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聖誕賀文】大家來交換禮物吧!

                這年漸漸進入尾聲,而在年末總有著許多大大的節慶活動,其中之一的聖誕節也是令人十分期待,不曉得會拿到什麼樣的禮物而雀躍不已的烏野排球部成員們慢慢聚集到烏養教練家開的?之下商店,穿越掛著「休息中」牌子的門,裡頭充滿了聖誕節氣息的裝飾物,讓人更加感受到聖誕夜特有的氣氛。

                「雖然嘴上說著不想把店借給我們開party,但這裡感覺就是完全充滿了聖誕節的感覺啊!」

                「就是說啊,烏養教練居然特地為了我們這麼弄,還真是傲嬌耶!」

                「誰會為了你們把店弄成這樣啊!?這是為了吸引顧客上門!」

                面對先到的澤村與菅原的調侃,烏養大聲的反駁,但也沒有露出任何不悅的樣子,將口中的香煙弄熄之後,拋下一句「不准把我的店給拆了喔」便開始看起年終的電視特別節目。

                過了一下子之後,排球部的成員一個個來到了?之下商店,先到的人則開始聊起天來。

                「沒想到聖誕節大家居然可以聚在一起玩交換禮物耶!」見日向雙眼發光一臉興奮的樣子,彌亞苦笑著說,「是啊,只是…只是有人帶的禮物好像不全是善意的就是了。」然後露出了意欲深長的笑容。

                等到最慢的月島與山口進來之後,澤村便開口宣布,「好!既然大家都到齊了我們就開始進行交換禮物吧!」

                「「「喔喔喔!!!」」」眾人發出高亢的歡呼聲,菅原則拿出事先準備好的摸彩箱對眾人說明規則,「大家會在這個箱子中隨機抽出自己要給禮物的對象,而拿到禮物的人必須現場拆禮物,拆完之後就換拿到禮物的那個人抽出他要給禮物的人。」

                「嗯,差不多就是這樣,有什麼問題嗎?沒問題的話…就從月島先開始抽好了。」

                「蛤?為什麼是我?」

                被澤村點名的月島皺起眉頭問,澤村笑笑的說,「誰叫你是最晚到的,就當作是懲罰吧!來,快抽吧!」

                望著被推到眼前的摸彩箱,月島有些不情願的將手伸進去,接著隨意抓起一張紙條抽出來,打開來一看,他的臉更臭了,而紙張上寫著的名字是——『影山』。

                「哇賽…第一組就這麼勁爆啊…」

                「我、我怎麼覺得突然熱起來啦…」

                眾人看著眼神間爆出火花的影山與月島,小聲的討論起來。月島望著對他露出充滿敵意眼神的影山,臉上浮現出狡猾的笑容道,「哎呀,國王你幹嘛用那種表情看著我啊~我準備的禮物保證一定很適合你的呵呵~」

                「…你這傢伙絕對不會準備什麼好東西的…」

                無視影山的吐嘈,月島從背包中拿出一袋東西,丟給了影山,影山小心異異的打開袋子,拿出裡頭的東西…

                「…你給我這個是要我戴的意思嗎!?」影山抽搐著臉龐對掩口偷笑的月島大喊,而他手上拿的,是一對鹿角加上一顆大大圓圓的紅鼻子。

                「喔喔!!好樣的月島居然準備了這種東西!」

                「大家快來一起幫忙把它戴到影山頭上啊!」

                「等等!?住手啊啊啊!!!」

                「不是都說了不准把我的店給拆的嗎!?」大夥的吆喝與歡笑聲,加上影山的慘叫聲與烏養教練的怒吼聲,?之下商店一下子變得鬧哄哄的,待彌亞一邊笑一邊將影山裝扮成馴鹿的樣子拍下來之後,才暫時結束了這場騷動。

                「好,接下來換影山抽吧!」箱子移動到了影山面前,影山因為剛剛被所有人聯合被迫戴上鹿角而有些不高興,但還是伸手抽出了一張紙。

                「嗯?日向?」影山有些驚訝的念出上頭寫的名字,然後下意識的轉頭看向日向,只見日向滿臉蒼白的退開了好幾步,影山無言的說,「…你幹嘛逃走啊?」

                「因、因為影山你好像會送什麼很可怕的東西…」

                「你到底把我當成什麼樣的人了啊!?」

                影山無奈的嘆了口氣,拿出一個扭蛋丟給日向,日向慌張的「哇!」了一聲,有驚無恐的接住了扭蛋。

                「這是…」

                「你打開來看就知道了。」

                日向緊張的轉開扭蛋,拿出裡頭的東西…「這、這個是!?」然後詫異的大叫,「這是最近新推出的球類運動扭蛋的隱藏版排球吊飾嗎!!??」

                日向望著手中白、紅、綠相間的迷你排球,雙眼閃閃發光的說,「喔喔!!這個隱藏版的我一直想要但是都轉不到耶!!影山你確定要給我嗎?」

                「沒差啊,反正我剛好轉到了兩個。」

                「真的假的!?你這傢伙的運氣怎麼可以那麼好啊!不過還是謝謝啦~」

                日向心滿意足的將吊飾收進包包裡,影山看見日向那麼開心的樣子,心情似乎也好起來了。接著輪到日向抽,而他抽到的對象是田中。

                「喔喔!日向你準備了什麼禮物啊?」田中掩飾不了興奮的湊上前去,日向則拿出一本類似雜誌的東西遞給田中,並瘙搔頭說,「那個…因為我不知道該準備些什麼才好,所以就在我家附近開的書店隨便選了一本看起來跟排球有關的雜誌,希望田中學長會喜歡!」然後露出了有些靦腆的微笑。

                「喔這樣啊,那讓我看看這是什麼…」田中從不透明的包裝中抽出裡頭的書,然而就在他看見封面的那刻,田中瞬間僵住了。

                「嗯?田中?怎麼了嗎?」其他人好奇的走過去想一探究竟,田中拿著的書的封面背景是類似學校中體育館內的排球場,在排球散落的球場上,有兩位俊男一上一下的呈現出誘人的姿勢注視對方,而且兩人都不尋常的紅著臉,而在封面的右下方…貼著一張『18』這個數字上頭被禁止符號覆蓋的貼紙。

                「…為什麼日向會買這種東西?是想暗示我什麼嗎?」

                「不,就那個笨蛋的智商而言,他應該只是單純看到封面有排球就拿了吧?」

                「而且日向感覺就是很純潔的人啊…他應該不曉得這個貼紙是代表什麼意思吧…」

                「…我比較好奇的是為什麼他能買的到18禁的書…」

                眾人小聲的討論著,被涼在一旁的日向歪著頭問,「我買的禮物有那麼奇特嗎?為什麼大家都在看啊?」

                彌亞連忙解釋說,「呃…不是啦!只不過日向,你下次別再去那家書店也別再買這種書!」

                「咦?為什麼啊?」

                「…不要問,你會怕。」

                田中默默打著回家把這本書送給自家老姐的主意將同人誌收起來,然後伸手從箱子中取出一張紙…

                「哇啊!!」接著慘叫了一聲。

                「怎麼啦?」坐在他左邊的西谷疑惑的看著田中手中的紙條,田中哭喪著臉說,「嗚嗚…我抽到了最不想抽到的人啊…」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啊?田中?」

                霎時間,田中身後傳來了溫厚卻帶有些威脅感的聲音,田中僵硬的把頭轉過去,而站在他身後滿面笑容卻散發出黑氣的是隊長澤村。

                「伊——為、為什麼隊長會在這裡啊啊啊!?」

                「你白痴嗎?我從剛剛就站在這裡了啊!」

                「喔、喔…這樣啊哈哈…那隊長大人請抽~」

                「抽你個頭啊!你的禮物呢?快點拿出來啊?」

                將田中想用來矇混過去而拿給自己的摸彩盒放回桌上後,澤村用充滿懷疑的眼神瞪向田中說,「你是不是忘記準備禮物啦?田中?」

                「呃…不、不是這樣的…」田中支支吾吾的說著,眼神左右漂移,額頭降下汗水,眼見澤村的視線越來越銳利,田中只好豁出去說,「等、等我一下!我、我現在就去拿!」

                田中起身跑到櫃檯旁的冰箱前,在眾人疑惑的注目之下,打開冰箱,用顫抖的手拿出一樣東西…「這、這就是我準備的禮物!」田中將手中其貌不揚的雪人以九十度鞠躬的方式送到澤村面前,原本低著的頭因為想要窺見澤村的表情而微微抬起,見到的畫面卻是雙手環抱在胸前,不斷散發出熱氣加上殺氣的澤村。

                「你果然忘記準備禮物了對不對!?田中!!」

                「伊呀!對不…」

                「田中…」

                田中都還沒道歉完,另外一道殺氣便從背後刺向田中,只見烏養散發出不輸給澤村的火氣,嘴角掛著的香煙似乎還有火勢加大的趨勢,接著他開口大罵,「誰准你在我店內的冰箱冰那種東西的啊!?蛤!?」

                「對對對對對不起啊啊啊!!」

                「你道歉也沒用!明天你就去負責鏟體育館前的雪!」

                「你等下活動結束之後也給我去店前面鏟雪!聽到了沒!」

                「饒、饒命啊…」

                一次得罪兩個最恐怖的人的田中欲哭無淚的回到自己的位子上,而雪人最後還被迫丟到了店外。

                接著是澤村抽,「喔?我抽到菅原。」

                澤村略顯愉悅的說,菅原也笑著說,「哎呀我們真有緣耶大地,去年是我抽到你對吧?那你準備了什麼禮物啊?」

                「哼哼,你一定會喜歡的。」

                澤村神秘的把一個紙袋交給菅原,菅原拿出裡頭的東西後驚呼了一聲,「哇!大地你怎麼知道我最近想換圍巾啊?而且這條的顏色和花樣跟我的手套很配耶!」

                「哈哈,只是剛好抽到你而已啦,而且你去年不也織了帽子給我嗎?」

                「我們果然很有緣呢,謝謝你大地,我會好好珍惜這條圍巾的。」

                「看你那麼開心我也很高興呢,菅原。」

                當澤村與菅原邊談話邊發射出幸福閃光時,彌亞默默的對月島說,「…我越看越覺得他們好像情人啊…好像也有種夫妻的既視感是怎麼回事…」

                「同感…他們為什麼可以這麼閃啊…」悄悄私語的兩人一同嘆了一口氣。

                菅原抽到的對象是山口,獲得一大包零食的山口則抽到了潔子。

                當潔子即將拿出箱子中的紙條時,西谷不知為何不斷的對箱子投射出強烈的氣息,「呃,西谷,你在幹嘛啊?」

                緣下忍不住出聲問道,西谷依舊目不轉睛的瞪著箱子,一邊回應,「你不要吵我現在在祈禱潔子小姐抽到我的名字!我一定要拿到潔子小姐的禮物!」

                「我說你啊…怎麼可能會——」

                「我抽到了緣下。」

                「…咦?」

                「不!!!」

                緣下驚訝的轉頭望向潔子,西谷則絕望的抱頭呻吟。潔子將放在手提袋裡的東西拿出來交給緣下,並說,「抱歉喔,我今年沒有特別準備,只有一個普通的馬克杯而已。」

                無視在身後不斷詛咒自己的西谷,緣下有些害羞的走上前去接過潔子的禮物,搔搔頭道,「沒關係啦!只要學姐送的禮物我都很開心!謝謝學姐!」

                緣下欣喜的回到座位抽出下一個人,「…西谷,我抽到你囉。」

                「…那你把潔子小姐送的禮物送我好了。」

                「我才不要,這個手套你拿去。」

                「啊啊啊我想要潔子小姐的禮物啊啊啊!!」

                被澤村瞪了一眼才停止鬧變扭的西谷心不甘請不願的抽出名字,「喔?是旭學長耶!」

                然後不知為何的心情突然好了起來,旭因為感到不妙而怯弱的問,「呃…西谷,你準備了什麼啊…?」

                「你看就知道了啊~」

                旭接過西谷遞過來的手掌大的小箱子,懦弱的緩緩打開…

                「哇啊啊啊啊啊啊!」

                裡頭猛然跳出一隻小丑,旭驚聲尖叫後下意識的後退了好幾步,失魂落魄的樣子與雄壯的外表差了十萬八千里,西谷則是在一旁笑得不亦樂乎。

                「我說旭啊,你都已經這麼大了怎麼還會被這麼老套的東西嚇到啊?」見旭這副狼狽的樣子,就連澤村也忍不住挖苦他,旭羞紅著臉說,「沒、沒辦法嘛!誰叫那東西突然跳出來啊!」

                「哈哈~居然還想為自己辯解,旭好遜喔~~」

                「連、連菅原也…」

                「不然旭學長,我再送你一件我剛剛買的新T恤好了!」

                西谷將一件上頭寫著大大的四個字「膽小如鼠」的衣服送給旭後,旭又再度被狠狠嘲笑了一番。玻璃心已碎滿地的旭將自己的禮物送給抽到的仁花,現在還沒收到禮物的就只剩下彌亞跟月島了。

                「那麼谷地把禮物給小彌,小彌就把禮物給月島吧。」按照頭尾相接的順序,澤村便直接宣布剩下三人的交換禮物次序,只是不知為何的仁花和月島似乎有些緊張的樣子。

                「怎怎怎麼辦居然是小彌同學抽到我的禮物啊啊啊…」

                「呃…妳還好吧…仁花?」

                彌亞有些擔心的拍了拍口中不斷碎碎念的仁花,沒想到這個動作反而嚇到了對方。

                「啊啊啊對不起小彌大人小的知道自己的禮物準備的不夠周到還請寬恕在下啊啊啊!!」

                「小彌大人是什麼鬼!?不對,我連妳的禮物是什麼都還不知道啊!」

                忍不住吐嘈的彌亞望見眼前的女孩抖的更厲害了,便壓下不斷想吐嘈的心情,露出了溫柔的微笑說,「仁花,妳放心吧,我絕對不會笑妳的禮物的,我保證。」

                看見彌亞的笑容後,仁花終於恢復了鎮定,有些扭捏的問,「真、真的嗎…那…」

                仁花從包包中翻找出禮物後,滿臉通紅的將其遞給彌亞,接下禮物後,彌亞有些謹慎的說,「那…我打開禮物囉。」對方沒有應聲,只是大力的點了點頭。

                小心翼翼的盡量不破壞包裝,並將裡頭的小盒子拿出來後,彌亞緩緩的打開了方盒…

                「好可愛呀!」彌亞忍不住驚呼一聲,仁花聞言原本低低的頭瞬間抬起,似乎有些不敢置信對方會說出這種話。

                仁花準備的禮物是小型的音樂盒,在音樂盒上方還有顆透明的水晶球,水晶球裡頭有一隻迷你雪人和迷你小屋,還有細雪不斷在水晶球中飛舞著。

                其他人看見這精緻的禮物也不禁發出了讚嘆聲,仁花則是依舊有些不安的問,「可是…小彌同學不會覺得太幼稚嗎?」

                彌亞笑了笑說,「怎麼會呢?而且我其實還挺喜歡這種小東西的。仁花謝謝妳的禮物,我很喜歡喔。」

                「不、不客氣…」仁花有些不好意思的搔著頭,原本就通紅的臉蛋不知怎的又再度染上了一層紅暈,不過她似乎還發出了有些詭異的傻笑就是了。

                「最後就只剩下小彌的禮物了,對吧?」澤村望向彌亞,後者則一邊拿出禮物,一邊說,「沒想到我居然是壓軸啊~」

                彌亞將拿出的禮物藏在背後,慢慢走向月島,月島嚥了口口水,顧作鎮定的說,「反正你這傢伙絕對不會給我什麼好禮物…要給趕快給啦。」

                彌亞抬頭看著將臉撇到一旁的月島,露出苦笑,接著他深吸了一口氣…

                「——聖誕節快樂,月島。」露出燦爛笑容的彌亞墊起腳將自己的禮物遞到月島面前,後者看見那抹甜美的笑容,不自覺的紅了臉,接下對方的禮物,並將上頭的緞帶解開…

                「是手工餅乾啊!」站在一旁的日向跳到椅子上看見了月島手上大大小小、有著可愛形狀的餅乾,口水幾乎快流出來了。

                「這些餅乾是我自己做的喔。」彌亞笑著說,眾人也忍不住發出了驚叫聲。

                「小彌妳會做餅乾嗎!?好厲害!」

                「看起來好好吃的樣子…」

                「我是也想吃一個…」

                「好啦~安靜安靜~」

                澤村拍拍手讓大家安靜下來後,轉頭對月島說,「既然是小彌做的餅乾,你就吃一口告訴大家好不好吃吧!」

                「喔、喔…」月島發出了有些嫌麻煩的聲音,但倒也沒露出不情願的樣子,他將餅乾放在桌上後,拿起其中一塊星型形狀的餅乾,他瞄了一眼彌亞的反應,只見對方有些害臊的回望自己,月島再度看向手中的餅乾,接著閉上雙眼,將餅乾放入口中…

                ——與此同時,彌亞的臉上彎起了一抹詭異的微笑。

                「嗯?你怎麼了啊?月島?」發現月島似乎有些不對勁的日向好奇的探頭窺看月島的表情,接著下一秒…

                「——好、辣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月島的臉瞬間漲紅,還噴出了眼淚,望著拿起水瓶拼命望口中灌的月島,所有人全都傻住,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只有彌亞一人在一旁偷笑。

                把水全喝光後稍微感覺好一點的月島擦著嘴角對著竊笑的彌亞大喊,「妳、妳這傢伙是在裡面加了什麼啊啊啊!?」

                彌亞努力忍住笑意,再度露出了剛才的燦爛笑容,回答,「是芥末喔~」

                聞言,月島瞬間傻眼,接著大叫,「哪有人用芥末做餅乾的啊啊啊!!??今天是聖誕節不是愚人節啊啊啊!!」

                彌亞露出了奸詐的笑容,挺起胸一臉得意的說,「怎麼樣啊?我那個餅乾有沒有讓你全身發熱啊?」

                「熱你個頭啊!!」

                「嗯?熱的不是我的頭是你的頭才對吧~」

                「你這傢伙…啊啊又開始辣了我的水…我的水喝完了啦啊啊啊啊啊我要水啊啊啊啊啊!!!   」

                看著月島崩潰的樣子彌亞終於忍不住大笑起來,其他人見裝也跟著笑了出來。

                「小、小彌真有你的!哈哈,今年的交換禮物冠軍就是你啦!」

                「小彌你真是太厲害啦,哈哈哈哈~~」

                「欸欸龍啊,快把月島現在的樣子拍下來…哈哈哈哈!」

                「我、我不行了…我笑的肚子好痛…」

                「阿、阿月…不行、我、我不能笑…噗!」

                「不是跟你們說了不准把我的店給拆…欸欸月島我可沒允許你喝店裡賣的水啊!」

                除了月島以外的人全笑的東倒西歪,日向甚至還笑到在地上打滾,彌亞止住了笑意後擦乾眼角的眼淚,拿出另一包餅乾對眾人說,「各位,我這裡還有做正常的餅乾,大家一起來吃吧!」

                彌亞自己吃了一口餅乾證實這次不是整人餅乾後,大家這才安心的湊上前去開心的吃著美味可口的聖誕餅乾,當彌亞發現嘴唇已經腫起來的月島正瞪著自己看時,趕緊將餅乾拿開對前者說,「月島你不准吃這裡的餅乾喔!畢竟我不是已經有送你一包專屬的餅乾了嗎~」

                聞言,月島火冒三丈的大吼,「那種餅乾最好是能吃啊!?你給我過來我來讓你嚐一口看看!」

                「啊啊啊別過來啊啊啊!隊長救命啊啊啊!」

                「你給我站住!!!」

                「喂!不准在我的店裡亂跑!」

                就這樣,烏野高中排球部的成員們度過了一個吵鬧又愉快的聖誕節。

                順帶一提,月島回去後連續一整晚都在拉肚子。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