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獵人]《Iris》(奇傑奇)

《Iris》

──記鳶尾花

*CP奇杰

*接續阿耶作為原故事的圖所以tag應該是不分左右但是作者是妥妥的奇傑黨還是只打奇傑

*被虐到了淚流成河心肝脾肺痛生活不能自理三次元魂不守舍只好碼字宣洩(講人話)

*作者短篇有障礙。文筆不存在。

*原著正劇向,奇犽死亡預警

*強扭BE成HE撫慰我受傷的心

*刀都不刀了,甜還會遠嗎?

*可以接受腦洞毀原作(圖)就請往下走XD

***

我等了好久,找了好久。

其實我早就知道,這世界已經沒有你。

哪裡都不會有。

***

      2086年,鯨魚島。

      遠方渡口奏起了刺耳的船笛,應和著海鳥來往復去的急鳴。

      ──杰.富力士,享壽99歲。壽終正寢。

      這一個偉大優秀的三星獵人,早年功績甚豐。包括在當年與奇美拉蟻的戰爭中鋒芒初露,到後來於暗黑大陸的長久遠征一行歸回更是令他聲名大噪不脛而走。從此以往,無論是內側大陸的每一處還是遠至新世界未經探索之地,哪裡都有他的足跡。

      他就是當代獵人的一個神話。

      身為前五大念能力者金.富力士的兒子,以及年少時候與後來成為十二支「子」、「亥」的傑出獵人交好,並在諸多領域中舉凡遺跡、幻獸、賞金、UMA(未確認生物)甚至是海洋與以外側世界為目標的「遠征獵人」中大有建樹更是廣為人知──在他的帶領下,攻克暗黑大陸所帶回的累累碩果更是多不勝數。

      杰.富力士幾乎就是奇蹟的代名詞。

      不過,卻很少人知道曾經還有那麼一個與他幾乎形影不離的銀髮少年。

      實在是太久遠了。久得足以被世人遺忘。知情的人們因為體貼也很少在他面前提起。

      他的健康狀況一直很好。就連他今年剛滿13歲的孫子Gem也都說在前年二人最後一次見面的時候,爺爺還能和他嬉笑打鬧,活蹦亂跳得不得了──只是沒想到這一分別,再次來時竟就是參加他的葬禮。

      杰.富力士生前交友無數,曾與他一同作戰足以交付性命的夥伴更是足足佔滿了整個獵人協會中的半數元老之多,期望他能接任十二支又或者成為會長帶領協會的呼聲也一直不曾斷過,但他卻是鐵了心在外面漂泊。

      完全承襲了那傳說中的「東.富力士」的血統,杰終其一生有大半光陰都在外側世界盡其所能的探索。

      這些蔚為傳奇的風光往事,自然相對顯得他的葬禮十足低調。這並非因為他的朋友比他短壽,事實上與之相反的──以身為一個菁英獵人活到這把歲數就走,算是極少見的了。

      只不過是因為這一個像風一樣的獵人,除了最近的家人與幾名舊友知情以外,也並沒有刻意透露出他的死訊。

      大概也是因為,即使是他生前最親近的人們,也實在沒有辦法相信他就這麼死了。

      「媽媽,爺爺真的……不在了?」

      名為Gem的男孩──或許如今已經稱得上是少年了──有一雙漂亮的深藍色眼睛,像大海,又像質地上好璀璨如星河般的藍寶石,在日光輝映流轉下更顯奪人耀目。

      他拉著母親的手,自船上俯瞰這座鬱鬱蒼蒼生機無限,滿是他幼年時寶藏般珍藏的回憶的島嶼。海上波濤翻捲,迭起洶湧的白沫與碎浪。

      海風忽然吹了起來。他微微瞇起眼睛。

      就好像什麼東西都會被這陣風帶走,什麼都不會留下。包括那些在這座島上藏了太久的回憶與秘密。

      正是天真爛漫不知愁苦的年紀。生命的消亡以及人與人之間的分離在那個時候於他而言還不能真正體會箇中滋味──Gem不知道對於那個時候的杰.富力士而言亦是如此。

      以及為此,他後悔終生。

      這座鯨魚形狀的小島,是他爺爺的故鄉。Gem除了在童年在這裡渡過以外,離開之後的每一年也都定會來探望杰一次,但去年他考上了獵人,還沒來得及帶考試時交上的朋友過來給爺爺看,他就已經和朋友到世界各地瘋玩去了,一直到接到母親的電話傳來這個噩耗,他簡直傻住了。

      「爺爺那個大騙子……!他說過會看著我一直長大的……還欠了我二十年份的巧克力球……!」

      「Gem……」

      說沒有難過是不可能的。男孩早就在船上時悲從中來嚎啕大哭過了三天三夜,眼淚都哭沒了,如今只剩下紅通通的鼻子,吸著這略顯潮騷濕黏的海風。

      然後他滿懷困惑地問著他的母親:  

      「爺爺他──真的要這麼做嗎……?」

      杰.富力士的遺言是將他的骨灰灑在鯨魚島邊上的大海,其他的,他什麼也不想留。儘管他最近的幾名至友還是堅決為他辦一場簡單的葬禮只邀請幾個熟人前來憑弔,但屍體火化以後便逕行海葬的儀式,連個墳墓都依照杰生前的指示不打算建造。

      「嗯,你爺爺說他不想留下任何東西──他已經留在這裡(世界)太久了。」女人溫柔地說著。

      「啊,那爺爺的照片呢?我還記得那張照片裡的小哥哥,有和我一樣顏色的眼睛!爺爺說他說過了,但我怎麼一點印象也沒有……」

      女人聞言,神情帶有微微的悲傷。

      「那個人……是奇犽.揍敵客。」

      ──揍敵客家族有史以來最具天賦與飽受家族期望的殺手,可惜早早就折了。後來一代的家主換了又換,但那也已經與任何人無關了。

      Gem微微張大了嘴。他忽然才想起自己確實曾經聽爺爺提起過一次這個名字的,只是那個時候他涉世未深。如今成為了獵人,他一點也無法想像那樣的殺手家族裡頭曾經出了一名少年作為自己爺爺的夥伴,還是照片上那麼要好的模樣。

      奇犽.揍敵客不在了。很早就不在了。

      難怪爺爺不願意提及那個人的名字和事情。

      Gem一直到很多年以後才想明白,這或許也是為什麼杰很少願意正視他的眼睛。

***

      小傑得知奇犽出了事情的時候已經是他15歲自暗黑大陸返回內側世界。

      從世界樹以後經歷了兩年多的分別,本來應該迎來滿心期待的重逢,卻在一夕之間像是美好夢境被現實措手不及的無情粉碎。

      ──奇犽,我回來了。

      ──我在世界樹的頂端等你。

      他怎麼也沒想到,給對方發的簡訊石沉大海,電話也撥都撥不通,後來還是雷歐力回的訊息。

      ──小傑,奇犽他……可能沒有辦法去。

      ──你先來史瓦路達尼一趟,我們在這裡等你。

      怎麼回事?!難道奇犽怎麼了嗎!

      ……你先來再說。

      雷歐力說的話很委婉,小傑自然捺不住性子馬上打了過去亟欲問清楚,對方卻像是橫了心閉口不提。他雖然擔心,不安的直覺也越漸擴大,但他一直都很信任奇犽,一時也沒想岔,於是便用了他最快的速度買了當天的機票就直接趕往目的地飛去。

      不算陌生的城市,高樓林立間顯出一分其特有的擁擠與冷漠,就連日光都很難照入密麻窄礙的街道。

      完全不若想像中的重聚,彼此招呼變得僵硬而生疏。他被神色凝重的老朋友們引領走入了獵人協會大樓旁的醫院──還正是他當年待得那間改建過的獨立病房。

      他看到奇犽躺在病床上。

      銀髮的少年瘦骨嶙峋,若非那一頭依然柔軟蓬鬆的銀髮,早已分辨不出原來模樣。

      「奇……犽……?」

      ──怎麼回事?!發生什麼事了!!

      他惶恐錯愕的失聲咆哮。但沒有人回答。

      在這滿室充斥著消毒水氣味且寂靜弔詭得針落可聞的空間裡面,躺在病床上的少年鼻息幾不可察。若非偵測生命的機器仍舊規律死板的發出一聲聲滴答,迴響在這過於空曠荒蕪的地方難掩刺耳,他恐怕以為眼前橫陳的不過是一具死屍。

      ……騙人。

      騙人。騙人。

      眼前的人不可能是奇犽──!

      心臟就像被人狠狠掐住猛烈一捶,痛得他扭曲了面容。他本能的否決與防衛,神色間盡是驚慌與懼怕。

      周遭蔓延著沉默,就像是斟酌著由誰回答。

      便在此刻,他一晃眼就看見了阿路加靜靜地睡在一旁。

      他的手心朝上,輕輕地讓少年過份蒼白修長的指節搭在上頭。那一種姿勢足稱小心翼翼便在睡夢之間都嫌警備,彷彿他手裡擺放的根本不是一隻屬於人的手,而是只要一分不當都會被他碰碎的寶物。

      在聽到來人所發出的怒吼與足音,驚醒過來的少女露出原本還有一點茫然的表情,隨即便是掃來一雙毫無掩飾的憤怒的銀灰色眼睛。

      「就跟你們說不要再來打攪我和哥哥了到底煩不煩──沒用的,怎麼樣都沒有用的!你們放棄吧!!哥哥他已經──……啊。」在目光觸及小傑的時候,少女不禁愣住了。水潤潤的雙眼因而瞠大,漾出一絲喜悅的光采,「……小傑哥哥?你來了!!」

      「阿路加……!」小傑就像是尋求到唯一的希望,心裡撲騰狂跳。他急急地踏上前一步喝聲詢問,馬上想要一個回答,「奇犽他怎麼了?沒事吧──!!」

      一定是假的。是開玩笑的。

      奇犽怎麼可能會是這個模樣。

      就算受傷了生病了,也一定治得好的──納尼卡就在這裡不是嗎?

      「……」

      但是很快的,阿路加眼睛裡的那一簇光亮,在初時顯現之後便慢慢褪去。

      取而代之的又是剛才那抹小傑從未看過的一種荒誕的恨意。

      少女咬了一咬唇,像是竭力收起過多的情緒,眼裡憤怒的火光也驟然消熄。

      世界何其悲憫,卻從未可憐過他。原以為逃開過的惡夢,只不過是換了一個時間換了一個角色再次上演。

      「……哥哥他已經快要離開了。」

      小傑沒有如願聽到阿路加回應他的期望。接下來對方的話語,只是將他更加徹徹底底的打入深淵。

      「不過,幸好小傑哥哥你來了──這樣至少哥哥他……不會有一點遺憾。」

      那嗓音是依然未變聲的清脆,卻被少女硬是壓出一聲沈沈透著股絕望的喑啞。

***

      奇犽也和阿路加一道前往了外側。

      他找到了納尼卡身上具有許願力量的原因。本來,他會這麼做自然不過是想徹底還給阿路加與納尼卡自由而已。

      卻沒想到,從而意外得知了真相。

      他透過對納尼卡的「命令」,省略了看似不需要任何許願環節的條件,成功救回了小傑一命──但是事實上,即使是修復的力量,也只不過是從自己身上的生命作為交換而已。

      「命令」的代價在自己身上。

      本來他就隱隱約約感覺到不對。自從和小傑分離後,他就覺得身體出現了異常的警訊。一開始只是容易變得疲憊,但在和阿路加旅行的過程中不需要使用到念力因此也不以為意。

      直至二人到了暗黑大陸以後,他好不容易找到了「埃」,為得正是想解決納尼卡身上的許願能力,卻沒想到也意外得知了殘酷的真相。

      ──難道想救一個人,不正是需要用另一個人的生命去交換麼?

      許願的代價是由無數人命喋血堆砌而來。他又憑什麼認為命令就不需要代價?

      只是他確實沒有想到原來是報應在自己身上。

      修復的代價之所以為最低,只不過是不會轉嫁到第三方身上所造成的假象。

      因為納尼卡是善良的,同樣出於善良純粹的願望的代價──又怎麼可能會由第三方來支付?

      奇犽不過是用自己的命去換小傑的命。等價交換。

      這件事就連納尼卡自己都不知道。在她知道原來幫奇犽毫無條件的實現願望,代價竟是由奇犽自己來支付,她幾乎都要崩潰了。就算奇犽一點也不怪她。

      『奇……犽……奇……犽……!哇啊啊啊──嗚啊啊啊啊對不起……!』

     

      『沒事的。納尼卡……沒事的。』

      就算早就知道如此,他一定也還是會選擇這麼做。只不過故事的結局,比他原以為的要慘一些。

      奇犽可以感覺得到自己身上的氣的明顯變化,趁著還沒有影響到念力施展下趕緊返回內側世界。不久以後,果然就連原先包覆著身體的「纏」,都越來越薄弱,忽然有一天就像是急速乾枯的井水再也沒有辦法施展出來──他的念力變得完全無法使用。

      如果是這樣,那也就罷了。當念力消耗殆盡,緊接著就是生命力本身的流逝。

      消耗的速度並不快,但也足夠他折騰了。

      基裘與伊爾謎知道他返回內側自然不放棄要他回去繼承家業,他認真避了一會有些懶散,最後只是兩手一攤,在伊爾謎錯愕漸轉為驚嚇的表情下,以近乎完全沒有念力保護的肉身直接挨了他幾把念釘,戲劇化地在他大哥面前吐了口壯麗的鮮血。

      難得能夠看到對方吃鱉的表情,奇犽不由暢快地笑得直哆嗦,渾身卻是泛著絕望的冷意,「你們要我回去也行……不過當殺手就別想了。大概得準備我的後事了吧。」

      得知奇犽出了狀況,揍敵客家族全瘋了。

      盲目求醫、尋找除念師,甚至是勞動到他爺爺和曾爺爺一道遠赴暗黑大陸試圖找方法回來救他的命。但不說往返內外側費極時間,即便真正帶回來了什麼究极的长寿植物還是能治愈百病的香草,也全都無一見效。

      如果說他本來還有一點什麼期待,到後面還真只剩下麻木。甚至還有一點覺得好笑的諷刺。

      本來嘛,人生就不可能有太多奇蹟。

      對於自己即將迎接死亡一事,奇犽看得很淡,心裡沒有後悔。

      ──至少小傑活著。

      他本來就是因為遇上他,才像是一個真正活著的人。

      那個人出現在他的生命當中本身就已經是最大的奇蹟。他對他而言,更是比什麼都來得重要。

      也絕對……要比起自己的這一條命重要。

      ──他覺得,用自己這一條命去換那個人還是挺值的。

      只是,心裡難免有稍許的遺憾與不甘。

      ……小傑。

      小傑。

      僅僅只在出聲以前便吞沒這無數次的對方的名字,胸口便已熱燙如著火。

      ──我還沒有告訴他,我喜歡他。

      ──我有辦法……撐到那傢伙回來麼?

***

      就像是做了一個很長的夢。夢裡什麼景色都有,有他幼年時無憂無慮的,有他開始接受家族訓練覺得辛苦到有趣的,還有到後來覺得什麼都被安排好或者是殺人殺到厭煩的。

      當然還有他一生中遇上那個人以後最為重要珍藏的──

      『奇……犽……』

      儘管兩人在一塊所經歷的也不總是好的。但即使跌跌撞撞受了怎樣的傷害和疼痛,那些回憶依然是他心裡最珍視的寶藏。

      『奇犽!』

      他就算閉上眼再也無法醒過來,也能在這久長無望的黑暗之中清晰描繪出一個人的臉龐。

      堅定著總是一往無前。任性的老是要他來收拾爛攤子。像是太陽一樣耀眼又溫暖的存在。

      只要想著他,他就不會對前路感到任何懷疑與害怕。

      就算路的盡頭是分離與死亡。

      ──他就是他的光。

     

      「奇……犽……」

      小傑。

      但是……

      如果能繼續這樣下去就好了。

      小傑。

      如果能和你繼續在一起就好了。

      「奇……犽……」

      就像是回應那人的呼喚,奇犽突然張開了眼睛。

      「奇……犽──!!!」

      比夢裡還要沈重的壓迫感與渾身不打一處來的疼痛登時洶湧襲來,將他一把拖拽醒了。

      眸子有些茫然的轉了轉,才習慣眼前過於刺目的光亮中慢慢顯出一個人的形貌。對方嘴裡吐出和他夢裡聽見的是一樣顯得有些陌生,卻又重疊了記憶深處裡的那道聲音。

      然後隔著呼吸器,他這才帶著氣音的笑了一笑。

      「……喲,好久不見。」

      眼前的少年長得高一點了,五官輪廓也變得成熟剛毅許多。曬得又更黑了。唯獨那一骨子一如既往的執拗氣和天真和固執就像死刻在靈魂裡面,自那雙琥珀色宛若熔金似的眼睛透了出來。

      跋扈望上支稜著的硬髮也沒什麼變。儘管連日不眠在他臉上留下了憔悴,也掩蓋不了這年紀該有的神采飛揚。

      ──反觀自己,簡直遜斃了。

      他的狀況在這一年來早已經越來越差,連日昏迷好幾個星期也不一定會醒來一次。但或許是因為小傑來了,冥冥之中有點感應,讓他這一次醒得特別早。

      至少,他等到他來了。

      他的聲音虛弱縹緲,一半都卡在嘴裡幾乎發不全音,完全反應出他的身體狀態。只差沒有萎縮得如當年小傑一樣怵目驚心的乾癟模樣。但全身無一處不瘦得剩下骨頭也其實差不多了。

      ……大概也沒有長高。好吧,算他贏了。

      「奇犽……」

      他還沒心生死到臨頭還有閒心調侃自己的感慨,只見眼前的傢伙早已稀哩嘩啦哭了出來,一塌糊塗的破壞了本來應該英挺俊秀的眉目。

      「喂,你好髒啊……」

      他嫌棄的說,手卻是毫無遲疑地往他的臉上抹了一抹。

      那聲音乾啞的虛無,像是風一吹就要散。隨著那細瘦涼冷乾糙的指節覆上於他的眼前,濃重的藥味與久病沈痾的難聞氣味也漫上了小傑一向靈敏的鼻間。

      「奇犽啊……」

      胸口猛起的劇烈疼痛令他穩不住顫抖,陡然嗚咽出聲。淚水糊了整個視線。

      他小心謹慎地握住了那隻原本應該與他相當大小的手,營養不良與接近死亡讓那隻手簡直縮小了不只一號,就以和阿路加一樣的方式靜靜地蜷在他的掌心裡。

      「奇犽……奇犽,對不起……都是我害的……我都聽阿路加說了──」

      越發強烈的抽噎怎樣也止不住。他崩潰的模樣令人心碎,無助而絕望。

      就像是一個犯錯的孩子渴望以懺悔換得救贖。

      「如果是我就好了,如果那個時候是我死掉就好了……奇犽……奇犽……對不起,我再也不任性了……拜託你不要離開我……」

      他哭了又哭,怎樣也停不下來。放肆的哭聲響亮而悲慘,直直傳到了整個病房外,儘管周圍的人也早已自動避開了。

      絕望的傷心排山倒海而來,這是小傑第二次哭得這麼傷心和無助。凱特的那個時候他至少還能夠將所有的悲傷化為與之俱滅的報復……但這一次,始作俑者是自己,他就算殺了自己也不能換回奇犽的一條性命。

      他還能找誰報復?

      納尼卡的能力已經沒有了,這世界不存在許願,就算他現在再一次踏上暗黑大陸尋找可能的希望,奇犽又等得了他多久麼──

      現實畢竟不是童話。

      少年也默默地流下眼淚,無聲的陪他哭泣。卻永遠不是為自己而傷心。

      看著這樣的他,他一時間也說不出責罵或者安慰的話。

      ──混蛋,不要哭了。是我自己太弱。

      ──對不起……讓你難過了。

      ──對不起,這次要怎麼收拾善後……我也沒有辦法。

***

      「我先說好了,你要是時間沒到敢下來找我,我絕對不見你!」

      「……嗯。」

      「如果覺得對不起我,就好好過你的人生吧,小傑──連同我的一起。」

      「……嗯。」

      「如果你沒有好好過的話,我一樣揍你!!」

      「……哈哈……」

      「好啦,別哭了。不就……只是暫時分開嘛──……我等你。」

      『我等你。』

      這是他給他的誓言。

      他們的初吻在病房裡,冰冰涼涼的。帶有兜頭籠罩而來的死亡氣息。

      ──兩個月後奇犽就走了。

      小傑沒有讓揍敵客家帶走他的遺體。他早已帶奇犽回鯨魚島度過最後的時光,讓他得以沈睡在他的懷裡。

      那是島上正逢鳶尾花盛開的季節。

      然後順從奇犽的叮囑,將他的灰燼灑在了鯨魚島邊上的那片大海裡。除了三五年回來看一次米特阿姨,他幾乎都再沒回鯨魚島,直到幾十年以後他哪兒都不想走了,並且放棄了繼續修煉念能力的那天,他才又回到親手將奇犽送葬的這裡。

      啊對了……那大概也是Gem出生的那年。

      他和奇犽11歲相遇,12歲一起到了貪婪之島,13歲世界樹下分離,15歲稍嫌悽慘的重聚──但至少,還不算太遲。

      儘管不到16歲,就又迎來了永別。

      他們一生以來相處的日子,他仔細數數也不過就只有短短不到一千天的時間。然後便是數十倍漫長再也沒有彼此的歲月。

      漫長近乎永無止境得足以沖淡那些年少時太過久遠只存於記憶裡的音容笑語,只留下寥寥數張的照片供人悼念。

      如果當年他知道奇犽不對勁的話,他絕對不會離開奇犽的。

      如果他早就知道許願的代價的話,他絕對會不留餘地的赴死不讓奇犽有機會救自己的。

      如果他知道原來他們相處的時間這麼少的話,他絕對會更加珍惜彼此在一起的日子的。

      如果……

      如果。

      如果他早就知道原來他對他的感情原來根本不只是友情的話,他一定會早在過去那些形影不離的日子裡便在他耳邊親口告訴他無數遍──

      ……我喜歡你。

      我愛你。

      ……奇犽。

      奇犽。

      但是,無論他杰.富力士一生創造過無數奇蹟,也始終無人能為他實現他這再不復得的唯一的願望。

***

      這一天鯨魚島上晴光正好。滿天蔚藍無雲,藍得像他年少時戀人的眼睛。

      他沒有出門去,只是透過窗格間描摹捕捉那彷彿當年二人在同樣一片樹蔭底下玩鬧嬉笑的剪影。

      鯨魚島啊。那是什麼時候……

      天空鬥技場之後的事情了吧。

      12歲?

      小傑想了一會還是想不起奇犽12歲的模樣,不是照片裡定格的那一種,儘管二人留下的照片也是少得可憐。倒是自己12歲的模樣一下就想起來了,因為幾乎就和Gem現在長得完全沒有區別。

      說到Gem那小子……考上獵人就野得沒邊了。還說要帶朋友回來給自己看的,到底有沒有把爺爺放在眼裡啊。

      算了。

      這樣清淨也好。

      他覺得很累了。

      身為一個獵人,他知道自己的生命將到盡頭。也總算,可以閉上眼睛好好睡上一覺。

      ──奇犽……會等我吧。

      ──說好的。說謊的要吞一千根針。

      奇犽……

      已非昔日那樣無知亦無畏懵懂孩子氣的少年,垂垂老矣卻也不掩看盡世事已顯得沈澱穩重甚至於滄桑的男人按緊椅子上的扶手微一抿脣,頰面兩條淚痕倏然滑過,嘴裡迸出一聲遏止不住的難聽抽噎。

      「奇……犽……」

      這是他多年來在夜深人靜時曾經許過的無數次願望。

      多麼希望喚著你的名就能夠再見你一面。還是每天早晨一張開眼發現一切不過只是場騙人的惡夢。

      「奇犽……」

      回不去了。

      「……奇犽……」

      米特阿姨對不起,我把奇犽弄丟了。

      「嗚……嗚……奇犽!」

      杰.富力士一生風光無兩,走到此刻卻也只能像是個孩子一樣無助的哭泣。

      「嗚嗚……嗚嗚嗚……啊啊……」

      因為他就要死了。

      他從來都不懼怕死亡。

      他害怕的是再也看不到奇犽。

      他其實一點也不相信,死了就能夠再見到他。

      但是這個世界,就算是外側,無論哪裡他都找過了,還有可能帶回他的方法……都沒有,都沒有了。

      「嗚啊啊啊啊……嗚嗚嗚嗚啊啊啊……!」

      奇犽.揍敵客是他一輩子的信仰。

      ──卻永遠都不會有人實現他的願望。

***

      杰張開了眼睛。

      眼前依稀看到了銀髮少年的紫色身影。那人眉目如初,雙手插在兜裡,一副漫不經心的模樣。

      「奇犽──!!」

      他聽到自己的聲音突然就迸了出來。而且是少年時候那稚嫩顯得有一點軟糯的聲音。

      接著他感覺到自己拔起雙足向前瘋狂奔跑。

      少年應聲怔了一下,回眸過來,露出他熟悉已極卻已遺忘多時的笑顏。

      他赫然停在他面前,這讓對方早已伸出打算接住他的手,一時僵在那裡,收也不是,主動過去抱他也不是。

      「奇犽,我很努力了……你說我不可以去找你。所以我才──」眼淚劈哩趴啦的猛一往下掉,糊了視線,他努力把它抹掉。想把眼前這個人看得更加清楚,想確認這不是夢。

      少年見狀不免有一絲的驚慌,溫聲安撫:「……嗯。我知道。你辛苦了。」

      「我不是故意的,」他急急解釋,可憐兮兮地望住對方,緊張地問:「奇犽?你是不是等了我很久??」

      他笑了笑,彈了一下他的額頭,「是啊,等好久了──笨蛋,居然讓我等這麼久!不過,反正我一直在這啦,總不會讓你找不到的。」

      「……我去了很多很多地方,但是哪裡都沒有你。我以為我再也看不到你了……」

      「我也以為再也看不到你了──啊,反正我們現在不是又見面了嗎?」

      他說得輕巧,最後把手抱到了腦袋後面。

      「不對!!不行──」

      「什麼啊?」

      「如果這是夢的話,那就是假的,絕對不可以!!」

      「都已經死了你還在想這個……我也真是服了你。」

      「奇犽?!這很重要,這是真的麼──?不是我的幻覺?」

      少年嗯了一聲,露出一抹奸計得逞的笑,「那個啊……其實我在納尼卡能力消失以前,又對他下了一個命令。」

      「什麼?」

      他輕輕咳了一下,皙白的頰邊泛起微紅。他溫柔地看進他的眼睛,脣裡吐出的話語是一個永恆的誓言:

      「不管我死後會到哪裡去,沒有任何事物能夠再將我們分離。」

      ──用他所有的生命作為代價。

      這是……只為他一人實現的願望。

      也是納尼卡帶給他最後的奇蹟。

***

      「我能不能再看爺爺最後一眼?」

      「Gem?好啊。」

      「……太好了。爺爺是笑著走的,那我放心了。他最後有見到他想見的人了麼……」

      「一定有的。」

      女人在桌前的照片旁換上了一朵鮮摘的鳶尾花,心裡想著「恰好現在是花季呢」。

      然後她闔上了門,還給滿室安詳的寧寂。

***

鳶尾花──

絕望的愛意。

信仰者的幸福。

我曾因這份愛戀深陷絕望。

也為你信仰獲得救贖──

『願故事的終局,沒有任何事物能夠再將我們分離。』

-FIN-

阿路加生氣氣:別搶我哥哥!!!

Gem:(驚恐)什麼,原來那個小哥哥是爺爺的戀人???

Gem母:Gem(深沈拍肩)其實你爸爸就是你爺爺用懷孕石生下來的小孩,然後才生下的你。

Gem:(才剛和朋友從GI玩一圈回來)……懷孕石?WTF?我天???

50字真結局:(場景為Pray)

「嚶嚶嚶奇犽我剛做了一個好可怕的惡夢。」

「笨蛋我不是在這裡嗎。」

灑花,滾床,甜蜜蜜end。

以上包括本文都是作者胡謅。

不!我不接受Gon和別的女人生孩子!絕不!!!!(哭暈在廁所)

因為我痛了好幾天,硬把BE扭HE。我覺得我會被阿耶討厭。(嚶嚶嚶,怕。)

鄭重聲明:本文全都是作者擅自的腦洞,和原作(阿耶老師畫的圖)沒有實質意義的關聯。當然歡迎跟我一樣被虐得不成人形的小天使能在這篇文章得到一點(YY)的安慰,那我也就滿足了QAQ

BTW,眼尖的小天使會發現本故事背景跟設定語句甚至是描述的風格大致都(故意的)採用跟Pray一樣,所以可以視為是Pray的BE(硬要)……

最後依然臭不要臉的廣告一下〈Pray〉,來!吃我安利!原著向大長篇晉江連載中!!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1)


好看
2018-05-07 22:51 透過電腦版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