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費章回 最低定價調整公告
HOT 閃亮星─沫晨優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BMW

他坐在車子裡等我。

每天,他都送我上班,接我下班。朋友說,男人對女人好只是一開始,然後就每下愈況,絕對沒有愈來愈好的事。然而他卻是個例外。

跟他在一起十年了,打從學生時代開始。看著眼前閃亮亮的BMW,忽然覺得車子就是他的人生縮影,一段愈來愈好的歷程。

剛認識他的時候,他是個愛翹課的壞學生,老是騎著那台破爛的野狼125載女孩子到處兜風。不太清楚他為甚麼來追我,只記得他在學校鋒頭很健,總有女孩在他身邊團團轉。在一場陌名其妙的暑假聯誼中,我變成他的女朋友,成為野狼後座的固定乘客。

我不喜歡摩托車,原因有好幾個。第一,摩托車坐久了屁股很痛;其次,他喜歡飆車、闖紅燈、亂鑽,毫不在意交通規則。最重要的,那輛野狼125又破又醜,噪音又大,乘坐時相當羞恥。不過他自己倒挺驕傲的,常說改了這個改了那個,馬力強速度快,全是他的心血結晶。我一點也不懂。

雖然不喜歡摩托車,但我喜歡他,那時真是喜歡的不得了,即使忍受屁股痛和羞恥,只要能經常在後座摟他的腰,就覺得超幸福。

一直以為這輩子都離不開這個壞小子,雖然他從沒對我說愛我,或者要娶我之類的話。畢業後,我們都順利找到工作,於是決定住在一起。

我們租了一間十幾坪的可愛小屋,也買了第一輛汽車Toyota。他很喜歡那輛車,他喜歡的方式就是「改造」它,就像以前改摩托車一樣。

我始終不懂,原廠的配備有甚麼不好?為甚麼排氣管要換那麼粗一根?椅子要換成又薄又硬的賽車椅?這裡加一個護罩,那裡裝一根鐵條,還有許多看不見也搞不清楚作用的零件………

我從來就記不住他講的那些名詞,我只覺得他開車的樣子好帥。

雖然已經是上班族了,其實他骨子裡還那個壞孩子,又野又皮,只是把學生服換成西裝領帶。他經常翹班,業績卻總是名列前矛。有甚麼意見即使頂撞上司他也要說出來,而他的意見總是既古怪又有效。

那年他榮獲全國銷售冠軍,頒獎典禮當天他卻辭職了。他囂張地對總經理說:如果哪天有人破了我的記錄,我會考慮回來的。

就像他的車一樣,看起來像Toyota,其實許多零件都不是Toyota,跑得卻比任何Toyota都來得快。

他換了許多工作,雖然在每家公司表現都很出色,卻始終無法「累積」。累積財富,累積經驗,累積人脈,累績資歷。人如果不累積些甚麼,到最後還是一無所有。他常說,一無所有的人最自由,也最敢拼。我很想對他說,你不是一無所有,你有我。但我沒說,因為我不想害他不自由。

我沒說,但我始終在他身邊,作為一個理所當然的存在。時間久了,他也漸漸感覺到「責任」。

責任感會改變一個男人。起初是經濟壓力,還有同儕壓力、人情壓力、社會壓力。當他產生了責任感而又善盡了責任,就進一步產生了成就感,成就感又帶來自豪感。但這份自豪不會持續很久,接著又有新的壓力、新的責任,進一步創造新的成就感。成就感伴隨著自豪與滿足感,要是沒成就會有失落感。於是增壓、減壓、再增壓、再減壓;成就、滿足、更多成就、更多滿足………男人因此上了癮。

到後來,小成就無法令他滿足,他就想追求大成就,一步步向上爬升,努力完成自我與眾人的期許。這一切,往往都是從「如何多疼愛她一些」開了頭,逐漸變成「野心」。

他開始專注而穩定地工作,培養人際關係,小心翼翼地經營生活。周圍的朋友都說他愈來愈成熟了。某年生日,他對我許下的願望是「給妳一輩子的幸福」,當時真的好感動。從那時起,每次進廠保養汽車,他都指定更換原廠零件。不久,他換車了。

他升任經理,Toyota也升級為Lexus,價格200萬。據說他是那公司五十年來最年輕的經理,無論已婚未婚,沒有一個女同事不暗戀他。但他已經不是當年那個心猿意馬的壞小子,雖然還年輕,卻刻意表現成熟穩重的氣質,就是那種肩負重任、棟樑之材、明日之星、領導接班人的氣質。他絕不會為了貪戀美色而自毀前途。

那時,Lexus的slogan是「專注完美,近乎苛求」,他也是這樣。為了不讓週遭的人失望,他全心全力投入工作,認真生活,人也變得愈來愈「好」。那棟用我名字買的五十坪房子加車庫,三年前貸款就繳清了。最近,他又想換屋,說想換個更優質的環境。他還幫我買了好幾張保險,信託了一筆基金,說要為未來做準備。

誰不羨慕我呢?連我媽都羨慕我了。現在的他,在公司擔任協理。聽說有競爭對手想挖角,提供副總職位,年薪500萬。在他考慮跳槽前,又換了新車──BMW大5,價值360萬。

 

 

深藍色BMW愈來愈近,引擎蓋上的斜陽愈發刺眼,我趕緊鑽進車裡。我不想讓同事看見一個櫃台小姐上下班居然是BMW接送。以前他等我下班的時候,會站在店門口抽菸,後來他連煙都戒了。

全新的BMW平靜地滑行,在十字路口遇到紅燈。我忽然想起很久以前,他總會直接右轉,我還罵過他;不知道從何時開始,他再也不紅燈右轉了。我更想起,他已經很久很久沒有超速、闖紅燈、任意變換車道,甚至,隨時與前車保持安全距離。

從有多少匹馬力,到有幾顆安全氣囊────這就是所謂成長。

在綠燈亮起的同時,我下定決心。

「取消吧。反正喜帖還沒發出去,只訂了飯店、婚紗。你爸媽那邊我會去解釋的。旅行社的話………算了,反正沒多少錢。」我說。

斜陽漸弱,不再刺眼,從側後方映照他堅強的輪廓。

 

他沒有問為甚麼。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