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忠誠的量度

(一回完(?)小短篇,大學時碰到某些事情有感而發的作品)

「滴……滴……」

陰暗的地下牢房瀰漫著腐朽的臭味和鐵鏽味,石造的天花板上彷彿計時般地滴下水滴,在地上成了淺淺的積水。空氣中瀰漫著不安的騷動,搖曳的火把間,站著數位默無表情,穿著盔甲,配著利劍的軍士。

見不到日升月落,少年不知道已獨處囚房多久,他只記得,在被關進來之前,他也是外頭軍士的一員──甚至比他們更獲重用,得以跟在受萬民景仰的女王身邊。

然而,就在少年獨自往鄰國學習劍術歸國之時,一切風雲變色。

「啪滋。」「咿──」從黑暗中,傳來厚重的軍靴踏在積水上的聲響,隨即生鏽的牢房門被推開,刺眼的手電筒光射了進來。

「哼,還活著啊?」「艾摩菲……」

一切都從少年眼前,這位全身穿著深綠軍服,金色短髮,有著冷澈淺藍色雙眼的年輕軍人開始。原先被少年視為好友的他,在少年歸國不到數小時之際,迅雷不及掩耳地指揮軍隊把少年扔進了牢房。

「艾摩菲,你這傢伙!」「匡啷!」少年意欲揮舞拳頭,但他的手腕被鎖鍊牢牢綁住,只能整個人伸直著腿坐在地上,連站起身都做不到。

「唉呀唉呀,你可別再受傷了。」名為艾摩菲的軍人輕笑了聲,居高臨下地看著少年:「我只不過是做為昔日同袍,盡一點來看你的義務罷了。幾天不見你,竟然變得這麼憔悴。」

面對艾摩菲的視線,少年不以為然地瞥過頭:「到底……我到底犯了什麼錯?」

「你到現在還不明白嗎?」艾摩菲嘆了口氣,從腰際掏出一把銀色的槍,將其對準了少年的腦門。

「你做什麼!」「……忠誠指數:五分。」數秒後,從槍身發出了機械女聲。這把槍,是少年不在國內的期間,軍部所研發,宣稱能夠探測人們是否忠誠於女王的探測器。

「這樣你明白了嗎?」艾摩菲把槍收回腰際的皮套:「你對女王陛下的忠誠有問題。」

「豈─豈有此理?我對女王陛下的忠誠豈是那種破銅爛鐵──唔啊!」少年都還沒講完,腹部就被重重地踢了一記!

「欸,看清楚自己的情況再發言吧?」艾摩菲冷冷地瞥了自己的軍靴一眼。原先和善的眼光倏地沉了下來:「我早就覺得有問題了,離開我國,到鄰國去學習劍術,還一去就去了半年?你該不會是想要叛逃吧?」

「我只是想要精進劍術,好保護女王陛下而已!」少年連忙替自己辯護。

「說得真好聽。」艾摩菲一手插在口袋,悠閒地靠在牆邊:「呀,還記得我們是同期進來的呢。當初最憧憬女王陛下的就是你,說要拼上性命守護她的也是你。結果成天醉心於劍術,最後還求師外國──」

「想守護女王陛下和求取劍術顛峰,這兩件事根本不互相衝突啊!」少年用力地想掙脫鎖鍊,卻發現它彷彿越纏越緊:「在伊格諾國時每天都一樣,我都在想著回國後就更有能力保護她。直到現在,我對女王,女王陛下她──」

「得了吧?整個王城都在傳喔,你跟伊格諾國的王族們眉來眼去的事情。」「那種事情!」

「你回來前,我恰好和女王陛下碰上一面。」艾摩菲沒打算在剛才的議題上糾纏不清,回過頭,看著咬著牙的少年緩緩說道:「我報上你的名字,問她還記不記得這個人。結果你猜她說什麼?」

艾摩菲蹲在少年面前,兩人間的距離近到能聽見彼此的呼吸:「『他?不是辭職了嗎?』」

「開…開玩笑的吧?」少年的語氣微微顫抖,原先自信的臉龐刷地被一層陰影所覆蓋:「不可能!」

「真是的,看起來你在她的眼裏不過是個叛徒呢。」艾摩菲輕蔑地笑了聲。

少年還記得,在離開的前一週,和他們年紀相仿的女王曾經叫住他:「呀,聽說你要到鄰國去一趟,有一陣子沒辦法看到你,讓我有點寂寞呢。」那一瞬間,身著鵝黃色洋裝的女王沒有貴族的氣息,就和城堡外的民間少女無異,靦腆地笑著:「記得回來參加明年春天的舞會喔,我會等你。」

「女王陛下……」在異地求學的少年的心中,始終迴盪著那天女王的倩影、聲音和笑容。明明自己只是個小小的貼身護衛,卻有幸受到女王的欽點參加舞會。那樣的女王怎麼可能將自己全然遺忘?

「你們──你們對女王陛下說了什麼!」少年再次微微顫抖,這次不是因為恐懼,而是因為滿腔不吐不快的憤怒:「不只如此,還在我一回來時就誣陷我,到底──」

「你還是別問這麼多吧。」艾摩菲直接打斷少年,狡黠地笑著:「算是盡昔日同袍的一點情意,你想對誰傳達什麼最後的訊息,我可以幫你。」

「最後的訊息?」少年不以為然地哼了聲:「艾摩菲,我只問你一個問題。」「請。」

「你敢不敢,拿著那把槍對著自己?」少年指著艾摩菲的腰際,咬著牙,但仍掛有一絲笑意。

「你──」艾摩菲愣了一下,什麼都沒說。他先是冷哼幾聲:「哼哼哼……哼哈哈哈哈!」

艾摩菲彷彿不能自已地大笑著,後仰著身子,還不斷地搖著頭。這詭異的光景連原先意氣風發的少年都看傻了。

「所以呀,我還真是看對人了呢,留著你會對大家很困擾。」艾摩菲好不容易止住笑:「再過不久,女王陛下的榮耀、女王陛下的權力,都會屬於我。還有一樣更重要的東西,你猜是什麼?」他再次把臉湊近了少年:「女王陛下的……貞操。」

「艾摩菲!你這傢伙根本禽獸不如──唔啊──」「話真多。」艾摩菲雙手抱胸,一腳踩在少年被鎖住的手臂上:「告訴你,你的審判很快就要開始了。我會親自看看我們的國民究竟對你的行為作何感想。」他說完後便轉身走向牢房邊,又憐憫地看了眼少年。

「艾摩菲,給我站住!」少年意欲伸出手,但鎖鏈依舊讓他只能空望著艾摩菲的背影。

「我會馬上來通知你結果的,你就好好在這裡等著吧。」「可…可惡!」少年無力地垂下手,他的耳邊彷彿可以聽見群眾們激動的喊聲和看見他們怒目的神情──但是他已經聽不清他們所喊的內容……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2)


感覺主角剛出場被欺負然後就幕簾降下了
只要是高潮迭起的劇情我覺得都好~
2018-01-11 22:33 透過電腦版 回應
現實的少年就是被欺負,然後什麼都做不了啊(望)
不過該過去的都過去了。
.
原本我也只是想藉機問"忠誠"到底是什麼;少年的審判究竟結果會如何(和鄰國王族眉來眼去的事情是真的,這點倒不是汙衊)。
加上一點情緒,就很快把這篇給寫出來。
.
直接處死的劇情很邪道,我沒把握能寫好;而且其實我不喜歡發腳色們便當XD
女王救場太王道,有點太落俗套。
等我哪天真的有空開新坑的時候(真的會有嗎這天...),或許就能把之前寫的這些短篇想辦法給串起來了吧XD
2018-01-11 22:50回覆

這篇還沒有結局的樣子
2018-01-11 20:45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故意沒寫死結局,因為連我自己都很猶豫該不該發便當給主角(少年)。所以我才會在一回完後面補了個問號。
其實裡面所有的人都有原型(未必是人)。但某些設定(忠誠測量槍)就純粹是故事本身需要,和我現實中碰到的事情關係不大XD
.
其實是個可以拓展的故事;當初有想過直接處死的版本(主角換成少年的弟弟接替);女王來救場的版本;國家陷入動盪,少年在監獄混亂間逃脫的版本;主角和艾摩菲最後在一起的版本(並沒有這版本)。
(少年:可以把我的人生一玩再玩的嗎...)
不過因為真的無法決定哪個比較好就變成現在這樣了(欸)
你會喜歡哪個版本呢?
.
順帶一提,當初的設定是當女王陛下自己拿著忠誠測量槍測量自己時,分數只有超低的三分。因為測量的不是對女王本人(統治者)的忠誠,而是對統治"體制"的忠誠。
.
以前就是會寫些有點玄的小短篇,之後有空可能還會再貼一些上來XD


2018-01-11 22:24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