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正確分類宣導
HOT 閃亮星─米琳耽美稿件大募集

「如果我是魏松言心理諮詢診所的清潔大嬸」

「魏醫生,今天打掃完畢。近日頭風又發作,這兩天可能來不了。」左手捏著拖把的我,用右手袖口一邊抹汗一邊喘氣地說。

「李大嬸,我已說過很多遍,」阿松每次都顯得不耐煩,板著嘴臉說同一番話,「清潔公司每星期來一次大掃除,你就不必有事沒事、閒時忙時都跑來這裡做家務,搶人家飯碗。你聽懂我的意思嗎?」

我扁起嘴巴,瞪大眼睛,狐疑地答,「不懂。首先,你看我擁有33、22、34,B   cup的火辣身材,加上一身富弹性的幼滑肌膚,哪裡像大嬸?」  

阿松被我經常捉錯重點感到無奈。如果用錢能打發我走,我相信他願意傾家盪產。

「你走吧,我幫不了你。」

「不!張爺爺說你是全台灣最棒的靈媒,能透過心理諮商把我超渡。報酬方面,要什麽都可以。請你為我診症吧!求求你。」

「李大嬸…」

「叫菁菁,我才19歲,怎樣看也跟大嬸扯不上關係。」

「…李大嬸,眼前的你確實是位辣妹,但這副模樣已是三十年前了。」

阿松一語中的,我突然啞口無言。他接著說,「你還沒死,我承擔不起後果。」

阿松是位專業的心理醫師,只需一個療程就能為活人解開鬱結,重投社群。更能為孤魂消除心結,投胎轉世。至於我呢,人不人鬼不鬼,只是一堆殘餘的腦電波,影像時而清晰時而模糊。所以,阿松有他的憂慮,我理解但不應同。

三十年前的我青春無敵,憑著可愛面孔和婀娜身段,成功入選「陽光少女」最後五強。可惜,決賽前的某個晚上,我們五強跟了製作總監出席一個富商的池邊派對,說是洽談商機,推薦我們拍廣告。三歲小孩都知道是什麼回事,但決定入這行就得融入這行的文化,應酬是在所難免。自以為有小聰明的我可以招架得來,誰知道……

派對翌日,我被發現倒臥在酒店的複式套房內昏迷不醒,額頭有瘀傷。警方在房內搜出輕量可卡因等毒品,以及茶几附近有多支紅酒空瓶。現場沒發現任何打鬥痕跡,因此警方有理由相信我是醉酒吸毒後產生幻覺,失足摔下樓梯時撞擊頭部造成昏迷。當然,這個版本對我來說實在太扯了。

當晚是池邊派對,我清楚記得我們進的是28樓貴賓樓層的總統套房,泳池與大廳陽台相連。在場有米芝蓮星級廚師即席下廚,調酒師也是特意從亞太區聘來的,場面十分熱鬧。我承認當晚是喝多了,紅酒、白酒、威士忌、伏特加…   好像還抽了幾支煙,但肯定沒吸毒!起碼在我有限的記憶中是這樣回事。至於為何會倒臥在另一樓層的房間內,這正是我來求診的原因。

「魏醫生,我不在乎結果--甦醒也好,去世也吧。只求一個解脱。」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1)

未完待續?
感覺有點未完待續的感覺,
會想繼續看下去!
2018-03-04 12:38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紫雲月夜對這篇文章感興趣。這次是参加徵文活動,字數有限制。如日後有空會續寫下文,交代大嬸昏迷原因,但不知會否涉及侵權,因為內容有原著的人物及背景 :p
2018-03-05 15:23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