好他們覺得你去了別的地方。」李嘆口氣,望著墓碑,「就算是今天也一樣。」接著,他掏出魔杖,尖端指著墓碑,一個花圈慢慢出現在墓碑旁。

「哈哈,別生氣啦。」喬治笑了笑,看著花圈慢慢形成,「我已經跟莉娜說過我會在哪裡了。」

說完,兩人沈默了一陣。

「欸,喬治。」李淡淡地說:「你很早就來了這裡了吧。我是指,連太陽都還沒出來,就是今天一到,你就來這裡了吧。」

「來到這個代表魔法世界和平的墓園。」

喬治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他低著頭,靜靜的跟李一起看著墓碑。

然後,他抬起頭,伸出右手輕輕抹去墓碑上,寫著「1998」字樣上的水漬。

「⋯⋯李。」喬治看著那四個數字,露出一抹笑,「今年是哪一年?你知道嗎?」

李沒有說話。

「我們是什麼時候出生的,」喬治的語氣淒涼,「你知道嗎?」

說著說著,喬治想起三人一起玩的時光,他跟雙胞胎兄弟一起玩的時光,還有一起開店的時光。

就好像是昨天才發生的,歷歷在目,清晰如昨。

最後,他想到自己捧著一束花,站在棺木前。

李撐著左腿,將左手肘抵在左腳膝蓋上,手掌撐在臉與嘴上,眼神悲傷地看著喬治眼中湧出的淚水。

「你能相信嗎⋯⋯?」喬治面帶微笑地流下一道淚水,伸手輕撫著墓碑上刻著的名字。

弗雷·衛斯理

1978——1998

「已經⋯⋯過了二十年了喔,弗雷。」

李眼神毫無光芒,沒有說話,他看著墓碑上,那代表著自己一生摯友的名字。

淅瀝瀝⋯⋯

雨還在下。

喬治低垂著頭,沒有再說任何一個字。

李看著喬治本該是左耳的位置,那裡本來有著一個完整的左耳,現在卻只剩下半截耳朵。

他伸出手,拍了拍喬治的頭,他頭上還披著毛巾,「⋯⋯幫你擦一下頭髮。」

喬治一愣,眼神軟了下來。

他閉上眼。

⋯⋯雨停了。

直到露出一抹陽光,兩人也都沒有說話。

⋯⋯啪噠。

啪噠⋯⋯啪噠⋯⋯啪噠⋯⋯

一聲又一聲,鞋子踏在被雨淋透的草地上的聲音由遠至近傳來。

一道人影慢慢鑽進墓碑上已經半乾的雨傘內,坐在墓碑後。

喬治猛地抬起頭。

「為什麼要撐傘?」一個面貌跟喬治極為相像的男孩看著兩個青年問道。

兩人看清來者何人之後,喬治大叫起來。

「啊啊啊啊啊你你你你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什麼?什麼?什麼?我怎麼了嗎?」男孩很興奮地說。

「冷靜點!他是你兒子啊喬治!」

「嗚啊啊啊啊啊啊啊——」

「鎮定點啦!」

過了一陣子,喬治拉起脖子上的圍巾,遮住自己的臉,躲到一臉無奈的李的身後,「你離我遠一點。」

「爸你幹麼這樣啦。」男孩露出笑容,他把手上的花放到墓碑前,湊到自己父親旁邊。

「爸爸,我知道喔,你很想念叔叔。」男孩緩緩地說:「我跟羅克珊看過你一邊哭一邊喊著叔叔的名字,看得出來你真的很想念他。」

「還有李叔叔,我也看過你在墓碑前哭。」男孩轉頭看向一旁的李。

「⋯⋯」喬治露出哭到紅腫的眼睛,盯著自己兒子。

羅克珊是他的女兒,男孩的妹妹。

「對了,你們其實可以不用撐傘了,雨已經停了喔。」男孩指著還撐在兩人頭上的傘。

李一愣,「真的耶。」就把傘收起來了。

這時,男孩伸出雙手,捧住爸爸的臉,「爸,不要再哭了,我們都很擔心你。」

喬治看著那張與自己如出一轍,卻又稚嫩的臉,想到弗雷也曾這樣跟他說話。

他垂下眼,雙手把兒子的手拉下。

「抱歉。」他說,聲音是濃濃的悲傷,「今天⋯⋯有點困難。」

男孩放下手,看著低落的父親,沈默半响,他站起身,繞到兩人身後,擠進喬治跟李的中間,一隻手拉一個手臂,露出神氣的表情。

「弗雷叔叔,你在聽嗎?」男孩對著墓碑說:「我跟你說,爸爸跟李叔叔的事,就請放心交給我吧!」

男孩伸出左手食指,「我的名字是『弗雷·衛斯理』,是以你的名字命名的!媽媽說你跟爸爸以前是一對很不受控制的雙胞胎,加上李叔叔就更無法控制⋯⋯但是,既然我繼承了你的名字,那我們一家人的開心、快樂、幸福,你都可以放心交給我喔!」

喬治跟李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看著弗雷。

但是,聽到這番話,喬治想起了一件事。

那是在他跟弗雷一起開店之後,弗雷跟他的一段對話。

『喬治,你還記得我們開店的目的嗎?』

『記得啊。』

『很好,雖然你記得,但因為現在我們終於一起開店了,我要再說一次——』

『我們一家人,還有這世上的所有人的開心、快樂、幸福,都可以放心交給我們來做喔!』弗雷大聲地說。

『因為這是我們開衛氏巫師法寶店的目的!』喬治接下去,思念中的兄弟倆講完之後,相視而笑。

想到這裡,喬治眼中浮現光彩。

「所以,弗雷叔叔,你就安心吧,我一定會努力的!」弗雷拍了拍弗雷的墓碑。

——呵⋯⋯

弗雷轉過頭,看到爸爸跟李都露出了笑容。

看到兩人笑了,他也高興地笑開了臉。

看著兒子興奮的笑容,喬治伸手摸了摸弗雷的頭,「難得你會這麼說話。」

「嘿嘿嘿。」

李看著喬治與弗雷父子兩人,笑著鬆了一口氣。

「讓大家幸福也是我的任務喔。」

這時,一道沈穩的成熟女性的聲音自三人背後響起,語氣中還帶著笑意。

「莉娜!?」喬治跟李一驚,轉頭看向站在身後的女子。

莉娜露出笑容,走上前,將手上的花放在墓碑旁。

「早安!」

另一道跟莉娜相像,但年輕許多的聲音響起,聲源來自李的左手邊,那邊站著一名長得跟莉娜很像的女孩。

「早安。」李說。

五人坐在墓碑前,從左到右是莉娜、喬治、弗雷、李、羅克珊,弗雷的兩隻手還勾著父親跟李。

聽著身旁的喧鬧聲,喬治再度看向墓碑。

弗雷,你有在聽嗎?

我們兩個一起活了二十年。

不知不覺,你也已經不在了二十年。

我啊⋯⋯在二十年後,才想起,身旁有這麼多人陪著我,支持著我。

「既然這樣的話,你也有陪在我身邊吧⋯⋯」

這句話隨著微風消散,連右邊的莉娜跟左邊的弗雷都沒有聽到。

但是,弗雷聽到了。

他站在五人身後,看著他們的背影,露出了笑容。

後記:

明明五月二日是昨天,為什麼我今天才發文?

原因無他,靈感總是來的突然。

這篇文是我在突如其來的靈感下寫出來的產物。

很突然的文章,幾乎沒怎麼修飾。

但是,我卻寫得很開心。

因為,我好喜歡好喜歡弗雷與喬治,也很喜歡李。

昨天看到弗雷的結局時,我在被窩裡哭得聲嘶力竭(主要是因為不能哭出聲),印象中,我似乎是帶著眼淚睡著的。

真心不騙,我早上起來發現眼睛超紅又超腫哈哈哈。

寫這篇文是為了紀念弗雷,也希望所有有看《哈利波特》的人都能記得弗雷與喬治。

昨天是五月二日,霍格華茲大戰二十週年紀念日。

我想,每一年的這天,我都會哭一次吧。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