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鑰匙-門

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把鑰匙,可是門卻是有很多道,你,會選擇哪道呢?

#                                                                 #

諾以常常喜歡ㄧ個人漫步走在自家外頭的人行道上,這不是在搞什麼自閉,畢竟,已經有很多人都會問他要漫步何不找朋友一起?可是他都只說他在思考事情,不過,這句話也只有一半是真的,另ㄧ半的原因,則是因為這已成了他的習慣,從小到大都是如此。

 

這條人行道全長約有三公里,如果說這條路有什麼特別的?大概就是兩旁的那些樹皆是櫻花樹吧,每到二月至三月時,常常會有全家福或者是情侶檔跑去那面野餐,而他則也常常去那邊串串場。當然,是找不是情侶檔的全家福,也因為如此,只要每到那個時候,都會去野餐的全家福或者是情侶皆知道他每天都會去那漫步,看到的話還會送給他一塊三明治或者是果汁,為他打氣希望他能持續到永久,而他當然也不吝嗇給予人祝福,及一句簡單的謝謝。

 

這年,又是個春天到來的季節,他家外頭的人行道上再度開滿了滿條櫻花隧道,桃粉紅地,就像是初戀的愛情,道路上也積滿了片地櫻瓣,雖然有點難走路,可是就算想走也難吧?畢竟,這麼美的景象還是慢慢走的好,要是快步走過,不但還會踩壞櫻瓣,更會招到許多人抗議不解風情,所以,一如往常,他像是在玩踩格子般,每看到地上有ㄧ點細微的空隙便一腳踏過去,只為了怕踩爛櫻瓣。

 

突然,腳下ㄧ道細微的聲響引起了諾以的注意,他迅速站穩腳步往地上看去,不看還好,ㄧ看差點嚇到,他居然在眾多櫻瓣間隱約看到一道像是開門用的門把。

 

「這是什麼東西?」以手抵著下頷,諾以喃喃嘀咕。這還是第一次他發現如此怪異的事,記得以前都沒看過呀。

 

蹲下身,諾以開始發起好奇的電波觀察著那道像是門把的東西,良久,才慢慢將手接近,把旁邊的花瓣通通拂到一旁,終於看清了那門把的原貌,原來那真的是ㄧ道門,而那的確也是門上的門把,他的確並沒有眼花看錯。

 

眨眨眼,像是覺得自己還在做夢般的諾以,用力以手掌用力打自己臉夾ㄧ下。

 

啪地ㄧ聲,臉頰刺痛的感覺隨之而來,這下,終於相信這道門絕對不是只出現在夢境裏的東西,而是真實的。

 

他緩緩地將手慢慢放到那扇門上,是想試試這道門究竟為什麼在這裡,沒想到手指才剛接觸到門把一點,他想知道的答案馬上就出現,ㄧ陣白光將他團團包圍,幾乎連喊救命的時間都沒有,他人就已消失在這片美麗的櫻花隧道之中。

 

#                                                                 #

 

又是櫻花,他發現自己同樣還是站在自家門外的櫻花隧道外,同樣的,外面道路兩旁開滿了茂盛的櫻花。

 

但是,唯一變化的就是──地上居然沒有半片櫻瓣掉落在地上,就連剛從在樹上飄落下的花瓣,居然都在還沒掉到地面前的十公分處便自動消失,這種情況不禁使他為之咋舌,難道他是遇到靈異事件?總不會這麼巧都讓他帶屎碰到吧?

 

就在他毫不知情地在自怨自哀的同時,一扇扇不知道從哪冒出的門,漸漸圍在他身邊漸漸清晰浮現,漸漸又轉為實體,也導致當諾以從神遊中回過神來時,差點又被那一堆門給嚇到心臟停止。

 

「天呀!這些奇形怪狀的門又是從哪出現的呀?這分明就是嚇死人不償命。」拍拍胸脯,努力平息心跳的諾以喃道心底開始起了想趕快回去原來世界的念頭。

 

因此,心動不如趕快行動,諾以慢慢將自己的一隻腳往後移,但是他的心底卻也一直在反問自己。

 

明明他也知道這裡只有他一個人呀,為什麼他不用跑的呢?那樣不是會比較快?

 

可是,他就是發覺有雙眼睛一直在盯著他看,目不轉睛,害得他都覺得自己快要被他的眼神穿了ㄧ個洞,偏偏,他就是不知道那個人究竟在哪,因此,他額際的冷汗不禁滑落更多。

 

就在此時,他發現自己的腳似乎也踩到某一種東西,是種硬硬的東西,畢竟他踩下去的時候並沒有那種噁心的軟軟感覺。

 

所以,好奇心讓他暫時忘掉了那雙眼睛,他移開身子蹲下去把那個東西拿起來近看,一瞧,原來是把鑰匙,上面還雕刻了一顆非常立體的愛心,還有一支跟愛心完全互不相干的棒球棒。

 

「這鑰匙是做什麼用的?該不會──是要我找到一扇可以用這鑰匙開啟的門才能回去呀?」想到這,諾以更加覺得這是個艱難的任務,尤其在他旁邊就已經有好幾十扇,難道他要一扇扇試開?可能要到他老死為止才找的到吧。

 

盯著那支鑰匙良久、良久,他才終於嘆了口氣,站起身,開始先把他身邊那十幾扇門先試過一遍,當然,獎也不可能就這麼容易得到,那十扇果然沒有一扇鑰匙能插的進去。

 

感到有些沮喪的諾以,開始有了放棄的念頭,坐到地上,將頭埋在雙膝中,把自己封閉起來,突然,就在他漸漸進入睡面狀態時,他又發現那短暫消失的注視目光再度出現,這下,他不禁彈跳起身,開始四處觀望到底那雙眼究竟在哪。

 

只是,當然還是找不到那隱密得非常好的眼睛,不過,這時的他也已沒了睡意,所以他便打算再繼續試開門。

 

於是,當他幾乎快將假櫻林大道上的門都開光時,這時他也已累癱倒在地上,他從來不知道原來開門也是如此辛苦。

 

看著前方剩下的黑色跟紅色的門,諾以開始起了猶豫,會不會當他開錯一個門,另一扇門就打不開,而他也回不去了呢?

 

所以他根本不敢嘗試,也因此才有現在他整個人癱倒在地上的動作。

 

閉上眼,他將腦袋所有思緒放空,開始決定了他要選哪扇門的生死。

 

你喜歡黑色還是紅色呢?

 

還記得這是某個朋友問他的的怪問題,他只知道明明大家都是男生,為什麼還要問他這種類似女生才喜歡的問題?

 

他當時的回答,記得是紅色,因為他說紅色代表熱情如火。

 

但是,他並不認為這個回答跟這兩扇門會有關聯,所以他便把這件事給拋到腦後頭,不過,還是總覺得自己的心很不安定,一直呼喚著自己去開紅色那扇門,他該去開嗎?該去開嗎?

 

抵不過心底的聲音,當他準備要將鑰匙插入鑰匙孔之際,一道幾乎是跟他一模ㄧ樣的聲音出現在他耳際。

 

你……確定要開?這真的是你想要的?

 

我也在心底反駁:「當然,我喜歡紅色,難道這不是答案?」

 

可是,那道聲音已不再出現。

 

「喂!幹麻裝神弄鬼?」當然諾以說的這些話是得不到半點回應,只有陣陣他剛剛說的話的回音傳來。

 

忍不住像是被人開玩笑的憤怒,當我衝向前準備將鑰匙插入時,腦袋突然又想道一段話──

 

我其實很孤單,我想要有人能陪我說話聊天,可是,我沒有錢上學,媽媽爸爸都又過世。

 

我是個寂寞的小孩,所以只能每天都去家門外的櫻林大道上紓解心情,但是,沒有人知道我是用著怎麼樣的心情走在上頭,他們並不知道我看

著那片片粉紅,心只會更加消沉,你知道嗎?

 

諾以幾乎早已經忘記他曾說過那段話,但他那些話又是對誰說的呢?前面一片空白,看不清、猜不透。

 

諾以想知道,可是都還是沒辦法,畢竟,他腦袋裡真的沒有這段記憶,但是因為剛剛那段話,他知道了自己究竟該選擇哪道門。

 

慢慢的,諾以轉而將鑰匙插入旁邊黑色的那道門,果然,門應聲開啟,而當開起門時,他也終於看道了那雙眼的主人,原來──那就是他自己,且之前他想到的那段話就是他說給另一個自己聽的,只是,他也來不及道謝,人轉瞬間便已回到那地上樹上滿是櫻花的櫻花隧道上,而這時我身上也早已積滿了櫻花瓣,很是優美。

 

站起身甩掉身上的花瓣,回想著剛剛的事,簡直就像是個短暫的夢般。

 

而可能是因為他的失神,所以才引來了其他人的注目,某ㄧ群全家福的一個小女孩跑向前問:「大哥哥!你看櫻花看到失神嗎?櫻花很漂亮對

不對?」

 

她天真的問題,不禁讓剛回過神的諾以莞爾,忽然,他想到另一個自己,所以他回答:「是呀!因為我剛剛終於見到了ㄧ個很久都沒有出現的朋友,要不是他救了我,我可能就回不來了呢!」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