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老師開課啦,教你擺脫老梗 脫穎而出
HOT 閃亮星─裴甯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弄鬼〈暖暖〉

    夜半,風吹起來寒得凍徹筋骨。天邊懸著一枚兩頭削尖的細細眉月,照在地上,流瀉著一種冰涼而過分乾淨的皎白顏色。

    茶盞子獨自一人坐在屋瓦上,肩披那件萬年不變的烏墨金邊袍子,墜有紅流蘇的玉簪斜斜插在鬆垮的髮鬢間,單膝微屈,整個人的姿勢顯得有些過分隨性,更甚至放肆。

    她的右手抓著一只巴掌大的陶笛,通體烏亮,尾端繫著紅穗,襯得那隻小手更顯一種冰雪似的蒼白。垂眸望向腳下的點點燈火,茶盞子將笛湊到唇際,幽幽吹了起來。

    說也奇怪,底下行人稀來攘往,可卻無一人注意到那自屋簷上傳來的笛聲嗚咽。茶盞子低眸吹著鬼笛「馭靈」,神色淡漠,而萬家燈火自下方映上臉龐,教她那副眉眼籠著一層昏黃、一層晦暗,遠遠看來,竟有一種不可思議的神異感。

    忽地,從背後傳來些許動靜。茶盞子的笛音戛然而止,抬眉並回首望了過去。

    只聽幾聲腳踩屋瓦的清脆聲響,可以得見來人的身上不怎麼靈巧。只見一團黑乎乎的物體笨拙地爬上屋簷,在瓦上行走時還不小心踉蹌了下,費力好一會兒,這才艱難地在茶盞子身旁坐了下來。

    她沉默地瞥了對方一眼,重新把「馭靈」放到唇邊。

    「哎,連問候一聲也不肯啊,真教人傷心。」

    漆黑的大氅掀開,露出南宮安竹那張清秀臉蛋。儘管鼻尖凍得通紅,他依舊是那副笑瞇瞇的嘴臉。

    「你來幹什麼?」茶盞子淡聲道。

    「來找妳嘛,我好生無聊。」托腮應道,南宮安竹撥了撥耳垂上的白玉掛飾,弄出幾聲叮叮噹噹,「妳怎麼不待在廟裡?總比這天寒地凍的外頭溫暖許多。」

    「今夜的鬼不知怎的有些躁動,我是來鎮魂的。」一邊說著,她抬指按上笛身的小孔,送出一段幽幽長音,「你是怎麼找到我的?」

    南宮安竹搓了搓手,並往掌心呵口熱氣,抬頭,臉頰上露出一雙淺淺的梨渦,「算來的呀,抽了張紙籤就找到阿茶妳了。」

    不動聲色地斜過一眼,茶盞子哼了聲。她時常覺得對方雖是個神棍,其算命卜卦的能力卻是堪稱逆天般的厲害——儘管是用在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上。

    一陣吵雜聲隱約傳來,茶盞子抬眉睨向腳下街弄,一雙原本烏亮的瞳在不知何時化作了深沉的紅。只見下邊有二人吵得正兇,一名身著布衣、披頭散髮的女子正掐著有些福態的男人,表情猙獰,彷彿恨不得撲上前去咬一口。可發生如此鬧騰的動靜,行人卻像是視而不見,一句走著自己的路。

    女子抬手搧了對方一巴掌,男人反扣住她的腕子,兩人拉拉扯扯一陣。茶盞子見他倆都快波及到一旁小販了,實在看不下去,吹破了一個音。

    一抹身長玉立的影子自她身後悄悄浮出輪廓,桔梗垂著眼,朝茶盞子恭敬地微微一低頭。

    「幫我個忙,至少讓那兩隻鬼不要再互掐了。」她面無表情地擺手道。桔梗聽令,轉身便躍下屋簷,在夜色裡消失蹤影。

    南宮安竹學對方向下張望,卻看不出什麼所以然來。在他眼裡,茶盞子方才的舉動就一如自言自語的神經病,不知被旁人給看去了會作何感想。

    放棄與再尋常不過的街巷乾瞪眼,他舒眉笑道:「真希望我也能有一雙陰陽眼。」

    「你會後悔的。」茶盞子淡然道。

    算命男孩笑了笑,目光放在對方單薄的身子上,忽然皺起眉來,「妳怎麼不穿多一點?」

    「我不冷。」

    南宮安竹上上下下打量了茶盞子一番。見她肩上披著的那件黑袍子一點也不厚實,臘月裡竟也還是身著那一件暗色單衣,一雙光裸的鳥仔腳在寒風裡晾著,看得他都覺得冷。

    心想即使自己嘮叨整晚,這自以為身體是鐵打的丫頭估計也是不會聽的。南宮安竹盤算幾秒,忽地從袖子裏掏出一塊糖來,朝她扔去。

    「阿茶,接著。」

    茶盞子自半空中截住,正想問對方又在搞什麼名堂,卻冷不防被一團熱呼呼的溫度當頭罩住,嚇得她一時手滑,差點把糖給丟出十里外。

    茶盞子尖叫道:「你在幹什麼!」

    遭對方冰冷地手腳給粗魯推開,南宮安竹並不氣餒,反倒再接再厲地貼上前去,「阿茶,妳是個女孩子,該多注意自己的身體。」

    「既然你知道本姑娘是個女的,就不要黏上來!沒聽過男女授受不親麼!」本就極不習慣與人肢體碰觸的茶盞子一摸到南宮安竹暖烘烘的身體,雞皮疙瘩立刻全冒了出來。

    南宮安竹充耳不聞,手腳並用地將不斷掙扎的對方以大氅緊緊包了起來,順手把小暖爐給塞進她懷裡。

    只覺全身迅速地暖了起來,茶盞子於是放棄掙扎,側過半張臉來,朝南宮安竹翻了個大白眼。

    欣然受下,他無視對方幽怨的小臉,抬眼望向佈滿稀疏星點的夜空,若有所思地道:「要下雪了。」

    「真不愧是神算師。」茶盞子口氣酸溜溜地回了一句,剝開油紙,將糖扔進嘴裡。

    不一會兒,一點銀白果真自天際緩緩飄落,雪絮一沾上溫暖的大氅立即融化,留下一灘顏色較深的濕引子。冰花結晶接連飛上南宮安竹的肩頭與青絲,皎白映在那只星眸眼底,卻是說不出的好看。

    伸出雙手,想接住那一點一點的雪花,南宮安竹回過眸來,笑得像個無憂無慮的孩子。

    「阿茶妳瞧,我算得可準了!」

    茶盞子看得心裡一動,旋即板起小臉,憤憤踹了對方一腳。

    嘴裡的糖「啪」的一聲輕響,甜絲絲地化了開來。(完)

—   —   —   —   —

發個耶誕節的應景文吼

祝各位客倌佳節愉快!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1)


好浪漫❤
又甜又閃的哦
2018-02-06 21:48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弄鬼〉是在下另外一個坑✨等〈夕雨帳〉告一段落後(希、希望有朝一日…)就會來開了!!敬請期待❤️
是臭臉小丫頭x算命小男生斬妖除魔的古風物語!
2018-02-06 22:13回覆