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中秋賀文】月島的烤肉生日趴

                今天9月27日,是令烏野排球部期待已久的中秋節。這天練習完之後,一群人便移動到烏養教練家開的坂之下商店前準備烤肉加賞月。

                「緣下!幫我拿一下燒肉醬!」「喔!」「欸,影山,你看這個文旦帽是我做的喔!你要不要戴戴看啊?」「我才不要,要戴你自己戴,臭日向。」「「清水小姐!請你幫我們烤肉!」」「…不要。」

                一群人吵吵鬧鬧的準備著,站在一旁的月島看到這一幕,轉身問一旁正在苦笑的彌亞與山口,「欸,這群人今天是不是特別吵啊?」兩人的身體抖了一下,拚命搖頭說,「沒、沒有啊!可能是因為大家太興奮了吧?」「就、就是說啊!啊,小彌,我們一起去幫日向把文旦帽戴到影山頭上吧!」

                月島困惑的望著有些不自然的眾人,心中有種說不上來的奇怪感。

                而變成這副情況的緣由,要追述到約莫一個小時前——

                排球部的成員除了月島之外,全聚集到小小的社辦,似乎在召開什麼嚴肅的會議,隊長澤村雙手交疊在臉前,用銳利的目光掃過陷入沉思的其他成員,並用低沉的聲音對大家說,「都沒有人有任何提議嗎?還有你,山口…」

                被點名的山口肩膀劇烈的彈起,他那因為快哭出來而扭曲的臉戰戰兢兢的轉向黑著臉的澤村,澤村的背後冒出熊熊烈火,用力拍了一下桌子,指著山口大喊,「你明明知道今天是月島的生日為什麼不早點說啊!?」「伊伊伊!!!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山口嚇的噴出眼淚來,不斷的向澤村求饒。

                事情是這樣的,練習結束後,山口突然在眾人面前提到「啊,今天是中秋節也是阿月的生日耶~」這無心的一句話讓大家瞬間凍結,於是便在月島不知情的情況下緊急召開作戰會議,絞盡腦汁的想要想出怎麼幫月島慶生。

                「那個…各位…」彌亞默默的舉起一隻手,道,「我們一定得幫月島慶生不可嗎?」站在他後面的影山也附和,「就是說啊,為什麼要幫那傢伙慶生啊?」聞言,田中重重的嘆了一口氣,語重心長的說,「你們兩個真是什麼都不懂啊…能夠正大光明整一個人的日子…不就是那個人的生日嗎!?你們應該也受夠月島的冷言冷語了吧!?這可是復仇的好機會啊!!」

                影山和彌亞一聽,瞪大了雙眼,瞬間充滿了幹勁,「說的沒錯!我們一定要盛大的幫月島『慶祝』才行!!」「嗯!我們一定會讓今天成為那傢伙永生難忘的日子的!」「等等你們兩個明明是要幫人慶生為什麼殺氣那麼重啊!?」

                就這樣,一群人討論了半小時後決定了要弄哪些東西,為了避免月島發現,所以眾人分成了準備組與轉移注意力組,一年級的人就是負責分散月島注意力的,而日向所準備的東西是中秋節的必備物,文旦帽。

                「欸欸,小彌…」這時,日向突然拿著文旦帽來到彌亞旁邊,彌亞歪著頭問,「怎麼了啊?日向?」「就是那個…呃…我原本想把文旦帽戴到月島頭上,但發現…」「嗯?是因為月島太高了嗎?」「不、不是…雖然那也是其中一個問題,但重點是…………我發現影山跟文旦帽好合啊…」

                彌亞愣在原地,來回看著遠處的影山的日向手上的文旦帽,思索了一下後,一手搭在日向的肩膀上,對他說,「走吧日向,我們去把影山抓過來!」找到夥伴的日向大力的點點頭,與彌亞一同走向影山。

                「…找我有什麼事嗎?」影山看到兩人皮笑肉不笑的樣子,心中有股不好的預感,彌亞無視他帶有懷疑的眼神,笑著說,「沒有啊~只是想跟你討論一下作戰計劃而已,影山,你蹲下來一下。」雖然心存疑惑但影山還是照做了,彌亞眼見對方上鉤,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從背後拿出文旦帽就往影山頭上套,卻被影山即時閃了開來。

                「我就知道你們一定有什麼企圖!可別以為我會那麼容易就上當啊!」影山邊逃邊對兩人大喊,彌亞用力嘖了聲舌,追了上去,「可惡!日向,絕對不能讓影山逃了!我一定要看到那歷史性的一刻!」「喔喔!」

                在影山逃亡的前方阻擋的人是月島,月島雙手叉腰,用帶有興趣的眼神盯著影山,「雖然不知道你們在做什麼不過感覺還挺有趣的,我就來幫你們一把吧。」於是當影山往左的時候他也往左,往右時也往右,影山終於忍不住怒吼,「月島!!你別給我擋路啊!!」月島則用嘲笑的語氣對他說,「真抱歉啊王者大人~因為你太矮了所以不小心擋到你啦~」

                此時彌亞與日向也趕上了,彌亞與月島一前一後的包夾影山,彌亞臉上露出陰險的笑容說,「呵呵…你逃不掉啦影山,乖乖認命給我戴上文旦帽吧!」影山咬牙切齒的望著彌亞,最後決定從彌亞身邊強行突破,他直直的往彌亞衝去,誰知道,彌亞居然躲了開來,出現在他身後的是雙手高舉文旦帽的日向。

                「什麼!?」「影山!你接招吧!!!」日向朝影山助跑接著跳了起來,影山則來不及閃躲,只能看著日向的身軀在空中劃了一個弧度,然後朝自己降落而來,不偏不倚的把文旦帽套到影山頭頂上,落地後的日向慢慢站起來,對彌亞比出了大拇指,大喊,「影山與文旦帽的接合任務,達成!」

                「可、可惡!為什麼拔不下來啊!!」影山死命的扯著文旦帽,但怎麼樣就是弄不下來,彌亞拿出口袋裡的強力膠說,「因為我在文旦帽裡塗了強力膠啊~所以建議你別硬拔小心會禿頭喔~不過你放心,這種強力膠明天就會失效了,所以那時候再拿下來就好,只是你的頭髮可能會充滿柚子味就是了,呵呵呵~」「小彌!!!」「王者跟文旦帽真是太速配了啊,我一定要紀錄下這一刻。」「欸月島,拍完順便傳給我!」「你們快給我住手啊啊啊啊啊!!!」

                就在影山跟月島在你追我打的時候,西谷的聲音傳了過來,「日向你們快來看!我們要放沖天炮囉!」「喔喔!!好棒喔我要看!」「快點快點!還有影山你…你的帽子很潮,嗯。」「拜託別提了啊…」

                西谷放好沖天炮之後點燃引線,卻在站起來時不小心踢倒了,而來不及扶正的沖天炮就這樣直直的往日向飛去,「日向!危險!」「別別別過來啊!!!」日向慘叫著逃跑,雖然沖天炮的速度不快,但仍然緊追在日向的後方。

                「喂,等等,你別往我這裡跑過來啊!」見到日向朝自己衝過來,月島要阻止也來不及,只好也轉身一起跑,眾人看著奔跑的月島、在後方跟著的日向,以及在兩人身後歪七扭八飛行的沖天炮,全傻了眼,「…現在是什麼狀況啊?」「不知道…」「嫦娥奔月嗎?」「…誰是嫦娥啊!?」

                幸好沖天炮最後順利的飛上天空,月島與日向才鬆了一口氣,沖天炮在天空爆開發出了巨大聲響,而夜空也隨著落下的火花被染成了橘紅色,正當大家沉迷於眼前的景象時,澤村突然大叫了一聲,「好!我們已經準備好了!大家全都靠過來吧!」

                「喔喔!終於準備好了嗎!」「等好久啦!」大家紛紛聚集過去,只有滿臉困惑的月島慢慢的跟在眾人後面,澤村見到大家都站好之後,大喊,「預備——」

                「「「月島生日快樂!!」」」

                月島驚訝的張大嘴巴,「你們是怎麼…」話才說到一半,月島就猜到洩漏他個人資料的人是誰了,他轉頭瞪著山口,「山口,是你說的對吧?」「伊伊!阿月對不起!!」不知道為什麼今天一直在道歉的山口只能縮著身體躲到其他人後面。

                「好啦,別怪山口了,我們來吃『蛋糕』吧!」澤村微笑的看著月島,但不知為何,月島覺得有股涼意竄升,蛋糕?有人中秋節在吃蛋糕的嗎?而且他不斷聞到大家的身後有股濃濃的烤肉味傳來,第六感告訴他逃離現場是最正確的選擇,偏偏他沒辦法這麼做。

                澤村從小桌子前退開,由肉片堆起來的小塔出現在月島眼前,月島的臉立刻綠了一半,「這、這是什麼…」月島抽搐著臉問道,田中從一旁探出頭來說,「當然是給你的『烤肉蛋糕』啦~」「…好噁心的名字啊!不對,就連樣子也很噁心啊!!還有為什麼中間還參雜了幾塊是黑的!?」「那是人家專門烤給你吃的喔~欸嘿☆」「欸嘿給頭啊還給我飄星星!田中學長你根本就是故意烤成這樣的吧!?」

              「畢竟今天是中秋節果然還是得吃烤肉啊~好了別廢話那麼多了,月島你可是壽星得負起責任喔~」眾人漸漸逼近月島,月島一步步的往後退,滿臉恐懼的說,「不要…不要過來…不要過來啊啊啊!!!」

                「唉唉唉唉唉…」月島獨自坐在長椅上唉聲嘆氣,剛剛被迫吃下一堆不明食物之後月島差點吐出來,不過就算沒吐出來明天應該也免不了在廁所中度過就是了。

                這時,一瓶白開水遞到月島眼前,抬頭一看,發現是彌亞拿給他的,「諾,給你,你應該很渴吧?喝一些也比較不會反胃。」月島有些愣愣的接過水,含糊的道了聲謝之後小小的喝了幾口。

                「中秋節的月亮果然很美呢…」彌亞坐在月島旁邊,抬頭仰望著月亮,月島也抬起頭看向螢光色的月亮,喃喃的說,「是啊…我想這也是為什麼我的名字是『螢』的緣故吧…」

                兩人就這樣沉默了一陣子,直到彌亞鼓起勇氣開口,「欸,月島…之前我生日的時候,你不是送了東西給我嗎?我想要回禮給你,可以嗎?」月島一動也不動的望著前方,似乎無法理解剛剛彌亞說了什麼,「不、不行嗎?」直到彌亞又問了第二次,月島才終於反應過來說,「喔…呃…沒問題啊。」「真的嗎!那你先轉到背後去。」

                月島沒有一點遲疑的迅速轉過身去,他不斷的對自己說要冷靜,但怎麼樣也無法阻止加速的心跳,他可以感覺到彌亞的氣息離他越來越近,月島下意識的閉上雙眼,接著…

                ——月島感受到他的頭上似乎被戴上了什麼東西。

                月島睜開雙眼疑惑的摸摸頭頂,光滑的觸感傳入手掌心,「喂…你該不會…」月島慢慢的轉回去,只見彌亞笑臉盈盈的拿起手機放在月島的面前,「來~給你看你現在的樣子~」月島不安的望向手機螢幕,果不其然的——月島的頭上正戴著文旦帽,然後在月島傻住的同時,彌亞按下了自拍鍵…

                「啊啊啊啊啊!!!」明白剛剛彌亞做了什麼事的月島大叫出來,「給我刪掉啊啊啊!!」「哈哈我才不要咧~難得拍到了這麼精彩的照片怎麼可能會把它刪掉呢~順帶一提,你頭上那頂跟影山一樣都有塗強力膠喔!」「乾你給我過來啊啊啊!!!」「建議你別追我喔不然待會你吐了我又有更精彩的照片可以拍啦~」

                就這樣,在今年的中秋節中,月島度過了他這一生最難忘也最悲慘的生日。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