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掌心的溫度

有人說:掌心有多熱,內心的愛就有多多。

「可是我的掌心總是冰冰的,我是不是很沒有愛啊?」

那些年的冬季,一邊搓著手掌,一邊哈氣,我問。

「小傻瓜,手冰冰的,要記得戴手套啊。」

媽媽這麼說,我乖乖看著她織毛線,聽話地戴上了手套。

「小傻瓜,手冰冰的,就要多喝熱開水,跟妳講過幾遍了,都沒有聽話......」

爸爸這麼說,我默默離開,一邊在心裡嘟噥著,是溫開水才對。

「小傻瓜,手冰冰的,多寫一點作文,動動手,產生熱量又增加能力!一舉兩得喔。」

國小老師這麼說,我搖搖頭,抱著書包趕緊跑回家。

「小傻瓜,手冰冰的,表示妳的心血管不好,這帖藥拿回去,照三餐吃,慢慢調養......」

中醫師這麼說,我看見媽媽很聽醫生的話,一直點頭問問題,但是我怎麼都聽不懂。

「小傻瓜,手冰冰的,不用擔心,我這裡有暖暖包,妳拿去用,不要客氣。」

國中同學這麼說,我開心地接過暖暖包,但那個溫度根本就是冷冷包,我只好搓一搓拿去扔掉。

「小傻瓜,手冰冰的,沒關係啦,外面跑一跑,就不會冰啦!」

高中的學長這麼說,我愣愣地看著他的背影,直到他消失在我的眼前,在籃球場上出現。

那些年的冬季,嘗試了好幾種方法,我的掌心卻依然冰冰的,彷彿失去了溫度。

冰冷的掌心,缺失的愛。

考試時,別人快筆如風,輕鬆作答,我僵硬地抬起手,感到無比吃力。

打字時,指尖在鍵盤上遊走,按鍵殘留著摩擦後的溫度,手指卻毫無暖意。

我總愛用兩手包覆著朋友的臉頰,竊取他們的溫度,然而看著他們哀哀呼叫的樣子,我還是不忍心地鬆開了手。

很多時候,就算觸摸著溫熱的東西,我的內心仍然無法得到真正的溫暖。

我常常想,說不定我是雪女,上帝讓我在冬天的時候出生,讓我一直保留著雪的殘溫。

十幾年過去,每逢冬季,我總坐在書桌前,動著僵硬的手指,一針一線地織著手套,旁邊的水杯裡冒著騰騰熱氣,聽著外頭的風聲,我只是一直織著,一直織著......

「換新手套了?」

有天,他問。在公車上偶然相遇的我們,一如既往地坐在一起,而我同樣坐在靠窗的位置,眼神不與任何人交會。

「對啊,天氣又變冷了,暖暖包怎麼搓都搓不熱。」

仍然一如既往地,我淡淡開口,口中吐出冉冉白煙,語氣含著一絲絲抱怨。

「是嗎......」

他的語氣卻突然變得陌生,我怔怔望向他,看見平時笑靨滿面的他,露出了十分寂寞的神情。

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他。

「怎麼了......?」

「妳可以再多多依賴我。」

「依賴?」

我一直以為,不應該依靠他人,獨立地靠自己生活、堅強地前進,才是我唯一的生存方式。然而,從那刻起,不,從他闖進我的人生中開始,世界開始產生了奇妙的變化。

「看著我。認真看著我。」

他將臉湊向前,一瞬間我彷彿忘記了呼吸,我不禁閉上雙眼,卻又在聽見他溫柔的聲音後,緩緩地睜開。

他的氣息一吸一吐都停留在我的肌膚上,我屏住呼吸,幾乎快要悶得窒息,然而他卻直勾勾地盯著我,一刻都沒有移開視線。

「太......近了啦......」

不顧我的意願,他強行摘除我的手套,我顧慮著四周還有人,不敢吭聲,只能緊抿著唇,克制自己快要發狂的心跳。

突地,他握緊我的雙手,嘴角輕輕牽起,又露出了慣常的燦爛笑容。一絲暖流從他的掌心竄入我的指尖,流經手腕、手臂,最終流進了心裡。

十幾年了,第一次,感覺手心充斥著溫暖。

堅定地,他望著我。我抬眼,第一次提起勇氣,正視著一直默默守護我的他。

「有人說:掌心有多熱,內心的愛就有多多。」

我說。

「如果妳的心中缺了愛,沒關係,我把我的愛,全都給妳。」

他說,配上一臉認真的表情。

我笑了,回握住他的雙手,忍不住罵了一聲傻瓜。

我太自私了,一直忽略了來自於他人的關懷,獨立、堅強固然重要,然而懂得依賴也是必須的,不懂得依賴的人,儘管再怎麼小心、再怎麼努力,都很可能深深地傷害了真正關心自己的人們。

他的存在使我願意相信,自己也是個值得被愛的人,即使我還不懂愛,仍然可以成為一個充滿愛的人。

「答應我......不會放開我的手。」

「小傻瓜,手冰冰的,我當然不能放開妳的手。」

眼眶一熱,我閉上眼,任憑他的溫度遊走在我的額間、我的臉頰、我的唇上......

那夢寐以求的愛,在心中擦出了新的火花,我相信,它會持續地蔓延、擴展,沒有盡頭。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