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如果櫻花盛開》
HOT 閃亮星─樂櫻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銀魂/銀土】山崎退調查日記

XXXX年X月X日

最近副長常常半夜趕完公文就匆匆換上私服出門,一開始大約一個月一次,但頻率漸漸增加,導致副長都出現黑眼圈了。

XXXX年X月X日

副長的巡邏範圍越來越大了,已經擴展到歌舞伎町,有時雖然不是副長值班,他依然會繞去那邊買菸,奇怪,明明屯所出去一百公尺內就有五個販賣機的。

XXXX年X月X日

今天巡邏時,在丸子店遇到萬事屋的旦那,副長只是站在我後面抽著菸,等我寒暄的差不多,正要招呼副長一起走時,副長拍拍我的肩要我去附近買包菸,我本來是想提醒他剛剛才在轉角處買過,還是他親自買的,但是我還是住了嘴,我想他們應該是有什麼重要的是要談吧。喔,我只是買了十五分鐘的煙而已。

XXXX年X月X日

副長有時會晚歸,雖然大部分會在太陽出來前回來,但是偶爾會拖延到晨訓後,通常那一整天副長會自己窩在房間內改公文,並吩咐我把飯菜都端過來,以副長嚴以律己的態度簡直無法置信,我關切地問了一句是身體不舒服嗎?他卻罕見的臉有點紅的說,身體有點痠痛。

對了,通常之後的幾天副長都不會出門,脾氣還微妙地變得有點好。

XXXX年X月X日

半夜聽到廚房裡傳來翻箱櫃的聲音,看了一下發現是副長改公文改累了出來覓食,我也不好意思揭發,想說看一下沒什麼事情就回去,結果副長好像誤食了沖田隊長放在洗碗槽下要拿來誘導副長吃的加了瀉藥的美乃滋,所以副長從半夜蹲廁所到天亮,早上病懨懨的躺在被窩裡,一整個看起來生無可戀。

下午巡邏的時後又遇到旦那,總覺得巡邏時每次都能看到他,旦那好像有點困惑平時都在的副長去哪了,彆扭了好一陣子才問出口,我家、錯了、你們副長去哪了?

我考慮了一下便說了,只是說法有點浮誇,把加了瀉藥的美乃滋改成有劇毒的蘑菇。

他又糾纏了好一陣子,旁敲側擊地問副長的狀況,我勉為其難(樂得開心)地問他不如和我回屯所看看,喔,你不知道他聽到時嘴角翹的多高。

不說了,我先避難去。

XXXX年X月X日

自從萬事屋的旦那來過之後,他三不五時都會來這裡串串門子,幾乎和屯所裡的人打成一片。今天送公文過去時,看到沖田隊長蹲在房間外,拿著手機像是在拍什麼,他一看到我就站起來,拍拍我的肩離開了,等我走過去才發現門上戳了一個小洞,看進去位置有點微妙,正好對到副長四十五度角的半側影。

往裡面望了一眼,看到萬事屋整個人從後方環抱住副長,白色毛茸茸的頭抵在副長的頸窩了,而副長整個人向後靠著,懶散的翻著公文,並騰出右手,有一下沒一下的把玩著身後人的捲髮。我想想還是暫時不打擾好了。

喔,我當然有拍照留戀阿。

XXXX年X月X日

今天副長殺氣騰騰的在找誰把他的房門戳了一個洞。

XXXX年X月X日

今天早上臨時有點事,雖然還沒到副長起床的時間,我想應該沒關係就去打擾了,沒想到裡面傳來一陣拉扯聲,夾雜著“…死卷毛,快起來!”、“壁櫥!躲壁櫥”、“衣服等等再穿,先躲起來!”、“…進來。”

喔,我什麼都沒聽到喔,更沒有看到副長衣衫不整,脖子又有些大小不一的吻痕和咬痕,只是覺得百試不膩,偶爾萬事屋老闆來的隔天早上就想去敲敲門。

XXXX年X月X日

今天無聊地躲在副長房間的屋樑上,看到副長又閒散的靠在萬事屋身上,突然,旦那說,“多串君,跟阿銀我在一起吧。”

真.傲方十四嬌.副長回,“跟你這廢材有什麼用。”語氣帶笑。

你們倆都這樣了說沒再一起,耍俺啊!快去結婚吧!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