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劍三同人 耽美BL 劍氣內銷 我們灑糖不虐!

1、

祁青塵最近很煩惱,他那師兄自從入了惡人谷後,成天只會劫人貨物了。

「師兄,我要去藏劍山莊賣毛衣,你去不去啊?」

「不去。」

「師兄,我們去大明宮玩玩好不好哇?」

「沒空。」

「師兄你教教我怎麼打木樁罷?」

「我只會太虛劍意,你是紫霞。」

都被拒絕到這個份上了,祁青塵也不敢再說什麼。

2、

師兄其實一直是對他很好的,所以祁青塵才會對這樣的落差很不能習慣。

從小師兄做什麼都把他揣在身邊,不論修煉打坐、外出遊歷,吃飯睡覺也都帶在身邊看顧得好好的。

有好吃的總是第一個給他,買新道袍毫不手軟,糖葫蘆這種點心更少不了。

可是這一次,師兄竟然自己一個人去見王遺風,然後為了王遺風拋下他了麼?

「我該怎麼辦啊師姊?」

「小塵,你喜歡師兄麼?」祁姿認真問。

「喜歡啊!」

祁姿若有所思,嘆了一口氣,「你要知道,師兄那樣一個人,不只你喜歡,別人也喜歡。」

「什麼意思?」

祁姿一臉恨鐵不成鋼,「什麼意思?去追啊!」

於是祁青塵得到了一字箴言,追。

3、

面罩,準備就緒、道冠,藏好了、道袍,更換完畢。

祁青塵覺得自己現在非常完美,非常適合打探師兄的位置。

於是他跑到據點附近,開始查探師兄的所在地。

沒過多久就聽到不遠處傳來打鬥聲,祁青塵匆匆忙忙輕功過去,只見刀光劍影,塵土飛揚,不出多久,地上躺了兩個重傷的人影,師兄撫了把劍,收劍入鞘,把地上的碎銀貨物都撿了,坐在一邊打坐療傷。

師兄帥死了啊啊啊啊啊!祁青塵差點就要吶喊出聲,卻又怕暴露自己,摀著嘴才忍住。

他就這樣在樹上看一整天,腰腿都麻了。

連三日,祁青塵終於能確定師兄的確切位置,很好,下一步就是追。

4、

祁青塵揉著腰,又是同一副裝扮來到巴陵縣。

師兄在午時二刻會休息用飯,午時二刻一到,祁青塵緊張的下了樹,看到師兄瞇起的眼還踉蹌了下。

他破罐子破摔的衝上前,揪住師兄領口,「祁黎!打打打打劫!」

師兄沒有反抗,淡淡的瞥他一眼,「嗯?」

祁青塵原先腿就有些麻,見他這樣都快軟了,仍是硬著頭皮道,「一邊說話!」

他就這樣抓著祁黎領口拉到樹叢茂密處,一個轉身把他推著靠上樹,將師兄困在自己臂膀之間。

「打打打打劫!」

完了,背錯詞兒了,這句剛剛講過了。

也許是過程太順利,又或許是他太緊張,祁青塵偷偷練習過好幾次的詞,如今在腦裡變成一團漿糊。

5、

他稍稍抬頭,就能見到師兄那雙好看的眼睛,   離得太近,連他一呼一吸都聽得清清楚楚。

祁青塵從臉紅到了耳根,比起他這個樣子,祁黎倒是冷靜,「劫什麼?」

「劫劫劫財!」

祁黎探手入囊,拿出了塊金磚,「給。」

……為什麼真的變成打劫的了!

他應該是要把祁黎帶過來,然後告訴他他的心意啊!

「不劫財了!劫色!」祁青塵自暴自棄的故作兇狠。

「哦?」祁黎低頭看他,輕輕勾起笑。

師兄笑笑笑笑了……聲音好好聽啊……

祁青塵一瞬間的失神,突然就被祁黎托住腰,天旋地轉翻了一圈。

祁黎把他整個人壓在樹上,一手扣住他下巴,靠在他耳邊道,「劫色?」

熱氣呼在耳邊,酥酥麻麻的,祁青塵真軟了,偏偏師兄的膝蓋還卡在他雙腿間,動彈不得。

正當祁清塵要脫口而出師兄你劫我罷,祁黎卻突然退了開。

「劫也劫了玩也玩了,回去罷,師弟。」

6、

祁青塵不可置信的睜大眼,「師兄你怎麼認出我的?」

祁黎伸出手,原本想揉揉他的頭,卻硬生生又放下,「你是我帶大的。」

「在樹上待三天了不累麼?別玩兒了。」

「師兄!」祁青塵沒想到自己的偽裝竟然早就被識破,一股難以言喻的困窘讓他都想把自己塞到忘生兜裡。

「回去。」祁黎轉身就走,最後也只留下這兩個字。

「你為什麼不叫我名字!」祁青塵扯開面罩,對著師兄背影大喊。

「你長大了。」

7、

華山。

祁青塵嘆了口氣,師兄昨日晚上拿了十磚給他,還告訴他,沒有人打劫還喚名字的。

他一輩子沒這麼丟臉過。

師兄倒也不是對他不好了,往他房裡堆的武器衣服點心藥品其實還有越來越多的跡象。

「我要的又不是那些……我要的是你啊。」祁黎不在身邊,他做什麼都不對勁。

山河插歪、走路跌倒、覺睡不好、搬東西還能砸腳,再這樣下去,祁青塵怕是吃飯都能噎死。

「不如我也加入惡人谷罷,跟師兄一起劫人貨物!」

「不行,我這樣去,定幫不上忙,指不好還拉他後腿。」

「蒼天啊!!!」祁青塵仰天長嘯,沒想石頭太滑,一個不穩直接後仰,滾了幾圈啪嘰的癱在地上。

或許他這樣的人,還是適合一輩子癱地上。

癱地上……

「對了,我可以入浩氣給師兄打啊!」既不會拖累又可以贏得注意,兩全其美。

祁青塵這輩子第一次覺得自己冰雪聰明。

就這樣,他入了浩氣盟。

8、

其實這是一個很魯莽的決定,祁青塵對陣營了解並不深,也少有對戰經驗,但是為了師兄,想來這些都是可以克服的。

於是他到巴陵,滿心期待扛著滿裝的貨物,又是躡雲又是踢雲蹤的往師兄邁進。

等會兒要用什麼姿勢給師兄打呢,祁青塵嘿嘿一笑,還幻想著,突然就從後邊被人砍了一記。

不是師兄。

雙刀破開自身周遭的藍色真氣,祁青塵直覺就是趕緊躡雲跑。

啊啊啊他只想要給師兄打啊!

然而祁青塵在別人眼裡就是塊肉,毫無懸念,明教追上來一頓暴打,兇狠的要敲下最後一記。

「匡。」雙刀在刺耳的兵器摩擦聲中硬生生被格開。

明教一驚,原以為是這純陽弟子搬來的救兵,誰知一探查竟發現這是和自己同陣營的人。

那人並不是真想打,見有空檔,立即將人護在身後,退了半步。

明教沒繼續出手,退立一旁似乎在等個解釋。

「閣下,此乃貧道師弟,一時貪玩,不明陣營之險惡,還望閣下能收手言和。」祁黎說話溫溫和和的,但話語裡的強硬卻難以忽視,彷彿下一刻若對方拒絕,他就準備提劍打上一架了。

明教聽了聽,只聽出個師弟來,剩下的就不懂了,想著自己家的師弟,微微點頭,「師弟……保護好。」

他漢語說得不甚標準,祁黎仍是懂的,於是朝他一拱手,「多謝。」

明教隱身繼續蹲下個目標,祁青塵見外人離開卻抖得更厲害了。

他躡手躡腳,想趁著師兄不在趕緊跑。

9、

「站住。」祁黎慢悠悠開口。

「師師師師兄。」祁青塵抖成篩子,不敢回頭。

「你膽子倒挺大。」他收劍入鞘,「為什麼入陣營?」

「我想學打架。」其實只是想被師兄打。

祁黎呵了聲,轉到他面前,道,「回頭退了。」

祁青塵圓睜著眼,「為何?」

「我不是每次都能護著你。」祁黎塞了一罐藥給他,「鬧不夠?」

「我沒有鬧!」

祁黎捏捏他耳垂,「在你沒說出真正原因以前,我都當你是鬧。」

「你說謊的時候耳朵會特別紅,你知道麼?」

10、

祁青塵沒有退陣營。

只是師兄也沒再來找他,他就這樣和師兄賭氣上了,雖然氣的人好像只有他一個。

這天他在山上打材料,準備等下拿去煉丹,不遠處見著師伯的兩個女弟子,迎上去打了聲招呼。

「欸是青塵啊,祁黎師兄聽說有了情緣呢,你知道麼?」

「是啊,天天見他們處一起做陣營呢,般配般配的。」

祁青塵手中揣著的金冠草落了滿地,「妳說什麼?情緣……?」

11、

祁青塵心中的酸澀感要炸裂,他飛速的到巴陵縣,果真見師兄身邊,多了一人。

五毒教的裝扮,祁青塵是不會認錯的。

他咬牙衝到據點,買了滿滿一堆的貨物,也說不清什麼情緒的往傳點走。

祁黎遠遠就見他身影,緊皺著眉。

祁青塵就這樣慢悠悠地走過來,那五毒女子的笛已近口,卻被祁黎攔下。

祁青塵走到祁黎面前,努力抬起頭要和他對視。

「劫我啊!」

「別鬧,不是早叫你退陣營了麼?」祁黎拉住他手,卻被祁青塵一把甩開。

「劫我啊!」

「祁青塵!」

「我叫你劫!!!」他第一次這麼大聲和師兄說話,眼淚都要溢出眼角,憋住了。

祁黎似乎也火了,他捉住祁青塵領口,「你在發什麼瘋!」

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沒有發瘋。

他只是喜歡師兄。

12、

最後祁黎自然沒有打他,盯著他看一陣,最後嘆口氣,帶著五毒走了。

祁青塵什麼心情都沒有,把貨物都埋掉,回華山。

其實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惹師兄生氣,只是比起一再被置若罔聞,他倒寧願用這種方式,好博取一點注意。

然而顯然這種方式只短暫的達到效果,一月有餘,師兄連華山都沒回來過,只捎了封信給師父說他忙,暫時不回去了。

是不是氣得狠了?

「蒼天啊!!!」祁青塵再一次仰天長嘯。

最近他努力想和師兄拉近一些距離,特地找了好多人切磋,同門不同門都有,連師父都說他進步神速。

只是他最想聽的誇獎他的那人,卻沒出現。

13、

祁姿遠遠就聽自己師弟大喊,走過來揉他的頭,「蒼天什麼呢你。」

「師姐?」

祁姿給他一個布包,祁青塵自覺的讓出半邊石頭給她坐。

「又是因為師兄?拆開看看。」

「我想跟師兄道歉。」祁青塵心不在焉的打開,裡面整整齊齊的疊著一套新道袍。最新的朔雪套。

「這?」

「換上罷,有什麼話等會兒說。」

等祁青塵換好衣服出來,祁姿忍不住嘖了聲,「果真適合。」

「合身麼?」

「特別合身。」祁青塵轉個圈讓她看,「師姐做的?」

祁姿搖頭,「自然不是,我不擅這些。」

祁青塵頓住了,心頭一瞬間絞緊。

「你的衣服一向是誰拿的,我想你知道。」祁姿拍拍他肩頭。

祁青塵抓住她的手,難以控制的顫抖,「師兄回來了?什麼時候?在哪裡?」

「他……剛走。」

剛走。這幾字是敲在他心上了。

他輕抽了口氣,小心問道,「是不是還跟了一個五毒女子?」

「唔,青塵,你聽我說。」

祁青塵放開她,知道他猜對了,笑得一點滋味都沒有,「我想起來還没勤修呢,先走了呀。」

「等等,你聽我說!」祁姿按住他,卻被輕輕扭開。

祁青塵按著心口,「師姐,讓我喘會兒罷。」

他想喘會兒,好想出個理由,解釋給自己聽。為何師兄連見他都不願。

14、

他把那件新道袍疊得一絲不苟。

要是平常,拿到師兄給的道袍,他一定連脫下都捨不得,現在卻看一眼都難受。

祁青塵連找師兄道歉的勇氣都沒有了。

其實,這也不是什麼大事。

師兄這麼優秀,下山去闖蕩是自然的,哪天自立門戶,回來的機會就更少了,只不過是他無法適應而已。

無法適應他的師兄,就這樣離開他的世界,連一點猶豫也無。

祁青塵抱著那道袍,怔然地落下一滴淚、兩滴淚,終究忍不住哭出了聲。

太丟臉了。

15、

隔天華山下雪了。

純陽常常下雪,祁青塵習以為常,總是不懂為何有人大老遠跑來純陽,就為了看雪。

不過這是今年第一場雪,總是特別一些。

如同祁黎是他入門派後第一個認識的師兄,總是特別一些。

祁青塵寫了張箋條,仔仔細細塞進平安鎖裡。

每年第一場雪,祁黎都會帶著他去掛鎖,他之前總是寫什麼,武學進步、打贏師兄……諸如此類的內容,所以他總想,要是能有一年的願望留給師兄,或許現在就不會這樣了。

「青塵來掛鎖?」

祁青塵捏緊手中的鎖頭,笑嘻嘻回了句,「是呀。」

「你眼睛……怎麼了?」

祁青塵慌忙低下頭,昨日哭得特別慘,眼睛一定腫得不成樣子,「沒事兒,今早打掃屋裡灰塵多了。」

那人哦了聲,走之前提醒道,「你記得把去年的取下來,祁黎師弟今年估計不來了,你也幫著給他帶回去罷。」

「好的好的。」

掛鎖這種事情,早就不盛行了。

祁青塵慢慢將鎖落進卡榫裡,「喀。」

『你今年許的什麼願?』

『我要打贏師兄!』

「願祁黎,一世安好。」

祁青塵在欄杆前坐了一整天,他在等師兄拉他起來,帶他去吃桂花糕。

16、

後來他沒等到桂花糕,等來一碗碗苦藥。

「師姐我能不能不吃了啊……這藥再吃下去我真要死啦!」

「教你發瘋!一整天的雪你真當自己金剛不壞了啊!」祁姿坐在椅上,看著他一口口把藥吃完。

祁青塵俊秀的眉眼都皺成好笑的樣子,「我這不是沒事兒麼,哎呀誰沒點小病小痛,哪要這麼麻煩?」

「小病小痛?等你燒得連師父都認不出了才著急?」

祁青塵乾笑幾聲,「師姐,我藥也吃完了,想休息一會兒。」

祁姿把碗盤都收了,走到門口,「小塵,你對師兄,究竟是依賴,還是真的喜歡,你想過沒有?你想要從師兄身上得到什麼,他又能給你什麼?」

「……?」

「師兄沒有情緣,那是他徒弟。」

17、

他的房裡後來來了很多人,看祁青塵還能說說笑笑,才又離開。

他手裡握著祁黎那鎖,捂了一整天,鎖卻還是溫溫涼涼,祁青塵長吁一口氣,小聲自言自語,「我喜歡師兄。」

「喜歡、很喜歡、特別喜歡。」

「想和他在一起,天天在一起。」

「想要師兄抱我,牽著我去買糖葫蘆,被他打也很開心,見到他就很開心。」

「他是世界上最好的師兄。」

「可是他不想見我了。」他把被褥揣緊。

18、

隔天,祁青塵又再一次發高熱。

祁姿一來,只見他臉紅得有如火燒,緊閉著眼,嘴裡頻頻喊冷,嚇得不輕,趕緊又找了大夫。

「這房太冷,給他換間罷。」萬花開完藥,嘆氣,「這麼年輕個孩子,別燒傻了。」

祁姿正預備攙著祁青塵過去,一道聲音打斷了,「我來。」

祁黎走過來,輕手輕腳的將人橫抱起,走回自己的房。

19、

「師兄……」

「我在。」

「喜歡……」祁黎身上很暖,祁青塵忍不住蹭了蹭。

「我知道。」

祁黎將人放在床上,被子掖實,再起火盆。

祁姿拿幾副藥過來,吩咐幾句也走了。

祁黎注意到祁青塵手裡握著的東西,費點勁把他手掰開,才拿出那個鎖。

鎖不小,祁青塵手裡都握出紅痕,祁黎伸著食指,搓了搓。

「對不住,師兄不會再讓你一個人去掛鎖了。」

20、

祁青塵轉醒,他愣了一陣還是沒反應過來自己怎麼會在這。

師兄的房?

「還在做夢?」他伸手就要給自己來一巴掌,房門卻被推開,祁黎看他舉到一半的手,「你要作甚?」

「師兄?我、我……」他我了半天不知道該說什麼,見到師兄的激動全都哽在喉間。

想起那天自言自語的那些話,明明知道祁黎沒聽見,祁青塵臉還是紅了。

祁黎走到床邊,將他手塞回被窩裡,伸手給他探額頭,「不燒了,感覺還好麼?」

「還好還好……你怎麼在這?」

「別問了,你先吃藥,有什麼問題等你好點再說。」祁黎端起藥,扶著他靠在自己懷裡,「張嘴。」

「師師師師兄我能自己來!」

「別鬧,吃完有松子糖。」

「不要松子糖……」

祁黎皺眉,「那要什麼?」

要師兄。但是他不敢說。

21、

藥一樣苦又難喝,但是師兄餵的,再苦他都能嚥下去。

松子糖甜膩的味道在口中蔓延開,祁青塵出房門伸展,躺了兩天,腰都快躺斷了。

練完一套劍法才覺得舒服得多,他吐出口濁氣,師兄又跑啦。

說是祁黎那徒弟出了點事兒,明日才能回來,塞了整包松子糖給他,當作討好了。

「一包糖就想打發我啊。」說是這麼說,祁青塵仍是將那糖包得好好的,仔細放進腰間的囊袋裡。

22、

祁青塵找瘋道人喝酒去了。

他時常心情不定,就去找他喝酒,那道人站在山崖邊一棧道上,一個人也不覺得孤單。

祁青塵和他說什麼,他只會哈哈笑,偶爾回些不著邊的話。

祁青塵索性一股腦把對師兄的喜歡、抱怨都說了,那人仍是拿著酒,豪氣地喝。

「前輩是真瘋假瘋啊?」祁青塵也飲完快一罈,早醉了。

「哈哈哈,人世皆瘋,瘋皆世人,喝!」

他喜歡師兄,也喜歡得夠瘋。

23、

拖著渾身酒氣的身子,回到祁黎房裡。

祁青塵笑嘻嘻的打開祁黎的櫥櫃,想拿衣服,「沐浴……」

他意識不清的一次抓了好幾件,抱緊了,沁入鼻息的全是祁黎的味道,「師兄……喜歡……」

他忘了自己原先要幹嘛,捧著那堆衣服倒在床上,貪婪汲取那點祁黎存在的痕跡。

「師兄,你別不理我……」被褥很快就熱了,祁青塵難耐的蹭了蹭。

下身竟漸漸支起一片。

他側著身子,順著本能就摸上那處,「啊……」

祁青塵不懂這些,只握著上下套弄,褻瀆師兄的罪惡感被酒沖得散了,他將衣服抱得更緊,彷彿祁黎就在他身邊。

「師兄、舒服唔……」

祁青塵努力不讓自己發出太大聲音,幾乎未曾經歷過的快感卻磨蝕著他的理智。

「要到了、呀啊……師兄、師兄!」祁青塵瞬間繃緊了身子,顫抖著射出幾道濁液。

24、

「青塵。」

「咿!!!」

「你這是,在做什麼?」祁黎關上房門,走過來。

祁青塵酒瞬間醒了,他臉刷的慘白一片,被師兄看到了……他這麼噁心的樣子……

「對不住、我不是……師兄你別討厭我,對不住,我只是……」祁青塵急得話都說不清,他不知道為什麼師兄這麼快就回來,不知道該怎麼冷靜,不知道如何讓自己拿著師兄衣物自瀆這件事看起來合理。

「只是如何?」祁黎聲音沉了幾分。

見祁青塵咬著牙落下兩行淚,他忍不住,將人攬進懷裡,「哭什麼?師兄什麼都沒說呢。」

祁青塵自懂事也就哭過一兩次,再難受都能嚥下去,只是他不懂為何遇到師兄,竟變成這副愛哭難看的樣子。

祁青塵一直說著對不住,他能想像之後師兄會怎麼看他,一定是噁心透了。

「我不會了,你別離開我……師兄對不住、對不住……」祁青塵把祁黎抱得死緊,就怕放手後他再也見不到這人。

「乖,沒事兒,師兄不會走。」

祁黎給他拍背順氣,祁青塵最後哭得只能喊出師兄兩字。

太丟臉了。

祁黎想。

25、

「青塵不哭了,下次別再這樣,師兄不喜歡。」祁黎揉揉他的髮,溫聲道。

果然、果然……祁青塵早有心裡準備,只是祁黎自己說出來,那一定是真讓他討厭上了。

「下次,直接找我,別一個人做。」祁黎低頭,在他額上一吻,「哭什麼,師兄喜歡你。」

祁青塵是真的傻了。

「師兄喜歡你。」

「師兄你再、再說一遍。」

「我祁黎,喜歡你。」這次他沒有讓祁青塵再開口,捏著他下頷,吻上去。

祁黎吻得淺,移到祁青塵耳邊,輕咬他耳垂「又去找瘋道人喝酒了?」

「就喝了一些,癢……」祁青塵仍是處於不知所措的狀況,祁黎的熱氣呼在這麼敏感的地方,他發現他竟然可恥的又有反應。

「青塵,我喜歡你。」

「師兄你再說我又……啊別碰,師兄、師兄啊……」

「不喜歡師兄?」

「喜歡、最喜歡唔……哈啊……」

「和我在一起,我會對你好。」

祁青塵的回覆是湊上去,在師兄唇上吧唧一口,然後被祁黎壓回床上。

這麼晚才到手,太丟臉了。

祁黎想。

26、

「嘶……」祁青塵靠在祁黎懷裡讓他揉腰,「師兄。」

「嗯?」

「你太大了,好疼。」

「……」祁黎無奈,「你不喜歡?」

祁青塵笑嘻嘻的,「喜歡,是師兄都喜歡。」

要不是顧忌他是第一次,病又初癒,祁黎真的很想壓著他再來一次。

「你前些陣子,為何對我這麼冷淡?」

祁黎往他嘴裡餵一顆松子糖,起身去取東西。

祁青塵一看特別尷尬,正是他當時握在手裡、師兄去年的平安鎖。

祁黎把裡面的紙箋拿出來,「你看。」

紙上寫了兩句——

一願青塵安樂

二願攜手白頭

祁黎知道從很久以前,他的視線就離不開這個老犯傻的師弟了。

27、

「不遠離你,我會失控。」

祁黎蹲下身,給他繫中衣的衣帶,「三番兩次招惹我,我都忍了。打劫我那次,你知道我多想直接把你壓樹上狠狠操一頓麼?」

祁青塵沒想過有天竟然能從師兄口中聽到這種葷話,羞紅了臉,「我只是,想引你注意。」

「我得給你時間,讓你想好自己的意思。沒想到那天晚上,聽到你在房裡說喜歡我,再經昨日一事,我當真忍不住了。」

他傾身抱住祁黎,「我那些話,你都聽到了?」

「嗯。」

祁青塵玩起師兄背後的髮絲,「我想吃糖。」

「松子糖吃完了?今兒帶你去買。」

「師兄你真笨。」祁青塵笑出聲,他捧著祁黎的頰,在他唇上啄了下,「你這時候應該說,『我就是你的糖』。」

28、

這倆終於在一起了,不枉她當初趕著把祁黎找回來。

「就是你們兩個能不能別再劫鏢了啊!」祁姿拿著一疊懸賞畫稿,大吼。

祁青塵一身惡人紅,笑笑,「不行。」

「青塵說的算。」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2)


純陽內銷真是美好哇(抹鼻血
壯哉我大咩咩宮!!(⁎⁍̴̛ᴗ⁍̴̛⁎)
2018-02-06 17:45 透過電腦版 回應
真的美好哇!!
吃的人太少只能自產糧嗚嗚嗚
壯哉我大純陽!
2018-03-04 21:54回覆
……
(此人只是被萌得一臉血說不出話來
糯米的文看一次酥一次(๑´ڡ`๑)真的好可愛呀,只是一直好好奇劍三是什麼owo
抱歉啊我知識淺薄(……)
2018-01-27 13:59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跟原本想寫的主題完全偏離了(掩面
結果預計三千字的短篇直接飆到七千哈哈哈
喜歡就太好了呢>///<
一直在想大概是我短文寫太爛沒人看( ;∀;)

劍三是遊戲,全名為劍俠情緣三
以唐朝為背景,目前有13個門派,青塵就是屬於之中的純陽
2018-02-01 21:59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