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小說寫手進化問卷

原出處:http://easter207.o-oi.net/Entry/17/

●請節錄三個月內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節錄自《流沙》(沉月之鑰同人-絳風X冽崔)

蛇一般的男人。在冰冷的吻落下之際他這樣想到。

絳風是一個虛無的男人,什麼情緒都沒有,像是連欲望都不具備一樣,和他做愛的時候冽崔常常感到相當困惑。冽崔從不敢發出半點聲音,就連被取悅時也是盡力維持無聲無息,偶爾真的忍不住了也至多輕喘。倒不是顧慮到兄長可能會因此不悅(畢竟絳風可能對這些不重要的小事都不怎麼在意吧),單純只是自尊問題。他是王族,立於迴沙頂端高高在上的存在。渴求自己的兄長也就算了,還像一般女人一樣在其身下承歡呻吟,無論如何他的尊嚴都絕不允許自己這麼做。

絳風不曾吻過他的唇。調情一般的舔舐或啃吻倒是家常便飯,但多半是落在頸肩、鎖骨、背側,甚至更私密處。稱之為調情似乎也言過其實,說穿了也只是為了勾起他的欲望而儘早完事罷了。

兄長在取悅自己。每每意識到這一點,他都會覺得久滅心底某一處的枯火似乎死灰復燃了,緩慢而確實地一點一點灼燒他的心尖。

他不確定這是不是心痛的感覺。

他只知道自己咬緊了唇,終究卻因再也克制不住的情動而蜷縮身體,喉結顫抖,漏出虛弱的呻吟。他閉上了眼。

無色的喘息如潮水在房中蔓延開來。

●請節錄約半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節錄自《轉》

 

曾經傾城的名妓如今也成地位顯貴的太后。那名女子容貌絕美,金鈿貼綴梳妝的鬢髮如雲,高高的髻盤了起來,一襲黃衫,蛾眉喜怒不形於色地擰著。他知道對方的目光始終定格於自身之上,像是盯上獵物的鷹,某種出自於本能的恐懼束縛了他,彷彿蜘蛛網上的蟲豸一樣動彈不得。在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裡,能力不足者一向都是被淘汰的一方,而他為了不被淘汰,早已費盡全力,油燈枯竭。

陪都與家鄉相隔了數千里,即便是雍水也沖洗不去寂寥的鄉愁。立於宮前,紅華落英繽紛,正是春意最濃時分,連風中都渲染了桃花香,拾起滿地的花瓣放鼻尖前便能夠嗅聞到醉人的芬芳。初次入宮那年他還不到弱冠的年紀,天真無知到以為呂公是提拔自己的貴人,是救贖,將自己從聲色犬馬的酒坊拔擢而起,因為賞識自己才恩賜如此良機,否則以他這樣下賤的出身何德何能得以入奇人之眼。

未嘗不曾擁抱遠大的志向。到底是血氣正盛的少年,何人不期望能夠仕宦,為國家盡一份心力,在朝廷闖出一番大事業。然而那份氣血很快就被殘酷的現實給擊潰,消失殆盡。

●請節錄約一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節錄自整合

那是名為後悔的情緒。懊悔憾恨讓他想親手掐死過去的自己,扼殺掉那份本不該產生的情感。

但是他無法。

過去七百三十天,午夜夢迴出現的亡靈幽影。那人是徘徊不去的陰魂,他的執念與眷戀,對於過去、對於記憶、對於理想的留戀。漆黑的後裔、長髮的青年永遠活在他心中,蟄居於他心臟根生處,成了不會褪色的陰影。他覺得自己被對方愚弄了,被欺瞞、被踐踏,卻也無可奈何,直到嚥氣的最後一刻仍然會記得那份痛楚。被背叛的痛楚。支氣管內永生的病毒。使他呼吸困難,最終咳血而亡。

於是他看了一整夜的月。

——『你是會將自己偽裝成受害者以求心安的人嗎?』

最後倒數的呼吸。苟延殘喘之際他想起那人帶著苦笑的話語,感到莫名地釋懷。

答案應該是肯定的吧,他想。

表現出一副受害者的模樣就能逃避傷痛了嗎

將對方視為加害者的話就能忘卻那份戀心了嗎

裝作若無其事就能忽略對方曾經的奉獻了嗎

推卸一切責任就能獲得救贖了嗎

能得到幸福了嗎

我能夠讓你引以為榮了嗎

白銀的冬季某日,靜靜地輕輕地,他終於墜入了永眠。

 

●請節錄約兩年前(或以上)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節錄自《終章。冰沁之死。》

 

「站住。」

陰暗潮濕的下水道中,清冷、無欲無求的嗓音響起。

冰沁頓住原先離去的腳步,抬手撥了撥不同於往常繁複華麗髮髻的簡潔俐落馬尾,未搽唇蜜及口紅的櫻色雙唇微翻,勾起一抹摻雜困擾的懾魂苦笑,側首望向逐漸現出在天井之下的頎長人影,「你這是在捨不得我嗎?阿朔。」

他雖然在笑,纖長的鳳眸底下卻是一片冰冷的惡寒,令人發顫。

望朔月無聲地站在光亮中,連眉頭都沒動半分,靜靜的注視冰沁,彷彿降臨於世的天使般朦朧、聖潔,無法玷汙與碰觸。後者則一改平日奢張隆重的花魁打扮,並未披著鮮豔昂貴的和服,而是樸素的狩衣。若是不知曉其真實性別的人,想必會以為他是在女扮男裝吧。而那張精緻到近乎妖冶的臉蛋同樣不染胭脂,卻益發突顯了他白淨肌膚的光滑潤澤。

無疑的,是個足以驚豔全場的美人。

望朔月往前踏了一步,加重語氣,「冰沁。」他看似依舊無動於衷,近乎麻木的冷淡,但深色的瞳孔卻已掀起某種波瀾,宛若風平浪靜的黑海之下潛藏了無數的暗流及漩渦,會在下一瞬間奪人性命。

冰沁毫不收斂地笑了,如蛇般妖媚,「阿朔,你今天還真纏人。這樣可是會沒有異性緣的喔?」

望朔月沉下臉,身周的氣場也產生令人窒息的轉變,不再是原先病態般的淡漠。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寫景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

節錄自《雨Ⅱ》:https://www.popo.tw/notes/5733148

雨下著。天空被奇異的紫橘色填滿,渲染出一種詭譎的氣息。他站在高臺上,黑色的斗篷擋去了大部分的雨水。即便如此,他依舊能透過那一層薄而滑的衣料感受到那來自天空的冰冷。

靜默地,他看著一圈圈的漣漪綻放,在地上,在雨中,如廣袤無垠的花海般不斷向彼方的地平線蔓延、擴散。

然後是幽幽的嘆息聲。一道嗓音接著響起,淡漠而緲遠,「這場雨何時方能停止啊。」

他斜了後方的女子一眼,對方全身包覆在深色的布料裡,正佇立於古老的岩棚下避雨,「…少說風涼話,這個地區已經很久沒降雨了。」

女子藏在兜帽下的一雙纖眸彷若紫水晶般,在幽微裡仍熠熠生輝。如炬的目光緩緩轉向他,那神情卻像是越過他望向更遠的地方,令他感到不舒服。

(嚴格說起來好像不算真正的寫景,可是太久以前的太難找了…)

/

節錄自《石版畫》  

鄧圍督密林的初春溫暖如水,由於王族施予的特殊魔法,繁花得以全年開放,不計時令。微風宛若龍的嘆息一般輕巧捎進窗內,拂過乾燥香草織就的窗簾,挾上怡人的安神味道。他的房間相當乾淨整潔,大小適中,一應俱全。書桌是檀木製的,緊靠在窗前,桌面嵌著古老的年輪,像是羊皮紙上擴散開來的墨水印。案上殘留著剛收拾過的痕跡,三捲卷軸或攤開或收起,爬滿潦草的字跡,尚未完成的詩歌躍然紙上。桌角置著簡易型書架,一小排的詩集井然有序。銀根的羽毛筆壓在詩卷上,乾草編製的杯墊坐落著盛滿薄荷茶的素色瓷杯,熱氣裊裊升起。

房內瀰漫著松子燃燒的味道。牆上以木板隔出簡潔的收納空間,有些分門別類擺放了各式書卷,有些則掛著裱框的畫、玻璃瓷器、小品盆栽或手工藝品等。

他的房屋建在高聳的山崖之上,遺世而獨立,因此可以將下面地勢的壯麗景色盡收眼底。他的龍躺在窗外的山丘上歇息,慵懶的姿態像是睡著一般,不過他可以從她時不時跳躍性的思緒察覺到她仍然醒著——有時是從空中俯衝而下的視野,有時則是白金色的翅膀切入水面濺起水花的畫面——只是意識漂浮在沉睡與清醒之間的游離帶而已。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H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如果沒寫過的話請跳過,或著放放前戲或接吻也行←喂)

節錄自《血誓慶典》

他覺得時間變得緩慢,彷彿發燒,意識時有時無,記憶散作碎片,他只能勉強攫獲片段並手忙腳亂地將之串連在一起,以免遺失。里裴的手指穿過他的指間,溫柔卻有力地扣住,帶點強硬和獨佔的意味,讓他感到訝異。里裴伸手摟住他的腰,敏感帶被人觸碰讓他無可抑制地戰慄起來,如同暴風中孤立的小柏樹。里裴輕輕地將他推倒,兩人緩緩地倒在山茱萸叢中,晶瑩而飽滿的果實就在他頭上方,他感受到背部抵上了柔軟的草地,泥土濕潤而清新的氣味襲上鼻梢,更多的卻是屬於眼前這人,暖洋洋而帶點水果酒的味道,使人迷醉。里裴的吻不曾中斷,綿延細緻如同西斑山脈,飽含虔誠的仰慕、以及深切的渴望。他再也無法思考。

/

節錄自《禁忌》

室內只剩下我跟老師兩人獨處。就是現在了,若不趁此時表達自己的心意,恐怕就再也沒有機會了。我這樣意識到,同時採取了最後的行動。

「老師。」

我一如往常地平穩喚道。老師則不疑有他地應了聲。他漂亮的眼眸裡雖是毫不鬆懈的嚴厲,但蘊育一股平和的殷殷期盼。

一如既往。

因為我是他唯二的徒弟。因為我是他一直以來嚴厲教導、疼愛有加的得意門生。因為我是——

在他毫無戒心地靠近我之際,我很快地逼近了他的臉。

老師霎時露出震驚的表情,不過我還來不及多看幾眼,急速縮短的距離立刻讓我只聚焦在他的唇上。他的嘴唇薄而冷,經常是氣血不足的發白,我曾經幻想過無數次一親芳澤,如今這份願望或許能夠實現了——

但我沒能。

雙唇的間距近到幾乎可以交疊,然而最終一刻仍然停住了。老師伸手抵住我的胸口,恰恰停在接吻前一瞬。他滿臉的驚恐,卻不知為何讓我看了十分想笑。

明明平常對於這等事一向都是挺遲鈍的木頭,為何這時反應卻那麼快啊。我半是埋怨地腹誹道,訝異於自己居然還笑得出來。老師平日雖不苟言笑,嚴以律己嚴以待人的正經個性,但其實臉皮是出了名地薄的,非常容易臉紅。我望著他酡紅一片的雙頰,內心再度意識到自己是這樣喜歡他。

——明明從頭到尾,他都不曾將我視為男性看待啊。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甜/歡樂的文章。

  節錄自《最好的作弊方法》:

http://rukia90363.pixnet.net/blog/post/113004443-%E7%9F%AD%E7%AF%87%E3%80%8A%E6%9C%80%E5%A5%BD%E7%9A%84%E4%BD%9C%E5%BC%8A%E6%96%B9%E6%B3%95%E3%80%8B-%28%E4%BD%9C%E8%80%85%3A%E3%84%97%E3%84%8F%29

「第一排負責單選,二三排負責多選,閱讀和非選就第四排負責。」

  

「嗚嗚鐮形血球貧血症好難算!OAQ」

「我不太會分抗原跟抗體……」

「你是智障嗎連這個都不會分你選自然組幹嘛!」

「喂,誰去黑板寫一下智人的學名。」

「吞噬細胞有哪幾種?」

「APC是……」

「閱讀好長,媽的不想看。」

「哇塞原來那個諾貝爾獎的真的叫屠呦呦!?我還以為是2yo-yo咧……」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痛/悲傷的文章。

 

節錄自《伊萬之死》

她親眼看見那一幕。伊萬•伊凡斯的頭顱被敵人活生生砍下的那一幕。鮮血從鋒利的長刀上滴落,在地上甩出一圈痕跡。

她發出尖叫。除了尖叫之外,再也做不到任何事情。

她一面流著淚,一面緩慢地匍匐前進。

她輕輕抱起伊萬的頭顱,捧在手心上。如同多年前,少年少女在窗下第一次接吻一般,她抱著愛人的頭顱,一遍一遍地輕撫著那柔軟金色的頭髮,一遍又一遍地吻著他染血的髮根。

輕柔而哀慟,卻再也無法從心上被抹去。

 

●請節錄一段動作戲。(EX:打鬥、追逐……)

 

節錄自《墮天使與驅魔師》

驅魔師像是聽到什麼不入流的笑話一般譏諷地笑了出來。空曠的破爛教堂內迴盪著他尖銳的笑聲。

「真虧你還說得出這個詞彙。遊戲結束了,你就回到地獄去好好體會墮落的感覺吧。」

像是失望與厭煩了一般,驅魔師換上冰冷的笑容,眼底沒有半點溫度,「——或者說是灰飛煙滅的感覺比較恰當呢。」

他毫無遲疑地扣下扳機,槍鳴聲瞬間炸響在鼓膜間,連地上的浮塵微粒都為之震動。

下一秒,漫天的漆黑羽翼在眼前紛飛飄舞。

他第一次正眼看見了男人的面貌。那是一張很端正的臉,漂亮工整得像玻璃藝術品,表情平和,細長的睫毛低斂著遮蓋住眼眸,視線不知望向何處。他全身上下都是黑色的,除了脖間纏繞著的那條純白圍巾除外。

「——六翼的墮天使!」

驅魔師青色的雙眸燃起興奮的光,彷彿終於尋獲等待已久的獵物瘋狂大笑出聲,迅速拔出藏在腰間的另一把槍。

「原來如此,的確是充滿親切感的一個詞呢。」

他抬頭望向懸在夜空中的漆黑之翼,冷笑著將雙槍對準對方的頭,「——不過,真正墮落的人是你才對吧。」

「並非是我背棄了我的信仰。」

墮天使收攏翅膀,掀捲無色而透明的氣焰,像是尋找不存在的月亮一般抬起頭,視線完全不落在他身上。

「……而是神背棄了我們。」

他緩緩將玄色的目光投向地面的人,原先半闔的雙眸終於睜開,冷冽而清淺。

 

●請節錄一段自認為最芭樂/肥皂的劇情/對話。

 

節錄自草稿

  「洛……」嵐低頭看著地板,頓了一下才輕輕問道,「…你會恨留尼希亞嗎?」

洛閉上眼,回想至今為止所遭遇的每一件事,才緩緩地點頭,「會,當然會。我怎麼可能不會恨他。」

「但是你的樣子…不太像。」

「因為我們的憎恨,都已經交給弒了。恨意只要由一個人背負就夠了。…嵐,難道說妳不恨他?」

「——如果他傷害的人是你,那我永遠都不會原諒他。」

聽見這句話的洛,只是露出了一抹帶著為難及無奈的溫柔苦笑,指尖輕柔地拂過她的臉頰。

「我只希望妳能明白,妳不像妳想像中的那麼冷酷無情。」

「其實妳——很溫柔。」

 

●追溯黑歷史羞恥PLAY完後請說下感想吧!

最歡樂的那一段大概是我至今寫得最完整的短篇吧,而且看一次笑一次。那是在充滿了考試與課業壓力的高中時和朋友們苦中作樂的產物,對我來說意義非凡。

阿朔和冰沁的故事我最想補完的一個XD我以前很喜歡寫這種表面上看起來是正常向但其實根本超基的內容(ry

阿朔這種類型的男主角也是以前創作的定番:酷酷型的寡言帥哥(通常都有點毒舌),實力高強而且專情,就算老婆掛了還是傾心於對方,如果是為了老婆就算要幹掉全天下的人都不是問題(大有問題

這幾年反倒BL寫多了這種類型好像就減少了。

冰沁是筆下第一個風情萬種的漂亮偽娘,我超喜歡他啊!!TAT如果站在他的角度來看的話這個故事肯定就是悲劇了,阿朔好像還有點渣,但客觀而論阿朔也沒做什麼對不起他的事情,就只是立場不一樣而已。總的來看,阿朔從頭到尾的信念都沒有變過,專情的另一面對於其他人就是絕對的無情,就算是面對基友或戰友也是如此。從頭到尾,他的眼裡都始終只映照著她一人的身影而已。

嗯,當然這個由現在的我來寫絕對會變成很糟糕的內容(ry

其實以前就挺糟糕的了吧,好像寫過阿朔為了獲取情報答應了冰沁的交易報酬和他上了床之類的,突然覺得阿朔對旁人冷酷到很恐怖的境界,就算是這種肉體上的交合對他來說也不過是一種單純的獲利手段而已,就跟付款取貨的本質意義沒兩樣,而且是打從心裡不帶惡意、純粹卻最惡毒的本意。也許冰沁本來也沒想要阿朔能夠答應這種條件吧,超級傷的…

好像還有三角關係(?)阿朔少數的多年戰友(男)單箭頭冰沁,可能以同上述的交易為名目滾過不只一次床單,然後戰友也知道冰沁喜歡阿朔的事情……喔天啊,我以前寫的東西雖然文筆可能沒到現在這種程度,可是劇情至少精彩刺激很多啊啊啊(抱頭

肥皂劇的部分,洛、嵐和弒其實是兄弟姐妹關係,我從以前開始就很喜歡各種骨科呢(滑稽比讚

當然是那種正文看上去只是關係略顯親密的手足,但心裡不只一次開過骨科車的那種XD從小就思想齷齪的我(O

洛和弒是標準的酷酷型男角(ry.弒比較粗魯一點,我以前很喜歡他XDD這一部受到特傳很多影響,想當然爾弒顯然跟某位學長很相像(ry

結果那麼多角色裡面最喜歡的cp是洛嵐(苦笑)他們倆的個性相似,都是冷靜鎮定系的吧,默契也很好,一個眼神、一個表情就能清楚明白對方的意思,只要待在彼此的身邊就能很安心的那種好搭檔,不管是親情向還是愛情向都很好吃喔喔喔

而嵐雖然年紀僅次於洛,平時處事也四平八穩,很少需要家人操心,卻是洛最為關心最為寵溺的妹妹,而嵐深知洛的性格,要一個人之撐起整個龐大的家庭其實也得來不易,所以盡可能地替他分擔,對洛而言嵐是他在偶爾忙碌奔波了一整天後好不容易可以稍微鬆口氣的深夜中可以放心倚靠的親人,也許吐吐苦水、說說喪氣話之類的,也不用像在其他弟妹前端出長兄的架勢與風範,得以得到完全放鬆的避風港,這樣的地位也是任何人都無法取代的,他們兩個都好溫柔喔TAT

最後總結一句,希望至少能把流沙寫完?彷彿只看到自己的退化TAT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1)

關於流沙
非常喜歡大大寫的流沙,現在都是靠大大寫的王族兄弟在碼文和止飢~期待大大碼的流沙~~~
2018-11-14 19:13 透過電腦版 回應

真的假的還有人也吃這對冷到極圈的邪教骨科喔www受泉大影響感覺吃清絳清的人偏多的說(?
流沙可能會斷頭(?)因為是在之前劇情還未明朗時寫的所以80%都是自我踹測...現在我也搞不清楚絳風到底是怎樣的角色了?(哭笑
不過改天有機會也許會把斷頭的流沙放出來啦,謝謝回復~



 


2019-01-18 02:52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