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原創小說大賞|把握最靠近夢想的機會
HOT 閃亮星─黑白沙漠狐耽美稿件大募集

高鴨穩乃是勇者(咲-Saki-短篇 阿知賀)

前言:

把結城勇奈的角色變成咲-Saki-的角色,再創作的短篇小說。空兩行是回憶,空三行是換幕

本文:

 

巨大遼闊的樹海,今日天上白影滿布,有如百鬼千妖壓境更似死神過境一般,是毀滅的象徵,但卻有一人一刀不屈挺立,誓阻毀滅之勢於身前。

那人,為情、為義,凜然赴戰。

那刀,為生、為存,冷然橫立。

她望向彼端遠方,那滿天白影飄動正是vertex,而它們的目標是『神樹』。

她明白如果讓它們摧毀『神樹』,那世界終將毀滅,所以無論如何都要阻止它們,同時她也明白這一戰,對自己來說或許是『最後』的一戰。

「唉……」

她不禁一嘆,隨後腦海裡浮現『那時的回憶』。

???道:「不准去!那是送死啊!」

她雖然不直率也常常將事情搞得更糟糕,可能比我還不會表達感情,不過她很溫柔總是為大家著想。

???道:「要去也是大家一起去啊!」

她總是樂觀、有精神,即使我們那樣對她,她還是能在這種時候說出那樣的話,真的很厲害……她總是能帶給大家勇氣與歡笑,之後、就交給妳了。

???道:「那種理由……至少也讓我一起去!」

她總是臉帶笑容,看起來似乎沒有什麼煩惱,不過其實我都知道,她只是將煩惱藏在心中……突然很懷念她的糕餅話題,想到就覺得很好笑……

???道:「我不會阻止妳的,我知道要有人來做……」

我很高興有人能理解我的選擇,她雖然平常有些膽小又冒失,但一到關鍵時刻就會變得正經又威嚴,最重要的一點是變得很可靠。

我身上沒有什麼東西可以送給這些與我共患難的戰友,所以、我至少要帶著笑容離開。

她──鷺森灼拿起鐮刀,奮力大喊,道:

「喝────────

    阿知賀中學勇者社!

    勇者社社長鷺森灼!

    卯足全力大戰一場!

    遠處的給我聽清楚!

    近處的給我看清楚!

    我的實力我的力量!

    鷺森灼在此上了啊!」

鷺森灼雙腳一踏,飛越上空,鐮刀舞動,斬殺飛襲而來的vertex。

忽然火球襲來,鷺森灼一個旋轉閃過,隨後光芒大作,背後開啟巨大圖騰,頓時花瓣飄散空中,正是『盛開』狀態。

鷺森灼道:

「阿知賀中學勇者社!

    五準則其一───

    要好好──打招呼──」

鷺森灼振刀奮力一衝,瞬間貫穿『乙女座』。

霎時『乙女座』化作滿天光芒消散天地。

同時樹海另一處亦正啟戰。

大劍橫掃,威吞天地日月。

焱槍掃蕩,勢裂八方風雲。

大劍持手者──松實玄道:「姊姊再這樣下去沒玩沒了。」

焱槍執手者──松實宥道:「我知道,但是我們現在只能相信小灼了。」

松實玄道:「真的沒問……不,是小灼的話一定能成功。」

松實宥道:「嗯,我們再努力一下。」

松實玄道:「好,姊姊。」

突然,整個樹海受到力量衝擊而震動,松實玄腳步一個不穩身體向後跌去。

松實宥道:「小玄,小心。」

松實宥一個箭步扶住松實玄。

松實玄道:「謝謝,姊姊。」

松實宥道:「嗯。」

松實玄道:「姊姊那是……」

松實宥往前一看,一個龐大的軀體正懸浮於空中,而周圍有無數的星屑環繞,是曾經被她們打敗的『山羊座』。

松實宥道:「小玄我們上。」

松實玄道:「好!」

只見她雙腳一屈,身形定若山嶽,雙手緊握劍柄,劍身倏然巨化。

松實玄道:「看我的──────」

聲如落雷,刃似閃電,橫掃襲捲,星屑盡滅。

一旁的松實宥覷準時機身影瞬動,準備一槍拿下『山羊座』。

但卻是──

一道擾人音波忽然殺出,使松實宥身形一挫。

松實宥道:「啊!」

松實玄道:「姊姊!」

松實玄急忙過去接住松實宥。

松實玄道:「姊姊妳沒事吧?」

松實宥道:「我沒事,謝謝妳,小玄。」

這時音波攻擊再起。

松實玄、松實宥道:「啊……」

兩人來不及逃離,同陷其中。

兩人雖痛苦但仍然尋找音波的源頭,片刻後她們便找到答案,是『牡羊座』身上巨鐘所發出的。

兩人強忍痛苦,立刻提起武器,準備行動但是……

『山羊座』同時也發動它的震動能力,阻礙了松實玄她們的行動。

松實玄道:「嗚……討人厭的……聲音……」

松實宥道:「(這樣下去……)」

這時危機尚未結束,星屑再次出現,毫不留情地衝向松實玄她們,瞬間掩沒了她們的身影。

樹海深處也正上演一場激烈戰鬥。

新子憧道:「可惡,太多了啦!」

新子憧手揚弓,光箭連發,凌厲掃敵,但是星屑卻有如蟑螂螞蟻一般出之不完、滅之不盡。

新子憧道:「(穩,妳還要多久啊!妳這個大笨蛋!)」

就在此時,『雙子座』疾馳而來,轉眼已然逼近,即將穿越過新子憧──

新子憧道:「就是現在啦!」

新子憧輕躍而起,閃過星屑重多攻擊,隨後弓朝上,光芒匯聚化利箭,一箭疾射上空。

箭入雲,光芒萬丈,一道巨大魔法陣應光浮現,隨即光芒化作箭矢疾射而下,轉眼星屑盡滅。

新子憧道:「呼……成功了嗎?」

但,『雙子座』卻在那一瞬間向後退去並沒有進到攻擊範圍內。

新子憧道:「什麼!」

新子憧急忙欲揚弓再攻,但這時一顆水球疾射奔來,她見狀隨即往右跳去避開攻擊。

新子憧道:「喂喂,三打一會不會太過分啊……」

在『雙子座』的附近又多出了兩道巨大的身影,是『天秤座』與『水瓶座』。

新子憧道:「要盛開嗎?」

就在她思考的時候,一道高昂聲音來到。

高鴨穩乃道:「憧,讓妳久等了。」

高鴨穩乃颯爽登場。

新子憧道:「真是的,妳也太慢了吧。」

高鴨穩乃道:「抱歉,我已經不再迷惘了。」

新子憧道:「那就好。」

高鴨穩乃道:「(沒錯我不再迷惘了。)」

高鴨穩乃道:「高鴨穩乃,要上了!」

在樹海的中心處,出現了一道不該出現的人影,而那道人影正是須賀京太郎。

須賀京太郎道:「總算是進來了嗎……」

他站穩腳步,隨後抬頭一望就看到──

須賀京太郎道:「那是……灼!」

他二話不說跑了起來。

但是在廣闊的樹海中沒有手機APP的輔助,別說前進根本連方向都分不清楚。

須賀京太郎道:「可惡!」

就算如此他仍然奔跑著。

只為了自己心中重要的人,奔跑著。

『射手座』射出光針雷厲襲向鷺森灼,她一個旋身輕鬆閃過攻擊,但『巨蟹座』卻早有準備展開身上薄板使光針反射,再次雷厲襲向她。

鷺森灼已知它們的戰鬥模式,已有防備,身再一躍輕盈地閃過攻擊。

但這時『盛開』的代價猛然襲來,一條緞帶緊緊纏繞在她的左手上。

鷺森灼心知戰鬥越久對自己越不利,當下決意速戰速決。

鷺森灼道:

「阿知賀高中勇者社!

    五準則之一───

    盡量不要放棄──」

鷺森灼不顧代價再次『盛開』,瞬間速度倍升,『射手座』,一刀兩斷,隨後轉向直奔『巨蟹座』。

鷺森灼道:

「阿知賀高中勇者社!

    五準則之一───

    要睡好──吃好──」

鷺森灼不顧代價再次『盛開』,擊破『巨蟹座』。

這時,一條兇惡尾巴猛然襲來,上面巨針命中鷺森灼的防護罩,頓時擦出萬點火花,隨後她承受不住那力量而被擊飛,直到撞上大樹才停下來。

鷺森灼道:「啊!」

霎時強烈的疼痛衝擊著她的全身,但是她硬是撐起身體,站了起來。

眼神絲毫沒有渙散跡象,反而燃起一股無比高昂的鬥志。

鷺森灼道:「我、可是……真、硬氣的……我、不會輸欸。」

當她說出這句話時,她便想起那時與他談話的情境……

須賀京太郎道:「妳真的很硬氣。」

鷺森灼道:「這還輪不到你說。」

須賀京太郎道:「是是,我們的社長大人。」

鷺森灼道:「你今天是專門來挖苦我的嗎?」

須賀京太郎道:「怎麼會,我是來帶妳去大赦那邊檢查身體的。」

鷺森灼道:「又到了嗎?」

須賀京太郎道:「嗯。」

鷺森灼道:「時間過得真快。」

須賀京太郎道:「嗯,勇者社那邊還好嗎?」

鷺森灼道:「很好,大家的感情越來越好。」

須賀京太郎道:「那很好。」

鷺森灼道:「為什麼每次都是你來接我?」

須賀京太郎道:「不喜歡嗎?」

鷺森灼道:「只是疑問。」

須賀京太郎道:「是我自己想來,所以請他們讓我做這份工作。」

鷺森灼道:「只有那樣?」

須賀京太郎道:「嗯,只有這樣。」

鷺森灼道:「是喔。」

須賀京太郎道:「戰鬥很辛苦嗎?」

鷺森灼道:「大家一起就不會。」

須賀京太郎道:「這樣啊……妳很強,妳一定不會輸的,我是這麼相信的。」

鷺森灼道:「怎麼突然說那些?」

須賀京太郎道:「沒什麼,只是覺得現在說最好。」

鷺森灼道:「是嗎?我很強……」

須賀京太郎道:「嗯,很強!超強的,面對任何的困境都不會輸。」

鷺森灼道:「你太看得起我了。」

須賀京太郎道:「才沒有,是妳自己太小看自己,給我拿出霸氣來!」

鷺森灼道:「霸氣勒……你當我是誰啊?」

須賀京太郎道:「我們硬氣的社長。」

鷺森灼道:「我現在確定你是在討打。」

須賀京太郎道:「等等!我開玩笑的。」

鷺森灼道:「哼。」

須賀京太郎道:「不過我是真的那樣覺得,所以,不要輸了喔。社長大人。」

鷺森灼道:「我不會輸啦!喝───」

高鴨穩乃道:「(沒味道!我吃不出味道?)」

新子憧道:「穩妳怎麼了?」

高鴨穩乃道:「沒事,沒事,我只是驚訝為什麼只有我沒有後遺症?」

不對,後遺症確實存在……我只是不想讓大家擔心。

我要提起精神才可以。

會好的,大赦那邊的人說會好。

京太郎也說會好,一定是我還不夠努力。

又有敵人來襲了,這次也要『盛開』嗎?

不行、不行,我怎麼可以怕害!

我是大家的精神支柱,如果真的要『盛開』的話,就讓我……

──不要。

與其讓大家痛苦,不如讓我……

──不要。

這樣對大家都比較好……

──我不要。

沒什麼好害怕的……

──我好害怕失去。

煩死人了────

不准害怕!

不准反對!

不准抗拒!

我是大家的精神支柱,如果連我都沒精神那是要怎麼辦啊!給我振作一點啊!

今天我又失去了。

這次是無可取代的『記憶』。

我跟憧她們去海邊玩的事情,我跟京太郎一起去山裡玩的回憶。

全部都想不起來……

那個時候京太郎明明有對我說很重要的話,但是我卻完全想不起來。

怎麼會這樣?

我還會『失去』嗎?

我真的會好嗎?

須賀京太郎道:「會好,大赦是那麼說的……」

京太郎說會好那就一定會好。

因為是京太郎嘛。

──為什麼他看起來那麼痛苦?

我一定要振作。

──為什麼還沒有好轉?

沒問題,京太郎今天也說沒問題的。

──真的沒問題嗎?

又要戰鬥了……不是說會結束嗎?

會結束的,京太郎、灼她們都這樣說……

──不會結束。

不對,他們不會騙我……不會騙我……

──一切都是假的。

不對!!!

新子憧道:「穩,妳怎麼了?」

高鴨穩乃道:「沒事。」

高鴨穩乃甩甩頭,將心思拉回來,專注在戰鬥上。

高鴨穩乃道:「我們趕快結束吧。」

新子憧道:「遲到的人還敢說得那麼大聲。」

高鴨穩乃道:「啊哈哈,別那麼計較嘛。」

新子憧道:「真是的。」

高鴨穩乃身躍起一拳打向『天秤座』。

高鴨穩乃道:「吃我一拳!」

但見『天秤座』身形旋轉化出暴風擋住她的攻擊。

高鴨穩乃道:「唔……」

她退了回來。

新子憧道:「小心!」

她身體才方站穩,新子憧便立刻將她拉至一旁,下一個瞬間只見一顆水球落在她剛才所站之地。

同時『雙子座』繼續奔跑著。

新子憧道:「情況很不妙喔。」

新子憧不禁皺起眉頭地說著。

高鴨穩乃道:「那就『盛開』吧。」

新子憧道:「妳!妳說真的嗎?」

高鴨穩乃道:「喝────」

高鴨穩乃雙手拍臉響起清亮一聲,隨後張口長喝提振決心。

新子憧露出放心微笑,靜等她的動作。

高鴨穩乃道:「我,高鴨穩乃是勇者!」

她背後浮出巨大的魔法陣,正是『盛開』狀態。

高鴨穩乃道:「只要想做大多都會成啦──」

高鴨穩乃雙腳一踏,往上躍起,驅動背後巨拳,一拳落下大地為之震動。

『雙子座』疾馳之步伐頓時受到影響難以再進。

新子憧道:「好機會!」

新子憧算準時機,在巨拳落下之前,雙足一蹬,一躍而起,隨後,化箭、搭弓、揚弦、滿弓、一箭、疾騰。

新子憧道:「去啊!!!」

轉眼,光箭貫體而過,『雙子座』消散天地。

高鴨穩乃道:「憧,做得好!」

新子憧道:「玄妳也給我克制一點,剛剛連小貓都被嚇到了喔。」

高鴨穩乃道:「對啊,小貓都縮成一團了。」

鷺森灼道:「因為有變態在才那樣。」

松實宥道:「小玄從以前就怪怪的。」

松實玄道:「嗚嗚……小憧跟小穩就算了,怎麼連姊姊妳們也……好過分!」

新子憧道:「過分的是妳,不要一看到可愛的東西就想要撲上去啦。」

松實玄道:「誰叫那隻貓咪真的很可愛嘛。」

新子憧道:「那不是理由吧。」

鷺森灼道:「同感。」

松實宥道:「小玄,這次姊姊幫不了妳。」

高鴨穩乃道:「我能理解!像是看到好吃的拉麵就想飛撲過去,對吧?」

松實玄道:「竟然被小穩比喻成吃的……我好受傷……」

新子憧道:「確實,變成吃的東西後就覺得更蠢了。」

鷺森灼道:「本來就很蠢。」

松實宥道:「啊哈哈……」

高鴨穩乃道:「等等,我的比喻有那麼糟糕嗎?」

沉默────

高鴨穩乃道:「不要沉默啦!」

松實玄道:「現在看到小穩後,我的心情突然就變好了,呵呵。」

高鴨穩乃道:「好過分!」

大家各自笑了起來,最後連穩乃也笑了起來。

松實玄道:「我、我怎麼能認輸─────」

松實玄硬是撐起身體,大劍一掃將衝來的星屑一斬而空。

松實玄道:「我要保護屬於我們的生活啊!!!那種聲音!!!又怎麼樣!!!給我消失啦──────」

松實玄硬是撐起身體,揮動手中大劍,斬毀『牡牛座』身上的巨鐘。

松實宥道:「(小玄……姊姊也不能落後!)」

擾人音波消失,松實宥立刻站起,將槍反握用力一拋,轉眼貫穿『牡牛座』巨驅。

『牡羊座』眼見同伴被滅勃然大怒襲向松實宥。

松實玄道:「不准傷害我姊姊。」

松實玄一劍斬殺『牡羊座』。

松實宥道:「(現在,我依然被保護著呢。)」

松實玄道:「姊姊?」

松實宥道:「我沒事。我們上吧。」

松實玄道:「嗯。」

須賀京太郎道:「(可惡!很累……)」

須賀京太郎繼續死命地奔跑著。

須賀京太郎道:「(灼!大家,妳們一定要贏啊。)」

『天蠍座』再度射出光針,鷺森灼揮刀格開光針,隨後雙足挪動連續跳躍,轉眼已來到它的身後上空,一刀直斬而下。

鷺森灼道:

「阿知賀高中勇者社!

    五準則之一───

    有煩惱要說───」

鷺森灼奮力揮動刀身,斬出一條長又深的傷痕,隨後『天蠍座』便消散天地。

鷺森灼道:「還有一隻呢?」

在她與『天蠍座』奮戰的時候,『雙魚座』卻悄然地消失無蹤。

這在她疑問之際,地下突然衝出一道巨大的身影,正是『雙魚座』。

鷺森灼反應不及被龐大的身體一撞,整個人飛了出去。

鷺森灼道:「啊!」

拾壹

高鴨穩乃道:「憧,掩護我!」

新子憧道:「了解。」

新子憧射出箭矢吸引『天秤座』與『水瓶座』的注意力。

高鴨穩乃趁機繞道側面,準備先擊倒『水瓶座』。

高鴨穩乃道:「吃我一擊吧!」

──妳會失去的。

高鴨穩乃道:「那又怎樣!我早就決定好了啦─────」

隨著吶喊,她想起那時自己所下的決心……

高鴨穩乃道:「你們說什麼……不、不會好!戰鬥不會結束!」

我無力地靠在牆壁上。

高鴨穩乃道:「所以……你們、騙我?在騙我……一切都是在騙我嗎!!!」

我一拳打在牆壁上。

不痛,手一點也不痛……

可是……好痛好痛啊……這種感覺好痛啊……

高鴨穩乃道:「你們怎麼、怎麼可以騙我啊……」

怎麼感覺東西都好模糊……看不清楚……是我在哭嗎?

牆壁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嗚嗚嗚嗚嗚嗚嗚……」

我,沒辦法再戰鬥了……

新子憧道:「穩,妳怎麼了?」

松實玄道:「小穩妳最近好像有點怪怪的。」

松實宥道:「是不是有那裡不舒服?」

鷺森灼道:「大家,其實……」

灼把一切都說出來。

戰鬥不會結束、『盛開』的後遺症不會好。

松實宥道:「我早就知道了,但是我並不後悔,不管怎麼樣我還是會去戰鬥。」

宥姊果然很堅強。

松實玄道:「雖然很驚人不過我想幫忙姊姊,而且灼妳也需要人幫忙不是嗎?」

新子憧道:「其實我自己也隱約有發現,灼妳也太見外了,一開始就說出來不就好了嗎?」

鷺森灼道:「大家……謝謝。」

為什麼大家這麼容易就接受?不在意嗎?不會害怕嗎?

原來自己才是最脆弱的人。

會害怕、會不安,只是一個普通的人。

我想……

嗶──嗶──

敵人來襲!

什麼!這是怎麼回事?敵人竟然!

鷺森灼道:「看來是一場苦戰。」

一次來十二個……這不就等於是全部了!

發抖?

我在發抖?

鷺森灼道:「我先去消耗它們的戰力,妳們在這裡好好注意神樹大人的安全。」

松實玄道:「妳這是什麼意思?」

松實宥道:「妳想要做什麼?」

新子憧道:「我不准妳自己一個人去戰鬥。」

鷺森灼道:「我是社長,而且是我把妳們拉進來戰鬥,我該負起責任。」

新子憧道:「說這什麼傻話!」

松實玄道:「對啊!」

我看著灼。

──就讓她去,都是她害的,自己才會受這麼痛苦。

我……

──讓她去啊,我才不要當個笨蛋。

高鴨穩乃道:「要去也是大家一起去啊!」

什麼?為什麼我會說出這種話?

明明被背叛了!明明被欺騙了!我到底是怎麼了……

最後,我目送了灼離開。

然後我──

高鴨穩乃道:「我……沒辦法……戰鬥……」

──我在說什麼?

新子憧道:「果然,我就想妳怎麼那麼安靜。」

──我沉默了嗎?

新子憧道:「我大概知道妳在害怕什麼……說真的,我自己也很害怕,不過我已經站起來了。」

──害怕?我在害怕?

新子憧道:「高鴨穩乃,妳呢?還要倒在地上嗎?」

──我……

新子憧道:「現在沒有時間了。」

憧拿出一張卡片放在地上。

新子憧道:「我等妳來。」

她說完便轉身離去。

我拿起那張卡片。

那是我送給憧的生日卡片,上面寫著『生日快樂』,是我的筆跡。

嗯?背面好像有寫字──

『穩,妳雖然擅自幫我辦生日派對,不過我還是很感謝妳。

    我已經很久沒有過生日派對了,我真的很高興。

    還有妳送的禮物,實在有點……下次記得要送好一點的喔。

    最後那個……如果可以,妳再擅自幫我辦一次吧。』

我緊握著卡片,淚水不禁留了出來。

隨後,那一天的畫面浮上腦中。

真的真的好快樂……

我、我好想再辦一次……再辦一次啊……

我拿出手機,找到那個時候的照片。

大家看起來好快樂。

他也在、他也那麼地快樂……

為什麼你要騙我?京太郎。

我對你……

我明明對你……

須賀京太郎道:「高鴨穩乃是勇者!在我心目中妳永遠是勇者,我的勇者大人。」

腦海裡浮現了那個時候的話。

???道:「不要認輸。」

這個聲音?

???道:「如果真的很辛苦就依賴我們吧,穩。」

忽然,有『什麼』閃過腦中,越來越清楚、越來越明白……

高鴨穩乃道:「喝────那又怎樣!!!!!」

我站了起來。

高鴨穩乃道:「被騙又怎麼樣!!!我甘願啦──────」

我緊握拳頭向天舉起。

高鴨穩乃道:「我不想要失去!憧、玄、宥姊、灼跟京太郎,我一個也不要失去!我要保護大家!被騙又怎麼樣!那就讓她們騙到沒辦法再騙就好!被背叛又怎麼樣!那就讓她們沒辦法再背叛就好了。妳們是我重要的人,我想要跟妳們更要好,這點小事擊不倒我的!給我等著,灼、京太郎。之後我要你們請我吃拉麵吃到飽啦─────」

我開啟APP換上戰鬥服。

高鴨穩乃道:「高鴨穩乃要上了。」

高鴨穩乃道:「給我消失吧────」

一拳命中,氣震樹海,白光耀天,水散瓶破。

隨後高鴨穩乃看向新子憧,同時她也看向高鴨穩乃。

兩人心領神會,準備一同攻向『天秤座』,而這時『天秤座』立刻旋轉身體捲起暴風。

高鴨穩乃道:「喝!」

她高喝一聲,一拳揮出衝向暴風中的『天秤座』。

高鴨穩乃道:「我的路誰都擋不了啦!」

在強大的力量衝擊下,暴風開始紊亂出現一絲空隙。

新子憧揚弓、動弦,光箭瞬發。

新子憧道:「去!」

光箭疾穿而過直射『天秤座』,『天秤座』受箭一瞬暴風頓消,高鴨穩乃覷準此刻重拳落下,粉碎禍亂,霎時光芒大作。

光芒散盡,只見高鴨穩乃凜然獨立,宣告了此戰的結果,更宣告了自己的決心與力量,無人可以撼動。

新子憧道:「穩妳沒事吧?」

高鴨穩乃道:「耳朵好像有一邊聽不到,憧妳呢?」

新子憧道:「目前還沒有什麼感覺。」

高鴨穩乃道:「嗯。我們去幫灼吧。」

新子憧露出一抹微笑。

高鴨穩乃道:「嗯?怎麼了?」

新子憧道:「沒什麼。」

高鴨穩乃道:「憧妳真奇怪。」

新子憧道:「還輪不到妳說。」

高鴨穩乃抬頭望向遠方,鷺森灼正與vertex奮戰,而且情況看起來並不樂觀。

高鴨穩乃道:「灼!我們要快一點。」

新子憧道:「嗯。」

拾貳

『山羊座』身體一動再度震撼大地,這時周圍湧出許多星屑襲向松實玄她們。

松實玄道:「喝!」

松實玄、松實宥眼神交會,一瞬間各自明白對方的想法。

松實玄站穩身體,左至右、右至左,左下往右上,三劍橫掃破敵於轉瞬。

這時松實宥一個輕躍,同時松實玄手一轉劍身平放,松實宥足踏劍上,借力使力,同時手上光芒化出焱槍。

松實宥道:「給我變溫暖吧!」

一槍貫體,山崩羊亡,大地再度回復平靜。

松實玄道:「姊姊妳這個台詞有點……」

松實宥道:「小玄也可以喊『給我變成糕餅』之類的。」

松實玄道:「還是免了……」

松實宥道:「呵呵。」

松實玄道:「姊姊。」

松實宥道:「嗯?」

松實玄道:「我很喜歡現在的生活。」

松實宥道:「嗯?」

松實玄道:「我聽到真相後,很生氣、很討厭、很不滿……可是,我更喜歡大家在一起,一起上學、一起放學、一起去找好吃的店家、一起去買東西……我想要守護這樣的日常生活。」

松實宥道:「小玄,我聽說這叫插死旗喔。」

松實玄道:「欸!是這樣嗎?」

松實宥道:「嗯,不過小玄的想法與心意,姊姊完全感受到了。」

松實宥笑了笑。

松實宥道:「我也很喜歡現在的生活,不過還是要懲罰一下小京。」

松實玄道:「京太確實騙了我們……姊姊想要怎麼懲罰?」

松實宥道:「我要他乖乖地讓我掏耳朵,掏耳朵很溫暖~」

松實玄道:「那算懲罰嗎?算了很有姊姊的風格。」

松實宥道:「小玄呢?」

松實玄道:「嗯……我大概要他跟我一起去找『糕餅』吧。」

松實宥道:「呵呵,光是想就讓人覺得很快樂呢。」

松實玄道:「是啊。」

兩人愉快地笑了笑,然後一同看向遠方的天空,那裡有一位她們重要的夥伴正在奮鬥。

松實宥道:「小玄,我們去讓這場戰鬥結束。」

松實玄道:「包在我身上。」

拾叁

須賀京太郎道:「唷,我叫須賀京太郎,妳呢?」

鷺森灼道:「鷺森灼。」

須賀京太郎道:「以後請多多指教,我該怎麼稱呼妳?」

鷺森灼道:「我都可以。」

須賀京太郎道:「小小灼。」

鷺森灼道:「呃……你還是叫我姓就好。」

須賀京太郎道:「那就社長大人了。」

鷺森灼道:「你有在聽我說話嗎?」

須賀京太郎道:「好叫就好。」

鷺森灼道:「唉……隨便你。」

須賀京太郎道:「妳接下來要成立社團對吧?要加油喔。」

鷺森灼道:「我會努力。」

須賀京太郎道:「我也會幫忙。」

鷺森灼道:「嗯?我們又不同校,你要怎麼幫忙?」

須賀京太郎道:「只要稍微運用一下權力,就可以偶爾去妳們學校觀摩,而我在妳們學校也有認識一些人,能幫妳介紹社團讓她們有好印象,這樣妳在遊說上就比較容易一點。」

鷺森灼道:「原來如此。」

須賀京太郎道:「雖然我最主要的工作是傳遞大赦那邊的訊息。」

鷺森灼道:「我知道。」

須賀京太郎道:「總之接下來就請多多指教了,我的夥伴。」

鷺森灼道:「我才是。」

這是我第一次跟京太郎見面。

那個時候雖然覺得他很奇怪,但卻沒想到之後自己會被他拯救了好幾次。

松實玄道:「小灼,今天的任務有找『糕餅』嗎?」

松實宥道:「我想要在溫暖的地方……」

高鴨穩乃道:「高鴨穩乃,報到。」

新子憧道:「穩,不要一直吃啦。」

大家一個接一個的加入社團,不知不覺已經變成了一個熱鬧的地方。

我們有一起去調查那一間店的料理比較好吃。

高鴨穩乃道:「哈哈哈,吃的就交給我。」

新子憧道:「穩妳克制一點,後面還有好幾家。」

高鴨穩乃道:「我的胃是無底洞,吃不倒的啦。」

松實玄道:「這話從小穩的口中說出來超有說服力的。」

松實宥道:「因為小穩乃的胃真的是無底洞。」

穩乃她真的很能吃,讓人很傻眼,不過看到她吃的模樣……就算了。

我們有一起去撿垃圾。

高鴨穩乃道:「憧,吃我強力的一擊。」

新子憧道:「小意思啦!」

松實玄道:「喔喔!小憧接得漂亮。」

松實宥道:「我們是要撿垃圾,對吧?」

高鴨穩乃道:「一邊玩、一邊撿垃圾才是真理。」

新子憧道:「沒錯!」

松實宥道:「小憧,妳一開始不是很反對的嗎?」

松實玄道:「姊姊,小憧已經變了。」

新子憧道:「妳們很吵耶。」

不知不覺變成是大家撿起垃圾往對方的垃圾袋裡面丟,結果本來半天的工作,變成耗費一整天……不過真的很快樂。

我們有一起去演戲。

新子憧道:「等等,為什麼我是演大魔王?」

高鴨穩乃道:「因為憧最適合。」

松實玄道:「對。」

松實宥道:「嗯。」

新子憧道:「哼!我知道了啦!反正我就是一臉壞蛋臉!我演就是了……」

那一天的演戲雖然狀況百出,但是靠著大家的臨機應變與即興演出,變成了一個很有趣的回憶。

還有好多好多的回憶……雖然很蠢,不過真的很快樂。

所以,我要結束這場戰鬥!

鷺森灼道:「喝─────」

鷺森灼以彼之道還於彼身,從下方奮力往上一衝。

鷺森灼道:

「阿知賀高中勇者社!

    五準則之一───

    想做大多都會成───」

一刀斬魚,氣勢震天。

鷺森灼往上飛升,道:

「看到了───嗎!

    這就是我的實力───

    阿知賀高中勇者社的─

    實力。」

鷺森灼說完後,就再次墜落。

墜向那詭譎的樹海之中。

拾肆

高鴨穩乃道:「灼!」

看到鷺森灼墜落,高鴨穩乃不禁喊了出來。

高鴨穩乃道:「快!快啊!」

就在此時,煞星攔路,星屑滿布,撲襲而來。

高鴨穩乃道:「是星屑!偏偏在這種時候……」

新子憧道:「穩,妳先去,這裡交給我。」

高鴨穩乃道:「知道了。」

新子憧揚弓開路,高鴨穩乃趁機穿過層層包圍,直奔鷺森灼墜落之地。

當她停下腳步時,她感覺到時間彷彿靜了、靜了……

高鴨穩乃道:「灼……」

高鴨穩乃一步一步走向她,屈下身體緩緩地,抱起她。

百感交集盡化作淚影,落下,千言萬語盡化為聲聲,呼喚。

拾伍

啊啊……結束了……

我打倒了它們。

但是我……

眼睛已經看不到。

嘴巴已經無法動。

踏踏踏。

原來耳朵的聽力還在啊。

???道:「灼……」

有人在叫我。

???道:「灼……」

有人把我抱起來。

是誰?

我好像忘記了什麼……想不起來。

???道:「灼……灼……灼……灼……灼……」

她不斷不斷地呼喊著我的名子。

是誰?是誰在叫我的名子?

總覺得是很重要的人,但是我卻完全想不起來。

???道:「嗚嗚嗚嗚嗚……」

好淒厲的哭聲。

為什麼要為我哭泣呢?

是宥姊嗎?還是玄?憧?

不對,不是她們……

這種悲傷的感覺,以前也有一次。

那是我第一次『盛開』的時候。

???道:「妳知道妳自己在做什麼嗎!」

???道:「這是要代價的!不要隨便使用,要不然妳會很苦痛的。」

明明是我自己決定要使用,代價也是由我自己來承受,為什麼我還要被罵?

不對,我的內心很清楚答案是什麼。

從那之後我就不怎麼使用『盛開』了。

我在哭嗎?

感覺自己正在哭……

為什麼呢?

連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到底是為了『什麼』而哭……

小晴,現在我才,真正的,明白『妳的痛苦』。

有話,卻說不得。

抱著我的人,一定是我重要的人,明明是重要的人,但是我卻連名子也想不起來。

聽到她那悲傷的聲音,我卻什麼事情也不能做……

好苦……真的、好苦啊……

拾陸

新子憧把星屑解決後,奔馳趕來。

赫見震撼一幕──

高鴨穩乃抱著鷺森灼痛哭。

新子憧愣在原地。

她不敢相信、無法置信竟然是這樣的結局。

但,就算不願、不甘她還是踏出了步伐。

一步一步,沉重如石,一步一步,遙似千里。

終點已到,那臉容、那身軀、都令她痛心疾首。

顫抖的手緩緩伸出,想挽回卻挽不回。

潺潺的淚慢慢流下,想留住卻留不住。

這一刻,沉重,真的太沉重了。

突然鷺森灼右手移動,勉強寫出了三個字。

『妳是誰?』

高鴨穩乃一臉錯愕地看著那三個字,而新子憧則是握起拳頭悲憤地搥向地面。

鷺森灼又寫了字。

『我雖然不記得了,但是我知道妳是我很重要的人……對不起。』

高鴨穩乃道:「這不是灼的錯!」

新子憧道:「沒錯!穩說得沒錯!」

『謝謝妳們。』

兩人緊緊抱住她,然後不斷地流淚、流淚……

拾柒

片刻後松實姊妹也趕到現場,只見高鴨穩乃她們三人相擁而泣,無限哀傷。

松實玄道:「姊姊……」

猛然見到如此悲傷的一幕,松實玄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不禁流下眼淚。

松實宥默默地走到她們的旁邊,這時新子憧與高鴨穩乃才發覺到她的存在。

新子憧道:「宥姊?」

高鴨穩乃道:「宥姊……」

松實宥蹲了下來,看了高鴨穩乃一眼,然後她伸出雙手接過鷺森灼,輕柔地將她攬住。

松實宥道:「(把身體搞成這樣,我很心痛喔……為什麼要這麼逞強呢?小灼。)」

松實宥看著懷中的她,不禁想起了以前之事……

松實宥道:「真難得我們同一組。」

鷺森灼道:「我也這麼覺得。」

松實宥道:「感覺很新鮮……真溫暖。」

鷺森灼道:「是嗎?」

松實宥道:「今天要去的那戶人家會很可怕嗎?」

鷺森灼道:「不會,為什麼怎麼問?」

松實宥道:「之前小穩乃跟小憧不是被嚇到了嗎?所以我想先做心理準備。」

鷺森灼道:「那是意外。」

松實宥道:「嗯?」

鷺森灼道:「她們會被嚇到是因為那間屋子的採光不好,再加上屋主很瘦,所以她們才會誤認是幽靈。」

松實宥道:「原來如此。」

鷺森灼道:「這次是一位女生,不會有那次的問題。」

松實宥道:「嗯。」

鷺森灼道:「不用擔心,會順利地解決。」

就如小灼說的,今天的委託很順利地解決了。

鷺森灼道:「今天辛苦了。」

松實宥道:「那裡,小灼才辛苦。」

鷺森灼道:「我們回學校吧。」

松實宥道:「嗯。」

鷺森灼道:「妳會後悔加入勇者社嗎?」

松實宥道:「不會,怎麼了?」

鷺森灼道:「那個把妳們捲入……」

松實宥道:「小灼想太多了。」

鷺森灼道:「嗯?」

松實宥道:「大家都是自願加入,沒有人會怪妳。」

鷺森灼道:「可是……」

松實宥道:「雖然成為勇者很有魅力,不過還比不上我們是小灼的朋友這一點,我們……大家會在這裡是因為我們是朋友啊。」

鷺森灼道:「那個……謝謝。」

松實宥道:「小灼,我才要謝謝妳,能讓我們有這麼好的地方,大家在一起真的很快樂。」

鷺森灼道:「嗯……」

松實宥道:「小灼臉紅了。」

鷺森灼道:「是夕陽照的。」

松實宥道:「夕陽很溫暖,小灼也很溫暖,呵呵。」

松實宥將鷺森灼輕輕放下。

松實宥道:「小灼,接下來就交給我們,妳好好休息。」

松實玄道:「姊姊,敵人好像在撤退了?」

新子憧道:「應該是要合體吧。」

高鴨穩乃道:「獅子座嗎……」

松實宥道:「(小灼,我們一定會結束這場戰鬥,妳等著。)」

松實宥站了起來。

松實宥道:「走吧,去結束戰鬥。」

松實玄道:「嗯。」

高鴨穩乃道:「喔喔。」

新子憧道:「嗯。」

拾捌

須賀京太郎道:「呼呼……」

好累……雙腿好痛……身體好沉重……

我不能停下來!我要到她們的身邊……到她們的身邊!

因為我……

須賀京太郎道:「你們這是在欺騙她們啊!」

須賀京太郎道:「什麼?叫我不要跟她們說盛開的後遺症!」

須賀京太郎道:「混蛋!可惡……為什麼會變成那樣啊?」

須賀京太郎道:「我、欺騙了妳,灼。」

須賀京太郎道:「為什麼妳不罵我?為什麼妳不打我?可惡……可惡啊!」

須賀京太郎道:「看著她們的笑容……我、這樣的謊言還要講多久啊……」

須賀京太郎道:「今天又被大赦回絕了。」

須賀京太郎道:「赤土老師好像想要見她們,我要讓她們見面嗎?」

須賀京太郎道:「不管怎麼樣,應該還是要讓她們知道才對。」

須賀京太郎道:「什麼?這件事情本來就應該要由我來說……我知道妳的擔心,可是……我知道了啦,妳每次只要擺出那種強硬的態度,我就沒轍了……謝謝妳,灼。」

土?我的臉上有土?

視線怎麼好像變窄了……

我是怎麼了?

我……原來是我倒在地上。

果然太勉強嗎?

乾脆躺在這裡算了。

我真笨……

自己想盡辦法進入神樹的結界,結果卻結果搞得一身狼狽,真是滑稽。

就算自己進來又怎麼樣,自己毫無力量根本無法幫助她們,更有可能扯她們後腿……

我真笨……

我到底為什麼要進來啊……

灼,抱歉,我沒辦法到妳的身邊。

大家,抱歉,是我太弱了……

嗯?那個是……穩乃?

她在戰鬥嗎?

怎麼可能!她不是已經放棄了嗎?

那個時候的表情,我到現在都還記得。

那是多麼痛心的表情。

她竟然還願意戰鬥。

那、我呢?

須賀京太郎道:「喝────」

我著對天空大聲一喊。

穩乃說的方法果然很有用。

心裡的鬱悶全沒了。

盡量不要放棄、是嗎。

我也應該要努力才對,就算是用爬的我也要到妳們的身邊,給我等著!

拾玖

高鴨穩乃她們躍至高處,往前一望,只見無數星屑盤踞匯聚,隨後現出一道龐然巨影。

松實宥道:「那就是最後的敵人了嗎?」

高鴨穩乃道:「反正都打過一次了。」

高鴨穩乃握拳高舉。

高鴨穩乃道:「轟──的一拳,賞它給痛快。」

新子憧道:「明明是大魔王,但被妳那樣一說搞得好像小兵……」

松實玄道:「不過就像小穩說的,賞它個痛快。」

松實宥道:「很有小穩乃的風格。」

高鴨穩乃道:「高鴨穩乃要上了!」

新子憧道:「穩等……跑掉了。」

松實玄道:「呵呵,姊姊,我們也走吧。」

松實宥道:「嗯,小憧,掩護跟支援就交給妳了。」

新子憧道:「好。」

新子憧目送她們離開。

新子憧道:「又是這樣的展開……不過,就跟平常一樣,穩果然還是這樣最好。」

新子憧看向遠方敵人。

新子憧道:「管你們是什麼東西,只要敢阻礙我們的生活,我就射爆你們,來一次射一次,給我做好心理準備!」

貳拾

『獅子座』察覺敵人來襲,周圍頓時化出無數火球,疾射對方。

松實玄道:「小穩,閃開,讓我來。」

高鴨穩乃道:「喔。」

松實玄大劍巨化,一劍橫劈,欲盡滅火勢,但卻不料火中藏火。

松實玄道:「什麼!」

危急一刻,遠方忽來箭聲簌簌,轉眼將所有火中火盡滅。

高鴨穩乃道:「幹得好!憧。」

她連續幾個跳躍,來到『獅子座』的左側。

高鴨穩乃道:「吃我一擊!」

高鴨穩乃奮力擊出一拳,但『獅子座』卻是毫髮無傷。

高鴨穩乃道:「好硬!」

『獅子座』再次發動攻擊,水球飛舞疾射。

松實宥道:「小穩乃!」

松實宥一個跳躍將高鴨穩乃往右一拉,躲過水球的攻擊。

松實玄道:「看我的!」

松實玄足一蹬跳躍而起,身體旋轉,一劍夾摧山嶽、毀峻嶺之態勢,威霸斬至──

但卻一樣無功而返。

這時『獅子座』察覺到遠方敵人的存在,霎時再度匯聚火球直射而去。

高鴨穩乃道:「憧!」

高鴨穩乃見狀急忙想要攔下火球,但『獅子座』即刻發動下一波攻勢,全身射出無數的細小光束,但目標不是高鴨穩乃等人而是四周忽然冒出的數面鐵片。

松實宥道:「大家快躲開!」

高鴨穩乃道:「喔。」

松實玄道:「嗯。」

不斷地反射的光束,壓迫了她們的移動空間,更將她們逼入死局。

松實宥道:「(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我……)」

她的腦海裡浮現了那時的決心……

松實玄道:「姊姊妳果然在這裡。」

松實宥道:「小玄?」

松實玄道:「姊姊我們等一下不是要去小灼的社團嗎?妳忘記了?」

松實宥道:「我沒有忘記。」

松實玄道:「那為什麼姊姊沒來找我?不是說一起去嗎?」

松實宥道:「因為……這麼太溫暖了,我不想離開。」

松實玄道:「果然是姊姊。」

松實宥道:「小玄?」

松實玄道:「還有時間,我們就在這裡待一下吧。」

松實宥道:「嗯。」

松實玄道:「感覺很久沒有這樣跟姊姊聊天了呢。」

松實宥道:「嗯,有一陣子了。」

松實玄道:「姊姊突然跟我說要加入灼的社團,害我嚇了一大跳。」

松實宥道:「是嗎?」

松實玄道:「一直窩在家裡只要一到冬天就不想離開暖桌的姊姊,竟然會那麼主動,我真的被嚇到了。」

松實宥道:「有那麼誇張?」

松實玄道:「嗯。」

松實宥道:「姊姊我好傷心……」

松實玄道:「姊姊,為什麼會想加入?」

松實宥道:「從以前就是小玄一直在保護我,在我被別人欺負的時候……那個時候開始,我就很憧憬那樣的小玄。」

松實玄道:「姊姊……」

松實宥道:「所以我也想要變成可以保護別人的人。」

松實玄道:「嗯,我會陪在姊姊身邊一起努力。」

松實宥道:「謝謝妳,小玄。」

松實宥道:「(想要成為保護別人……我已經決定好了!)」

松實玄道:「姊姊?」

高鴨穩乃道:「宥姊?」

松實宥身後浮現赤紅巨花,光芒四射,霎時身上裝扮一變。

上身穿朱色和服,其右上一朵花瓣若火之花綻放,似要燃盡世間惡穢,而下身著傳統袴褲,其面上紋有赤色雲影,如驅火雲行之照耀光芒。

雙手一揮兩袖翻振,赤紅一閃繪上白葉飄翔;方袖羽織,墨身流金歲月,盡納天地陰陽金火,岸然之姿凜然現世。

松實宥道:「無熱。」

輕聲落,紅光化長槍,墨身赤紋,槍纓蓮花相伴,槍把一葉垂釣,在威武霸道添了一絲柔之韻味。

松實宥道:「我要保護大家,小玄、小穩乃,我們上。」

松實玄道:「好。」

高鴨穩乃道:「喔。」

貳拾壹

有聲音?有什麼東西正在靠近……

這個腳步聲!

須賀京太郎道:「灼!」

京太郎!為什麼他會在這裡?

須賀京太郎道:「灼……灼……」

我實在不想讓他看到我現在的樣子……一定很狼狽吧。

看不到、說不了還有一隻手一隻腳不能動……我還真慘……

不過我不會後悔,這一切都是我自願,他們不需要感到自責或難過。

就算沒辦法說話,我還是能將自己的想法表達出去──

用我僅剩的一隻手。

須賀京太郎道:「嗯?灼,妳要寫什麼?妳不能說話也看不見……」

我繼續奮力寫下那些字。

須賀京太郎道:「妳要我不要傷心,這一切都是妳自願的……」

好累,沒想到寫字變得那麼累了……

須賀京太郎道:「灼。」

他抱住了我。

須賀京太郎道:「我怎麼可能不傷心!妳是我重要的人,我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京太郎……我們果然很像。

你身上的泥土、衣服的損壞,還有我很清楚沒有勇者的力量要在樹海移動是多麼困難……

要比受傷程度,我想我們是一樣的,京太郎。

就是因為你老是那樣,我才會對你……

不過現在我也已經無法對你說那三個字了。

真的……很苦。

須賀京太郎道:「穩乃……」

聽他的聲音,看來是陷入苦戰……

大家對不起,我已經沒辦法戰鬥了……

須賀京太郎道:「灼,我們也過去吧。」

什麼!過去?

『我已經……』

須賀京太郎道:「就算這樣,我還是希望能親眼看到最後。」

最後、是嗎……

『嗯,一起去。』

須賀京太郎道:「喔。」

貳拾貳

新子憧道:「(可惡!這太犯規了吧!)」

新子憧急忙閃避『獅子座』的火球攻擊。

新子憧道:「(攻擊也太多了吧!不過……變多就代表穩她們的攻擊是有效的嗎?)」

新子憧化光芒成箭,揚弓疾射,滅火球,同時也幫高鴨穩乃她們進行掩護。

新子憧道:「(宥姊『盛開』了……又要失去了什麼東西嗎……)」

新子憧看著前方她的身影,臉上露出一絲苦澀。

新子憧道:「那、我……」

她頓時陷入那時的回憶……

新子憧道:「穩、穩。」

高鴨穩乃道:「嗯?」

新子憧道:「躺在草地上真的有那麼舒服嗎?」

高鴨穩乃道:「妳試一次就知道了。」

新子憧道:「不要,那樣會沾到泥土。」

高鴨穩乃道:「欸……」

新子憧道:「不用那樣看著我……坐下來我還勉強可以接受。」

高鴨穩乃道:「明明躺下來更好。」

新子憧道:「妳很囉唆耶。」

高鴨穩乃道:「最近的年輕人都不愛大自然,真是糟糕。」

新子憧道:「我懶得吐槽了。」

高鴨穩乃道:「呵呵呵,無話可說了吧,小女孩。」

新子憧道:「少給我得寸進尺!」

高鴨穩乃道:「好痛!怎麼可以動手?憧。」

新子憧道:「少囉嗦。」

高鴨穩乃道:「太常生氣可是會長皺……沒有,我什麼都沒說。」

新子憧道:「會怕就好。」

高鴨穩乃道:「妳找我什麼事?」

新子憧道:「我現在突然不想說了。」

高鴨穩乃道:「那就讓我猜猜看。」

新子憧道:「隨便。」

高鴨穩乃道:「是嫌我太雞婆,幫妳慶生吧。」

新子憧道:「什!妳?」

高鴨穩乃道:「呵呵,青梅竹馬可不是當假的,我當然能猜得到。」

新子憧道:「唔……這股敗北感是怎麼回事……」

高鴨穩乃道:「雖然是我跟京太郎提出來的,不過這是大家一起完成,妳不用特別跟我說謝啦。」

新子憧道:「誰說我是要道謝,我是來抱怨妳太多管閒事。」

高鴨穩乃道:「是是,不過我下次還是會雞婆再辦一次。」

新子憧道:「雖然是妳們多管閒事,不過我還是要說聲……謝謝……」

高鴨穩乃道:「呵呵,以前明明很直率,現在怎麼變成這樣?」

新子憧道:「囉唆,不要像個阿嬤在感嘆啦。」

高鴨穩乃道:「欸!不是媽媽是阿嬤嗎?」

新子憧道:「妳驚訝的是這裡喔!」

高鴨穩乃道:「算了,反正差不多啦。」

新子憧道:「差很多好嗎!」

高鴨穩乃道:「憧,冷靜點,會增加皺紋的喔。」

新子憧道:「也不想想看是誰害的,吃我一刀。」

高鴨穩乃道:「哇!憧的手刀還是一樣痛。」

新子憧道:「知道痛就好。」

高鴨穩乃道:「我抗議,反對暴力。」

新子憧道:「再囉唆就再打一次。」

高鴨穩乃道:「憧,好可怕。」

新子憧道:「……」

高鴨穩乃道:「……」

新子憧道:「……」

高鴨穩乃道:「……」

新子憧道:「躺著舒服嗎?」

高鴨穩乃道:「嗯,妳也試試看。」

新子憧道:「……」

高鴨穩乃道:「怎麼樣?很舒服吧。」

新子憧道:「還可以啦……」

高鴨穩乃道:「我很喜歡這裡的草皮,只要想這樣躺下,所有的疲勞都會消除喔。」

新子憧道:「穩妳真的很喜歡躺在草地上耶。」

高鴨穩乃道:「因為很舒服嘛。」

新子憧道:「……」

高鴨穩乃道:「……」

新子憧道:「……」

高鴨穩乃道:「……」

新子憧道:「我好像稍微理解了……」

高鴨穩乃道:「什麼?」

新子憧道:「妳為什麼會喜歡躺在草地上。」

高鴨穩乃道:「多試幾次妳也會喜歡上的。」

新子憧道:「或許吧。」

高鴨穩乃道:「憧。」

新子憧道:「嗯?」

高鴨穩乃道:「我很喜歡現在的生活。」

新子憧道:「妳怎麼突然說這些?」

高鴨穩乃道:「憧,妳呢?」

新子憧道:「跟妳一樣,很喜歡。」

高鴨穩乃道:「嗯,我們能一起加入勇者社,真是太棒了。」

新子憧道:「嗯,我也這麼覺得。」

高鴨穩乃道:「憧,下次我們也找玄她們來這裡。」

新子憧道:「一起躺草皮嗎?」

高鴨穩乃道:「嗯。」

新子憧道:「總覺得會是很愉快的畫面。」

高鴨穩乃道:「待會去社辦就邀她們好了。」

新子憧道:「好快!」

高鴨穩乃道:「心動不如行動。」

新子憧道:「也是。」

高鴨穩乃道:「大家一起來一定很有趣。」

新子憧道:「是啊。」

高鴨穩乃道:「憧?」

新子憧道:「沒什麼,只是妳那邊的風景比較好,我想靠近一點看。」

高鴨穩乃道:「這樣喔……呵呵……」

新子憧道:「別傻笑啦,感覺很蠢耶。」

高鴨穩乃道:「是是。」

新子憧道:「穩,謝謝妳把我拉進勇者社。」

高鴨穩乃道:「嗯。」

新子憧道:「現在的我,很幸福也很快樂。」

高鴨穩乃道:「我也是。」

新子憧道:「沒有妳們的未來,更痛苦!」

新子憧背後展開出一道巨大花印。

新子憧道:「我一定要贏!」

新子憧揚弓滿弦,誓滅對方。

貳拾叁

須賀京太郎背著鷺森灼前進。

自己怎麼還有這樣的力量?

雙腳不再酸痛、呼吸不再窒礙,全身宛如新生一般,使他能一股勁地向前跑去。

須賀京太郎道:「灼,我們到了。」

這個地方可以讓他們看到高鴨穩乃她們與獅子座的戰鬥,同時又不會被戰鬥波及是個絕佳觀戰的地方。

須賀京太郎將灼放下。

『謝謝。』

須賀京太郎看著鷺森灼所寫下的字,心中不禁湧出一股苦澀之感。

須賀京太郎道:「我不值得妳感謝……」

『沒那回事你一直都在幫我們,謝謝。』

須賀京太郎道:「嗯……我才要說謝謝……」

『一定會贏,我是這麼相信的。』

須賀京太郎道:「嗯。」

貳拾肆

松實宥道:「五淨無熱!」

松實宥將『無熱槍』迴旋拋出,瞬間五道烈焰迴旋射出,橫掃星屑。

高鴨穩乃道:「吃我一拳!」

松實玄道:「看我的!」

『獅子座』雖然連連變換攻擊,但其模式早被識破無一命中,而反觀高鴨穩乃她們的攻擊默契無間招招命中使它接連負傷。

在不斷交錯的攻擊下,『獅子座』終是承受不了,御魂現形。

高鴨穩乃道:「好大!」

松實玄道:「這御魂也太大了!」

松實宥道:「棘手……」

突然,『獅子座』的御魂快速向前疾衝。

松實玄道:「嗯?它在移動。」

松實宥道:「想同歸於盡。」

高鴨穩乃道:「什麼?」

松實玄道:「那要阻止它!」

松實宥道:「嗯,大家上。」

高鴨穩乃道:「喔。」

松實玄道:「嗯。」

這時大量星屑再度湧出牽制住高鴨穩乃她們。

高鴨穩乃道:「給我閃開啦!」

松實玄道:「真煩人。」

松實宥道:「壞孩子要懲罰。」

轉眼之間,雙方身影交錯,『獅子座』的御魂已經穿過她們直奔神樹。

高鴨穩乃道:「糟糕!」

就在此時一道身影伴隨著一道吶喊而至。

新子憧道:「給我停下來啊─────」

她奮不顧身地衝向御魂,誓死也要阻止它繼續前進。

高鴨穩乃道:「憧!」

松實玄道:「小憧!」

松實宥道:「小憧!」

雙方衝擊較勁之下,御魂腳步稍緩,這時高鴨穩乃等人趕至。

高鴨穩乃道:「我也來!」

松實玄道:「交給我吧!」

松實宥道:「姊姊要上了。」

雙方一陣較勁後,卻見御魂仍然緩緩向前推進。

高鴨穩乃道:「可惡!擋不下來……」

松實玄道:「好強的力量!」

松實宥道:「棘手。」

新子憧道:「這個御魂也太犯規了吧!」

眼看就要擋不下的時候──

???道:「這種御魂……我們怎麼會輸!給我滾回去!」

一道最令人意外的身影衝入戰局。

高鴨穩乃道:「灼!」

新子憧道:「灼!」

松實玄道:「小灼!」

松實宥道:「小灼!」

鷺森灼道:「有什麼話之後再說,先擋住它!」

高鴨穩乃道:「嗯!」

這時異變發生──高鴨穩乃身上的力量忽然迅速流失。

高鴨穩乃道:「(可惡!時間已經到了嗎?)」

轉眼她已經往下墜去。

新子憧道:「穩!」

松實玄道:「小穩!」

松實宥道:「小穩乃!」

鷺森灼道:「穩乃!」

貳拾伍

高鴨穩乃道:「京太郎,你為什麼要做那種事?」

須賀京太郎道:「沒為什麼,只是想做就做。」

高鴨穩乃道:「想做就做嗎……就算沒有人會感謝你?」

須賀京太郎道:「如果是為了得到別人的感謝才做,那就沒有意義了。」

高鴨穩乃道:「意義?」

須賀京太郎道:「嗯……該怎麼說……這是自己想做,所以他們感不感謝我都不重要,我是這樣想的。」

高鴨穩乃道:「原來如此,果然是京太郎呢~」

須賀京太郎道:「果然是什麼意思。」

高鴨穩乃道:「就是果然啊。」

須賀京太郎道:「算了。」

高鴨穩乃道:「京太郎,下次如果要做那種事情也算我一個。」

須賀京太郎道:「妳啊……可能會遇上不愉快的事情喔。」

高鴨穩乃道:「沒關係,有京太郎在嘛。」

須賀京太郎道:「妳把我當作什麼了啊。」

高鴨穩乃道:「京太郎就是京太郎嘛。」

須賀京太郎道:「什麼跟什麼……」

高鴨穩乃道:「呵呵。」

須賀京太郎道:「我下次會找妳一起做。」

高鴨穩乃道:「嗯,不要忘記了喔。」

須賀京太郎道:「我知道,我不會忘記。」

那天之後我就常常跟著京太郎四處幫助別人,而我也漸漸地喜歡上『幫助別人』。

真的好愉快,雖然有時候會被罵多管閒事,不過,還是很愉快。

妳很耀眼。

雖然京太郎常常那樣說我,不過我卻覺得,他才是耀眼的那道星。

不放棄、不認輸、不屈服。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變成我憧憬的對象。

他在我的心中已經變成了一位勇者、一位我想要追趕上的目標。

所以我……

我緩緩睜開眼皮,眼前一片模糊看不清楚。

我努力地眨了眨眼睛,模糊的視線逐漸明朗了起來。

我躺在地上嗎?對了,我掉了下來……沒想到『盛開』的時間那麼短。

嗯?四肢好像沒有感覺了……

是剛才的『盛開』影響嗎?

我想要移動自己的右手,可是卻完全沒有移動的感覺,看來我的四肢被剝奪了。

『盛開』的代價嗎……

我看了看自己的右手,真是奇怪……明明應該覺得悲慘痛苦,但我卻感到無比舒暢。

雖然是這樣的下場,不過我一點也不後悔,甚至很慶幸能為她們付出。

剛才我想起自己為什麼會喜歡幫助別人的契機。

自己真是個笨蛋……

明明是自己想做才去做卻還抱怨他欺騙我。

我真是個失敗的勇者。

須賀京太郎道:「妳,高鴨穩乃是勇者!在我心目中妳永遠都是勇者,我的勇者大人。」

呵呵,京太郎曾經那樣跟我說過。

須賀京太郎道:「不要放棄!勇者可以失敗,但是不能放棄!」

是啊,我是勇者怎麼可能放棄!

就算失去四肢、就算失去記憶、就算失去味覺、就算──

我不能放棄、不能放棄、不能放棄!

就算只能靠身體蠕動我也要前進!

就算少了手腳可以使用我仍然要前進!

就算是絕望逆境我也決不會放棄前進!

我想為大家而戰、我想守護大家!

即使弄得一身傷、即使失去一切,我都甘願!

高鴨穩乃盡管全身都沾上泥土、盡管艱辛難受,她仍然努力地蠕動著自己的身體緩緩前進。

那幅悲慘的模樣全部映入遠方的他之眼睛。

他,悲傷、憤怒、無力,各式各樣痛苦的情緒交雜在一起,令他不忍再繼續看著她那幅悲慘的模樣,但,縱使悲慟難受,他仍然選擇了要看到最後一刻。

這一刻,他對天吶喊,想要訴盡心中一切苦與澀。

他不甘心,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樣?

在他接下大赦工作時,是滿腔熱情。

在他得知盛開秘密時,是滿腔悲情。

在他告訴盛開秘密時,是滿腔怨情。

從來沒想過會變成這樣。

明明應該是更歡樂的結局才對。

他再一次仰天。

是充滿淒絕、哀絕、傷絕的──

哭訴青空。

這一刻,天地似有感,吹起了一陣風,頓時無數葉飛起,似在宣告著什麼。

隨後,一股變化發生在彼端的那地那人身上。

嗯?怎麼回事?

忽然有股東西竄過全身

這是!力量?

我感覺到力量的翻騰。

我、可以,我還能戰鬥!

高鴨穩乃道:「喝──────」

貳拾陸

松實玄道:「擋不下來……」

松實宥道:「小玄撐住!」

新子憧道:「大家再加把勁。」

鷺森灼道:「不放棄我們一定會贏!」

新子憧道:「(不知道為什麼,聽到灼說這句話,總覺得……會贏。穩,妳快點回來吧。)」

新子憧她們縱然豁盡全力,卻仍然只能稍微拖住御魂的腳步,而無法完全阻止它前進。

新子憧道:「(穩,少了妳,這場戰鬥沒有意義……所以快回來吧。)」

新子憧心中相信高鴨穩乃不會這麼簡單被打敗,也相信她一定會回來、回到這裡,然後、帥氣地打倒對手。

一直以來都是這樣……是這樣……

她如此堅信著。

所以,這次……這次一定也……

『獅子座』的御魂不斷前進,而她們節節退後眼看就要守不住了。

這時──

高鴨穩乃道:「喝──────」

一道身影,振起勝利之機,一聲高昂,燃起希望之火。

新子憧道:「穩!」

松實玄道:「小穩!」

松實宥道:「小穩乃!」

鷺森灼道:「穩乃!」

高鴨穩乃道:「給我消失啊──────」

她不顧一切奮力向前誓要扭轉乾坤。

她的衣服一絲一絲地崩解、力量一點一滴地消逝。

她的眼前已看不見有什麼、四周已聽不清有什麼。

只知曉要前進、要更前進、要衝破那道欲覆蓋世界的黑暗之影。

不惜任何代價,誓要成功。

高鴨穩乃道:「喔──────」

要成功!一定要成功!

高鴨穩乃道:「啊──────」

好痛、好辛苦、好難受。

高鴨穩乃道:「呀──────」

但是,為了大家!為了自己!一定要成功啊!

高鴨穩乃道:「喝──────」

一陣光芒過後,大地又回復平靜。

貳拾柒

高鴨穩乃她們傷痕累累地倒在地上。

新子憧強壓抑住身上的疼痛感,勉強地轉動脖子,看向其他人。

新子憧道:「我們贏了嗎?」

但是沒有人回應她的話。

新子憧道:「(大家都太累了嗎?)」

她突然注意到身旁的高鴨穩乃……

新子憧道:「嗯?」

她的臉上毫無生氣,雙眼微微閉上,彷彿完成心中願望而死去的模樣,令新子慌張了起來。

新子憧道:「穩!穩!穩!」

她拼命地呼喊著她的名子,試圖點起一絲希望,但卻毫無反應。

那哀傷的聲音響徹整雲霄,同時其他的人也被驚醒。

她們看了新子憧一眼便明白那呼喊的意思,隨即看向高鴨穩乃,同時也紅了眼眶。

這時一道腳步聲快速靠近,轉眼便出現在她們眼前。

松實玄她們訝異地看著他,他衝過去抱起高鴨穩乃。

霎時風吹起葉是結界消失的前兆。

最後光芒淹沒了他的聲音、他的身影以及這個世界。

戰鬥,結束了。

貳拾捌

松實玄道:「小灼我們來探病了。」

松實宥道:「打擾了。」

鷺森灼道:「吵吵鬧鬧的傢伙來了。」

松實玄道:「小灼那麼有精神我們放心了。」

松實宥道:「看起來很順利呢。」

鷺森灼道:「嗯,只剩下右手還沒有回復其他都好了。」

松實宥道:「我們有帶蘋果來給妳吃。」

鷺森灼道:「謝謝。」

松實宥道:「我來削皮。」

松實玄道:「我負責餵食。」

鷺森灼道:「我自己來就好。」

松實玄道:「欸……讓我餵一下有什麼關係。」

鷺森灼道:「我拒絕。」

松實玄道:「欸……」

鷺森灼道:「用不滿的表情也沒用。」

松實玄道:「小灼好過分。」

鷺森灼道:「到底誰過分。」

松實宥道:「小玄,小灼還在養傷,別鬧了。」

松實玄道:「我知道了。」

松實宥道:「來。」

鷺森灼道:「嗯,很好吃。」

松實宥道:「謝謝。」

鷺森灼道:「那個……」

松實宥聽到鷺森灼語氣的轉變便明白她想問什麼,但也正因為明白所以她搖頭回應她想問的答案。

鷺森灼道:「是嗎……」

松實玄道:「小灼,啊。」

鷺森灼道:「啊……」

松實玄道:「好機會!」

鷺森灼道:「唔……」

松實宥道:「呵呵。」

松實玄道:「好吃嗎?」

鷺森灼道:「是很吃……但不用用餵的。」

松實玄道:「誰叫小灼愁眉苦臉,我只好幫妳打一劑強心針了。」

鷺森灼道:「抱歉,讓妳擔心了……」

松實玄道:「真不像小灼。」

松實玄站了起來。

松實玄道:「阿知賀高中勇者社!

                              五準則之一───

                      想做大多都會成───」

松實宥道:「小玄妳怎麼突然說這些?」

鷺森灼道:「嗯?」

松實玄道:「她們沒有放棄每天都在努力,所以一定會有好結果,我是這麼相信的。」

鷺森灼道:「妳偶爾也會說正經話嘛。」

松實玄道:「偶爾是多餘的。」

松實宥道:「(小玄真的成長了呢。)」

松實玄道:「該不會連姊姊也這樣想吧?」

松實宥道:「呵呵。」

松實玄道:「姊姊好過分。」

松實宥道:「好好,小玄我們來吃蘋果。」

松實玄道:「姊姊妳要餵我。」

松實宥道:「好好。」

鷺森灼看著她們的互動,她心中一笑,彷彿自己一切的擔心都是多餘的。

揚起的嘴角是相信希望存在,更是相信大家的努力。

沒錯,我們還不能放棄。

鷺森灼看向窗外藍天如此告訴著自己。

貳拾玖

新子憧拉開病房的門走了進來。

新子憧道:「今天我也來看妳,穩。」

她走到病床旁坐了下來。

高鴨穩乃靜靜地躺在床上,宛如被惡毒巫婆詛咒的睡美人一般,無生亦無息。

新子憧道:「穩,我跟妳說,昨天……」

她開始說起自己的生活、說起大家的回憶。

新子憧道:「還有就是……」

明明已經語無倫次、明明已經不斷重複,她仍然繼續地說下去。

因為她知道一旦沒了聲音,就像沒了希望一般,所以她不願意放棄,更不願意接受這樣的事實。

新子憧道:「穩妳一直躺在床上一定覺得很無聊吧,像妳這麼喜歡戶外的人應該要出去透氣。」

她將高鴨穩乃扶起移到輪椅上讓她坐下。

新子憧道:「來,我帶妳出去走走。」

她們離開了這間令她窒礙的房間,而說話的聲音不曾間斷,但回答的聲音卻不曾出現。

須賀京太郎道:「憧。」

新子憧道:「阿京你來了。」

她停下腳步看向他,而撐著拐杖的他一步一步緩緩地走到高鴨穩乃的面前。

須賀京太郎道:「穩乃,我來看妳了。」

她依然沒有反應。

新子憧道:「我們去那邊坐吧。」

須賀京太郎道:「嗯。」

他們走到長椅坐了下來。

須賀京太郎道:「已經一個月了。」

新子憧道:「嗯。」

須賀京太郎看向她,心中感情不禁翻騰。

新子憧道:「大家都在回復,只有她……」

手,不自覺地伸了出去,似要抓住什麼。

眼,下意識地緊緊凝視,似怕一刻消散。

手上雖傳來溫度卻始終不覺溫暖,只有冷得寒心的反應。

兩人無語地看著她,在心中默默地祈求希望降臨,但卻又是一樣的結果。

太陽西沉,他們默默回房,而默默離開的背影唯留悽涼兩字。

叁拾

醫院裡的中庭依然坐著兩個人、依然是一人開口一人沉默,今天過了,明天過了、後天依然過了,日復一日,轉眼又是一個禮拜的經過。

新子憧道:「穩,我昨天……」

一樣的開頭、一樣難熬的一天,但她沒有放棄,她仍然努力地說著各式各樣的話題與回憶,只希望她有反應。

突然一張紙掉了出來落到地上。

她伸手撿起來,看著上面的字。

『加油。』

『保持平常心就沒問題。』

『小憧沒問題的。』

『都已經有練習過了,一定會成功。』

紙上的字雖然稀稀疏疏,但每一句都在心中烙下深刻的意義。

那一瞬間,她的眼淚奪眶而出、她的哭聲破喉而出。

理智崩了、感情崩了。

心中壓抑的一切全部爆發出來。

而在一旁不遠處的須賀京太郎目睹這一幕不禁搖頭嘆氣。

這時天空烏雲飄來,下一刻降下了雨水。

彼端擁抱的那兩人心已死任憑雨水淋身而無感,而此端的這一人心有不忍拿出雨傘走到她們身邊,為她們遮雨。

但天氣變化無端,轉眼之間,烏雲散了,大雨停了,隨之便是朗朗青天。

突然──

???道:「哈啾。」

這一聲,令他們睜大眼睛,驚訝地注視著她。

???道:「好冷!是誰給我撥水?好過份!」

下一刻,須賀京太郎與新子憧一起抱住了高鴨穩乃。

高鴨穩乃道:「嗯?京太郎?憧?欸?到底是怎麼了?」

叁拾壹

我竟然躺了一個多月!

從那一戰結束後已經過了一個多月?

我也太會睡了吧……

不知道體力有沒有退步。

我醒過來之後,憧她們每天都會來探病,除了會帶好吃的東西給我吃,還會說一些有趣的事情。

關於我突然回復的事情,灼她們說是因為我們跟神樹大人解除契約,所以失去的東西才會回來。

至於為什麼神樹大人要跟我們解除契約,到現在還是個謎,不過這也代表我們不用再跟vertex戰鬥了。

突然就不用戰鬥……內心有一點複雜。

不管怎麼樣事情算是圓滿落幕。

我在醫院躺了幾天後就辦理出院。

回到學校的生活跟以前一樣,不過勇者社卻已經沒有存在的理由了……

高鴨穩乃道:「憧,我還想要繼續下去,勇者社。」

新子憧道:「妳在說什麼?勇者社當然要繼續下去。」

高鴨穩乃道:「欸?可以繼續下去嗎?」

新子憧道:「當然,大家怎麼可能因為不是勇者就解散。」

高鴨穩乃道:「呵呵,這麼說也是。」

我們來到社辦門前。

高鴨穩乃道:「高鴨穩乃登場。」

我一邊開門一邊說著。

新子憧道:「就說了別那樣啦。」

松實玄道:「小穩、小憧妳們來了。」

松實宥道:「真有精神。」

鷺森灼道:「太吵了。」

高鴨穩乃道:「今天是我復出的第一天,有什麼任務盡管來。」

新子憧道:「妳也太靜不下來了吧。」

松實玄道:「這才是小穩。」

松實宥道:「呵呵。」

鷺森灼道:「精力旺盛。」

高鴨穩乃道:「欸……難道沒有嗎?」

鷺森灼道:「沒有。」

高鴨穩乃道:「什麼!」

新子憧道:「大受打擊嗎?太誇張了。」

嗶──嗶──

灼的手機響了。

鷺森灼道:「喂……」

不知道是在跟誰說話?

片刻後她將手機關掉放回口袋。

鷺森灼道:「任務來了。」

高鴨穩乃道:「喔喔!終於來了。」

鷺森灼道:「首先,在這裡等人。」

高鴨穩乃道:「欸……還要等喔?」

新子憧道:「穩妳也太急性了。」

松實玄道:「既然這樣,我先泡杯茶給大家喝。」

松實宥道:「茶,溫暖。」

鷺森灼道:「別急,我們要等的是他。」

新子憧道:「阿京有要來?」

高鴨穩乃道:「京太郎嗎?」

鷺森灼道:「嗯,剛才就是他打來的。」

松實宥道:「小京又找到任務了嗎?」

松實玄道:「京太總是能找到事情讓我們做。」

鷺森灼道:「他說『今天是穩乃回到學校的第一天,她一定會想要找點事情做,所以我幫妳準備超級任務,妳就好好期待吧,我的勇者。』」

松實玄道:「呵呵,是京太的風格。」

松實宥道:「感覺很有趣。」

新子憧道:「阿京就老是喜歡搞這些。」

高鴨穩乃道:「期待,我非常期待!我一定會完成任務,因為我是勇者嘛。」

大家各自笑了起來,充滿愉快與期待。

這個時候,外面傳來了一道腳步聲。

雖然我已經不是保護世界的勇者,但是我仍然是他的勇者。

我是勇者,接下來還有很多要做的事。

與大家一起、與他一起。

腳步聲停了,門被打開。

然後,勇者的故事還會繼續下去,直到永遠。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