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舊稿/完結】若能早點遇見你

「唉,人際關係好複雜,煩死了。」某天,我在噗浪如此感慨。

在日漸兇猛的網路之中,噗浪算是一個很溫馨的地方,加上每天面對比網路更兇猛的現實生活,噗浪的存在就更加治癒人心了。我和噗友們交情不錯,平時老是打打鬧鬧、互開玩笑,而當自己嘆息時,也總有人用調侃變相關心,例如:

「(驚恐臉)你不是沒朋友嗎哪來的人際關係。」

我看著這條回復,抽了抽嘴角。

雖然是關心,但被人一槍命中要害實在是笑不出來。

「說的也是,和小廢廢當朋友實在太降身價了^_^」

我叼著吃到一半的餅乾飛快回了一句,然後那個最近被朋友惡整改名為「真.小廢廢一代♥(羞」的噗友瞬間在底下開炮。

「小廢廢你個鬼!你最好一輩子都不要跟風喔喔喔我一定玩爆你!老子什麼身價還願意跟你當朋友,就算不內牛滿面也該交出你所有財產答謝我。」

嗯,那個惡整他的朋友就是我。

「樓上麻煩左轉有個窗自己跳下去謝謝,自己也沒什麼朋友還敢老是嗆我,ㄏㄏ。」

還沒等小廢廢回應,其他噗友也冒了出來。

蛋笨是的唸來過倒:「他就是沒碰油才只能嗆你啊(傲嬌(欸」

真.小廢廢一代♥(羞:「樓上我記住你了。」

蛋笨是的唸來過倒:「Q_Q!!糖糖有人恐嚇我,黑單他!」

「這樣……也太殘忍,他的好友數會掛零的說。」

噗上的氣氛大多是這樣亂七八糟的節奏,被歪噗了我也沒什麼意見,反正這片愉快的小天地就是要這樣歡樂度過嘛。

不過也有無視蓋了三十樓的歪噗,很認真回答我的人。

天蒼蒼也忙忙(๑´ㅂ`๑)不要催我稿:「人際關係真的很難搞……合不來不要勉強,維持普通禮貌就好。」

Éternel:「一開始我也和同學沒有處得很好,可能是圈子不同,不知道該聊什麼,但後來慢慢嘗試交談,竟然被我發現隱藏的同好XD」

和不熟的人交談本來就是我的弱項。我吸了一口手邊的奶綠,回道:「要遇到隱藏的同好也得靠運氣吧。」

Éternel:「不會啊,其實現在圈內人蠻多的,只是都很低調不講喔OHO」

「這麼低調幹嘛!」

真.小廢廢一代♥(羞:「你自己高調一點不就有朋友了?找個人攻略啊!」

「……小廢廢同學一定是太高調了才沒朋友。」

不過這些話說下來還真讓我有點動心,攻略啊……說不定真的會遇到隱藏同好也說不定,活了十八年,還是覺得同好最能相處。想起這個月和新朋友之間越來越不愉快的摩擦,我再度吸了一口奶綠,覺得有點苦。

人與人相處,還是順其自然吧。

雨天的學校總是讓沒勁的人更加沒勁,走在微涼的走廊上、呼吸著潮濕的空氣,全身都相當難受。幸好今天的課不多,我走進電梯,放鬆地嘆了口氣。

沒想到,在門正要關上前,一個抱著A4紙箱的男生忽然殺至門口。

我難得反應迅速,關門鍵上的手指瞬間移向一旁的開門鍵。

「謝謝。」他有些喘氣地走了進來。

其實在學校內搭電梯,很少有人會像我一樣在快要關門時還特地幫人按開門,不過我也不是出於好心,而是因為這個男的是我們系上的同學。雖然僅止於路過會打招呼的交情,但都看見對方還壓著關門鍵,總有點不好意思。

可是,就僅止於打招呼的交情,我們很快就陷入一種不舒服的沉默,在現實就失去亂扯功力的我,只好看著電梯裡的院上布告裝傻。

「你是要去一樓嗎?」箱子看起來很重,他還是有點喘不過氣。

「嗯。」

「那可以請你幫忙按一下嗎?我不太方便。」他友好地微笑。

嗯?

隨著他的目光,我才發現剛剛一進電梯就只按了開關門,完全忘了要按樓層。

都已經很少見面了還出這種糗,我深深覺得自己在同學面前的評價不斷下跌,實在太丟臉了……按下一樓後,我更加專心注視著布告,簡直像是在看期中考的範圍。

電梯開始下降,五樓到一樓不用花多少時間,就算沒有交談也很正常,但對方偏偏硬要找話題:「布告上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嗎?」

「呃,沒有,都是在提醒畢業生的東西。」

聞言他笑了:「那你幹嘛看這麼認真。」

不行嗎?──我們之間當然沒有好到可以這樣回嘴的地步,於是我只能乾笑幾聲。

「對了,我跟你說個笑話……」他似乎誤把我的尷尬當成友好的信號,竟然自顧自地講了起來。

五樓到一樓的時間很短,但我總覺得這是我搭過最久的一次電梯。

我和他不熟,可是我知道他是個很好相處的人,偶爾幾次的互動中,我也感覺得出他很有禮貌,雖然沒看到有什麼固定的朋友,但在班上他的評價普遍不錯,也是被許多老師記住的優良學生,比豆漿還陽光的少年。越想越覺得哀傷,世界上怎麼會有這種和自己完全相反的人呢?見他很自然地跟我分享笑話,我反而很想逃離電梯。

好不容易出了電梯門,他卻重新抱好箱子,繼續與我並肩。

「我要拿東西去三齋……對了,我記得你好像跟詹庭芳一樣住在三齋?」

「呃,對。」

「那一起走吧。」

詹庭芳原來住在三齋啊,沒看過呢。應該說除了那個不太會理我的室友、還有幾個讓我很難受的朋友之外,我簡直和我們班同學絕緣了。

不過在我印象中他們兩個很少互動,但他連這種小事都知道,果然是我社交能力太失敗了嗎?

雨暫時停歇,但邊走的同時還要邊注意水窪。一路上遇到幾個正要去上課的同學,我第一次收到這麼多人的招呼,雖然主因是走在旁邊的那個人。

我羨慕忌妒著他的人際關係,而他完全沒發現、不斷講著有趣的事物。

「昨天我還看到一張圖,他畫著一個圓圈,然後……」

我愣了一下,終於除了笑之外有了其他的反應:「我昨天也有看到。」

「超好笑的對吧。」

「對啊,作者可以放棄治療了。」昨晚看到那張圖我差點把奶綠噴到螢幕上。

「底下很多人嗆他的留言也很好笑。」

「底下?」

「啊,就噗浪啦。」

這次我真的愣住了。

「喔。」我點點頭,因為我也是從那裏看的,回應我也有注意到……該不會是同個轉噗吧。

「你知道喔?我以為你會問我噗浪是什麼。」他露出稀奇又感慨的眼神。

其實該感慨的是我,這種根本不像圈內人的人竟然會用噗浪!不,冷靜,也有人看上表情符號的功能把噗浪當臉書來用的,不過他看起來也不會因為表情符號就去用,他的朋友不都應該是圈外人嗎?或者是他喜歡某些作家或繪師才用噗浪──不對啊,那這就是算圈內了吧?

前幾天小廢廢和阿勇的留言開始在我腦內無限環繞,隱藏的同好、找目標攻略……我看著目標,開始猶豫是否該……

「欸,你有用噗浪嗎?」大概是我自己在腦中加了亮晶晶的特效,他的眼神不可能這麼充滿希望。

「嗯。」我竟然就鬼使神差地點頭了。

然後我才發現,他的眼神並沒有經過濾鏡處理,因為他就像拋垃圾一般將箱子往旁邊一丟,掏出手機:「原來我們系上有同伴啊!先加個好友吧!」

劇情太急轉直下,我還沒反應過來。

「欸欸,帳號帳號?」

印象中的他雖然人緣好,但從沒看過他過度興奮,平常一個看起來淡定認真的人現在笑到露出虎牙來,我忽然有種要被賣掉的錯覺。

在他不斷添加濾鏡的攻勢之下,我只好被迫說出帳號:「sugar910101。」

不對啊,什麼叫被迫,這樣不是就達成我的目標了嗎?和班上人緣這麼好的人當朋友,說不定就會慢慢學到怎麼和人相處了,不過等等要和他溝通一下,以免他被我這群沒節操的朋友嚇跑。

「……啥?」他的手指忽然停住。

「sugar是可以吃的那個糖,後面是數字910101,sugar910101。」

「……」他抬頭看著我,一臉茫然。

「不然還是我自己打?」我朝他的手機探去,卻也馬上僵在那裏。

人生總是充滿許多意外,用我們的術語來說便是:超展開。

「『幹!』」兩人當街爆出髒話,引來許多人的側目。

我們不知道此時有個平常和他交情不錯的男同學放下正要揮起的手,一副看到幻覺似地轉身就走,還偷偷朝這裡瞄了又瞄。

「靠!糖分君!靠!你!」我們班的優秀青年完全失去語法組織能力。

「你不是說你在東部唸書嗎?」我望著手機上的暱稱,近乎尖叫。有種信仰在腦中被捏碎,我恨不得把它踩爛再攪爛再丟到馬德里納海溝下面的化糞池裡面餵恐龍。

「那是上學期交換學生啊──靠,你都沒在看我噗對不對!」他基本上已經不管形象了,因為他也知道在被我看見暱稱的那一刻起,他也不用掩蓋什麼──我們的小廢廢同學馬力全開。

此時我們還是沒發現,有一群我們班的同學默默從對街走過。

「你才沒在看我噗!我不是說我唸這裡了嗎?」

「你又沒說哪個系的!」

「是你沒問!」

對此,小廢廢瞇眼,迅速在手機上點幾下,把以前的噗叫出來。

「到底是誰的錯?」他憤恨地把手機貼到我面前。

「……」原來他真的有問,只是在一片開玩笑之中被帶過了。

「我竟然和糖分君見面了。」他一個身高一百八的男生竟然摀起臉來:「好丟臉……」

「我也覺得你這種樣子有夠丟臉的,不要裝嬌羞了。」

他從雙手中抬起臉來,滿是不爽地盯著我幾秒,又不爽地搬起箱子,最後不爽地丟下一句「不和糖分君計較」就走了。

站在原地恍神了幾秒,我才注意到天空開始飄雨,從包包裡拿出雨傘。看雨勢漸漸變大,我趕緊小跑步朝三齋追去,並在經過他時炫耀地晃了晃手中的傘,露出燦爛的微笑:

「掰。」

這次換他被莫名其妙留在原地。

「你變活潑了。」

「啊?有嗎?」我吸了口奶紅。之前曾和這位同學合作報告,便漸漸開始聊了起來,現在還成了固定桌友。

「有啊!不過我看到你和杜維哲當好朋友時超訝異的,你們感覺沒有什麼交集啊。」

我呵呵兩聲,咬住吸管。

那天。

「早安,小廢廢。」在上早八的途中,我遇到迎面而來的杜同學。

聽見我的稱呼,杜同學原本正要打招呼的手瞬間放下,他恢復平日的淡然,準備無視我。

「等等,杜維哲。」我趕緊拉住他,「我忽然想到,既然我們都認識,那在三次元中也可以當朋友嘛。」

「不,有的界線是不能跨越的。」他一臉嚴肅。

「不要中二,我跟你說認真的。」我也很嚴肅。

「天真的糖分君不要以為我會乖乖就範。」

「天真的小廢廢最好乖乖就範,不然我就把噗浪公開在臉書上。」

杜同學瀟灑地揮揮手:「去啊,大不了我鎖噗。」

早料到他會用這招,我眨了眨眼:「我說是公開我的噗浪。」他身為我噗浪上的留言冠軍,公開我的跟公開他的基本上沒差多少。

果然,杜同學露出要掐死我的表情。

「反正不會有人相信,你去啊。」這叫什麼……口嫌體正直吧,臉色都差成這樣還昧著良心說謊,受歡迎的人就是有顧忌。

「先試試看嘛,沒人信我再黑單你。」

「靠。」

沉默了一會兒,我聽見他輕輕的嘆氣。

「……朋友就朋友啊,這種事情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我們在噗浪上互嗆的日常依舊沒改,只是三次元的互動多了許多,偶爾也會在噗浪提到,所以噗友們大概都知道我們是同學了。

Éternel:「我就說會遇到隱藏同好吧。」

底下是兩則一模一樣的留言。

「隱藏個屁!」

「隱藏個屁!」

-END-

同場加映(???)

〈跟風一定有風險,想整朋友有賺有賠〉

真.小廢廢一代♥(羞:「你這沒良心的,一定要改這種名字嗎?」

糖分君:「看起來效果不錯啊(笑)」

真.小廢廢一代♥(羞:「我要刷爆你日後每一個噗。」

糖分君:「那我黑單你。」

糖分君:「其實我也有考慮過另一個暱稱......」

糖分君:「你要改那個也行。」

真.小廢廢一代♥(羞:「靠,比這個丟臉的話就不用說了。」

糖分君:「我覺得這個比較悅耳動聽。」

糖分君:「超.小廢廢一代♥(羞。」

真.小廢廢一代♥(羞:「......」

糖分君:「二選一吧~」

糖分君:「我覺得超.小廢廢比較霸氣~」

當晚小廢廢沒有再吱任何一聲,隔天早上糖分君再來看,小廢廢依舊沒有接下去,這個噗就以這句話為終結了。

可喜可賀。

「可你媽!」

--------真END--------

存舊稿。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